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张绣VS夏侯渊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戏志才笑容可掬,淡淡而道。顶点小说夏侯渊和乐进谨记心中,皆把戏志才视为上师,不断地从他身上学习。

“军师所言,真乃金玉良言,我俩必谨记在心,学以致用!!”夏侯渊、乐进心里敬佩不已,遂又毕恭毕敬地拱手一拜。

与此同时,在城外十数里处,张绣命人刚立好主帐,立即教一干文武前来商议。

“夏侯狗贼如此辱我,我为了大局,强忍也就罢了。不过这般耗下去,许昌不知何时才能夺回!但若那曹贼回援,如何是好!?”张绣怒气冲冲,瞪眼喝道。帐内一干文武除了贾诩纷纷变色,皆不敢说话。

贾诩听罢,徐徐站起,目光明亮,道:“主公不必急躁。此许昌城内必有高人坐镇,因此要急取许昌恐怕是不可能了。而且适才他此计用意所在,除了要逼退我军外,却还有更深一层!”

“是什么!?”张绣闻言,不由面色一紧,忙是问道。

“离间计!”贾诩淡淡说出三个字后,张绣一阵变色,很快就醒悟过来,不由冷哼一声:“原来如此。还好文和提醒及时,否则我还几乎中计!不过他也太小觑你我君臣的情义了。”

张绣倒也不隐瞒,与贾诩一对眼神,两人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很快就缓和下来。

“承蒙主公信任,实乃贾诩之幸也。”

“你我不必说这客套话了。下一步,你我该如何去做?”张绣一摆手,沉声问答搜。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贾诩目光闪烁,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笑容,显得有些亢奋。

“你也要用离间计?”张绣听了,不由皱起眉头。

“非也。曹孟德素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离间计对他无效。何况他也不在许昌。”贾诩又是笑起,随即把计策说出,教道如此如此。

张绣闻言,顿是大喜,纵声笑道:“哈哈哈哈~!!还是文和高计,这回我倒要看看那夏侯狗贼如何回应!!”

于是,到了曹操离开许昌的第三日。这日,又是天色刚亮,张绣便率大军来攻许昌。

张绣一摆开阵势,立命人擂鼓已示搦战。夏侯渊闻声,率领乐进一干将领赶来,眼见张绣阵势已经摆开,不由皱了皱眉头。

“夏侯狗贼,可敢引兵出城与我一战!!?今日我非要与你分个胜负不可!!”张绣一举手中飞鸾精钢枪,扯声喝道。

夏侯渊一听,顿是面色一变,暗骂张绣狡诈。这时,张绣但见夏侯渊迟疑,立刻笑声辱骂,说夏侯渊是无胆鼠辈,只知躲在城内,妄称英雄。

“张家小儿,你休要得瑟,你自来送死,老子还巴不得呢!!”夏侯渊听得怒火暴起,手指张绣扯声骂道。这时,乐进急忙一抓夏侯渊肩膀,夏侯渊立即瞪眼望来。

“将军,你莫忘了军师昨日所言!?要冷静、谨慎!”乐进震色而道。夏侯渊听了,立是死咬钢牙,听张绣这下又领着部下一起在骂,不由怒得快要钢牙咬碎。

“哈哈哈哈~~!!夏侯狗贼,你昨日不是威风得很,怎今日如此懦弱,莫非是见我军势大,这下胆子都被吓破了!!?”张绣又是纵声一骂。

原来,昨日贾诩教计,说竟然彼军用激将法来诱自军入城,自军何不也以激将法诱彼军出城来战。而彼军兵力不多,若是拼杀,自军定能占尽优势。若是不出,便尽管侮辱,毁其军锐气!!

却说就在夏侯渊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有一将士急急赶来,在夏侯渊耳中说了几句。夏侯渊一听,如猎豹般的双眸一瞪,呐声就喊:“这真是军师吩咐的!?”

“小人不敢欺瞒,而且军师还说!”那将士见夏侯渊眼珠子瞪得愈大,不禁有些害怕起来,话也不敢说下去了。

夏侯渊一怒,一把伸手就把他拽了过来,凶神恶煞地吼道:“快说!!”

“将军恕罪,这可和小人无关!军师他说,将军若是无这胆量,大可教乐副将前往。乐副将为人勇烈,战风彪悍,定为不惧!”此言一出,正往赶来的乐进不禁面色一变。夏侯渊闻言,更是怒不可遏,一把甩开那将士,怒喝道:“好哇!!这戏志才自以为有几分本领,就敢如此小觑我,我倒要他看看老子厉害!!”

喝罢,夏侯渊怒气冲冲转身便朝城下赶去,其麾下将士忙是跟上,却被夏侯渊怒叱而回。

“军师他到底说什么了!夏侯将军为何发如此大的火气!!”乐进不由又惊又急,连忙几个健步冲到那被夏侯渊甩翻在地的将士身前,扯声喝问,那恐怖的面孔,倒也不比刚才盛怒的夏侯渊差到哪里去,吓得那将士几声怪叫后,又被乐进一喝,才忙稳住心神,说道:“军师刚才有令,命夏侯将军一人出城迎战啊!”

“什么!!彼军可有两万大军,夏侯将军一人如何应付得了!!”乐进听罢,也是吓了一大跳,急欲教人前往救援时。忽然一阵洪亮的嗡鸣声处,城门打开,不一阵城上士看得夏侯渊单枪匹马地杀了出去,不由都惊呼起来。

“夏侯爷爷在此,张家小儿还不快来送死!!?”却见夏侯渊手提一柄怒兽大斩刀,纵马奔飞而出,大有要在万军之中取敌将之首级的雄威态势。

张绣看了,不禁一怒,扯声就骂:“夏侯狗贼,你单枪匹马前来,莫不怕死!!?”

