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恶来搦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吕布听了,却是神容一震,盖然喝道:“我吕布命不由天,纵是天欲亡我,我也会从九幽地狱爬回来!天下没有人能分开我和蝉儿,谁也不能!!!”

赫赫声威,震人心魂。瘦如材骨的黄海,连是颤抖,却非害怕吕布,而是被他给激的。

听罢,眼里尽是绝望、落寞之色,带着几分苦涩,拱手道:“竟然如此,老夫也不再妄作小人,还望温侯多多保重,早日与夫人团聚。老夫已是暮年废人,也不便久待在这军中了。”

“你要走了?”

“诶,老夫不宜再待在此地了。”黄海轻叹一声,却已早就收拾好行装,迈步正往帐外走去。

忽然,吕布神色一定,悠悠而道:“我若奉你如父,那又如何?他日我若得了天下,你便是至尊无上的太上皇了!”

黄海听了这简直是石破天惊的发言,却无停止脚步,人已掀起帐帘,道:“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数。老夫虽也想要一个像温侯这般的旷世奇才做为儿子,可却没这个命啊。”

“黄海,你!!”话音一落,吕布猛地回身大喝,可黄海的身影竟诡异消失不见了。

帐内,只剩下吕布沉重的呼吸声了。

少时,大营内呼喊声震天而起,众人都在齐呼一个名字,那就是邪神吕布。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大军如狂潮涌出,气势骇人,如能摧枯拉朽,卷席天下。

“行军乃治气也,将乃军魂,但只显其身,便能激发三军如此澎湃士气者,普天之下,恐也只有天下无敌的吕布了。”在一处高地上,一个莫约三十多出头,眼睛明亮,留着一对十分好看的八字胡的儒生打扮的汉子悠悠而道。

“可惜他骨子里太过自负,这注定他纵是能成一方诸侯,也绝不能成为这天下的帝王。”在他旁边,有一白发苍苍,打扮成行脚大夫的老人家带着几分失落说道。

这老人家赫然正是黄海。

“师傅你陪伴在他身边多年,可惜他还是没有发现师傅你的才华…”

“不,他发现了。所以刚才他甚至想要效仿项羽以范增为亚父,奉老夫为父。”

黄海此言一出,那男子倒多了几分异色,道:“师傅不是素来看好这吕奉先能以他的绝世武勇,扫平天下,以终乱世,为何不趁机认他做义子,在他身边辅佐呢?”

“那是因为他武勇盖世,甚至比起当年的项羽,也不逞多让。但老夫我,却连范增的皮毛都比不上。公台,你却不同。你的才智丝毫不逊色于张良、范增之辈,就连我那为人高傲,不可一世的弟弟也对你赞誉有加。你不是正想入仕明主吗?竟然要选,那就选最强的那个。”黄海双眸陡地射出两道晶亮的光芒。

那男子听了,不由变色,道:“没想到黄龙先生竟能看得起陈某,陈某实在是受宠若惊。不过徒儿倒认为师傅你是故意离开,好让徒儿到那吕布身边入仕吧?”

“不愧是老夫看中的人,一眼就能看透其中深浅。好,很好。他日你俩一文一武,要称霸这天下,亦非难事。老夫实在太期待了。”黄海听了,不由手扶白须笑了起来。

“哎,徒儿却还没答应要去辅佐那吕布呢?”

“哦?吕布天下无敌,麾下又有高顺这般虎将,虽然还未成势,但一旦时机来到,凭他的武勇,要闯出一番大业自非难事。再加上足智多谋的你,未来甚至称霸一方,又有何不可?而且如今正是吕布最需要人辅佐的时候,你若能在此时帮他一把,他定会一生难忘。项羽并非刘邦,当年他失败所在,不是太小觑刘邦,也不是英雄气短,而是太过讲情义。他成了西楚霸王后,把天下都平分给他麾下兄弟,却又过于放纵。待楚汉大战时,他那些昔日的兄弟,不但不来援助,还纷纷投靠刘邦,故而失去了天下。吕布和项羽太像了,这种有无敌之勇,却又讲究情义的盖世英雄,不正是你一直所寻找的吗?”

“师傅这话倒又说得徒儿不懂了,竟然吕布如项羽,项羽又最终失败,徒儿为何还要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还去投靠那吕布?”

“这道理却又简单。当年项羽会犯下如此严重的过错,全因气走了范增。你何又不以为前车之鉴,和吕布打好君臣关系,这自就万无一失了。”

黄海不紧不慢地说道。那陈姓男子听了,脸上露出几分怪异之色,忽然笑了起来,道:“要辅佐吕布却也并非不可,但师傅却也先要告诉徒儿,为何非是这吕布不可?我倒认为,那鬼神马羲,比起吕布,更像是一个能克立不世霸业的英雄。”

黄海听了,双眸又是射出两道精光,眯着眼道:“陈宫!那马家小儿日后定将成为吕布心腹大敌,你若想在他麾下入仕,你我师徒关系便就此恩断义绝!!”

