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鬼神扬威虎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尔等鼠辈逃得了吗!?”马纵横一看,威凛的眼眸里射出两道骇人的凶光,一拍坐下赤乌,赤乌心领神会,嘶鸣一声,四蹄疾奔,顿是加快速度,犹如一道虹光朝着郝萌军飞射而去。

“好快!!竟然比爪黄飞电还要快上一些!!这速度恐怕也比得上赤兔了!!”在关上的典韦看得眼切,不禁惊呼起来。四周曹军将领也不由纷纷赞叹,马纵横有一匹绝世骏马。

曹操却笑道:“尔等只见马俊,却不知若非绝世英雄,如何能驾驭得了这般神驹?”

就在曹操话音刚落,马纵横赫然杀入了郝萌军的人丛之内,手中龙刃舞动间,就如化身一条游荡的飞龙,冲突之间,只见人仰马翻,一条血路骤地显现。几个并州将领看得眼切,急是回马,联手来挡马纵横。其中一人却被马纵横手起刀落,一刀砍成两半,血液飞溅间,马纵横又是拧刀一砍,一颗头颅立即冲天飞起,又是一人被马纵横一刀毙命。剩下那个,已被浑身杀气惊人的马纵横给吓坏了,连忙勒住马匹,不慎之下,还自己摔翻落马。马纵横纵马冲过,那将士吓得急欲翻身,却被马纵横先是一刀刺中,惨叫一声,便是丧命。

“哇~~!!鬼啊~~!!”眼看马纵横杀人只如砍瓜切菜,人命在他面前脆弱的就如碎片破瓦,郝萌军愈加胆怯,纷纷只顾逃命,反而互相拥挤一起,使得场面愈加混乱。与此同时,庞德和胡车儿一同率兵杀到,两人皆是威猛难挡,一个手提双戟,一个手提双锤,引兵一左一右,飞快冲突,只一瞬间,郝萌军霍然溃败。

“真鬼神也!吕布之后,天下恐无人是其敌手。”曹操眼看关下的马纵横几乎以一己之力,击破了整支大军的自信,不由叹声赞道。

不过他此言一出,典韦和夏侯惇等将,都是眼神精光暴动。由其典韦,一对恐怖的恶目,更是煞气惊人,战意昂昂,似乎恨不得立刻就骑上爪黄飞电,与马纵横杀个三百回合,决出谁才是天下第一人!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候。这日虎牢关下的黄昏,却是显得有些红暗,再看遍地的尸体中,到处都是可见的残躯碎甲,烂旗破帜。风一吹过,有一种苍凉而又淡淡的血腥味道扑鼻而来。

“把俘虏都押回虎牢,传我号令,撤军吧。”斜阳之下,马纵横缓缓地拨过马来,随着战事的结束,他也不想再做无谓的杀孽,好几波在附近逃之不及的并州残兵一听,立即使出吃奶的力气,纷纷拔腿逃去。

马纵横的部署却也无赶去追袭,而是依从马纵横的命令,纷纷撤退。

当夜,虎牢关内。话说,两日前,曹操兵马先到虎牢,马纵横后至。故而曹操的大军扎据在关内,马纵横的大军则屯集在关后营地。

“这马羲如有鬼神之勇,且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又善于识人、用人,这种人物日后必会成为我心腹大敌啊!”曹操一手搙着又浓又黑,弯弯曲曲的美髯,细目烁烁生光,语气说得沉重,但嘴里却在笑着,神态更是暗藏着激奋、昂扬。

“哼,阿瞒倒是太高看这马羲小儿了。此人做事常不按常理出手,我看他能有如今威风,全都是运气罢了。”夏侯惇撇了撇嘴,冷声哼道。

曹操听了,哈哈一笑,忽然一震色,目光锐利,盯着夏侯惇,令夏侯惇不由收敛起来。

“元让,你给我听好了。妒忌只会令人心慌急躁,从而步步沦陷,最终败给对方。反之承认对方的实力,从而揣摩、分析,犹如庖丁解牛,把对方深浅探实清楚后,等待时机,再予其弱点处,给予致命一击,方为智者之所为也!”曹操凝色,悠悠而道,但浑身却散发一股绝世帝王的贤明气息,说的话似是无上至理。

不但是夏侯惇,以及典韦、李典、乐进等一干将领也纷纷震色,对于曹操的话,收获颇深。

与此同时,在马纵横的营帐内。胡车儿瞪大了眼,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我再也忍不了,今日那曹孟德明显就是想我军与郝萌拼个玉石俱焚。我看他是看主公比他厉害,居心不良,想要谋害主公!!如今他屯据虎牢,但若有个歹意,放开关闸,引敌入关,我军毫无防备,岂不遭得灭顶之灾!?”

“老胡,你这忧虑本就无谓。曹操就在这关内,若是放贼人入关,他岂不是也入险局!?”庞德一皱眉头,也不知胡车儿为何如此忌惮曹操,沉声而道。

胡车儿听了,腹里似有一股无明火,赫然冲起,却也不明白庞德为何如此袒护曹操,扯声喝道:“可若是曹操与董卓狼狈为奸,联合起来,那又如何!?”

