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颜良勇斗白波贼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董卓使者却都答应下来,更说明董卓早有吩咐,一一可许,更说明董卓对他马纵横一直欣赏有加,如今其势已立,若是两方联手,取天下就如是囊中探物,而且两人都是出自西凉,当共同携手,以谋大业。

马纵横听了,自是感激不尽,领一众文武跪下谢过董卓之情,还纷纷表明会拥戴长安新朝。

董卓使者见马纵横与他的麾下如此,自是大喜不已,因临走前又收了马纵横许多价值不菲的珍贵宝物,回到长安后,自是不忘替马纵横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惹得董卓是大喜不已,又是重重有赏。

也正因如此,董卓在不久后,趁着袁绍与前不久封为并州平阳郡太守的白波贼首郭太厮杀正烈,速派牛辅以援救并州的名义,大起兵马,率西凉精锐近八万大军,号称十万,以卷席天下之势,杀往并州。

董卓不动则已,一动则天下动荡。这十万西凉大军铺天盖地杀来,整个并州各城各县的百姓,无不惊慌,纷纷携家带口逃离并州。另一边,正在上党与袁绍军作战的白波贼军听闻十万西凉大军,不喜反惊,无论是李乐还是韩暹都看出了董卓的野心,是要取下整个并州军,封郭太为平阳郡太守,全然是把他们当做了逼袁绍出兵的诱饵,使得两方大战,战个两败俱伤之时,再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举取得并州。

于是,李乐、韩暹连忙先是退兵,扎据在上党边境,等候郭太的吩咐。

而另一边,袁绍也得知牛辅率领十万大军杀来的消息,不由雷霆震怒,急与麾下一干文武商议。

“主公!!眼下那西凉贼军正往并州大举杀来,我等应当机立断,先把其爪牙白波贼给铲除!!我愿引三千精锐,势破其军!!”只见虎背熊腰,魁梧凶煞的颜良猛地站起,扯开嗓子吼道。

袁绍一听,双眸一亮,也是胆气大壮,震色道:“说得好!!我这就给你三千精兵,今日之内,必取那李乐、韩暹人头来见!!”

颜良一听,不由大喜,慨然领命。就在这时,忽有人传来田丰的密信。袁绍接过,打开竹简一看,不由连连变色,大怒喝道:“好你个田元皓,竟敢如此小觑我!!”

“主公,这军师不知是有何吩咐?”张颌听了,却是面色暗暗一变,急起拱手问道。

“你自行看罢!!”袁绍大怒,把竹简忿忿丢下,砸在地上。张颌一震色,快步赶往捡起来看。

看罢,张颌很快就明白过来,袁绍为何如此雷霆震怒。

原来,田丰看出董卓此番对并州是势在必得,而且并州局势本就混乱,加上此番董卓又派十万西凉大军来袭,要想取下并州已经是不可能之事。因此田丰劝袁绍,理应当机立断,不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把大军撤走,否则一旦被董卓的大军缠住,后果不堪设想,到最后恐怕不但寸地未得,还会损兵折将。

田丰的所想,几乎和张颌的不谋而合。不过张颌却不敢当面说出,一来他的主公袁绍好面子,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如果他把这些话说出,恐怕袁绍恼羞成怒之下,反而还会治他一个动乱军心之罪。二来,袁绍高傲,刚愎自用,如今他刚得到上党、广平两郡,又如此受到并州百姓的欢迎,眼看并州唾手可得,又岂会甘愿未战先退,就此撤兵!?

“颌不才,不知主公有何打算?”张颌暗暗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没有田丰这个胆气来劝袁绍,遂拱手问道。

“还有什么可打算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竟然主公已决定与董贼的爪牙决一死战!我等将士自是舍命奉陪!!主公,我这就领兵去给你把李乐、韩暹的首级取来!!”颜良一听,立刻瞪圆了恶目喝道。

袁绍闻之大喜,决意更定,立命颜良引兵而出。颜良慨然领命,遂是风风火火地离去了。

“这颜良自恃武勇,狂妄自大,此番更怀怒而去,难免会心急气躁,又是轻视贼子,就怕中了贼子的奸计!”张颌脑念电转,在颜良离开不久,急震色与袁绍禀道:“主公,颜将军虽有万夫莫敌之勇,但贼人势大,一旦有所准备,就算能取下那李乐、韩暹的头颅,但恐怕颜将军也会折兵不少。如今董卓那女婿牛辅正率十万大军杀来,我军还得保存兵力,以防万一。”

张颌此言一出,袁绍不由脸色连变,暗暗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此下还好张颌提醒,立刻震色道:“儁乂你说得对!我命你速引一千快骑,前往搦战!务必大破贼军,大获全胜,不得有误!!”

