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复生的吕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每过数月,丈夫都会下山到城里买些生活用品回来,有时候也会有一些身穿铠甲的将爷前来拜访,又带上不少礼物。久而久之,村民倒也习惯了这对神仙眷侣在村里居住。

这日,那被村民曾为‘吕神将’的男人,刚好打猎回来,正推着车架望山上正赶,眼看快到村子,想着自家娇妻今早说了,要替他缝上一件兽皮大衣,不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的妻子,是上天对他最好的恩赐,她出身皇家贵族,身份显赫,但却勤奋贤淑,这针织她足足学了两年,如今比起一些有名的裁缝还要厉害。

忽然,‘吕神将’心头一揪,不觉打了个激灵,浑身觉得寒意顿生。以他犹如神魔一般的体格,就算在寒冬之下,不穿衣服,也不会觉得有丝毫寒意,这忽如其来的怪异感觉,肯定是有不祥的事情发生了。

猝然,‘吕神将’眉头一皱,闻到空气中隐隐散来一丝丝味道,不由面色大变,惊呼叫道:“血腥味!蝉儿!!”

‘吕神将’喊罢,立刻就放下堆满各种猎物的车子,像是疯了一般,浑身散发着一股极其恐怖的邪异凶戾气息,望村子飞奔过去。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响亮的长鸣声响起,只见一匹浑身火红,马首似兔的神驹正如闪电飞疾般,奔驰而来。

“赤兔!!”‘吕神将’一看,立刻神色大震,赤兔见了男子欣喜地又长鸣一声,四蹄一停,整个马身漂移一转,倏地回过身来。与此同时,‘吕神将’跃身一起,坐到了神驹身上,一时间无论是人还是马,仿佛发生了神奇的反应,互相互成,真就如骑着天上神驹的神将降落凡尘!

所谓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除了吕布外,天下还有谁能驾驭得了赤兔!?

这男人,赫然正是死于虎牢关前,被刘备无耻夺去天下第一名头,曾经无敌于世间的最强武将—吕布,吕奉先也!

就在此时,忽然传来几声嘶喝,只见有一队七、八人的骑兵,正往冲来,所穿铠甲,正都是西凉军的服饰。

“是你们!!董卓派你们来的吗!?”吕布一见那七、八人,充满邪性的双眸立即迸射出两道火辣辣的凶光,吓得那些人无不变色。

“不好,是吕布!!”

“将军派了数十支小队搜山,怎么偏偏是我们遇上的这尊煞神!!?”

那些人一边惊呼一边却也在下意识地拨转马匹,便要逃跑。虽然吕布避世两年,但他昔日的恐怖,却没有丝毫减弱,由其他如今身上散发的邪异凶戾之气,好像要把人活活压暴似的。

“想逃!?”吕布邪目精光一闪,轻拍赤兔,四蹄一旦飞动,即如风火迅雷,驰飞而去,倏地先追上一个西凉兵士,同时口中厉声喊道:“一个!!”

喝声起时,吕布猿臂伸展,一手抓住那兵士的脖子,拽起间,握力惊人的吕布早把那兵士的脖子给捏碎,甩飞之后,首身早已分家,鲜血在吕布手掌中赫然爆了开来。

“他娘的,你这妖孽,别过来啊!!”一个兵士听得惨呼声,不禁转头一看,正好看到吕布生生把人捏碎脖子的一幕,吓得失魂落魄,惊悚喊道,同时还拧起长枪向追来的吕布刺去。吕布却是避都不避,飞起的猿臂比起刺来的长枪还快,倏地就把长枪抓住在手,大吼叫道:“第二个!!!”

暴喝起间,吕布奋力一提,那兵士顿是从马上飞起。吕布力量之大,简直是不可思议,就这般一提,竟把那兵士抛飞了近三丈多高,再从地上摔下来时,发出一阵啪啦啪啦的骨头碎响,待风尘散开,人早已死去。

在此间,又听吕布连暴数字,又把数人紧接刺落马下,刚好报到‘六’时,最后剩下一人。吕布就像是要捉弄他似的,留到最后的他,没听一个数字报起,都会心惊胆跳,却又暗暗庆幸死的不是自己,不过没过多久,当下一个数字又响起,他都几乎吓得崩溃。

而这一下,他成了最后一个了,或者说即将会成为吕布口中接下来的那个数字‘七’!

“蝼蚁,还想逃!!?”这时,吕布的吼声猝是响起,手中长枪猛地一投,如道飞虹射去,倏地就插入最后一个兵士的战马,那兵士惨呼一声,立刻坠落马下,吓得是屁滚尿流,当场失禁。

马蹄声猝是传到,当他再回过神来时,吕布和赤兔那雄伟的身影已然逼来。

“我妻子在哪!?你不想我把你分筋拆骨的话,就给我老实回答!!”怒火、杀气汹腾逼来,而且还有那似乎与生俱来的邪异气息,令那人几乎屏息。

却说西凉兵训练有素,就算遭到严刑拷打,也很难从他们口中逼出任何情报。

这人更是西凉兵中的精锐,换做平时,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把有关吕布妻子的消息说出来。但在他坠马后失禁的刹那,精神早已崩溃了,连忙痛哭叩首道:“你妻子已被人望后山方向带走了~~!温温侯你你给我个痛快吧~!”

