第三百七十七章 贾诩的反击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蠢货,那贾诩若真如军师所料率大军前来,岂不会趁着我军回援前来强攻许昌。....许昌刚平,兵力又不多,还不如全都撤走,一了百了,免得无辜死伤!!”夏侯渊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声色俱厉地叱道。曹洪闻言,咬紧了牙,却也不是生夏侯渊的气,而是心中极其不甘。

毕竟不久前,自军分明占尽优势,这转眼间,竟然乾坤颠倒,若无一定定力的人,哪里忍受得住?

“呵呵,这倒又未必。若是主公信得过我,我倒也想会一会这贾诩。”这时,戏志才忽然笑了起来,悠悠而道。

就连曹操闻言也是一惊,细目霍地睁大,道:“你欲留在许昌!?”

戏志才把头一点。曹操立刻皱眉,便道:“不可!失去许昌是好,失去志才方大!贾诩此人善于毒计,危险至极,你若有万一,我如折双臂也!!”

听着曹操因关切而勃然忿怒地喝叱。戏志才只觉心头揪紧,眼里更多了几分感性的神采,叹道:“如今天下局势越来越是混乱不明,董豺虎一直卧据三辅,虎视眈眈。如我所料,不久之后,天下定有大变。许昌此地对于我主大业至关重要。

主公待我情深义重,视若肱骨,此恩此德,万死难报。恕戏某斗胆,还请主公让戏某留下,据守许昌!”

戏志才眼光赫赫,里面尽是决意。曹操心头一紧,深熟戏志才脾性的他,知道这下恐怕谁也改变不了戏志才的决意,不由叹道:“你需多少兵马?”

“两千便可。”

曹操沉吟一阵,不容置疑便道:“我许你五千,许昌但有失误,取你首级!”

曹操此番带来正好上万兵马,留下五千,那就将近一半了。戏志才不由变色,但看到曹操的眼神时,戏志才不禁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好,我保证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曹操一听,立是一点头,旋即和夏侯渊和乐进说道:“妙才,文谦你俩留下协助军师。”

夏侯渊和乐进一听,立刻慨然领命。曹操立刻又命曹洪去点齐兵马,又教人速把夏侯惇立即叫回,回撤陈留。

许昌百里外一处名叫寇荡山上。

“主公,大喜,大喜啊~!那夏侯惇引兵撤走了!!”忽然,一员灰头土脸,兵甲残破的将领策马赶来,满脸狂喜地叫道。

本是面色苍白,面带悲愤的张绣一听,顿是眼睛一瞪,猛地站起,有些不敢相信地喊道:“真的,那夏侯惇真的撤军了!?”

“小的岂敢蒙骗主公,事不宜迟,我等这就速速护送主公下山!!”那来报将领很是认真地说道,周围将士听了无不面露喜色,都说张绣吉人自有天相,天无绝人之路。

不过张绣很快却是面色一变,神色很快就阴沉下来,道:“不!曹孟德乃当世枭雄,绝不可能如此轻易愿意放过我。这定是他的诡计!!恐怕那夏侯惇并无撤远,而是埋伏在后,正等着我等下山自投罗网!!”

张绣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变色,都觉是理,立刻又露出绝望之色。张绣也无力地叹了一声,呐呐道:“早知如此,当日就应该听从文和的话,不该惹上曹操的!”

就在张绣话音刚落,后方猝然响起震天动地的杀声。张绣面色顿是一变,连忙上马前往打探,正见山后一带旌旗遍地,人涌如潮,更见有一面青黑色的‘贾’字大旗,不由欣喜若狂,喊道:“军师来也!!”

张绣此言一出,周围的残兵败将皆露出劫后余生的激动、兴奋之色,纷纷情不自禁地呼唤起来。

当日晌午时候,寇荡山下人屯如山,布满各队人马,只不过这回围住山下的并非夏侯惇的兵马,而是贾诩率领而来的援兵。

寇荡山上,只见贾诩身穿锦鲤百川长袍,长发过肩,梳理得整整齐齐,双眉如龙尾般翘起,双眸锐而有神,显得颇为严厉,正跪下拱手告罪道:“臣下来援不及,令主公受惊了,实在罪该万死,甘愿受罚!”

“文和快起!”张绣一听,连忙把贾诩扶起,然后叹气道:“当初真不该不听你的话,擅自出兵,没想到许昌竟然被曹操那奸贼给夺去了!可惜了那里近十万担的粮食啊!!”

贾诩闻言,神色一敛,双眸射出两道精光,咧开一丝笑容道:“这点主公就不必多虑了。如今要夺回许昌,不过如囊中探物。”

“文和此言怎讲!?”张绣一听,不由变色,连忙抓住贾诩的手臂,神情激动的说到。如今天下大乱,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诸侯互相征战,就是为了能尽早地建立起根基,在乱世中站住阵脚,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旦出现了拥有扫荡天下势力的一方霸主,那么到时势力弱者,便将成为他人的猎食。

而如今拥有最大的势力者,无疑是虎踞三辅,拥兵近数十万余的董卓,只不过他怯于天下群雄围攻,一直不敢贸然再出三辅。

紧接着,自是先不久取下冀州的袁绍,冀州乃钱粮广盛之地,再加上袁绍有着袁家在背后竭力支持,还有在北联盟时期集聚的名声,麾下是人才百出,兼之收复了韩馥大量的麾下,如今其军亦有十数万之众。不过袁绍的崛起,倒也惹来许多人的忌惮,其中就有幽州的刘虞和公孙瓒,正因顾忌这两人,还有一些因素,袁绍几番欲要扩张势力的计划,都被迫终止。随后自是袁绍的弟弟,也就是袁术,袁术却也得到族中大量的长老支持,甚至拿下了袁家的根据地—汝南,加上南阳,领地比起袁绍还要大上不少,不过正因如此,使得左右难以兼顾,加上前不久与孙坚撕破脸皮,其大将纪灵被其孙坚击破,大折兵马,另外梁郡又遭造曹操的兵马袭击,否则恐怕比起其兄袁绍也是不逞多让!