“老胡你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曹公对董豺虎那是深恶痛绝,两人那是水火不容,曹公又岂会投靠那董豺虎呢!?”庞德听胡车儿竭斯底里地喊着,想要在声势上压制自己,倒也激动起来,一张本就赤红的大脸,这下涨得更红,扯声喝道。

“你!!我看你就是!!”胡车儿一听,更是不忿,一步跨出,作势好像就要动手。庞德自也不会怕他,大喊一声‘来啊’挑衅。左右将士看了,不由紧张起来,唯恐这两头怪物真会在帐里大打出手。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犹如惊雷暴起,震得两人顿是变色,本都如张牙舞爪的猛兽,这下立刻变作了温驯的羊羔,急是纷纷退回站好,跪下拱手认罪道。

“臣下冒犯尊威,甘愿受罚!!”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喊后,又各瞪了对方一眼,好像在怪对方跟着自己说话一样。

“庞德、胡车儿两人藐视军规,本以军法,该杖打三十杀威棍,但念在眼下大战在即,且先记下,两人先扣半月粮饷,以儆效尤!!”马纵横此言一出,庞德、胡车儿顿是变了脸。这两人,一个前不久看上了濮阳田氏的二千金,正存着钱要下订金。说来庞德可是日夜盼着早日娶得美人归,本想着这番打战回去后,应该就存得七七八八,这下好了,这被扣下半月粮饷,岂不自己又要等上半月,自然会暗暗着急。

而另外一个,平日里花销毫无规章,纳的几个小妾全都不会持家,只会替这胡车儿不断地添加财务方面的负担,加上他平日里为人大方豪气,老是宴请部下喝酒玩乐。这花钱如同流水,就算马纵横军中的粮饷远比其他地方的军队要高,这入不敷出,很快就让胡车儿变得一穷二白。幸好平日里马纵横出手阔绰,一旦封赏,都是百两白银以上,这胡车儿才能维持日常生活,以不至于家徒四壁,甚至轮落街头。

马纵横见这两人立刻都苦着脸,脸上的怒色才微微收敛,道:“曹操为人如何,我最是清楚。他虽然奸诈善谋,但却绝不会做背信弃义的事情。我等有他据守虎牢,正好有所屏障,是利非毙也。”

马纵横此言一出,众将无不暗暗变色,只看马纵横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对曹操很是了解一样。

马纵横自然了解,熟读《三国》的他,本就极为崇拜曹操。虽然在小说《三国演义》上,多有贬曹抬刘的手脚。就如曹操杀了吕伯奢之事。其中《魏书》如此记载:太祖以卓终必覆败,遂不就拜,逃归乡里。从数骑过故人成皋吕伯奢。伯奢不在,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取马及物,太祖手刃击杀数人。意思已经很明显,说明曹操当时是为了躲避董卓的追杀,与随从路过他父亲的好友吕伯奢家,吕伯奢不在家。曹操本欲离去,但他的儿子伙同宾客想要盗取曹操的马和物品。曹操这才不得已才下手杀了人。

马纵横看过很多有关描述曹操的古史,发现实际上曹操却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小人,他善诈,却多情。譬如,他敢于挟天子而令诸侯,征战天下,却又在势大根深之时,屡屡拒绝麾下文武奏请为帝的请愿,只愿为魏王。他对刘备深恶痛绝,曾经明明有许多回机会把他铲除,但却因叹天下再无敌手,故有几番留情,事后虽有叹息,却从不后悔。就如他夺下宛城,却因好色,害死了自家长子曹昂和他麾下绝世猛将典韦,本该当把张绣、贾诩这两个主谋千刀万剐,但他为了稳定局势,不但不惩罚张绣,还大作封赏,其中贾诩后来更坐到了大魏国的‘三公’之位。

曹操的种种事迹,若真是要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可被誉为‘乱世之奸雄’的人物,其一生充满了无数的传奇事迹,却从无做过一件伤天害理、背信弃义的事情。为了天下人,他敢于刺杀董卓,面对强敌袁绍,却还能安如泰山,刘备虽屡与他作对,但却明明在覆手能将之铲除时,放过了刘备。他敬重关羽,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收服关羽,但关羽要投往刘备时,他还是选择了让关羽离去。否则就算关羽有赤兔宝马,武圣一般的神勇,却如何能逃出曹操辖下的腹地呢,以曹操的智慧,只要在某一个地方设下埋伏,关羽自然就是万劫不复了。

而马纵横也看出,曹操今日之举,也不过是在试探自己还他部下的实力罢了。但马纵横却毫无保留,他就是想要震慑一下,这古今闻名的绝世枭雄!

却说郝萌大败而回,折损将近过半,因恐敌军追袭,逃去数十里外,见敌军并无追来,还不放心,次日又撤去数十里,一边也不忘派人通报高顺,克求援兵。

高顺得知,与并州军一干部将商议后,急派曹性率三千精锐前往救援。

两日后,在虎牢关内。曹军细作急来禀报,说并州军再次杀来,就在关外十数里处摆定阵势,看是来势汹汹,好像非要一雪前耻不可!同时,郝萌和另外一员并州统将曹性,更指名要与马纵横以及他的部署厮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