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鬼才之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不是卧据三辅的董豺虎。而如今天下又以这两股势力最为庞大,只要一旦这两方开战,必定牵动天下大势。而主公如今已平定了兖州,势力远胜以往,再有河东作为呼应,若无袁绍牵头,谁敢擅自来攻打兖州?”

“袁绍会和董卓开战!?”马纵横听罢,面色连变,随即脑念电转,忽然惊呼道:“并州!!”

“主公聪慧,如今袁绍是如日中天,暗中图谋并州久矣。可董豺虎这两年卧据三辅,养光韬晦,爪牙已然锋利,正欲卷土重来。昔年西凉军威震天下,若非失去后方支援,岂会如此迅疾败给诸侯联盟?因此董豺虎若要卷土重来,必将先取并州!可袁绍自也不愿意把并州拱手让出,所以…”郭嘉眼神中流转着阵阵精光,说得马纵横是信服不已,不由惊道:“所以两人之战,是势在必行!”

郭嘉听了,却一摇头,道:“这倒不一定。”

马纵横闻言,眉头一皱,不由有些失望。但此时郭嘉又忽然笑了起来,道:“但若是主公你愿领兖州牧,作出愿意拥戴董豺虎的态度,两人之战,那就是势在必行了!”

“原来如此!”马纵横听罢,终于醒悟过来,自斟一杯,仰头就喝。

“无论这董豺虎是否恶贯满盈,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人乃不世奸雄。此番卷土重来,他定将志在天下,因此只要并州一落他手,很快他又会向司隶出兵,把中原取回手中。

却又再看经过这些年的征战,昔年诸侯联盟的成员,不是被昔日的盟友杀死,就是互相间交恶,就算是没有兵戈之争,也是互相忌惮。待董卓重回中原之日,天下诸侯再想组成联盟抗之,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到时,董豺虎自可以朝廷之名,将他那些心腹大患,一一铲除,如此一来,不出数十年间,他便可统治大片天下了。”郭嘉一句一句的话,如有雷霆之威,不断地在马纵横耳畔震起。马纵横脸色连变,越听越是心惊。

在历史中,董卓挟持献帝回去长安不久后,因王允施以连环美人计,董卓最终被其义子吕布所杀。

而如今吕布已死,貂蝉也不知所踪,董卓养光韬晦了两年,已然恢复了元气。

而如今这头霸绝天下的豺虎,又要伸出它的利爪獠牙了!

可眼下正如郭嘉所言,天下诸侯互相敌视、忌惮,又如何能挡住这头豺虎恶兽!?

马纵横在心中不由暗暗想道,眉头皱得更紧了。

“其实,想要再次击败董豺虎,也并非不可能之事。”马纵横一听,不由面色大震,忙向郭嘉问道:“奉孝有何计策,快快说来!!”

这时,郭嘉的眼神已亮得如同两轮浩日,嘴角又挂起了那抹标志性的不羁笑容,而从他的语气也能听出他如今是极度的兴奋,道:“这些年昔日诸侯联盟的成员,虽然互相征战,死去不少,但却有几个雄主,趁机壮大了势力,只要这几人能够联合在一起,要破董豺虎,岂是难事!?”

“愿洗耳恭听!”马纵横不由也被郭嘉提起了兴致,显得很是兴奋,鬼神般的眼眸里,也是精光绽放,绚丽逼人。

“其中一者,乃如今虎踞陈留,且夺下颍川重城许昌的曹操。此人不但有经天纬地之才,甚至有几分昔年秦始王嬴政之风,麾下猛将如云,帐下更不乏聪明绝顶,善于谋略的谋士,如今根基已成,日后必成天下一方雄主!”

对于曹操,马纵横了解极多,也钦佩不已,立刻颔首认同。

“再有一人,自是如今取得谯、梁两郡的江东猛虎孙坚!此人乃孙武之后,且为人豪义,脾性刚烈,而且他的将士各个都是义薄云天,毫不畏死的英雄好汉,他日只要时机一到,必然威震天下,独霸一方!”

马纵横一听是孙坚,毫不犹豫,点头便是认同,眼神也愈加兴奋、闪亮起来。这时,郭嘉悠悠一笑,道:“还有一人,自是我家主公。主公不止有鬼神之勇,且善于韬略,识才任用方面,更令嘉敬佩不已。如今主公取得兖州,又有河东作为呼应,但若这曹、孙两人信得过主公。但若董豺虎杀往中原时,主公何不牵个头,发起联盟,与董豺虎决一高下!?”

“我来牵头!?”马纵横心头一震,更是忽然打了个激灵,随即浑身血液如在沸腾,眼神炙热如火,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这可是曹操和孙坚啊!一个是日后大魏国的创始人,一个是东吴国的奠基者!

若是此事成了,就算日后马纵横在创立大业的途中,最终失败,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上。但起码曾经联合曹、孙与董卓对抗董卓之事,足以名载史册之中!

