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暴怒的邪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尔等鼠辈休想~!”王诺大喝一声,也领着兵士杀突迎上。

电光火石之间,先是两方大部人马交战一起,另外风满楼的杀手里又分出了两支小队,朝马车杀来。两方酣斗正烈,王诺一方人少,又是分出不少人保护马车,王诺虽然厉害,但此下以一敌三,还要留意敌人的暗器,不一阵间,便已屡屡受伤,血染战袍。

就在此时,马车那里发出一连串惨叫声,王诺一分神,被那领头的黑夜人给砍中手臂,很快就感觉到手臂酥麻,难以发力,不由怒道:“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竟然在刃上下毒!?”

“哈哈哈,我们干得了这门勾当,就不会顾虑卑鄙还是不卑鄙!杀得了人,收得了银两,那才是最重要的!!”

“鼠辈!!”王诺一听,不由大怒,不知从何逼出力量,拧起手中大刀向那领头的黑衣人猛地砍去。

那领头黑衣人却是灵敏,似也不欲和王诺纠缠,身子往后一闪,避过王诺劈来大刀,一声令下,几个黑衣人便是杀上,挡住了王诺。与此同时,那领头黑衣人立刻转往马车处杀去。

却见,马车四周,厮杀惨烈,守护的西凉兵士纷纷被风满楼的杀手杀害。

忽然间,突变猝起,只见一队轻骑正往赶来,为首的正是在山下负责接应的人马,看是听到了厮杀声赶来的。

“太好了,胡泰快把这些该死的鼠辈都给杀了~~!!”王诺见状不由大喜过望。那为首叫胡泰的将领,面色冰冷,骑马狂奔,倏地撞入人丛,手中枪支提起,却不是对向风满楼的杀手,反而是王诺麾下一员部将。

“哇~!”带着惊悚、不甘的惨叫声陡然响起,王诺还未回过神来,胡泰已迅疾地拨出枪支,逼向王诺处,提枪就朝王诺斜刺里刺去。

“胡泰你!!”王诺话还未说出,就截然而止,身子被长枪搠透,随着那胡泰又是一拨,人已倒落马下死去。王诺仅存七、八个麾下顿时大乱,胡泰与他的部署还有风满楼的杀手,不一阵间,便一一解决。

厮杀停下,四处堆满尸体,鲜血滋润着山地,染出了片片红彩。

“动作快点,吕布快要来了。”只见胡泰面容削瘦,脸上还有着血迹,眼光阴狠,冷声而道。

“哼,我知道!”那领头的黑衣人说罢,便要转身亲自把车内的女子杀了。哪知胡泰面色一变,忽然叫道:“慢!大楼主有令,与其杀了这女人,还不如好好利用。你把车上女人带回去。”

“那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昨夜大楼主已派人送来替身,接下来的,我自会安排。不该问的,你也别多问。”

“哼,好你个臭小子,竟敢和你大哥如此说话,日后再找你算账!”那领头的黑衣人忽然把脸上的黑布一拉,露出了面貌,竟然与胡泰极为相似,一看就知是对孪生兄弟!

“待完成这次任务,我们兄弟就有足够的银子潇洒一辈子了。”胡泰脸上的冷色,渐渐褪去一些,见到了自己大哥面容后,眼里却也多了几分炙热。

那领头的黑衣人,名叫胡飞,正是胡泰的哥哥,原来两人都是风满楼的顶级高手。胡泰在两年前,就潜入了三辅,在风满楼的资助下,暗中收买人心,他的部署都是他的心腹。而此番正是他和胡飞通风报信。

“大楼主智绝天下,看来他又另有妙计,就不知这回他又要给天下掀起多么大的风雨!”胡飞轻叹一声后,与胡泰对视一眼,随即便带着马车先是离去。

胡泰与其部署等候一阵后,听得一阵马蹄声疾起飞荡传来,不由面色一变,立一拨马同时和身边部署喊道:“吕布来了,快走!说罢,胡泰便转马先行离去,其部署不是被胡泰收买,就是受过胡泰的恩惠,视胡泰如主,对于这发生一切,似乎毫不惊异,听令立即纷纷转马离去。

不一阵后,山道上如有一道火风袭来,猛地停下。赤色如火的马上,有一男人手持一柄神兵利器,正是手持方天画戟的吕布。

“这里发生过厮杀!”吕布邪目瞪大,迅速看了周围一阵,除了尸体外,并无发现活人的身影,情急之下,钢齿都快咬碎了,咬牙切齿地喊道:“董卓,你这回把我给激怒了!!”

吕布喊罢,立即一拍马匹,便往长安方向飞驰而去。

数日后,在长安城内,李儒满脸笑容地来到,拱手笑道:“回禀主公,那头绝世妖孽来了。”

本半卧着歇息的董卓一听,不由很是兴奋地坐了起来,眉开眼笑,张嘴就笑:“哈哈哈哈哈~~!!吾之利刃来也~~!!”

