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邪神VS鬼神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鬼神伏龙刀—龙霸天下!”随着马纵横又是一声怒喝骤起,只见刀如龙游,执为鬼神,飞荡转纵,快如闪雷。顶点小说....。饶是吕布也被马纵横这一招逼得落入下风。

原来在这些年来,马纵横经过屡屡恶战死斗,已经把无名刀法还有马家的潜龙**枪给融合起来,创出的正是这一套鬼神伏龙刀。

却看马纵横忽然奋起发作,转弱为强,行云流水一般的雷厉攻势,杀得邪神吕布,竟也节节败退。

“马家小儿,你要和我斗!?还没这个资格~~!!!”这时,吕布忽然邪目暴瞪,如有血光晃动,又如与那邪神相势融为一体,施出了天荒八合邪神戟法中的—戟破千军,连是横戟猛扫,气势果如有扫破千军,这下又以强击强,将马纵横的龙刃屡屡击退。

眼看吕布重占上风,并州军上下立刻响起阵阵如雷一般的助威声。而吕布在其麾下的鼓舞之下,更添威猛,招招力劲不断加重,此下一旦反击,就把马纵横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一味防备保命。

就在此时,眼看吕布又是雷厉一戟,急扫砍去。马纵横却是拼命,眼看画戟扫来,身子急地往后一倒,吕布的画戟猝是一飞而过,正是变色时,马纵横猛地起身,挺刀就起,怒声喝道:“吕布你早已是亡魂野鬼,何必再来祸害天下,快快说出雪儿何在,我饶你一条狗命!!”

说话间,马纵横的龙刃早就驰飞搠去。吕布大吼一声,霸气十足,舞起拳头,瞬间击中刀背,竟就如此把马纵横刺来的龙刃打开而去。

“马家小儿,我都说了,老子不知道什么雪儿!!”吕布似乎被马纵横的纠缠不清给惹怒了,邪目又是红艳骇人几分。马纵横闻言,冷笑一声,道:“当年你为了她连命也不要,你岂会不认识!?”

吕布一听,就如被触了逆鳞的狂龙,骤是气势狂暴,那赤焰邪神浑身的火势顿是迸发,火势冲天。

“你这杀千刀的奸贼,和蝉儿是什么关系!!?”吕布怒声问道。马纵横一听吕布的称呼,顿是变色,急喝叫道:“什么蝉儿,她不叫貂蝉,她分明就是大汉的绝色公主刘雪玉!你快把她给我还来!!否则我就算追到地狱深渊,也要向你把她讨回!!”

“他娘的!你这小畜生简直找死!!”吕布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一舞动手中画戟,又发攻势,这番又扫又刺,只在万戟灭宇与戟破千军之间不断转化,饶是强悍如马纵横,这下也被吕布的连环密集的攻势给杀得尽落下风,甚至随着几道暴响骤起,血色飞动,身上接连挂彩。

眼看吕布与马纵横此时已快杀了四、五十回合,依旧未分胜负,两军人马都不禁屏住呼吸,渐渐地天地变得死寂起来,只能听见画戟与龙刃不停碰撞地骤响。

“死!!!”吕布猝又变招,把是砍扫的画戟,陡是化作了七、八道戟影射来。马纵横急是挥刀格挡,突兀右臂又是一道血光飞出。吕布看着不由冷笑,正欲讽刺,哪知马纵横忽地发作,拧刀高举,忿是劈下。

“吕布敢与我拼个玉石俱焚耶!!?”

吕布见马纵横满脸狂戾之色,还真以为马纵横要与他拼命,哪里愿意,忙是挪身要避。哪知马纵横忽地把刀一收,驰马就冲。

就在人马分过刹那,马纵横猝是舞刀回砍,气势凌人,若一刀之力,碎破苍宇!

“鬼神伏龙刀—龙回亢鬼!!”就在龙刃挥出瞬间,马纵横亦如与身后的鬼神相势融为一体,回刀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眼看吕布已是无法躲避,便要被马纵横砍为两半。就在此时,吕布却是动作迅疾,下意识地拧戟就刺,也不知是碰巧还是实力超凡,竟就刺中了飞来的龙刃,只不过龙刃来势凶悍,画戟击中瞬间,便就荡开而去。只不过,有这一刹那的空际,对于吕布来说已经搓搓有余,急挪身闪过。

马纵横一击不中,坐下赤乌已是飞远,大声喝道:“吕布,今日暂且到此为止,明日再与你厮杀!!”

吕布眼见马纵横拖刀飞马而去,却是猜到他要使拖刀计,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立刻把戟插落在地面,取出背后大弓,朝着马纵横便是拽弓上箭。

“马家小儿,想用奸计蒙我,你还早个一百年呢!!”吕布喝罢,张弓就射,马纵横听得背后弓弦震起,不由脸色一变,回头望时,飞箭已是逼到,连忙一拨马,赤乌反应也快,斜地一冲,替马纵横避过一箭。吕布见是射不中,又是连发三矢。忽然马纵横发出一声痛呼,看似背后中了一箭。

“主公~~!!”在曹军阵中的胡车儿看得眼切,怒声吼道,立刻舞起双锤,便往马纵横那里去救。

“狡猾的小儿,我岂会中你奸计!!”这时,吕布眼中邪光闪烁,念头一转后,飞快地一拍赤兔,竟舍了马纵横,转往朝着曹操阵前杀去。

“尔等这些曹家走狗,还我弟兄命来~~!!!”吕布纵声怒喝,满脸狰狞可怕,气势汹汹地纵马狂奔。曹操眼看马纵横被吕布射中,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这时曹操麾下部将却也全都被吕布吓得魂魄飞散,哪知前往拦截。

却见吕布马快,骑着赤兔一路风驰电掣般地冲去,曹操吓得大惊,连忙逃入阵内。高顺看是时机,连忙发令大举扑杀,于是并州军擂号齐鸣,杀声骤起,齐呼喝道。

“邪神吕布,天下无敌,杀敌冲阵,所向披靡!!”