“末将领命!!”张颌心头一震,立刻领命。同时心中又不由有些感叹,其实袁绍在谋断方面,却也不差,甚至可以说比得上一些古贤英雄,只不过就是容易头脑发热,由其一旦面子有损,明知不可为之事,却还要强硬为之。

却说另一边,李乐、韩暹撤到上党边境屯兵,两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传来了郭太的密信。郭太在密信暗中有言,说如今并州局势动荡,董卓势大,更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为保根基不失,郭太他已暗中传信给牛辅,表明投诚之意。如今郭太更准备要大开城门,把平阳一郡让出。眼下只教李、韩两人且战且退,不过为了避免被西凉军怪罪,却也不能逃回白波谷,只与袁绍纠缠就是。

李、韩两人看罢,皆是脸色连变。却看那韩暹是个健硕如牛的大汉,不过双眸灵动,一看就知是个善于谋略的人,忽然皱起眉头道:“大王虽有心投降董卓。但恐怕董卓却无留大王之心啊。”

那显得较为高挑,面白小眼的李乐一听,不由吓了一条,急与韩暹问道:“你此话何意!?”

“董豺虎此人素来残暴霸道,且他身边又有李儒这般奇才,岂会看不出大王乃是假意投降,更无意要与大王平分并州,其实他立大王为平阳太守,不但是作为引诱袁绍出兵的诱饵,而且还是让大王先给他争取下平阳这块夺取并州的战略根据地!”韩暹越说眼光越是冷厉,只恨自己发觉太晚。

“听你这话,莫非眼下这一切都在别人的设计之中!?”李乐听得却是心惊胆跳,匪夷所思,甚至有些觉得骇人听闻。他听说无数兵法大家,能够运筹帷幄,未料先知,但他一直以为这都是那些史官为了拍马匹而夸大的事实,但如今活生生的有一个例子摆在眼前,令他不得不信,除了震惊之外,还是真有震惊!

“那李文优能被董豺虎誉为‘西凉智囊’,自非寻常人物。当年还曾被人誉为天下第一智者,和那个男人,一文一武,互相扶持在董豺虎左右,方能使他卧据天下,睥睨苍生!!”韩暹此言一出,李乐不由唏嘘地叹了一声,眼里不禁更多了几分由衷的敬佩之色,叹道:“作为一个武者,那个男人简直就是战神的化身,只可惜那个男人死得太早了,否则若能有幸瞻仰一下他的威风,也不枉此生了。”

“诶…世事弄人,天妒英才!我何愁也不是如此!此男人实乃我辈之楷模也!”就在韩暹话音刚落,忽有细作来报,说袁绍派麾下大将颜良正来奇袭。

李乐一听,不由大惊失色,惊呼道:“不好,袁绍这恐怕是下定决心要与董卓决一死战,又视我等为董卓的爪牙,故欲急而除之!”

“哼,你先别急!据说那颜良只不过是一介匹夫,但却又是袁绍的臂膀大将,心高气傲的他,心里肯定是小觑我等。竟是如此,我俩何不将计就计,杀他个触手不及!!”韩暹冷哼一声,眼里射出两道阴厉的光芒。

李乐听了,大喜,急问道:“韩大哥有何计策,快快说来!”

“你且稍安勿躁。在我军营地前方不远处,正好有一处山林可以埋伏,我这就立刻引兵前往,你则在营地壕沟处,尽埋弓弩手,一旦颜良杀到,却故装毫无准备,待他一旦杀近,万箭齐发,我在从旁侧斜刺里杀出,定可把彼军杀个落花流水,片甲不留!”韩暹疾言厉色,眼看明明是个莽夫粗汉,却是说出了一个妙计。原来韩暹不但是郭太的心腹大将,更兼是他帐下的军师,可谓是文武全才!

甚至可以说,白波谷如今有这般大的势力,这与韩暹的功劳是绝不能分割的。

“韩大哥此计大妙,事不宜迟,当速做准备!!”李乐听计,不由神色大震,欣喜而道。

韩暹也重重一点头,与李乐吩咐细节后,遂转出帐外。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后,刚是晌午时分。颜良率兵将近白波贼军营地,却见贼子毫无防备,如同虚设。颜良看了,不由张嘴大笑,兴奋不已地向诸将笑道:“哈哈哈哈哈~~!!我都说这些贼子都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患,此番真是天助我也!!诸将快都随我杀去!!”

颜良此言一出,其麾下诸将无不振奋,各个振臂高呼,高举兵器,齐齐拍马追向颜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