就在董卓笑声刚起,忽然府内连阵惊呼急叫,喝叱怒吼,很快却又变成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主公,看来你的利刃如今已是出鞘,你可要小心一些了,否则恐被逆刃所伤~!”李儒听了,不由笑了起来。董卓却是面色一沉,双眸眯起。

猝然只见门外忽然赶来许多兵士,随李儒一同赶来的华雄,大声喝道:“主公小心,那男人来了!”

就在华雄话音刚落,只见人潮猝地涌上,骂声四起,但随着一声怒吼,涌上的人潮猝然分散翻去,同时还见得血色四溅。

董卓看得血液飞起的瞬间,双目瞪得斗大,瞳孔骤缩,竟不怒反笑,笑容极其诡异,缓缓地站了起来。

“董卓,还我妻子!!”却见吕布血袍裹身,染上的却都是别人的鲜血,手上的方天画戟还在滴着血,厉声喝道。

“逆子,你想要你的妻子,那就先踏进来见我!!”突兀,殿内传来了董卓的叫声。吕布一听,董卓竟然承让了就是他捉去了自己的妻子,满腹杀气、怒火顿是爆发,朝天一吼,挺戟便杀。

“逆贼,休得放肆,快给我挡住他!!”华雄虎目一瞪,扯声急喝,声若轰雷,颇有虎威,不愧是西凉虎兽。

随着华雄令声一起,四周将士,还有那些适才倒在地上的兵卒纷纷急起,围上吕布。

吕布却似浑身萦绕着血气,邪目霍地睁大瞬间,一股邪异凶戾的气势遽然迸发,竭斯底里地吼道:“嗷嗷嗷哦哦~~!!挡我者死~~!!”

霎时间,一面浑身充斥焰火,手提画戟,头戴三叉紫金冠,面容更与吕布有七分相似的邪神相势慨然而现。

相势一现,吕布就如与那火焰邪神化作一体,如有破天灭地的力量!

那些正往冲去的将士、兵卒,见到火焰邪神相势那一刹那,全都吓得猛停脚步,各个浑身如同僵硬,止不住地颤抖,被吕布可怕的气势压制得动弹不得。

吕布就这般跨起脚步,从人丛中走过,却无人敢轻举妄动,或者说连升起与吕布厮杀念头的胆气也没有!

“哼,一群没用的废物,都给我让开!!”就在此时,华雄身后也暴出了一面庞大的黑色虎兽相势,手提一柄虎嘴宝刀,大声一喝,犹如醍醐灌顶,瞬间让许多人能够动弹,感受到吕布那恐怖的气势,逃似地纷纷退开两边。

同时,华雄气势盛起,亦跨步而出,怒声叫道:“妖孽,我早就想和你分个胜负,让天下人知道,我华雄才是主公麾下的第一猛将!!”

“哼!”对于华雄的挑衅,吕布选择了不屑一笑。华雄一见,顿被惹起了怒火,一声怒吼,猛地加速,提刀杀去。

“先招华爷一招!!”只见华雄忽地跃起,如同一头飞跃的猛虎,双手拧刀,盖然劈下。吕布却是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神容,一提画戟,飞砍迎去。

‘嘭’的一声,两柄兵器赫然碰撞,华雄惊呼一声,整个身子立刻荡开,迅速落地后,脸色不由连变,冷声道:“看来你消失的这两年,功夫倒也没有退步啊!”

强者自强不息,吕布在这隐世的两年,每日都会与山中各种野兽猛禽搏斗,而且还经常在山林内练武,功夫不但没有退步,反而静下心来后,得到了各种的领悟,精进了不少。

“区区蝼蚁,竟敢来犯我威,看来我消失太久,天下人都忘了我的厉害了!”吕布双眸邪光流转,看得华雄一阵心惊胆跳,令他忽然心生悔意,觉得自己不该向面前这头妖孽挑衅。

“哼!莫要小觑人了,这两年可不止只有你在进步!!”华雄大吼一声,气势又再迸发而起,本是模糊的黑色虎兽相势,渐渐地变得真实起来,逼得左右将士,纷纷又退开数丈之远。

吕布默然,眼神冷冽、不屑,无声中,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娘的!!”华雄大怒,身体猛地又是冲起,一逼近吕布,挥刀就砍。

“不知死活的蝼蚁,一招便可败你!”吕布冷声喝道,拧戟迎上,飞去的画戟如有万钧之势,又是赫然荡开华雄的大刀。

紧接着,吕布一步跨出,气势盛放,栩栩如生的火焰邪神,就如降临世间,随着吕布画戟挥动,也做起了相同的动作。

“天荒八合邪神戟法—戟破千军!!”

天在颤,地在抖,此招一出,神鬼皆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