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徐晃vs张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临死之前,这西凉将士一枪把那个率先刺中他的敌将的咽喉刺中。..另一边,又有一个西凉将士,已被砍断一条手臂,明明眼看快要死绝,但还大吼着,抢过一个敌人的兵器,连砍死数人,方才断气。不远处,又有一个西凉将士,遭人围杀,虽是壮烈牺牲,却在断气前,连杀数人,而且每一个死前,都大喊高呼着‘董太师’的名字,那竭斯底里的吼声,代表了一个个战死的西凉将士的死志。因此越来越多的西凉人被激奋了,越来越多的西凉人不顾一切地的人拼死搏杀。

“他娘的,这都是一群什么怪物!!”饶是威猛如颜良,都看得目瞪口袋,迟迟不敢轻易冲入厮杀之处。

“我等乃西凉第一精锐部—飞熊军是也!!!袁绍养的鼠犬之辈,岂是我等之敌!!?”

却听一声吼响,有一个将士手舞一面飞翼巨熊的旗帜,竭斯底里地吼道。却看旗帜一旦舞动,飞熊军上下立即如有无尽的力量,再起奋起突杀。

“诸位都看到了,这就是我西凉儿郎,西凉的英雄~~!!!还等什么,都给我杀上,尽显吾辈之本领吧~~!!!”李催一举手臂,用尽浑身力量地扯声喝道。顿时,一部部从后赶来的西凉兵的士气,如烈火上又洒了油,暴起了冲天之炎,各个奋勇急冲,唯恐落后。

在这一瞬间,被袁绍誉为臂膀大将,威震河北的神风侯—颜良,竟然胆怯了!

就在此时,猝然西面杀声大作,张颌部齐声大喊,援兵来也,随着越来越近,声势愈大。

却见张颌率领身后骑兵,从高地盖然杀落,速度之快,如同飞虹闪电,马鸣嘶扬,蹄声震天。

“张儁乂在此!!西凉贼子,休得放肆~~!!!”

张颌纵声大喝,如同从地狱杀出的鬼将魔帅,身后一头模糊的梼杌凶兽相势霍然展现,刹时间威势无边,神鬼皆惊。

就在此时,蓦然间旁侧的树林内,陡然响起一声怒喝,竟丝毫不逊色于张颌吼声之威,只见一员与张颌年纪相当的年轻将领,手提一柄亮银牛头巨斧,驰马倏地斜刺里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旁侧杀向了张颌部。外形象牛,但是只有一条腿,身体为蓝色,布有红雪般的斑点,体型巨大无比,竟与传说中的独脚夔神兽极为相似。

“嗷嗷嗷嗷哦啊~~!!徐公明在此,尔等乱贼不得放肆~~!!”只见徐晃双眸圆瞪,气势不断飙升,浑身上下如有破天灭地般的力量,倏然间撞入了张颌部内,提斧猛挥急砍,乱劈招舞之下,人仰马翻,连把数十兵士砍翻落马。

徐晃猝然从旁侧杀入,张颌部反应不及,本是高涨的士气,瞬间不见,反而显得慌乱起来。正往冲杀的张颌,看得旁侧有一将率兵杀来,又惊又怒,急一拔马,同时怒声喝道:“哪来不要命的家伙,竟敢触我张儁乂的霉头!!”

张颌话音刚落,忽又一道惨叫声暴起,一员将领急来禀报,说敌军一员使斧的统将,威猛绝伦,自军将士已死了七、八个在他手上,众人根本不是他的敌手!

“让我来!!”张颌大喝一声,怒火更胜,立是拍马朝着混乱之处冲去。须臾之际,果见一个手提亮银牛头巨斧的将领,不断突进冲杀,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

“此人力大无穷,且身形灵敏,看来是个不容小觑的强敌,在西凉军中竟还有如斯厉害的人物!?”张颌念头一转,立刻震了震色,手中梼杌长枪一捉紧,猝地加速,飞快地朝着那手提牛头巨斧的将领杀去。

却说正在突杀的徐晃,忽然感觉到一股凶烈的杀气从正面飞快逼来,立刻强打神色,提斧急打,杀开两边来围的敌兵后,正见一面模糊的梼杌凶兽遽然出现在面前,一股刺耳怪异的叫声,如在耳畔响起,震荡灵魂。

“张儁乂是你!!”徐晃大喝一声,虽然张颌未报名头,却已猜到了是他,眼看张颌杀到,二话不说,拧起手中亮银牛头巨斧,同时模糊的独脚夔相势也紧随爆发而出,一时间如有牛鸣震天。

