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李儒计定天下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戏志才听令!你贪生怕死,违反军令,虽能保住许昌,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日起,剥夺你军师之职,降为军中祭酒,克扣一年俸禄,你可服气!!?”只见曹操双眸凛凛发光,面色神肃,赫赫惊人。....顶点小说

“主公不可!!”夏侯惇在后先是大喊。

“主公,军师功德无量,深受三军爱戴,为了这般小事剥夺其职,真不值得啊!!”紧接着夏侯渊连忙又道。

“还请主公三思!!”乐进急一拱手,满脸急乱之色,大声喝道。很快城上城下一干兵众,全都齐声喝道:“还请主公三思!!”

“诶…若我不秉公执法,又何以服天下呢?”在这一阵阵洪亮的声势之下,曹操似乎也有一丝动摇,轻声叹道。

自古以来,天下都是把持在世家人之手,帝王家就是最大的世家,天下的权力可谓都分割在各大小世家的手中,世家拥护帝王,帝王又多从世家中挑选人才为吏,以建朝纲,统治天下。

也正因如此,若是在太平盛世,若是出身卑贱,就算是拥有再高本领、才能的贤才,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而正因如今正值乱世,像戏志才这般出身寒门的人,才有一丝机会。当然,各地诸侯大多还是以世家的人才为先,而且往往都会许以重职,毕竟他不但是得到了一个人才,而且还有一个世家的支持。

由此可以看出,世家的势力到底影响多大,曹操若是不加以惩罚戏志才,从而得罪了天下各地世家,自然服不了天下!

这时,戏志才忽然灿然笑了,顿首一拜,道:“主公乃不世雄才,日后天下贤才必定蜂拥投之,少了一个戏志才,还有千千万万个戏志才,主公有何惜哉!?戏志才领罚!”

戏志才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如在曹操心头震荡,可曹操却要装出冷酷之色,听罢冷哼一声,一甩披风,跨步就走,冷声喝道:“行了,我没空闲理会你这种贪生怕死的鼠辈,左右立即替我向城内各大世家通报,今夜我要在城内设宴,以表诸家协助我军保得许昌之恩!!”

曹操话音一落,在后跟着的将士连忙领命,一干文武也追着曹操急急而去,也顾不上去安抚戏志才。戏志才暗低着头,跪在地上,默然不语。

“军师,你虽然失去了这个职位,但从今日起,你却成了阿满心目中的第一军师。委屈你了。”夏侯惇走过间,轻拍了拍戏志才的肩膀,话音一落,便已走了过去了。

“不,这是戏某的荣幸。”戏志才微微抬头,眼中竟流落了两行清冷。不少人看到了,都以为戏志才心里痛苦,不甘剥职,暗暗地为他惋惜,那些世家的细作看了,却是觉得大快人心,连忙纷纷回去禀报。

当夜,许昌各大世家对于曹操剥去戏志才军师之职,还有戏志才在城下痛哭之事,无不觉得尤为解恨,受到曹操邀请后,自是纷纷前往。

曹操在城府设宴,热情款待,各大世家的家主见曹操有不世雄主之风,兼之如今势力扩张极快,麾下又是兵强马壮,都有心与曹操交好,宴席一直到三更时候,一干世家家主皆尽兴而归。

夜色朦胧,曹操此时正立于一楼阁之上,眼望明月,轻声道:“我得到了一个许昌城,却失去了志才你。不值,不值。”

“呵呵,主公此言差矣。凡事皆有阴阳两面,如日如月,有昼有夜,互相交替,此乃天道运转。戏某愿做主公之月。”戏志才淡淡笑道,眼里也望着天下那轮明月。

“那志才谁又能替上这日之位置呢?”

“荀彧乃王佐之才,不但出自世家,而且为人光明正大,可为阳日也。”戏志才早有考量,不假思索,张口便道。

“你我又想到了一块了。这一点,荀彧却比不上。”曹操听了,不由微微侧头望向了戏志才。

“荀彧之智,丝毫不逊色于戏某,甚至远胜戏某。只是他凡事以仁义为先,故而忌惮甚多,自造拘束,故可为阳,不可为阴。

我却又不同,凡事皆以主公利益为先,设计考量,自然能与主公想到一块去。但我还是缺了几分狠辣,若是贾诩能投靠主公,与荀彧一阴一阳,相辅相成,主公大业可成也!”戏志才凝声而道,想到日后若是曹操的幕僚再有贾诩加入,堪称完美,眼里更是爆发精光,为之兴奋。

对于戏志才的无私,曹操不由叹道:“其实志才可为阴,亦可为阳,论智略、理义或不如贾诩、荀彧,但却兼备两人之能,最为全面。就如高祖之萧何,能得志才,实乃曹某之幸也。”

“主公谬赞。有一事,不知该不该问?”戏志才拱手一拜后,笑容忽然凝住,有些慎重地问道。

“你我何须客气?”

“不知主公当初望许昌来救时,因何迟疑?”

曹操一听,迟疑一阵后,叹了一口气,带着几分不忿道:“又是那该死的头疾!”