留名青史,那是多少贤能俊才耗其一生,所盼望能做到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马纵横也并无因此丧失理智,震色道:“不过,这恐怕是困难重重,毕竟一旦我表示拥戴董卓,曹、孙两人必为忌惮。我又如何来牵这个头?”

“据主公先前与我所说,如今我等已与孙家结为同盟,有了这个交情,主公大可派一个口嘴伶俐的人,在还未领那兖州牧的职位前,让此人前往孙坚处,与之说明利害。孙坚此人豪义,十有八、九都会相信。

至于那曹操,据说此人多疑。要让他相信,恕嘉斗胆,恐怕要废不少功夫,我以为…。”郭嘉忽然把头一低,不敢直视马纵横的目光。

马纵横心里不由有一丝不祥预感,望向郭嘉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冰冷起来,道:“你且说!”

“若是让王夫人母子作为人质!!”果然郭嘉话音一落,暴怒的马纵横一掌就拍碎几子,那恐怖的力劲,连酒壶、杯子也深得暴碎,忿然而起,怒声喝道:“郭奉孝,你可以把我作为诱饵,甚至可以把我的安危置之于外,但你若敢再打我的妻儿的主意,我对你绝不客气!!”

马纵横恐怖的眼神里,尽是凶戾之色,被洒了一身酒水,同时脸上被震飞的瓦片刮到,脸上正有几道血痕的郭嘉,长叹一声,拱手默默道:“主公息怒,嘉心知罪不可赦,愿意受罚。”

其实,自商周开始,诸侯之间,为能赢取信任,把自己的妻儿作为人质的事情,却是很常见的。就连秦始王嬴政也曾在赵国当过人质!

不过郭嘉却不知道,熟读历史的马纵横,知道曹操此人平生最好的就是人妻,自然绝不可能把王莺母子送去。

“不过,若不如此…”郭嘉叹了一口气,还是打起精神,话刚说到一半,却被马纵横忿然打断了。

“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此事容后再议!!”马纵横狠狠地向郭嘉一瞪眼,怒气冲冲地就冲到赤乌那,左右将士跟去,都被马纵横喝叱回去。须臾,马纵横上了赤乌,拍马就走,把郭嘉还有一干将士、兵士都留了下来。

话说兖州已平,马纵横遂是整军赶回濮阳。另一边,为求能早些作好大战的准备。马纵横依从郭嘉之计,先派王肱前往婎阳来见孙坚,同时还带上不少礼物,以谢当日孙策救下桥婉之恩。

这日,王肱来到婎阳,孙坚早已得知,还特派其子孙策到城郭迎接。孙策见了王肱后,自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叙礼毕,孙策便领王肱到郡衙大殿来见孙坚。

“兖州主薄王肱拜见孙将军!”大殿之下,王肱倒是显得颇为谦虚,彬彬有礼地拜道。

孙坚听了,哈哈大笑,道:“鬼神马羲可真是名不虚传啊!这不过数月,便已取得了整个兖州,还好我孙家早先派人前去结盟,否则眼下恐怕马兄弟还看不起我孙家吧!”

“孙将军此言差矣,我家主公对孙将军敬佩有加,常与我等臣下说,当今天下尚且可称为忠烈者,就唯有孙将军一人了!还有我主还特别要我替他向孙将军道歉,当初在濮阳时,为了保命,不得已委屈了孙大公子,幸得孙大公子大量,后来还救了我家主公的桥夫人,此番特命我带来一些薄礼,以示敬意。”王肱此言一出,孙坚还有他的麾下不由纷纷露出一丝怪异之色,而孙策听了‘桥夫人’三个字时,雄壮的身躯,竟还震了一震。

王肱不由觉得有些怪异。孙坚反应过来,连忙笑道:“哈哈哈,马兄弟何必这般客气。我还怕我儿冒犯了桥夫人呢!”

“孙大公子年纪轻轻便已名震天下,说来我家主公还与他平辈相交呢,对他可是欣赏不已。想孙大公子如此人物,又岂会对桥夫人做出一些冒犯之举呢?小小敬意,还请孙将军笑纳。”王肱毕恭毕敬而道。孙坚倒是老脸一红,心想若不答应,还不知要纠缠多久,遂是答应下来。

旋即,在王肱的令声下,他所带的从人,纷纷把礼品搬了进来,其中不乏金银珠宝还有乐器名画,以及一些一看就知价值不菲的绫罗绸缎。

孙坚早知马纵横行商有道,极其富裕,却也没想到他如此阔绰,这些礼品加起来恐怕也有千两黄金的价值了。

“另外我主还特别挑选了三匹千里宝马,以表心意。”王肱见到孙坚还有他麾下将士都露出震惊之色,不由暗暗窃喜,随即又道。

“马兄弟怎这般豪气,真不枉我当初没看错人啊!!哈哈哈哈~~!!”孙坚本还想拒绝,但平生好马的他,一听有三匹千里宝马,立刻态度又不同了,一阵大笑后,顺理成章地便是收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