随着梼杌恶兽和独脚夔神兽两面相势盖然出现,就犹如这两尊洪荒巨兽在厮杀一起般,张颌、徐晃两人赫然交锋,枪、斧飞撞急打,周围兵众只听‘砰砰’震响,响不绝耳,又看两人厮杀处,火花迸射,打得难分难解,恍然间两人更犹如变作了一头恐怖的怪物,真教人匪夷所思,越看越是心惊害怕。

眼看两人杀到快有三十回合,张颌心知要赢下这场对战,不得不先谋求变化,否则如此纠缠下去,两人恐怕要杀下不到三百回合。虽然张颌却也不惧与徐晃纠缠到底,但眼下颜良和他的部署却还

等着张颌去救。

“小子有些本领,且看我这招!!”念头一定,张颌说做就做,猝地把枪一挑,枪花抖起,如同一朵朵艳丽的花朵,接连绽放,四处开花。徐晃不由面色一变,不过很快就稳定过来,以一力降十会的道理,奋力舞起手中亮银牛头巨斧,急劈骤砍,硬是以蛮力撞击而去!

“哼!只会使蛮力的匹夫!!”张颌招式被破,显然心里极其不快,冷哼骂道,其实心里却是十分佩服徐晃用力之巧,这本就是一门很深学问的功夫,而且没有一定的天赋,是难以学成的。

其实寻常武者所用的招式,往往都是用了十成的力劲,到头来却只发挥了招式的七成威力。但若你晓得如何用力,不但能用十成力发挥招式十成的力量,甚至有可能有做到,只用七成力气就能施出招式十成甚至更多的威力。

眼下,很明显徐晃极其善于此道!!

“是不是匹夫,你很快就知道了!!你也来接我一招!!”徐晃大喝一声,只见身后的独脚夔神兽,猝然做咆哮之势,使得徐晃瞬间威势剧升百倍,拧起手中亮银牛头巨斧,一连三下,如可破山裂地,只听连阵恐怖的骤响,还好张颌本领亦高,全都接下,只不过徐晃的最后一斧横砍,威力实在太大,竟把张颌连人带马,打飞而去。

徐晃的部下看见,无不振奋,纷纷振臂高呼,士气如虹。毕竟自家统将击退的可是那个屡立战功,甚至还曾和镇守河东的那个赫赫有名的白狮将军张辽打成平手的男人!

用残酷的来说,徐晃不过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张颌则是天下有名的名将。

而如今众人看到的却是无名小卒的逆转,自然是振奋人心,瞬间各个信心百倍。

反之,张颌部见得张颌被徐晃击退,顿是士气一落千丈,各个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世人都说,河间张颌,武勇盖天,更有御龙降虎之能,甚至还有人说你比起袁绍麾下那文、颜两个臂膀大将还要厉害。但今日看之,不过尔尔!!”徐晃咧嘴冷笑,双眸炯炯发光,明亮逼人。张颌则是脸色连变,却是看出了徐晃狡猾的计略,不过是要激怒自己,让自己与他忿而搏杀,越攻越躁,那他自能有机可乘!

而徐晃适才之所以能占得上风,却是因为张颌一直心有顾虑,厮杀起来也显急躁,徐晃因此在心理上占得极大的优势,兼之他本身的武艺就不逊于张颌,自然能够将他杀退。

“世上有无数无名小卒,总妄想向世之名将发出挑战,从而一步登天,借其声名,一举夺下那败在他手下的名将所有名声。而自张某成名起,却也不乏如此鼠辈,只不过他们最终都不能得志,反而死在了张某的枪下了。”这下,张颌变得不急不慢,就像是在述说故事一般,娓娓道来。

只不过,张颌如此平淡从容的语气,却给人一种不屑冷酷的感觉。徐晃一听,咧嘴笑了起来,道:“那但愿徐某不是下一个。”

“哼,你倒也有几分本领,报上名来吧!”

“河东徐公明!”

“你算有些本领,我记住你了!”

却见两人互相对话间,身上的气势却不断地在飙升,两面洪荒巨兽的相势又再次霍然显现。

“杀~~!!!”

“战~~!!!”

几乎在同时间,两人齐声大喝,各是提起兵刃,奔马杀来,倏地交锋之后,无论枪、斧都是舞得密不透风,来势汹汹,随着撞击越是激烈,四周响起的惊呼声也越是厉害。

另一边,话所在飞熊军英勇的作战之下,使得李催军士气大震,铺天盖地般轰然杀到后,颜良军抵挡不到一阵,便开始溃散起来。颜良几番欲力挽狂澜,向李催发起突击,却都被飞熊军的将士拼死杀退。

“李催你这缩头王八,有种就别教你的部下来送死,来与老子一战啊!!!”却见,憋了一肚子怨气的颜良,就像是无处可发,扯声竭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