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新的英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你就是贼人郭太?”在一干威武的西凉将领拥护之下,牛辅身骑一匹雄壮黑马,一身黑甲黑袍,使得本就虎背熊腰的他,凶悍逼人,此下正居高临下地望着郭太,冷声问道。

牛辅此言一出,令郭太顿是心头一凉,更是悔恨不已。而他麾下贼将却也都敢怒不敢言,有些低下了头,有些咬紧牙关。

任谁都听得出来,牛辅压根就看不起郭太,语气里充满了不屑、鄙夷,他那冷酷的眼神,甚至让人觉得他在看一头下贱的畜生!

不过郭太倒也算是个能够恻隐的奸雄,强忍心中怒火,毕恭毕敬地跪下,道:“回禀元帅,小人不才,正是贼人郭太!”

“很好!贼就是贼,你最好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明白你如今能够成为一郡之守,是到底占了哪位大人的光!”牛辅闻言,冷然一笑,望向郭太的眼神,更是不屑。

“太师乃当世雄主,迟早一统天xià,小的幸蒙太师宠信,万死难报,愿做牛做马,以报太师恩情!!”郭太震色而道,满脸都是恳诚感激之色。

“哈哈哈哈,真是一条听话的畜生!!”牛辅闻言,不由仰头大笑,在他身后的一干西凉将士也纷纷轻蔑的大笑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他娘的,董贼利用我家大王来图谋并州,好处你们占去就罢了,怎还要轻辱人!!?”郭太身后一个贼将再也忍受不住,大声怒喝。郭太面色不由一变,话还未说出。忽听弓弦一震,一道冷箭疾飞射来,随着一道惨叫声起,正中面门,瞬间就把刚才那喊话的贼将射杀。

“嗷嗷嗷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老子和你拼了~~!!”在郭太身后一个贼将看得眼切,猛地拔出大刀,正欲冲出。与此同时,郭太也飞快地拨出了腰间长剑,哪知却是身子一转,那贼将刚是冲起,郭太的长剑就迎面而来,哪里还躲避得及,顿被砍破头颅,当场死绝!

郭太此举,很快就把那些本是怒气冲天,热血沸腾的贼将给冷静下来。

“我有言在此,胆敢和董太师作对的人,就是我郭太的敌人,就算是我亲兄弟,我也照杀无误!!”郭太面色冷寒,脸上沾满了昔日同袍的血,说的话如腊月寒风,令一干贼将心头寒冻。

“你觉得如何?”牛辅看在眼里,向旁边的李催问道。李催听了,沉吟一阵,道:“我看此人倒是有些手段,而且他在白波贼子中声望甚高,否则那些贼子就不会甘愿为他拼命。白波贼兵力不少,若是我等杀了此人,白波贼拼死来战,恐怕要拖延不少时间,折损兵士亦是不少。因此我以为倒也不必急着杀了此人,可教他率领贼兵,杀往上党,同时又分兵两路,一路就屯集在平阳这里,静观其变,另一路则杀往太原,歼灭张扬!”

牛辅一听,不由神色一震,哈哈笑道:“稚然所言,正合我的心意,就这般决定了!!”

原来牛辅来前,李儒早有吩咐,可先试探郭太此人脾性还有在贼子中威望如何。若是郭太是胆小怕死,且又声威不高,就直接把他给杀了,收拢其部。

眼看牛辅眼里小了几分杀意,郭太不由哽咽了一口唾沫,一直急跳不停的心,终于稍稍平稳了下来。

数日后,郭太领牛辅之命,率兵攻往上党,暗里却又早通知镇守各地城县的部下,引兵一起望白波谷逃去。

牛辅闻之大怒,却又收得郭太传来密信,只言他无心与董太师为敌,因觉得自己才微学薄,难以胜任其位,因此还是决定逃回白波谷。

“他娘的,这该死的贼人竟敢使诈!!!”牛辅看罢,不禁雷霆震怒。李催闻言,急是劝道:“还请元帅息怒,这区区贼人何必为此大动肝火,眼下郭汜已然率兵杀往太原。竟然这些贼人不肯前往,末将不才,愿引兵奔赴上党,势必替元帅把上党取来!!”

李催此言一出,牛辅不由胆气一壮,震色道:“好,我许你三万大军,即日出发。我则率二万大军在后接应,势必取下上党不可!!”

于是,随着牛辅号令调拨,当日李催先是率兵而出,牛辅则迅速地开始整备战备、辎重。

且说并州战火四起,先说张扬得知袁绍的请援后,急命麾下心腹大将率一万精兵前往救援。哪知郭汜大军不久杀到,正好截住了张扬军,两军混战一起,杀得一时天昏地暗。不过西凉兵骁勇善战,且装备精良,人多势众,因此很快就稳住阵脚,屡屡几番强攻之下,终于杀溃了张扬军,郭汜引兵盛势强攻,势如破竹。最终,随着张扬军统将被郭汜所斩,其军溃败,死伤无数。

杀破一万大军的郭汜,却是趁着士气如虹,当机立断地率兵乘胜追击,直逼太原。

张扬得知,吓得又惊又怕,急与麾下文武商议,连忙一边加紧防备,一边反而派人去袁绍那请求援兵。

却说牛辅得知郭汜大胜,不但击破了张扬的援兵,如今更兵逼太原,大喜不已,先是大赏郭汜一番,又速令李催加紧进军。

李催听闻郭汜功绩,不由大惊,原来他与郭汜一直以来都把对方看做是竞争对shǒu。这些年来,倒是李催占据上风的时候更多,不过眼下郭汜似乎颇有反超之势。李催自然不愿被自己的竞争对shǒu赶超,当下一路火速进军,不过却也谨慎,沿路都会派飞熊军的轻骑作为斥候打探。