另外自也有各地的新起之秀,譬如半月前取下了兖州的马纵横,还有正在快速扩张势力的曹操。

这些近年兴起的雄主,多据于中原一带周围,至于其他各地诸侯,大都是按兵不动,大有冷眼旁观,静观天下局势的姿态。

张绣很明白,在不久的将来,雄主、霸主会一个个的紧接出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无数的战争之下,所谓弱肉强食,这些雄主、霸主会越来越小,最后剩下的几个,便是将来能够拥有天下的帝王。

张绣还不敢有取下天下的野心,但他却不希望成为他人的猎食,因此他必须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势力,最快的办法,自然是扩张领土,如此自是需要大量的粮食。因此可想而知,许昌的失去,是令张绣多么的灰心、绝望!

贾诩似乎看透了张绣的心思,淡淡一笑,遂在张绣低声快语地嘀咕了一阵,把来龙去脉说给了张绣。张绣听得脸色连变,听罢,不由激动得浑身颤抖,怒声喝道:“贾文和你竟敢!!”

张绣刚是张口在骂,却见贾诩神情平淡,怒火不由一收,却也知贾诩用的是最好的办法,错的是自己不肯相信他的话!

“罢了!竟然如此,许昌如今定是兵力薄弱,当速取之!!待我进入许昌后,不把那曹贼的爪牙杀干杀净,我就不姓张!!”张绣咬牙切齿,面色黑沉狰狞,说完便要转身上马。

“主公,且慢!”

这时,贾诩忽然叫住了张绣。张绣猛一回头,瞪眼喝道:“许昌乃粮食重城,对于我军来说是至关重要,但若曹操那贼人像董豺虎那样,一把烧了许昌,那可如何是好!?”

张绣此言一出,不少将士反应过来,不禁都是纷纷色变。贾诩却从容笃定地摇了摇头,道:“不,曹孟德绝不会烧毁粮食。”

“你如何敢这般确定?”

贾诩听了,只是一笑,不紧不慢道:“直觉。”

其实贾诩说的不过是屁话,而且他从来都不相信那缥缈虚无的东西。原来当年贾诩游学在外,曾化名黄独,来到洛阳务农。当时曹操正好是负责管理他们那一片田地的粮官。又因那时,正好遇上十年难得一遇的旱灾,田地干涸,难以耕种,许多农民都放弃了,却唯有曹操还不断地鼓励着众人。

说来,那时年少的贾诩,一开始认为曹操这个人又傻又笨,因为其他粮官都是在想尽利益的去从这些农民身上找利益,中饱私囊,甚至有些故意克扣粮食,暗地里却转卖给人,因此使得不少农民上交的分量不足,活活被刑罚至死。唯独曹操平日里对这些农民敬如弟兄,数十亩田地里,无论他走到哪里,谁都认识,互相热情地打着招呼。而为了提高粮食的收成,曹操甚至想出了许多办法。譬如为了抵挡野兽在夜里踩踏庄稼,曹操在田地一带立以栏栅,又在周围建了几个鱼塘,用鱼塘里的浇灌的庄稼。再有,又改良了不少庄稼的工具。

因此曹操十分得到这些农民的爱戴,甚至其他田地的农民也常过来向曹操求教。

却说因为当时旱灾的到来,其他田地干涸,庄稼全都枯萎。唯有曹操那片田地还能种出庄稼,原来当时曹操那片田地有鱼塘里的水,暂时可以供给。曹操趁着这段时间,一边鼓励着众人,一边带着一些健壮的汉子,另寻水源。本这都是希望渺茫。哪知皇天不负苦心人,竟然还真被曹操找到了,可谓是奇迹。那一天,整个洛阳城外城内,讨论着都是曹操的名字。

而到了收成之时,不少粮官为了补足缺小的分量,教人夜里跨过栏栅,去偷取粮食。哪知那夜天色昏暗无光,又因曹操声望和身份都不是寻常人能惹得起,那些去偷的人都是心惊胆跳。正好那夜曹操也似乎有预感似地带人前来巡逻,曹操一来,那些贼人闻风丧胆,乱窜乱跑,踩烂了不知多少庄稼。

因为贾诩那些农民就住在不远,闻声赶来,听说有人来偷庄稼,无不忿怒。可比起这些农民,平日里常是笑面迎人,与人和乐融融的曹操更是可怕,他宣扬胆敢践踏粮食者,犯一个杀一个,许多农民都吓到了,不敢进入。因为田地周围有栏栅拦住,因此许多贼子在逃出来时,都被曹操的人马和围在外头怒火冲冲的农民给抓住。

而曹操却也说到做到,问出了那些粮官的名字后,更亲自前去捉拿,当众举剑砍杀,那些贼人也无一幸免,那夜惨叫不断,血液滋润了干涸的土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