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拥护董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另一边,却说马纵横回到濮阳之后,倒是先主动向王莺和桥婉承认是自己勾搭了桥缨,惹得王莺和桥婉一个闹,一个哭。

马纵横在战场上威如鬼神,无所不能,对自家的妻子,却最是没辙,正是不知所措间。却是桥缨救了马纵横,她勇敢地向王莺还有他的姐姐承认,自己对马纵横的爱慕。

桥缨说起了往事,不禁说到触动心扉时,还泫然泪下,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当场跪了下来。桥婉最是心疼自家的妹妹,先是原谅了她,连忙把她扶起。王莺其实听说桥缨的事迹后,却也对她不让须眉的勇气,很是佩服,而且桥缨的脾气与她也有几分相像。

再有,对于马纵横这风流种,王莺也早有心理准备,虽然他口上说得好听,但肯定还会惹上风流债的。而在当初,她看到桥缨望自家丈夫的眼神时,便也猜到会发生眼下这样的事情。

所以后来又在桥婉求情下,王莺最终还是接受了桥缨。不过至那日之后,无论是外冷内热的王莺还是温柔贤淑的桥婉都对马纵横极为冷淡,而桥缨恐惹得两位姐姐不喜欢,也对马纵横避而远之,弄得马纵横憋屈不已。

不过好在大战在即,马纵横正好把精力都集中在即将而来的战事之上,每日几乎都在与郭嘉、庞德等文武议事,甚至不久前远在河东的张辽和高览以及卫家少主卫仲道等人也来了濮阳一趟,商议要事。

一切都在紧张地进行着,诸部人马各以调拨,各城县的粮食、军器、以及箭矢、营帐、硝石等战备物资都在从四处调往而来。

很快,马纵横就得到了王肱的回信,马纵横与郭嘉商议之后,权衡利弊后,都一一答应下来。

毕竟若是马纵横要在这时代,创造一番不世伟业,他眼下必须先击败卷土重来的天下霸主董卓!

否则,一旦董卓得势,天下就再无人能对付他了。而正如孙策所想,素来以商业还有粮食为重的马纵横,根本就不缺钱粮,而且先不久他从泰山也取回了大量的钱粮。对于孙家的补给,也不过九牛一毛罢了。

至于助孙坚夺下陈郡,马纵横倒也乐意,毕竟一旦陈郡被孙坚所占,那正好作为兖州的屏障,抵御淮南一带的雄主袁术。

而眼下,很明显就差如何说服曹操了。

对此,这日马纵横又找来郭嘉商议。忽然有人来报,说曹操派刘晔前来拜见。马纵横闻言不由面色一惊,有些出乎意料,反之郭嘉却是变了变色,在心中叹道:“诶,这回倒被师兄快一步了。”

少时,在濮阳大殿内。马纵横风风火火地赶到,刘晔见了,拱手就拜,马纵横摆了摆手,便说免礼。随行的郭嘉也来到下席,向刘晔一拜。

叙礼毕,众人坐定。马纵横沉色道:“不知曹公此番派刘大人来此,所为何事?”

刘晔听话,倒是不紧不慢地笑了笑,拱手答道:“我家主公听得风声,知道马将军正筹划一惊天大事。我家主公钦佩不已,却不知马将军可有意让我家主公一齐参与此番大事?”

马纵横一听,不由神色一变,不知道曹操是从何听得风声。不过郭嘉却是知道,以自家师兄的才智,加上近日自方与孙家的动静,要推算出来,倒不是难事,笑道:“竟然曹公有意,那就不必再说外话,何不开门见山?不知曹公有何条件?”

刘晔见郭嘉从容不定,仿佛一切预料其中,运筹帷幄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想到来前戏志才的吩咐,立刻神色一震,道:“君风度翩翩,一看就是智慧之人,想必定是戏祭酒的师弟郭奉孝也。”

“呵呵,刘大人谬赞了。”郭嘉淡淡一笑,同时又向马纵横瞟去一个眼色,示意他先静观其变,又他来交涉。马纵横会意,遂是沉色静听。

聪明的刘晔也发觉马纵横已把说话权交给了郭嘉,遂又作礼道:“我家主公以为此事事关重大,且要冒的风险也是极大,但有万一,便会遭到灭顶之灾。因此我家主公认为,若要互相之间信任,当拿出一些诚意来。”

“请说。”郭嘉眼眸微微一眯,脸上还是笑容可掬。刘晔笑了笑道:“实不相瞒,此番随我同来的还有我家大公子曹昂。我家主公愿以大公子作为人质。另外,还请马将军为表诚意,让我带回你膝下独儿马易回去陈留,我家主公说了,昔日他与马将军在洛阳时,一见如故,亲如兄弟,定会把马易当做亲儿子来照顾的。”

马纵横闻言,顿是变色,却也没想到曹操竟会把自己的长子曹昂先带了过来,这样一来,若是自己不同意,岂不显得毫无诚意,联盟之事,他也无脸再提!

这下,马纵横心里不由急了起来,连暗向郭嘉投去眼色。郭嘉笑道:“此番联盟,不但只有我马、曹两将,其中还有孙家。不知曹公与孙家又如何换取信任呢?”