戏志才闻言,双眸微微一睁,其实早已想到。原来曹操当年刺杀董卓不成,在逃命的时候,曾从马上摔下,撞到了脑袋,但却顾不得疗伤。当时又连逢大雨,曹操头伤愈重,但当时为了趁着雨势逃命,星夜赶路,最终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至此后,就落下了病根。而且这头疾时来时不来,却又时剧时轻,曹操请了不少名医治理,皆束手无策。

而这一半年里,头疾罕有发作,曹操也无理会,没想到竟在关键时候发作,使得曹操失去了援救许昌的最佳时机。

却说自董卓火烧洛阳,逃回了三辅之地,天下诸侯互相征战,在这强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乱世时代,自有人能如旭日升起,却也有人如日落黄昏。

随着韩馥、孔伷、张邈、桥瑁、鲍信、刘岱(未死)等诸侯相继损命,而袁绍、袁术、马羲、曹操、孙坚等新起之秀崛势而起,各皆隐隐有称霸一方的势头。

而幽州刘虞、公孙瓒还有荆州刘表,以及扬州的刘繇都在伺机而动。

初平五年,曹操夺下许昌,曹仁退出阳城,而孙坚却趁着击败袁术大将纪灵之势,夺下了沛国,得到了谯地。袁术虽是大怒不已,但却又怕曹、孙两家联手,加上袁遗等人的兖州之行,损兵折将,还有纪灵的大败,不得已下,只能听从袁涣的劝说,暂且休兵息战。

另外,袁绍、马羲却也在稳固冀、兖两地的局势,天下战事因此纷纷休止,各地罕有地显得尤为平静,其实却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一个地方,那就是有着猛兽盘踞的三辅之地。

三辅也就是雍州,当年西汉定都之地,地理偏西,因接近中原一带,再因土地肥沃,因此人口极多。

话说董卓定都于西汉旧都长安,把宫殿修葺一遍,挟持天子和一众朝廷百官,就在这里建立了新的朝稷。眼下一过就是两年,献帝刘协虽然长大了不少,但左右还需听从董卓的意见,受他要挟,再有董卓疑心极重,加上又有李儒在左右献计,平日里刘协根本无机会与朝中大臣亲近,除了早朝外,每日就如被董卓软禁在宫殿里,寸步都不得离开。

董卓权势之大,几乎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再因三辅本就是董卓的老窝,到处都是董卓的人,比起当年在洛阳的时候,献帝刘协的境况只坏不好,百官也皆怯于董卓淫威,许多都暗投于董卓的麾下。

当然,董卓的野心自不止一方霸主,他要的是天下,整个汉室的江山!

所以他选择了听从李儒的意见,侧忍两年,一直在韬光养晦,操练大军,任由其他诸侯,互相征战,抢掠土地。因为他很清楚,但他卷土重来,再次回到中原时,无论是城池、钱财、粮食、女人全都将属于他董仲颖的!

太师府内。只见内堂修葺豪华奢侈,四周都是金雕玉璧,绚丽宝器,可谓是富丽堂皇。却说董卓挖尽了汉室皇陵,得到了无数的金银财宝,可谓是富甲天下,因此董卓平日花销无度,在这两年里,董卓过得倒也惬意,终日与部下荒淫纵乐,所幸李儒几番劝说,后来又因听说袁绍、袁术、马羲、曹操、孙坚等诸侯的崛起,给董卓屡屡敲起了警钟,董卓方才有所遏制,又严令麾下,要检讨改进,这一风气才得以缓解。

这日,正见董卓一身黑龙虎袍,红光满脸,身材又比以往发福不少,雍胖巨大,像极了一头笨重的巨熊,一个人坐在上堂,一手撑着脸腮子,半斜着身子躺着,左右有两个娇滴滴,却又衣裳轻薄,身材苗条的年轻貌美婢女,正煽动着芭蕉般的扇子。

“嘿嘿!这些小畜生终于发现老子才是这天下第一霸主,韬光养晦了两年,我还以为天下人都忘了我董豺虎呢!”董卓咧嘴笑道,说罢拿起桌上杯子,一张大嘴,杯中酒很快就倒入了董卓的大嘴里,就像鲸吞象饮一般。

“哈哈哈~~!!还要主公一声令下,我等西凉儿郎立刻都手提利刃,身骑宝马,让天下人知道豺虎獠牙的厉害!!”郭汜纵声大笑,立刻一个马屁拍了过去,应和笑道。

“主公乃当今天下霸主,当初天下诸侯不知廉耻地联合一起,使我等不知所措,不得已要退回三辅,使得主公蒙羞。这两年来,我等上下将校无不欲重回中原,眼下数十万西凉雄兵已准备完毕,但主公一声令下,皆可进发!!”李催忿然而起,目光烁烁发光,凝声喝道。

“近年来雍州屡屡丰收,眼下三辅屯粮足有二十万担,粮食充足,再有各军军备齐全,再有在主公大力支持之下,又建有无数的攻城利器,如今可谓是万事齐全,就等主公下令!!”李肃也立即站起,神色激奋,慨声说道。

“好,很好!!”董卓那双巨目猛地射出两道精光,大喝两声后,望向了堂下左席首座上的李儒。却见李儒一身洁白飞鹤长袍,头戴冠帽,面如冠玉,白皙潇洒,气色极佳,见董卓目光投来,不由一笑,徐徐站起,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李儒是董卓的智囊,首席谋士。董卓此番要进军中原,建立不世大业,是绝对离不开李儒的谋略。

“主公要取天下,我有三计!”李儒目光炯炯发亮,胸有成竹,自信过人,凝声而道。

“说!”董卓一敲奏案,震色而道。李儒听了,立即抖数精神,神色肃然,疾声而道:“第一计,当年我军之所以被诸侯联盟杀得措手不及,全因并无后方支援,因此主公得先取并州!

而此下并州因白波贼郭太造反,张扬已老,麾下将领无力讨伐,并州混乱,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眼下正是夺下并州的大好时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