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动荡天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吼声激荡天地,李催那些飞熊军将领,却毫不惧怕,各个死盯着颜良,脸上竟全都是凶戾骇人的死志之色。

“颜良狗贼,是男人就莫要废话,老子就不信你来闯得过来!!”李催冷声大喝,却是暗暗在用激将法来惹怒颜良。果然本就满腹怒气的颜良,这下被李催如此挑拨,气得大喊非要杀死李催不可,立即又挺刀前来厮杀。颜良麾下部将,倒也被颜良激奋起来,纷纷各提兵刃,怒喝扑来。李催早有准备,一声令下,左右将士纷纷拈弓射箭,立刻把扑来的敌兵射倒一片。

“卑鄙小人!!”颜良大怒,舞刀急砍乱劈之下,猝然有一根流矢射来,颜良躲避不及,正中臂膀,不由怒喝一声。这时,李催率数将悍然杀到,一齐围住颜良拼杀。颜良遂也玩命作战,但还是难破险局,左右将领也来援不及。

‘嘭’的一声,李催一刀砍在了颜良的重铠上,发出一声巨鸣,受到创击的颜良,大吼一声,把涌上来的血气强硬吞下,同时身后骤是显现出一面模糊的蓝炎狐狼恶兽相势,拧刀赫然飞砍,李催吓了一跳,连忙准备防备,哪知颜良目标却非是他,陡地把刀斜里一转,正中一将面门,当场死绝。李催看颜良依旧如此骁勇,不由神色连变,这时颜良麾下部将终于赶到来战,双方混杀一阵,颜良麾下部将拼死救出了颜良。颜良眼看人山人海般的西凉兵不断扑涌过来,也知大势已去,又闻张颌被人拦住,不敢怠慢,急便下令撤兵。李催听得敌军鸣金撤退的号角声一起,大喜不已,连忙率兵掩杀过去,擒得俘虏两千余人,杀敌不计其数。

而随着颜良那边的鸣金声起,张颌亦不敢再是纠缠下去,强硬杀退徐晃后,拨马就逃。徐晃自是不愿舍弃,大喝急骂,驰马追去。张颌见了,暗怒不已,把枪就马上一按,取来背后鹊画弓,拈弓背射数箭,逼得徐晃屡屡停下马来,最终得以趁机逃去。徐晃遂引兵扑杀,得良马数百匹余,俘虏也有二百余人。

却说李催大胜一阵,把袁绍麾下两个赫赫有名的大将颜良和张颌都给杀退,自是声威大震,一时甚至盖过了前不久兵逼太原的郭汜。同时,还有击退张颌的徐晃,更是一跃成名,为人所震惊,亦认为是当世猛将之一!

牛辅闻得捷报,自是大喜不已,对李催大赏一番后,也不忘犒赏在这场战役中极为活跃的徐晃,迁升为军中校尉。

另一边,话说颜良、张颌率残部逃回上党,袁绍闻说惨遭敌败,前往的上万大军,几乎折损过半,眼下李催军正率三万西凉雄军紧闭杀来,不由又惊又怒,对颜良、张颌都是怒骂不绝,一怒之下,更欲严惩两人,以证军度。

“主公,我以为强敌当前,严惩自军上,绝非上策。再看如今西凉大军来势浩荡,听闻太原处,郭汜已率兵杀到了晋阳,张扬那老匹夫恐也抵挡不久。以眼下局势来看,若我方要与牛辅那十万大军强抢并州,一来胜负难料,二来就算取下了,恐怕也是损兵折将,耗费钱粮。这可谓是得不偿失啊!”却听许攸面色沉凝,悠悠而道。

袁绍一听,不由眯起了眼,却是想起了当初就是许攸献计来取并州,心里自是对他有些不快,但又想眼下田丰、沮授都不在自己身边,最可靠也就此人了,便忍住怒火,沉声道:“那你觉得该当若何?且说来一听!”

许攸闻言,立即一震色,心里却在暗想道:“袁本初心腹狭窄,眼下要取并州已不可能,但若是此番就此撤走,袁本初必然怪罪于我。”

念头转过后,许攸抖数精神,道:“我以为广平靠近冀州,主公不如把上党的钱粮还有兵力转移到广平屯据,同时又命冀州内的兵马,在边境屯集,如此一来,那牛辅必不敢轻易来犯。我等占据广平,以为攻取并州的根据地,不是随时都可出兵?但等机会一到,要取并州自如囊中探物!”

“哼!你嘴上说得简单,这机会岂会无缘无故地来了!?若是十年里没有机会,那我岂不也要拖在这并州十年耶!?”袁绍冷声一声,对许攸便是一顿严厉的喝叱。

周围不少文武都在看着,自是令许攸颜面大失。只不过许攸倒还是强忍住了,而且还笑了起来,道:“董豺虎野心磅礴,此番卷土重来,岂会只意在一个并州之地?反而我以为这是他为了日后一统天下而走出的第一步!”

“你说什么!!?董豺虎竟还想当天下之主了!!?”袁绍闻言,顿是勃然变色。

许攸遂也凝神而道:“昔年西凉贼军之所以挫败如今迅疾,全因后方并无补给和接应。董豺虎先取并州,就是不想重韬覆辙,保证后方的补给和接应。若我所料无误,无需多久,董豺虎便会向司隶出兵,意图占据中原重地,再以长安的天子,号令天下!!”

