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破臧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董卓听了,立刻把头一点,遂教左右向李肃传令。

于此,天下罕见地持续了数月的平静后,战火终于再次开始燃烧起来。

而点燃这把火的正是如今称霸河北的雄主袁绍。却说袁绍命大将颜良还有张颌分兵两路,杀到并州后,大受军民欢迎,各地太守县令都热情迎接,同时袁绍麾下谋士许攸、郭图又游走四处,趁机收买人心,说明厉害和天下局势,于是上党、广平太守一并大小文武相继纷纷投于袁绍麾下。正镇守在并州郡所—太原的张扬得知后,又惊又怒,怒骂袁绍小人之心,根本无心平定并州之乱,铲除平阳郭太,而是想要对并州趁火打劫,一怒之下,竟要断了袁绍军的补给。与此同时,郭太却也不坐以待毙,派麾下大将李乐、韩暹从白波谷出兵,前往征讨上党。

郭太竟敢向袁绍军主动出兵,天下各地诸侯闻说无比惊异,立刻各派细作前往并州打探消息。

就在天下即将再次动荡之时。却说在两月前,马纵横得到泰山太守王朗的回信,王朗希望他到泰山一聚,共议大事。马纵横麾下文武得知王朗如此,无不大怒,皆劝马纵横休往泰山,以免遭到不测。

马纵横却是淡然置之,无论麾下文武如何劝说,都要执意前往。众人无奈,只好要马纵横定下约定,若是五日内不见归来,众人便会向泰山发兵取人。

比起众人的忧虑重重,马纵横倒显得很是轻松,全然一副游玩的态度,只带上王彧、胡车儿一文一武,还有数百快骑,收拾好行装后,便往泰山出发了。

话说,这日马纵横一行人来到了泰山郡城奉高城百里之外,远处却见有人早已立好帐篷在等待,而且还有不少兵士在把守。

“主公,这应该是王朗派人前来迎接。不过眼下我等已入泰山腹地,但若这王朗真有歹心,赤乌快疾,还请主公不必理会我等,保命要紧!”王彧面色一沉,很是严肃地说道。

马纵横听了,却是笑了笑,点头道:“好!”

王彧见了,立一震色,向左右吩咐开始戒备,又命人前往通报。

“嘿嘿,臭流氓,若那王朗真是发难,你真会丢下众人逃去吗?”

“如今我家大业大,一旦有所损失,牵连便是近数十万条无辜性命。若王朗真敢发难,我理当保命为先。当然,道理是道理,人心是人心,到时候我大概会先选择保护我最宝贵的人。”只见马纵横硕大威凌的眼眸炯炯有神,正望着一个身姿曼妙,皮肤白皙,双腮被阳光照得有些发红,几滴香汗从脸额上划过,正是桥缨。

桥缨听了,不由露出幸福而又满足的笑容。不久前,马纵横已经答应她,等兖州局势一定,他就会带着她回去濮阳,向她的父亲和姐姐说明一切,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个交代。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那就是马纵横已经接受她了。

从那一天开始,桥缨都觉得这世间一切都是美好的,自己已经摘到了幸福,寸步都不愿和自己心爱的人分离。所以这一回,她本是准备偷偷跟过来的,不过马纵横似乎早有预料,免得麻烦,他倒也识趣的直接让她成为了护卫中的一员。

“待会你跟在我身边,寸步不得离开,那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马纵横凝视着娇美水灵的桥缨,柔情地低声说道。

“哼,真不要脸。”桥缨听了,心头‘噗通’一跳,又是有那小鹿乱撞的感觉,但嘴巴上就是不肯饶人。

少时,一队骑兵飞快迎来,只见为首一将面黑须浓,虎背熊腰,极为魁梧,笑声也是惊人,把马一勒,便是笑道:“哈哈哈哈哈~!!小伏波之名,如雷贯耳,此番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还望马将军莫怪!”

眼看这大汉身强力壮,就非寻常之辈,又听他笑声惊人,震耳欲聋。王彧不由面色微微一变,正欲答话时。马纵横飞马就出,眼神如若锋芒,射到了那大汉的身上,道:“泰山武王臧霸的大名,才是名震四方,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那大汉一听,一双野兽般的大目,陡地瞪大,惊异叫道:“你是如何得知俺的身份!?”

