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忽如其来的混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哼~!教你们这些臭男人终日沉迷这些风流场所,这回倒知道厉害了吧!”桥缨冷哼一声,一步跨出,见那妓女面色有些狰狞地杀到,长腿如鞭子飞起,猝然一脚提出,那妓女看桥缨这一脚来势汹汹,连忙挪身一闪,哪知桥缨更快,如飞兔一般窜地一起,长腿又起,正中那妓女的肩膀,立刻把妓女踢飞一边。

与此同时,臧霸也赶到胡车儿那,正与那几个妓女在交战,这些妓女武艺都是不低,且无论臧霸和胡车儿似乎都不愿yì辣手摧花,因此纠缠甚烈。

“主公别怕!这里有我!!”王彧急拔出腰间宝剑,走到马纵横面前戒备,满脸的警惕之色。

“主公恕罪,待此事完毕,我一定会查明清楚,若给不出一个交代,王某愿yì献上项上人头!”王朗也走了过来,急急喊道。

马纵横却是从两人的拥护下,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向郭嘉问道:“这些人在这潜伏很久了?”

“对,而且这家店的老鸨,就是他们的内应。或者说,这做凤栖楼本来就是这些杀手的大本营。”

“他们迟迟不对你下手,就是为了把我引出来,看来幕后的老板是想要我的命啊。”马纵横听了悠悠一笑。话音刚落,忽然hòu面的传来一阵破空声响,马纵横转身伸手一接,正好抓住一根细弩,同时又看到数十个黑影从窗里跳了进来。

“就凭你们这些人就想取我的项上人头,你们的主子莫非是白痴么!?”马纵横笑容灿烂,而且更有一股说不出的嗜血,看得那些黑衣人眼神纷纷变化。

“不,若我所料无误。这些人定还有盟友,而且不但有贼匪还有城内的世家,我说得对是不对?”这时,郭嘉忽然迈步走了过来,不紧不慢地说道。

就在他话音一落,城中忽然杀声四起,都说王朗造反,背叛朝廷,投靠了马纵横。奉高城内几个大世家,纷纷宣扬名号,要惩奸除恶,杀了马纵横和王朗。

原来自王朗治理泰山郡后,由于行事过于严明,使得不少世家的利益大受折损,故而痛恨王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早就想铲除他了。

“这些只顾利益的败类!!”王朗听了,不由脸色连变,惊呼叫道。马纵横的面色陡地变得更加冷酷,向郭嘉又问:“世家出现了,那贼匪是否就是孙观、陈礼呢?”

“那是自然,否则那些精明的世家人,又怎会敢轻易地造反呢?”郭嘉闻言悠悠一笑,只不过笑得很是诡异,令那些黑衣人不禁都是暗暗心头一跳。

“那么,我的智囊,如今该怎么办呢?”马纵横也悠悠问道。

郭嘉听了,不假思索便答道:“那就做主公做擅长的事情吧。”

马纵横一听,眼迸精光,顿时灿然地笑了起来。

“莫听这些人废话,都给我上!!”黑衣人中,为首的那个,大喝一声,立刻提起手中匕首向马纵横那扑了过去,紧接着在他身后黑衣人也纷纷提刃杀来,各个浑身都是凶杀之气。

“来吧!!”马纵横大喝一声,一步跨出,电光火石之间,迎着那冲来黑衣人一拳猛飞过去,势如崩山,使的正是‘崩拳’。那黑衣人看得眼切,连忙挪身闪开,却被早有预料,更以转身扫腿的马纵横,一腿击中,不禁痛喝一声,整个人猛地暴飞而去。紧接着又是数个黑衣人杀了过来,马纵横或闪或窜,好像是一条泥鳅一般,眼看他身材高大雄壮,却又灵敏不已,发起攻势时,又是势如迅雷,紧接着又是几道轰鸣,好几个黑衣人各往荡开。

就在此时,楼内响起一阵阵厮杀声,很快就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将士冲了上来,大喊道,各大世家的人已经杀到了楼下。

“胡车儿留在这里保护军师,但他有半根汗毛损失,我唯你是问!!”蓦然,一声怒喝暴起。待众人望去时,马纵横已冲到了楼台边上,两边倒地莫约有十数个黑衣人,剩下的大多都畏而不敢靠近。就在此时,几个黑衣人正欲杀去,一个先逼到马纵横背后。马纵横猛地回身,一把扯住他的衣裳,大喝一声,整个人都给抓起,抛落下去。随即又有一个黑衣人迎上,马纵横一颗砂锅大的拳头,早就轰到,‘嘭’地将那人的头颅赫然打爆,还有两个正杀过来的黑衣人,吓得身形一顿,立刻被赶上的马纵横抓住,一齐抛飞而去。

话说,正往凤栖楼杀来的世家之人,共有数百人不止,各个手提刀刃,举火如星,刚是汹涌杀到,忽然便见楼上处一个黑衣人被抛落下来,当场坠地,粉身碎骨,忽如其来的一幕,立即将一众本是凶神恶煞的世家之人吓得停了下来。

少时,几个世家家主反应过来,连忙大喝喊道。

“不要怕,王朗就在上miàn,此下正是把他杀了的大好时机!如今军中不少将士,已被我等世家人联合收买,只要王朗一死,群龙无首,这奉高城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没错!!此番为了夺下奉高城,我等世家人可谓是不惜代价地耗费重金收买了孙观、陈礼。而且长安那里,我等也已命人疏通,只要取得奉高城,这整个泰山郡地的官职任我等挑选!!”