“怕死的不是好汉!!老子就在此,不带一兵一卒,你尽管杀来!!”夏侯渊扯着嗓子大喝。张绣一听夏侯渊如此小觑,这下哪里还忍得住,怒喝一声,纵马冲出。

哪知就在此时,蹄声猝起,数员将士竟从后赶上,纷纷喝道。

“主公,杀鸡焉用牛刀!?我等领军师之命,来一会这夏侯狗贼!!”

“说得对,主公但请稍等,末将这就把他项上人头给你取来!!”

“夏侯狗贼你还没资格与我主一战,过了大爷这关再说!!”

吼声起时,张绣听得是贾诩吩咐,急把马勒住。却见那数员将领各舞兵器,朝夏侯渊迅疾奔杀过来。

“他娘的,来多少,老子杀多少!!”夏侯渊双眸一瞪,立是把刀望地上一插,取出背后青豹雕纹玄铁弓,先是瞄准正中一将,气势骤发,人面豹身的诸犍神兽赫然显现,便听弓弦一震,箭矢骤飞。那正中领冲得正快,发觉夏侯渊气势迸发时,被诸犍神兽相势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箭矢也赫然射到,挪身欲闪却也来不及了。

‘啪’的一声,随即一道惨叫猝起,那将领应声倒下。紧接着夏侯渊又连发两箭,不但迅疾且又刁钻,另外两员将领根本抵挡不住,一个被射中头颅,瞬间被飞箭爆开,另一个被射中心窝坠马而亡。

“张家小儿,你不是北地枪王耶!?敢来一战乎!!?”只见夏侯渊猛拽玄铁大弓,奋力一拨后,弓弦响时,箭矢已成飞虹骤飞而去。

“他娘的,夏侯狗贼休要小觑我!!”张绣闻言大怒,立即策马又冲。却说夏侯渊射杀那三将不过发生在一刹那间,这时贾诩派来的驿将赶到,急忙叫道:“主公!!军师有令,不可轻举妄动!!”

“莫再废话,老子今日非要与这夏侯狗贼分出高下不可!!”张绣这下怒气冲头,毫不理会,扯声喝罢,立即加速奔马,眼见箭矢射到,背后顿起一面火红飞鸾模糊相势,拧枪骤地刺去,‘啪’的一声,枪到箭碎。

“好小子,倒也是有几分本领!!夏侯大爷来会会你!!”夏侯渊一看,双眸精光一射,不由亢奋起来,同时此下已明白戏志才的意思。

“哼哼,军师果然厉害。接下来,就看老子如何败下这张绣小儿!!”夏侯渊念头一闪,张绣已飞马杀到,立刻收回大弓,抓起大刀,迎向张绣。

两人须臾交锋,张绣怒气正浓,拧枪就刺,施出的正是百鸟朝凤枪法,一连几个招式,连环不断,雷厉迅疾,一来就抢尽上风,杀得夏侯渊是险象环生。

“枪法不错!!不过还差了几分火候!!”夏侯渊大喝一声,忽地奋力举刀一荡开了张绣刺来的枪支。张绣面色一变,暗惊夏侯渊力气惊人,还未回过神来,夏侯渊拧刀横砍过来,看那来势之凶,似要把他一砍为二。

“百鸟朝凤枪法—凤飞九天!!”电光火石之间,张绣一声厉喝,身后火红飞鸾作张翼飞起之状,其枪如与之融为一体,‘嘭’的一声,竟把夏侯渊的大刀挑开同时,更以无坚不摧之势,朝夏侯渊面门刺去。

夏侯渊不由面色一变,又惊又怒,下意识扭头避开,张绣顿是一枪搠空。夏侯渊正欲发起反攻,哪知张绣更快,拈枪抖刺,逼得夏侯渊节节败退。张绣军中,诸将见张绣占尽上风,无不觉得扬眉吐气,各个振臂高呼。

就在此时,欢呼声却又顿被做了惊呼声。只见夏侯渊又是避过张绣一枪,拧刀即狂飞乱劈,使得正是夏侯婴所创的绝技之一,烈风刀法。

突兀之际,刀若烈风猛刮急扑,夏侯渊反攻之势,这一爆发,便是一发不可收拾。本是占尽上风的张绣,立被夏侯渊连是杀退,击出的枪支,不断地后荡。

“嗷嗷嗷嗷~~!!你也来尝尝我夏侯家的绝世武学,烈风刀法如何!!”只见夏侯渊神容凶狠,手中大刀如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挥砍骤劈,随意所到,连环不绝。

张绣一时被杀个毫无反手之力,但却又反而亢奋起来。

“若是连这夏侯渊都杀不败,我如何找那马羲报仇雪恨,如何取下天下第一的名头!!”

这一念头,在张绣脑海瞬间闪过后。张绣立附有无限神力,瞪眼怒喝,背后火红飞鸾相势立即变得盛大起来。

“百鸟朝凤枪法—白凤吐珠!!”

就在夏侯渊挥刀砍来时,张绣一枪如闪电流星刺出,顿把夏侯渊的大刀刺退。夏侯渊双眼一睁,不由面露骇色,再反应来时。张绣又是一招白凤吐珠的招式,使枪骤刺过来。夏侯渊知其枪势厉害,不敢硬挡,连忙挪身闪开,脸额瞬间飞起一片血色,竟被张绣刺伤了。

“夏侯狗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忌!!”张绣速把枪支一收,背后模糊的火红飞鸾相势,忽作出张嘴吐珠的架势。夏侯渊一看,心知再不拼命,必死无疑,怒吼一声,模糊的诸犍神兽相势也瞬间显现,做咆哮之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