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猛汉臧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说时迟那时快,陈礼剩下那两个心腹贼将,倒也不是善类,见得同伴被臧霸一棒打死,不惊反怒,齐声大喝两声,一左一右逼近臧霸,各舞两般bīngqì向臧霸杀了过来。臧霸倒也不怕,舞动着手中的獒牙杀威棒一一抵住,杀了不到十多回合,奋起反击,不一阵,那两贼将,一个被臧霸打飞而去,击成重伤,一个被臧霸一棒打中面门,瞬间毙命。

眼看臧霸以一敌三,不到一阵,便把自己三员悍将一一杀死,威猛更胜以往,陈礼看得是瞠目结舌,满脸的不可思议,惊悚之色。

原来臧霸那日与马纵横交战,虽是败得一趟糊涂,但毕竟是与马纵横这般绝世高手交战,领悟极多,后来又经马纵横一些指点,武艺竟精进了不少。

只听臧霸部署内,顿是响起了一阵阵振奋人心的喝彩声,都叫呼武王威武盖世,城上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城上弟兄听着,看在昔日恩情份上,我特替诸位求情,向我主恳求三日时间。三日之后,若还不开门投降,助那陈礼狗贼,那就莫怪我不顾昔日情义!!”却见连杀三将后的臧霸,飞马逼近,怒声喝道。

“武王待我等兄弟情深义重,我等岂会反之,这便来投往!!”

“没错,弟兄们,陈礼此人素来就是贪财,肯定是他背叛了武王,我等帮他,岂不是助纣为虐,不如一齐投了武王保命!!”

城下贼人不少害怕,随着两个贼将的喝起,竟有几队人马纷纷投往过去。在城上的陈礼见了,不由大怒,立教人乱箭射之,一般一来,反而起了反效果,众人一齐奔逃,全往臧霸那投去。臧霸不费一兵一卒,便又取得千余人马,随即撤兵离去。

“他娘的,这些该死的叛徒,我真该把他们杀干杀净!!”陈礼眼看臧霸离去,面容狰狞至极,咬牙切齿地大吼起来。

如今人心慌乱,城内不知多少人欲要转投臧霸,于是陈礼急是下令,命各心腹把守四门,把原先一些不信任的人全都替下。但因自己几个得力战将被臧霸所杀,不得已下,只能迁拨几个本领一般的贼将,严守城池。

另一边,却说臧霸回到营地后,速来与马纵横和郭嘉禀报。郭嘉听罢,笑道:“经过今日一役,那陈礼肯定都把心腹调往把守,但依宣高所言,这陈礼麾下也没这么多可用的人才,故而陈礼不得已下,也只能用些平庸之人。如今正是时机,事不宜迟,我看今夜便可发起奇袭,夺下平阳!”

郭嘉此言一出,左右将士纷纷变色。臧霸虽知郭嘉智谋绝顶,但也是心头一跳,急道:“我军远途而来,还未恢复,而且城内足有上万兵士,若是急攻,就怕是一场恶战。何况前番听俘虏所报,那陈礼为对付我等,不惜以万石粮食作为代价,向青州的黄巾贼请援。到时,一旦急攻不怕,管亥又率兵杀到,那可如何是好!?”

“呵呵,宣高你倒不必多心。那陈礼不得人心,手下又缺小人才,如今我军士气正高,歇息至今夜二更时候,便能恢复大半体力,攻至五更,必可夺下平阳城!至于那管亥,恐怕还要两日才能赶到,你大可放心。”却见郭嘉笑容可掬,疾言快语,话音一落,马纵横便一拍奏案,立起身子,第一个表示支持,道:“军师所言极是,传我号令,黄昏时候便是造饭,食饱后,尽快歇息,到了二更时候立即出兵!!”

马纵横令声一落,诸将纷纷慨然领命。臧霸张了张口,但见马纵横和郭嘉都是心意已决,便也不敢多说了。

于是随着马纵横号令传达,过了黄昏时候后,其军一一饱食后,便去歇息,养足精神。转眼到了二更时候,天色正黑,马纵横亲自率军攻往平阳。

话说平阳城内,此下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波涛暗涌,除了陈礼的心腹外,城内的军民都处于恐惧、紧张、慌乱的情绪之中,每当陈礼的心腹巡逻而过,都会担惊受怕。

就在此时,蓦然间,城外杀声大作,听那声势之宏大,如似有千军万马奔杀过来,各门上立即响起阵阵惊呼喝响,火把凌乱,人头涌动。各将士急是指挥兵士整备战事。

却说,另一边,在距离平阳城不远一高山处,正好可以望到整个平阳城的景象。郭嘉正见东、南两处城门上,乱势最是明显,遂向左右发令,以号鸣示。

于是,随着一阵阵有节奏的擂鼓声作起,马纵横一听,不由面色大震,向身旁的臧霸扯声喝道:“奉孝的指令来了!宣高你攻往东门,南门我来攻!!”