许攸此言一出,可谓是言惊四座。这时,又有人把田丰的竹简送来,素来依仗田丰的袁绍,急取一看,顿又一阵变色,叹道:“悔不听元皓之言啊!!”

众人闻言惊之,各个面面相觑,后来一问之,才知道田丰得知袁绍不肯放弃并州时,就料定会有今日的局面,这下又劝袁绍先回冀州,而不久董豺虎必会向中原出兵,与司隶临近的诸侯必定极为忌惮,到时袁绍大可再以昔日北联盟盟主之名,号召这些诸侯,一同共抗董卓,再取洛阳等中原重地,以克立皇图霸业的根基。

但却也不知是田丰鼠目寸光,或还是袁绍。两人的想法总是想不到一块去。当袁绍得知田丰也认定董卓不久将兵出中原后,便是更偏近许攸的计策。毕竟在司隶邻近的那些诸侯,袁绍没一个信得过的,却是害怕被人在背后捅刀子,更重要的是,自从洛阳被董卓烧毁,司隶一带便变得荒凉起来,百姓纷纷搬家,留下来的不是难民就是贼匪,袁绍实在无心取之。至于调回冀州,这岂不自己打脸,可知他当初可是信誓旦旦地要夺下并州!

袁绍想罢,心里遂是有了主意,忽然对许攸安抚称赞了一番后,遂下令收拾上党的钱粮,即日起开始朝广平撤退。

于是,过了半月后,随着晋阳被郭汜攻破,张扬以及他麾下一干文武被杀,加上袁绍也撤去广平,上党遂被李催所占,并州的局势似乎已成定局。

牛辅急派流星马报予董卓,同时又对袁绍、郭太如何处置,问取意见。董卓得知并州已可以算是落入他囊中后,自是大喜不已,本欲教牛辅乘胜追击,把袁绍、郭太一并消灭。但李儒却不以为如此,一来袁绍在广平的兵士不少,且又接近冀州,一旦与之交战,恐怕会不断地纠缠下去,从而错失良机。

二来,李儒早就亲自看过白波谷的地图,发现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如今郭太在白波谷尚有数万贼兵,一旦不熟地势的自军人马,强硬取之,只会铩羽而归!

李儒把自己所想,一一分析,禀说董卓。董卓听了,却也很快就能分清利弊。

“那郭太不过一介贼匪,放任他,却也不会构成多大的危险。那袁本初可不一样,自从夺下冀州后,他的羽翼已然丰满,此人可不容小觑!”董卓沉声而道。在其旁辅佐多年的李儒,一听便明白董卓的意思,无疑是担忧袁绍在旁虎视眈眈。

“主公倒不必多虑,臣下有一计,可使这袁本初三年之内,难以空出手来对付主公。而有了这三年时间,只要加快一些,主公也足够称霸半壁天下,到时那袁本初,自不过如跳梁小丑!”李儒眼神赫赫,一身锦绣白龙袍,风度翩翩,尽显智睿。

董卓听了,不禁大喜,纵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文优不愧是我的智囊,有你在我身边辅佐,何愁不得天下!!?”

董卓笑罢,遂是问计。李儒淡淡一笑,拱手道:“主公谬赞。说来这些年来,袁绍常有吞噬幽州之心,故与刘虞、公孙瓒摩擦不断。而在半年前,公孙瓒与刘虞不知因何事翻了脸,两方交战不休。而刚才细作来报,就在不久前,公孙瓒却凭着他的白马从义偷袭了燕郡,斩杀了刘虞。主公何不卖个顺水人情,令他为幽州牧,又暗中教他,说如今主公的大军正与袁绍强夺并州,冀州后方必然空虚,何不趁机取之。公孙瓒此人素有野望,必然会趁机出兵,到时袁绍就不得不回撤救援冀州了!

再有,袁绍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且有心夺下幽州久矣,必倾势与公孙瓒决战。但公孙瓒却也非泛泛之辈,如此一来,两人之战必定纠缠许久,没有三年恐难分出胜负!”

“善哉!!”董卓听得是心悦诚服,不由赞道,遂是依照李儒之计,各做调拨。

在并州大战过后,大约过了平静的半月时间,天下人都在猜测着董卓下一步的动作。

就在此时,隶属于董卓麾下的上洛的并州军终于有了动作。郝萌亲率六千精锐杀往河南郡。同时,高顺也率领近两万大军,随后押着一干辎重、军备物品进发。

而就在并州军进攻河南郡不久,兖州牧马纵横忽然宣告天下,说董卓残暴不仁,挟持天下,操控朝纲,是为乱世之奸臣,当世英才之辈,当忿而裁之,盼各地义师前往讨伐。而就在马纵横宣告后的当日,即起大军三万,浩浩荡荡地杀往荣阳。

而在次日,曹操、孙坚纷纷响应马纵横的号召,各起大军,纷纷前往。曹操从许昌出兵,领麾下一干文俊武将,率一万大军也杀往河南。另一边,孙坚从婎阳出兵,领一众虎将猛士,借道兖州,兼之又得以兖州补给,迅速朝着荣阳进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