就在他话音刚落瞬间,那庞大雄伟的人马身影早已飞腾而去,只留下那滴答滴答的蹄声。

幸逃一劫的这个残兵,先是发愣一阵,然后就一边大笑,一边喊着自己打败了吕布,吕布给他吓跑了。

显然,人已疯了。

却说吕布纵马疾奔,赶回村内,却见四处都是村民的尸体,而且有些还是年纪很小的孩子,其中甚至有几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尸体被人丢弃在地,而且明显被战马践踏过,尸体已血肉模糊。

吕布浑身颤抖,好像是失魂落魄一般从马上翻身落下,一对邪目瞪得快要崩裂,抱起地上的婴儿,看着那不成人样,血琳琳的尸体,浑身只觉有一股凶厉狂暴的力量不断地迸发,欲要教他毁天灭地,杀尽天地万物,以泄其恨!!

“哇啊啊啊啊~~!!!尔等这些畜生,我饶不了尔等,饶不了尔等啊~~!!!”惊天动地的暴吼声,犹如雷轰钟鸣,响彻方圆百里,回身不断激荡,如在四面八方一齐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后山一条小径上。王诺听着回荡在山中的恐怖吼声,就犹如洪荒巨兽的咆哮,不由面色连变。

原来李儒在许久之前,就派人把这一带的环境仔仔细细地探察了好几遍,发现了后山这条小径。这回王诺这些人正是从这条小径偷袭,否则给他再多的人,也不给正面和吕布交锋,纵是吕布只有一个人。

当初在虎牢关下,任谁都能看得出,吕布若非为了救那个女子,绝不可能会被刘备偷袭得手,而且他还先和典韦、张飞两员绝世悍将拼杀,已然是筋疲力尽。因此,无论是敌是友,都还是认为,就算天下第一的名头被偷去了,但吕布还是吕布,那个无敌的战神!

在人丛内,其中一个将士,吓得是面色苍白,一阵后怕,急道:“将军,刚才竟然我们已把人抓到了,为何还要把村里的人都给杀了?”

“这是军师的命令,他说这样不但可以警告吕布,同时也可以唤醒吕布的残杀本性,只牺牲这不到百人的人命,很是值得。”王诺面色冰冷地说道。

只不过若是仔细观察,便能看出,他包括他所有的部下,此下都是心惊胆战,戒备极深。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诡异的风吹了过来,四周枝叶瑟瑟摇曳,发出脆响。王诺不由面色一变,还未反应过来,猝然听得连阵弓弩骤响,连忙大喝:“快保护那个女人,军师说了,这个女人事关主公的宏图大业,绝不可失!!”

就在王诺话音一落,四周流矢纷纷射来,王诺急取出手中宝刃,挥刀急砍,‘啪啪’几下,打落数根箭矢,不过他的部下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不少人纷纷中箭落马。由其一架马车周围,飞矢几乎都是朝那射去,王诺的部下不乏死忠之士,听到车内女子的重要性后,各个义无反顾地以身挡箭,有些人连中数箭,才断气落马。

“主公万岁~!西凉儿郎迟早都会成为这天下的主人啊~~!!”一个将士连中五、六箭,临死前大喝喊道。

在这些死士保护之下,别说里面的人,连马车也几乎无损!

“你们是谁!!?竟敢来惹我们西凉人!?”王诺倒也是看得双眸发红,扯声喝道。就在此时,周围的隐秘之处,纷纷出现了一个个身材强壮、健硕的黑衣人,其中一个冷声喝道:“山雨欲来风满楼,杀人夺命万两银。有人愿意出一万两的银子,取下这女人的性命,挡人发财,如杀人父母,这位将爷不如让开道,待事成之后,我分三百两银子给你,这可够你快活半辈子了。当然我也会另外再分三百两银子给你这些兄弟。”

“风满楼!你们竟敢来三辅杀人,还真是不把我们西凉人放在眼里,而且你知道车上的女人是谁吗!?你风满楼掌柜的,惹得得起吗!?”王诺冷声喝道,其实这下已示意麾下,在寻找逃跑的机会。

“我当然知道,若非此女是战神吕布的妻子,又怎能价值万两银子呢!?”领头的黑衣人冷笑而道。

王诺闻言不由一惊,失声叫道:“你们知道吕布未死!?”

“天下但凡有风雨之处,就没有我风满楼不知道的事!!”领头黑衣人傲气而道。

王诺则在暗下脑念电转地想道:“吕布未死的事,尚且不能宣扬,否则会影响主公的大计,如今看来,只好先把这些人给解决,然后擒下几个活口,再想办法从他们口中撬出有用的情报!”

想到此,王诺改变了先前的想法,眼中猝是杀光射出,厉声就喝:“众人听令,只留几个活口就好,其余黑衣人全都杀了!!”

“哼!动手!!快把那女人杀了就撤!!”那为首的黑衣人冷声喝道,立刻身子犹如匍匐而动的黑豹窜飞而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