“直觉。”马纵横却是故作神秘,淡淡而道。其实,他来前飞羽的人早和他说过,臧霸与王朗的感情极好,两人私下里还以兄弟互称。而就在不久前,王朗找到了臧霸商议有关是否把泰山郡献出之事。马纵横猜到素有豪士之名的臧霸一定会留下来,亲眼见识过他,才会做出决定。而王朗麾下,恐怕也没有一个能有臧霸如此魁梧健壮的英雄。

“呵呵。好,很好!俺行不改姓做不改名,正是臧霸!听说马将军不但有先祖伏波之勇,而且更是青春与蓝胜于蓝,在战场上犹如鬼神降临,所向披靡,无往不利,不久前又力挫刘、关、张兄弟三人,实乃继吕布之后,天下第一人也!俺对那所谓的鬼神之勇,也神往久矣,不知可有这个荣幸,见识见识?”臧霸咧嘴笑起,此言一出,马纵横身后的胡车儿立刻双眼一瞪,怒声喝道:“一介贼辈,也敢犯我主之威,俺先来与你斗上一斗!!”胡车儿话音一落,便欲纵马冲出,马纵横这时却一摆手,望向了臧霸意味深长地笑道:“天下英雄何其之多,第一人的名头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那要试过才知!!”臧霸的笑容陡地变得更加灿烂,浑身气势赫然暴发,身后竟霍然显现出一面模糊的白獒巨兽的相势,手提一柄硕大的獒牙杀威棒,纵马便是杀出!

而就在臧霸杀出的一瞬间,马纵横气势猝是一变,人马早已化作虹光射出,两人倏地靠近。臧霸拧起手中獒牙杀威棒,猛举就砸。“来得好!!”马纵横双眸精光一盛,手中龙刃瞬间转飞砍出,撞中獒牙杀威棒后,将之赫然震开。

“什么!!”臧霸惊呼一声同时,只觉自己虎口传来一阵剧痛,旋即手中獒牙杀威棒不可抑制地朝后荡开,回过神来,正见马纵横举刀劈来,连忙挪身闪过,可马纵横就像是预料到臧霸的心思一般,猝是转劈为砍,倏地向臧霸脖子砍了过去,出招之快,变招之突然,简直叫人防不胜防。臧霸眼看马纵横龙刃须臾砍到,一时间如坠冰渊,躲避已然是来不及了,这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陡地,本是疾飞的龙刃,猝是一顿,猛地停下了。臧霸立刻神色大震,怒声一喝,奋力舞起獒牙杀威棒向马纵横砍来的龙刃打击而去。

‘砰’的一声巨鸣,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就如是蛮牛撞山,明明是奋力一击的臧霸,反而震不开马纵横,獒牙杀威棒打击在龙刃一瞬间,一股无与伦比的力劲,反将臧霸连人带马震开而去。

两方人马都看得惊呼起来,惊为天人。马纵横笑了笑,其实这一招与借力打力的原理几乎一样,马纵横在刚才一瞬间,只不过把臧霸奋力一击的力量利用起来,然后再以巧劲回击而去。不过这说的是简单,若无十数年苦功,绝无可能领悟。当然,马纵横在后世时就是一个武痴,来到这东汉末年后,历经无数场大小战役,进步更是神速。

却见,臧霸脸色连变,又惊又怒,喊道:“你用的是什么妖术!?”

“妖术?是你太弱了!”马纵横闻言,带着几分轻蔑一笑。臧霸听了,不由大怒,暴吼一声,便又拍马向马纵横奔杀过来。马纵横倒也被他这般纠缠不清,激出了脾气,大喝一声,赤乌倏地飞动,两人猛地相遇刹那,臧霸提刀猛劈,马纵横飞刀骤砍,都是朝着对方**杀去。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马纵横挪身闪过臧霸劈来的獒牙杀威棒,同时手中龙刃砍在臧霸的铠甲上,只见一道火星刹那一闪而过,发出一阵刺耳撕裂的声响。

随即人马分过,各是冲去后,两人纷纷又拔马转过来。

“鬼神之名,名不虚传,俺甘拜下风了!”却见臧霸身上铠甲遽然裂开,竟不见裂缝里有丝毫血迹流出,足可见马纵横用力之巧,可谓是教人叹为观止。

无论是力气、武艺、技巧上,马纵横都远远胜过臧霸,而且臧霸还很清楚,若非马纵横几番留情,他早就一命呜呼!

这下臧霸拱手一拜,乃是真心实意,对眼前这个威如鬼神的男人,承认自己的挫败!

马纵横闻言,对臧霸倒多了几分敬意,能够认识自己不足,承认挫败的男人,才有更大的可塑性和潜力。

“武王之勇,我倒也见识了,不愧能称霸一方。”马纵横淡淡而道。臧霸听了,倒是露出几分惭愧之色,道:“在马将军面前,俺只如三岁小儿,岂敢再称‘武王’二字?”

马纵横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随后臧霸请马纵横一干人到营帐说话,更说明王朗已经在内等候。马纵横答应后,遂引人马跟往而去。途中,王彧面上显出几分忧虑之色,赶到马纵横身旁道:“主公,那泰山贼臧霸一来就向你挑战,我看王朗有意冒犯,待会你得小心一些。若有万一,就如我刚才说的...”

王彧话到一半,马纵横便打断了他的话,笑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少时,马纵横一干人等来到营帐前,忽然只听一声令下,周围几个帐篷内,忽然纷纷冲出了弓弩手,各张弓起弩瞄准了马纵横一干人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