若是马纵横在此,听到这男子的名字,定会吓一跳,然后便会想尽办法把他招纳到自己麾下,否则一旦陈宫投靠了吕布,那后果可真的不堪设想。

可知在正史上,陈宫正是吕布的军师,在他的才谋辅佐之下,吕布先奇袭曹操的兖州得手,后来又成功地蒙骗刘备,取下徐州,使得天下一时战祸不休。而最终若非吕布屡屡不肯听从陈宫所劝,遭到了以曹操为首的各方诸侯围攻,和麾下将领的背叛,这才束手无策,但却也临死不屈,拒绝曹操的招降,被斩于白门楼下!

历史上的吕布反覆无常,刚愎自用,因而受到各方诸侯的痛恨,其麾下将士也多有不服。若非陈宫超凡智慧,屡屡替吕布无中生有,建立基业,吕布恐怕早就被诸侯歼灭。以此,足可看出陈宫此人的不凡之处。

却说陈宫见黄海勃然大怒,不由疑心更重,眉头紧皱。黄海变了变色,叹道:“诶,老夫也是有难言之隐,若公台愿意看在你我多年师徒恩义,还请你助吕布那孩子一臂之力。老夫在此谢过了!”

说罢,黄海竟真的向陈宫拱手就拜。陈宫大惊失色,连忙扶住黄海,道:“师傅,徒儿可不想遭天打雷劈。竟然是师傅托付,徒儿尽力就是了!”

“当真!?”黄海一听,不由神色大震,紧紧地握住了陈宫的手。陈宫震色道:“徒儿何时蒙骗过师傅?不过眼下却非徒儿前往投靠的时机。”

“哦?你此话怎讲?”黄海一听,面色微微一变,还闪过几分怒火,但想到陈宫平日孝义,竟然答应了他,就绝不会后悔,这才打起精神问道。

“吕布此人桀骜不羁,高傲刚愎,若我此时投靠,又岂肯听我的话?师傅却也知我脾性,若是吕布如此,我与他只会难以交心,最后也只能分道扬镳。所以,我希望先隐藏在暗处,以高人身份暗中指点,先是赢得吕布敬重。”

“眼下局势微妙,我之所以不让吕布轻出,就是怕马、曹两军中的高人。可知无论是那戏志才还是郭嘉,都是拥有着超凡谋智,绝非泛泛之辈。”

“戏志才如今在许昌,师傅倒也不用怕。若是如此,看来徒儿的对手,也只有那鬼才郭嘉了。”陈宫淡淡而道,眼里精光闪动。

当日,眼见正是晌午时分。吕布率兵来到虎牢关下,这里就像是吕布这个武中霸王专属的战场,一旦来到,声威俱起,惊天动地,杀气惊人。

“马家小儿何在!!快还我兵器来~!!!”

一声暴喝,如雷轰起。一道飞影,宛若飞虹。只见那柄不知砍杀多少天下名将的龙刃,猝地插入在地,就是那坚如磐石的土地也变得脆弱起来。

关上,鸦雀无声。曹军上下无不默然,全因关下一个身姿,那个所向披靡,天下无双的身姿!

曹操眯了眯眼,遂是向旁边的于禁投去眼色。于禁会意,立刻神色一震,面带怒色,手指关下吕布,扯声骂道:“吕布你当日与伏波将军一战,伤势不轻,休在这里扬武耀威,否则小心你狗命不保!!”

“哈哈哈~!!就凭尔等鼠贼,就算我吕奉先一息苟存,也能把尔等鼠辈一一杀尽!!”吕布听了,邪眸精光闪烁,浑身更爆发出一股唯我独尊的霸王气势。

“狂妄匹夫,果然中计也!”曹操见了,又向身旁一个浑身散发着恐怖的凶煞气息的巨汉投去眼色。那巨汉见了,立刻跨出一步,浑身凶势赫然爆发,瞬间一面庞大无比的万恶犼兽霍然而现,如盘踞在虎牢关上,气势之盛,使得关上的将士也纷纷变色,不由自主地退开。

“吕家匹夫,还记得恶侯爷耶!!?”怒喝暴起,竟不逊色于吕布之威。那巨汉正是古之恶来—典韦是也!

“哼,手下败将,焉敢言勇!?”吕布一看是典韦,邪目里不由闪过几分警惕的神色,冷哼喝道。

“哈哈哈!!废话少说,你可敢再战耶!?”典韦听了,也不生气,就在关上当着众人面扯声喝道。

“主公!别中了曹贼的计。他就是看你伤势不轻,故意让这典韦出战。这典韦天赋异禀,神力惊人,主公万万不可轻举妄动!”高顺见吕布眼中快速地闪过两道杀气,不由神色一变,急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