“我家主公早已派人把二公子送去孙家那,若是马将军不信,大可派人前往一问。”刘晔悠悠笑道。

“曹公果然是世之枭雄,郭某佩服佩服。我有一建议,不知刘大人愿不愿听?”郭嘉却也不急不躁,淡淡而道。

刘晔听罢,立刻眼神一闪,道:“愿洗耳恭听。”

“实不相瞒,我家大公子年纪尚幼,左右难以离开亲母,且体弱多病,若有个万一,岂不引起两家大起兵戈?而曹公也不过想要从我等这赢得信任。我方愿意,把济阴边境小城莫县,东郡的边境小城长丰县,交予曹公,以表诚心。”郭嘉此言一出,马纵横面色先变,不过很快又想到自己若是不肯,恐怕唯有把自己亲儿交出,才能促成此番联盟,不由便是闭上了嘴巴。

“兹事体大,刘某不敢擅自决定。刘某这就派人前往回报,还请等候数日。”虽然已经完成戏志才交付的任务,但刘晔还是做了做戏,否则惹怒马纵横便不好了。

如戏志才所言,比起马纵横,其实曹操更急切要击破董卓,以取那件能令他号令天下的东西!

“好。那我不妨也等候几日。曹昂侄儿远途奔波而来,今夜我会在这里特别设宴招呼,还请刘大人和曹昂侄儿到时务必赏脸。”此时马纵横已恢复如常,笃定自若地说道。刘晔一拱手,连忙谢过,正欲退下。郭嘉忽然说要相送。马纵横许之。

两人遂出,刚到殿外,郭嘉面色一变,变得有几分吊儿郎当地与刘晔说道:“还请刘大人回去告诉我家师兄,这一回他是占到了便宜,但请他别开心得过早。董豺虎势大倾天,三家若不竭力拼杀,必败无疑!!”

刘晔听了,缓缓地停住脚步,回头笑道:“郭大人放心,这些话我一定会替你带到。还有我家戏祭酒还说了,郭大人沉寂了如此多年,如今幸遇贤君,想必很快就将名扬天下,他拭目以待。”

郭嘉听了,却是翘嘴一笑,默不答话,但他凌厉的眼神,却已把他想要说的话,表达了出来。

少时,郭嘉回到殿内。马纵横见他眼神赫赫,气势逼人,不由有些诧异,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不过说了一些闲话罢了。主公,臣下以为曹操多疑,要令他安心,除了把大公子交予人质外,那就是把长丰、莫县两地交予,毕竟这样一来,他的兵马就能随时杀入兖州,直捣黄龙。

为促成联盟,臣不得已下,只好如此。不过曹操却也表达出足够的诚心,否则绝不会把自己的长子送过来。若有冒犯,臣愿领罪。”郭嘉说罢,单膝跪下。

马纵横轻叹一声,遂从高堂走落,把郭嘉扶起,背着手迈步道:“曹操为了大业,能轻亲人而不顾。可我却无法做得出来,这下倒是难为奉孝你了。”

“主公多虑了。眼下万事具备,想必那曹操十有**都会答应。主公眼下可抓紧调拨兵马,操练新兵,以备不久将来的大战!”郭嘉眼神炯炯有神,就似有两团火在燃烧似的,看得马纵横心头大震,兴奋不已。

于是,过了不到数日,曹操的回信传到,果如郭嘉所料,答应了联盟之事。同时,马纵横却也是把年仅十五岁的曹昂,当做是亲侄儿一般,相处甚是融洽。

这曹昂一开始还有些害怕马纵横,但久而久之,见马纵横对他毫无恶意,胆子也大了起来,加上曹操暗下也有吩咐,教他去打探情报,于是曹昂有事没事便常往马纵横那里请教。但马纵横也是细心,年幼的曹昂又如何能瞒得过他,故一直都是一无所得。

另一边,说来马纵横经过近年来招兵买马,还有擒的俘虏所得,加上原部,不知不觉中,兵力却也达到了七万之众。

其中,张辽率二万大军把守在河东。而兖州的五万大军,其中有两万乃是原部精锐,还有两万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新兵,一万是从泰山贼军俘虏还有官兵中挑选而出的精锐,共有人数一万,号为‘泰山军’,由臧霸亲自统领,陈式为副,助王朗把守兖州以泰山郡为中心的后方一带。

而马纵横依照郭嘉的提议,除了一万泰山军不作调拨外,先集合新兵一万,原部精锐一万二千人,共二万二千人,屯集在濮阳操练。剩下的一万八千余人,分别把守在济阴、任城、山阳各重要郡地。其中把守整个兖州的重任,马纵横交给了麾下心腹大将文聘。另外,马纵横也一边通知在河东的张辽,先静观并州和司隶的形势,以防万一,不可贸然行动。毕竟河东就夹在并州和司隶的中间,一旦董卓要取河东,张辽便将腹背受敌。同时,若是到了关键时候,董卓要并州后方大军前往来援,张辽也可以前往截杀。

时间流逝,就如同白驹过隙。一个月后,朝廷的诏书终于传到了兖州,马纵横当即受命为兖州牧,兼伏波将军,其麾下诸将皆得封赏。其中马纵横表张辽为河东太守,兼平东将军,又表庞德为长波将军,王彧为山阳太守,王肱为任城太守,文聘为东郡太守,其余文武皆得一一得以表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