“诸位听着,今夜有功之士,皆能得以重赏,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眼前,诸位还等什么!!”就在奉高城最dà几个世家的家主喝声刚落,蓦然楼上又有两个惨叫着的黑衣人飞落下来,而且这回还朝着那几个家主的位置砸来,吓得那几个家主顿时如魂魄飞散,哪还顾得了颜面,连忙抱头鼠窜而去,周围的人也立刻散了开去。

‘砰!’‘砰!’

随着两道骤响暴起,那坠地的两具尸体,立刻是血肉暴溅。不少人看得惊呼起来。

“快看又有人掉下来了!!”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喊道。众人不由齐齐望去。

却见一个高大雄壮,浑身染血,犹如鬼神的男人,从天而降,猛地坠落在地,双脚触地瞬间,大地如在颤抖,青石地面也瞬间暴裂开来。

此人正是刚从楼上自行跳下来的马纵横。

“就凭尔等这些鼠辈,也敢图谋造反!?我这人不爱多造杀孽,再给尔等一次机huì,立刻放下bīngqì投降的话,我倒可以饶尔等不死!”马纵横目光冷冽,脸上却挂着一抹带着几分嗜血味道的笑容。

“好大的口气,你是何人!?”

“哼哼,此番我等是势在必得,这里足足有数百人,而且各个都是我等世家人培养已久的精锐好手,须臾之间,就能将你砍成肉酱!!”

马纵横听了,不屑一笑,忽地迈开一步,气势陡起,那几个在喊的世家家主吓得下意识地便退后一步。

“他娘的!!谁给我杀了他,赏黄金百两!!”忽然有一个世家家主似乎恼羞成怒,大声喊道。就在他话音一落,数十个大汉闻话,全都眼红起来,似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嘶吼提刃,朝马纵横杀了过来。

马纵横不躲反迎,飞步冲去,迎着提刀砍来一人,挪身一闪,手如疾电,一把就将大刀抢来,同时腿已提起,将那人猛地踹飞而去,紧接着三、四个大汉扑来,马纵横横刀就砍,如砍瓜切菜,那几个大汉竟一齐被拦腰砍死,大片大片的血液狂溅,从后杀来的人,都被溅了一身,各个吓得猛地停住。浴血的马纵横却是早已习惯为常,暗中留意到一些阴险的世家主,已经暗暗命人暗放冷箭,立刻快步冲入人丛之内,一刀劈死一个大汉,转刀横飞,紧接着又是一个大汉头颅飞去,却见马纵横不断收割性命,迅疾恐怖,都是一刀致命。

就在此时,猝然几道震响响起,马纵横血红犹如鬼神般的眼眸精光一闪,一把抓住一个大汉作为肉盾,猛地扯来,几根射来的箭矢立刻射在那大汉身上,鲜血飞溅。

“大哥!!嗷嗷嗷,我和你拼了~~!!”一个看似那大汉兄弟的汉子,看得眼切,立刻挺着枪奔杀过来。

“小儿,这里是战场,你要杀人,也要准备随时被人杀去!!”马纵横大喝一声,跨步便是迎去,那人一枪刺出,却被马纵横一刀荡开,人便震飞而去。

马纵横倒是认为这人有几分血性,一时心软,饶了他一命,同时把眼光一投,看到那几个被人拥护着正往后方人丛逃去的世家主,不由杀意顿增。

蓦然,一声长鸣骤响,远处街道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蹄声,其中很明显地有一匹战马速度极其之快,蹄声颇有节奏地响起,而且愈来愈快。

“哈哈哈,赤乌来也~~!!”马纵横不由一笑,大声喝道。很快立即又有一道长鸣响起,似在与马纵横呼应。

突兀之际,人丛一边忽然乱起,只见一匹火红如赤的神驹盖然冲入,撞开人潮,奔飞过来。后面还听得王小虎的喊声。

“主公休怕,我等来也!!”

原来,王小虎领着一干人等去到校场之后,便收到了郭嘉的密信。因为当年王小虎曾护送过郭嘉,相处过一段不短的日子,也认识郭嘉的笔迹,立刻就知道那个高人的身份正是郭嘉,大喜之余,又看到密书上的计策,知道奉高城的状况,转即吓得一阵心惊胆跳,遂教部下不得卸甲,一边又连忙依照郭嘉的计策各做安排。

这下,王小虎领着数百骑兵倏地冲到,另一边其余世家的人马也纷纷赶到,只见各条街道上,一柄柄火把形成游龙人潮,都往一处紧逼过来。

这时,火势正不断蔓延的凤栖楼上,郭嘉一头长发随风飘扬,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壶酒,看着楼下人龙火海一般的场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仰头喝了一大口美酒后,呐呐叹道:“真美啊。”

与此同时,在奉高城西门。孙观率领着近五、六千大军奔杀过来,眼看就要杀到城下,却见城上火把寥寥,昏暗无关,孙观的副将一看,不由面色一变,急把马勒住,向孙观喊道:“二大王,这城上不见有人迎接,莫非有诈!?”

孙观一听,急也把马勒住,仔细看了一阵,正见城上忽然火光招舞,立刻大喜,喊道:“信号出现了!这西门的守将早已被奉高城内的世家收买了,诸军不必多虑,随我杀突进qù便是!!”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