“邪神吕布,天下无敌,杀敌冲阵,所向披靡!!”

“邪神吕布,天下无敌,杀敌冲阵,所向披靡!!”

“邪神吕布,天下无敌,杀敌冲阵,所向披靡!!”

一道一道竭斯底里的吼声,宛如在向天下宣示了吕布的归来。同时,眼看吕布快要冲到曹军阵前,蓦有一将驰马急赶,疾声喝道:“主公休怕,于文则来也!!”

喝声起时,连道弓弦震响连发,只见一连三根箭矢并排一线,更伴随有一头模糊的黑色飞鹰相势,张翼扑来。

“雕虫小技,也敢来献丑!!!”吕布见状大怒,急一挥戟,便是扫破那连珠箭。

于禁看得眼切,又惊又怒,正欲再出手时。忽闻一声怒喝,惊动天地。

“吕布狗贼,再来一战!!”却见马纵横斜刺里骑着赤乌正赶,原来他刚才根本没有中箭,而是艺高人胆大地用腋窝夹住了箭矢,本想诱吕布前来,再给及雷厉一击,杀他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的是,吕布早就识破,更趁机杀往曹军大阵。

“马家小儿,老子今日就教你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脆弱的!!!”突兀,吕布急是回马,气势盛起时,又与那邪神相势宛如融为一体,恍然间,马纵横竟看见吕布如有九个化身,各是骑着赤兔奔杀而来。

“接我一招,天荒八合邪神戟法—九邪称雄!!”

眼看吕布施出此招,马纵横却已然迷失,难辨真假。九个‘吕布’赫然杀到,九柄方天画戟一齐舞动,或扫或挑或刺或搠或劈或砍或打或砸,马纵横急是舞动龙刃,眼下也只能施出浑身解数,强硬挡下。

随着疾飞而起的龙刃招舞,那九个‘吕布’一一破灭。突兀,一声骤响,却见马纵横一刀砍空,身上重铠的胸膛位置,正被画戟刺中,整个人顿如断线风筝,被生生击飞而去,同时还口喷鲜血。

这鬼神与邪神的一场惊世大战,结果似乎已经很明显了。曾征战四方,无往不利,眼下被认为继吕布之后,拥有最强实力的鬼神马羲,似乎已经落败了。

“报~~!!主公大事不好,那马羲被吕布击飞落马了!!可需前往营救!?”在混乱的曹军阵中,一员将士飞马急报。

“什么!!?马纵横败了!?”曹操闻言大吃一惊,那细长的枭目刹地瞪得斗大。

“主公,马纵横虽不如吕布,但起码也是天下第二、第三人,此人勇猛绝伦,更兼麾下人才百出,又善于韬略用人之道,假以时日,此人比起吕布还有董卓定更为可怕!!”这时,刘晔拍马赶到曹操身边。

曹操闻言,不由一沉色,思虑再三后,竟下令撤兵。

原来不止吕布想马纵横死,就连他的盟友曹操亦是如此。随着鸣金号角忽起,曹军急是撤走。

另一边,却说吕布一戟将马纵横给刺飞,马纵横落地之后,连滚数圈,体内五脏六腑刹时如翻滚起来,刚是站起,又是‘哇’的一声,张口喷出血来。

只不过,马纵横此时血红得可怕的眼眸,却是死死地盯着正飞马挺戟过来的吕布,生死关头,想到自己肩上责任之重,还有那些等着他回去的妻子,以及他麾下的兄弟、辖下的百姓。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一旦他死了,他的妻子就会沦为他人的俘虏,一旦他死了,他的兄弟就会如树倒猢狲散,从此亡命天涯,一旦他死了,他的百姓就会成为他人肆意敛财剥削的奴隶!

所以,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嗷嗷嗷嗷哦~~!!!!吕布,你杀不了我~~~!!!”强烈的意念,犹如带给了马纵横无尽的力量,只听马纵横嘶声暴吼,瞬间天地变色,连道赤色雷霆狂劈,倾盆大雨顿是落下。

“小儿马羲,你已无坐骑、兵器,如何与我斗!?束手就擒吧!!”吕布驰马狂奔,嘶声喝道,狂风暴雨打在他的身上,却无法挡住他的去势。

“吕布~~!!你胆敢伤我主公一条汗毛,我必与你拼个玉石俱焚!!”却说正往来救的胡车儿,眼看吕布便要杀到正是赤手空拳的马纵横面前,不由大惊失色,扯声怒喝。同时,赤乌也是嘶声厉鸣几声,就像是也在威胁吕布,急是赶奔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吕布赫然杀到,举起画戟猛地劈落,这本是试探,吕布随时准备变招,好杀马纵横一个措手不及。哪知马纵横不躲不闪,硬抗吕布劈下的画戟。画戟猛地砍落在马纵横的右肩上,虽只是试探,但力度之劲,却也劈破了铠甲,陷入了马纵横的骨肉之内。

“我说了,你杀不死我!!”马纵横眼眸如在迸出凶戾的狂炎,双臂一把揪住吕布的画戟。吕布顿是变色,急拍赤兔,想要把马纵横撞飞。哪知马纵横就如盘山一般屹立在那,浑身肌肉不断迸起鼓动,双脚死死地压在地下,赤兔虽在冲起,却被马纵横死死压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