这日,李催眼看快到上党边境,因恐遭袭击,遂渐jiàn放缓了行兵的速度。

这时,前方忽有斥候来报,说东边山林处,常见飞鸟惊起,疑有伏兵。又发现西边有一高地,正是适合骑兵冲突。

李催闻言,不由一惊,暗暗想道:“这袁本初麾下不乏猛将和智勇之士,恐怕在这两地都埋有伏兵。我且谨慎为之,将计就计!”李催脑念电转,却是素来都颇有急智,故而深受董卓重用。这下,李催先是赶去看了一阵四周地形,见前方平原正好可以厮杀,很快一计想出,教来几个干练将领,吩咐如此如此。

众将听罢,纷纷领命后,正欲离去。这时,有一面白威严,虎目长眉,身体健硕高大的年轻将领,忽然震色,忽然手指指动,凝声道:“将军,我以为若是西边高地果有骑兵埋伏,借得高势,恐极难对付。我想可也设一部骑兵,暗中在旁边那一带密林埋伏,但若那骑兵从高地杀下,我等亦以骑兵杀出,斜刺里截杀,必可冲破其军!!”

那年少的将领此言一出,众将不由纷纷变色,皆暗叹计妙,不过当众将看清那人面貌时,却立刻纷纷露出几分不快之色。

“我本还担心如何对付那高地上的骑兵,此子竟就这一阵便想出了如此精妙的计策,其才能之高,恐怕还在我之上也!看来以前我还太小觑此子了。”李催却也暗暗变色,不过很快便是面色一震,颔首道:“公明此计甚好,这伏击彼军骑兵的队伍,就由你和你的部下负责吧!还望公明努力作战,克立大功,已报朝廷之恩!!”

这年少的将领名叫徐晃河东杨人,本乃李催麾下一员无名小卒,不过近年董卓大力提迁有才之士。徐晃因作风严明,骁勇善战,且不失计略,因而迁为骑都尉。不过因为他常与朝中一些与董卓对立的官臣走得很近,故而不受一干西凉将士喜欢。

“晃幸得将军如此宠信,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徐晃闻言面色大震,虎目生威,领命后,立刻领着自军部署赶往埋伏地点。

另一边,李催也与其麾下部将商议完毕,先令两将率领数千兵马作为诱饵前往。

却说,埋伏在东边树林一带的颜良,早听说李催的大军来到,等候了好一阵,听说敌军忽然停了下来,不由有些急躁,这下看到李催军终于进发,自是大喜不已,正欲下令时。

忽然,有一队斥候赶到,其中一将士,急急喊道:“神风侯!我家将军有言,说敌军行迹怪异,兼之先前来探的斥候,都是精锐之部,恐怕是发现了我军埋伏,且莫轻举妄动!”

“放你娘的狗屁,那些西凉匹夫有何计谋!?否则当年怎会像是丧家犬般给我们赶出中原!!?眼下正是大破西凉贼子大好时机,岂可怠慢,听我号令,全军出动,杀他一个天翻地覆!!”颜良竭斯底里地纵声喊道,随即一马当先,飙飞杀出。颜良部下见了,无不士气大震,纷纷追上。

却听东面杀声如潮,遽然而起,只见颜良引兵从东面树林盖然杀出。李催部一看,顿时慌乱起来,纷纷逃散。

“哈哈哈哈~~!!西凉贼子尔等这些无胆鼠辈,妄称天xià壮士!!”颜良看得眼切,以为西凉军胆怯而逃,不由纵声放荡地大笑起来。只不过此下正在西面高地上观察的张颌,反应却与他迥然不同。

“不好!!神风侯不听我劝,擅自出兵了!?”张颌面色大变,又看西凉军畏战先逃,脸上急色更浓,忿道:“西凉兵素来骁勇,不畏战死,此下未战先逃,定是有诈!!神风侯恐是危矣!!”

张颌此言一出,深知他能耐的其麾下部将,无不纷纷色变,忙问张颌该当若何。

张颌急稳神色,凝声道:“为今之计,只好先等敌军开始反扑之时,我等再从高地盛势突击,一举冲乱其部,这样一来,倒有可能反败为胜。

不过李催的飞熊军可是西凉军中最厉害的部署,待会若是厮杀起来,恐怕将会是你我自征战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战!!”

张颌目光赫赫,却不隐瞒,与麾下部将说明其中危险。众人一听,不惧反奋,纷纷振声喝道:“我等愿与将军并肩作战,死而无悔!!”

“好!如此事不宜迟,敢于拼死的英雄死士,全都并排在前!!待会杀突时,敢有人擅自逃退,杀无赦~!!”

张颌此言一出,众人立是振臂高呼,纷纷都是争先。

另一边,却说李催眼看颜良率兵盛势杀来,不禁冷笑连连,一声令下,麾下大军忽然一齐扑出,瞬间平原一处人涌如同潮翻,铺天盖地,狂扑而出。

那些本是逃命的西凉兵,猝是纷纷转身,一改刚才懦态,纷纷各提bīngqì,扑上厮杀。很快两方人马先是混杀一起,厮杀处,因为援兵未到,西凉兵人数尚少,但因其作风彪悍,勇而无畏,竟把颜良所率的部队,杀得节节败退。

混战中,只见一员西凉将士浑身被七、八根长枪刺透,却还瞪眼张口,挥起手中兵刃,大声喝道:“董太师万岁,天xià是属于我等西凉人的!!”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