马纵横说罢,不等臧霸回应,一拔马便引兵望南门杀去。另一边臧霸也不怠慢,大喝一声,转马便是率兵朝着东门赶去。

说时迟那时快,马纵横进军神速,须臾间便是盖然杀到了城南,此时城南上依旧一片混乱,见有敌兵杀来,城上守将正好是个有勇无谋的莽汉,名叫鳌豪。

“将军,敌兵将至,当命弓弩手准备射击!!”只听一个贼将急急与鳌豪劝道。鳌豪一听,把他那双牛般大的眼睛一瞪,张嘴狂妄笑道:“哈哈哈哈哈~~!!这回真是天助我也,来的正是那鬼神马羲!何必这般麻烦,老子出城把那马羲杀了便是,到时老子声威大震,敌军闻风丧胆,自会撤去!!”

“可那马羲可非寻常之辈,先前我军已有!!”

“他娘的,你敢把老子跟那些废物比,老子杀了你~~!!”鳌豪一听,双眼瞪得更是厉害,快要裂开似的。

与此同时,马纵横麾下的盾兵已然逼了过来,因城上弓弩手许多还未来到岗位,而且鳌豪号令迟迟未下,城上的各个贼将也只能干瞪眼地看着。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吼声暴起,只见马纵横策马而来,就像是感觉到了鳌豪的战意一样,张口喝道:“城上那厮,我看你是个好汉,敢来与我一战耶!?”

“马羲,你休要嚣张,老子鳌豪不怕你!!”鳌豪一听,推开来拦的将士,朝着马纵横扯声怒喝,尽显粗犷之色。

“那你废话少说,不来的是龟孙子!!”马纵横心里暗暗一笑,纵声回应。鳌豪听了,哪里忍受得住,大吼一声,不顾将士相拦强硬要出。马纵横则摆开阵势,又令左右暗中准备,但有机huì一齐杀入城里,夺下城门!

少时,只见城门开处,身穿一身黑甲的鳌豪纵马冲出,手提一柄大斧,一边冲来,一边喝道:“老子今日便要天xià人看看,谁才是战场上的无敌鬼神!”

“哼!一介鼠辈,也敢染指我的名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休要在这大话,孰强孰弱,试过才知!!”鳌豪厉声喝罢,立即拍马杀出。马纵横看这人虽是鲁莽粗犷,但却也是个血性男儿,不由动了侧忍之心,同时也不怠慢,念头一动,赤乌与他就似心有灵犀一般,猛地窜飞而出,如同一道飞虹射去。

“好快!”正往杀去鳌豪,眼看马纵横策马倏然杀来,不由面色一变,还未反应过来,只觉一股滂湃凶悍的气势骤然而起,隐隐如见一面血色鬼神,回过神来,只见一柄龙刃当头劈下,如能破天裂地!

“好猛!!”这个念头刚在鳌豪升起的瞬间,鳌豪手头动作也是不慢,急是奋力拧起大斧挡去。

‘嘭’的一声巨响,大斧猛地荡开。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身影倏地擦过。马纵横大喝一声,回刀猛地急砍而去,鳌豪只觉背后杀气凶厉,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前一扑,竟躲过了马纵横的雷厉一击!!

“很好,挡住我一招,避过我一招!你比起一些三流将领,算好多了!!”马纵横很快就把赤乌勒住,转过身来后,目光冷冽地向鳌豪说道。鳌豪也转过身来,此下已没了刚才的激奋之色,满脸大汗,一对大眼里更有无法掩饰的恐惧。

“好恐怖的男人,刚才若是我再慢了些许,恐怕就要被他拦腰砍死,一分为二!我绝非他的敌手!!”实力悬殊,令鳌豪很快就认清了事实。鳌豪心知不敌,后悔不已,可马纵横正盯得紧紧,此下他又背对着城门,要逃回城内,必须要先过他这关。

“想逃,下一招我便要败你!”马纵横凌厉的眼眸,似乎看穿了鳌豪的心思,冷声喝道。

“谁说老子要逃的,老子和你拼了!!?”鳌豪一听,蓦然发作,忽地用斧背猛敲马臀,其坐下战马吃痛惊鸣一声,立刻奔飞冲起,气势汹汹地朝着马纵横杀了过来。

马纵横却是一动不动,凌厉的眼眸就盯着鳌豪。忽然间,鳌豪猛地提起手中大斧,狠狠一抛,大斧立刻旋转起来,快速地朝着马纵横飞来。与此同时,鳌豪又把马往左边一勒,欲要趁机逃去。“哼!”马纵横一声冷哼骤起,赤乌倏地斜刺里飞起,很快就遇上飞砸过来的大斧,马纵横提刀就劈,只见火花溅射,大斧立即飞荡而去。

转眼间,黑夜之下,城上贼众,只见一道飞影斜里飞去,倏地截住了鳌豪。

“给我落马罢!!”却听吼声起处,马纵横舞动龙刃,朝着鳌豪当头劈来。鳌豪急是拔出腰间宝刀挡去,龙刃赫然劈落时,如有万钧之势。就在两柄bīngqì碰触的瞬间,鳌豪面色大变,很快整张脸就憋红了,脸上青筋犹如蚯蚓般条条凸起,双臂渐jiàn地开始颤抖起来。

须臾之后,鳌豪发出一声惨叫,再也抵挡不住,整个人倒翻落马,马纵横趁势把刀一收,若非他适才有意留手,鳌豪早就刀破人亡了。

城上城下的贼众眼看鳌豪落败,顿是吓得慌乱不已。城上几个贼将,唯恐马纵横来抢城门,连忙竭斯底里地喝起,教城下兵士快快逃回城内。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