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恶来再斗邪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吕奉先天下无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天下第一人,谁但敢来搦战,我无不奉陪!!”吕布听了,却是猛一摆手,正欲出战。。s。就在此时,忽有一细作急急飞马赶来,急道:“适才黄老向小人推荐了一以黑帽面纱遮脸的神秘人,那神秘人要我给主公一句话,可保主公无恙!”

吕布闻言,顿是眉头一皱,正欲喝叱退下。这时,高顺却急道:“你快说来。”

“那人说,一味争强好胜,是无法独武天下,克成大业。有时候,也该要随机应变,敌若使计,我何不也以计应之?”那细作丝毫不敢怠慢,疾言快语地说道。吕布闻之,半懂半惑,一时想不通下,只觉得这是黄海在胡闹。

这时,高顺好像想到什么,立刻在吕布耳边教道如此如此。吕布一听,先是邪目一瞪,面上暗藏怒色,似快要爆发一样。

“主公,这神秘人说得颇有道理。主公为人高傲,只以为单凭武勇,就能平定天下,抛弃智略,这无疑是错的。还请主公三思!”高顺凝声震色而道。就在此时,关上又是响起典韦竭斯底里地叫吼声,这每一次的响起,虎牢关上那头庞大的万恶犼兽相势都在做着咆哮之势,以做呼应,还不可怕。

“典恶来,你少在这里逞威风,要战便战,何必这般多的鬼话!!”就在此时,吕布驰马飙出,吼声一起,身后的火焰邪神相势也遽然升起,而且不断地壮大,与典韦那万恶犼兽相势对峙一起。

“求之不得!!!”典韦听言大喜,连忙应和一声,便向曹操投去目光,快步走去。曹操却也不放心典韦,很快就向于禁投去目光。于禁会意,急拱手后,连忙快步跟去。

“这就是郭鬼才,连环计下的第一步,激怒吕布,趁而杀之。”此下,荀攸正望着关下的吕布,眼中精光闪动,作为谋士的他们,最喜欢的无疑就是用计谋设为陷阱,把那些粗鄙鲁莽的武家汉子一一除去。好令天下人明白,比起匹夫的勇猛,谋士的智略才是这个乱世更为需要的东西。

若是郭嘉能够计除吕布,几乎可以肯定英雄册再次公布之时,郭嘉必然占据‘十大谋士’前三席的位置!

说来,英雄册是根据每一个时期,或长或短,把天下的英雄、俊杰、豪士甚至是美人整编归列,因此每一次公布的人物,却也不一定都是相同。就如曹性虽是射瞎了夏侯惇的眼,但排行第十的他,只要有比他还要厉害的人物出现,他很可能就会被拖下‘十大神箭手’的行列。反之曹性若箭艺能更上一筹,甚至超越于禁,名位很可能就会上升。

却说只听关上猝是擂鼓鸣动,关内关闸霍地打开,随着一声咆哮骤起,典韦率兵纵马冲出,迅速摆定阵势后,吕布一拍赤兔,骤飞而去,倏地来到龙刃插地的位置,猛一提起,扯声喝道:“典恶来来罢!!”

典韦一听,恶目一瞪,也是竭斯底里地吼了起来,浑身气势冲天暴起,万恶犼兽相势犹如洪荒巨兽,做奔跑之势,向吕布霍地压来。

“哼!”只听吕布只是冷哼一声,背后的火焰邪神相势瞬间庞大盛放而起。

电光火石之间,在两方人马的注视之下,吕布、典韦遽然交锋,龙刃与银犼戟赫然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嘭~~!!!

两柄绝世神兵碰撞刹那,吕布蓦地变色,典韦力大无穷,若是未有伤势时,吕布倒也不惧他,可眼下他不但有伤,用的也非自己称手的方天画戟,巧劲难施,瞬间被典韦的蛮劲震裂了胸膛的伤口,淤血瞬是喷出。

当然,单从表面却是无法看见的。吕布很快就恢复神色,就在两人飞马过时,吕布大喝一声,转刀回身就砍,使的竟就是马纵横的鬼神伏龙刀中的—龙回亢鬼!

只见回转的龙刃,快得无影,眼看就要砍中典韦的后背。典韦反应却快,倏地挥戟点刺,‘啪’的一声,手中顿被荡开,龙刃疾飞看来,还好典韦趁此赢得时间,挪身就躲,险险避过!

“哼,没想到这马家小儿的招式也挺好用的!”吕布飞马过去后,很快就勒住了马,转往过来。本以为没有称手兵器的吕布,实力定会减弱不少的典韦,也勒回了马,不由暗暗变色。吕布邪邪一笑,邪谋精光流转,笑道:“典恶来你非我敌手,快教那马家小儿过来罢!!”

“他娘的,那马家小儿有何厉害!!?待老子杀了你,迟早一日与他分出胜负!!”典韦闻言大怒,又想到郭嘉曾说过的那一番话,这下真如火上加油,战意爆发,浑身凶势更盛,急是驰马杀来,看那暴怒凶恶的姿态,似要与吕布拼个不死不休!

关上,曹操皱了皱眉头,呐呐道:“恶来有些奇怪。看来是反中了吕布的激将法。看来这吕布也成长了不少啊。”

“恶侯身边有于禁掠阵,这点主公倒不必多虑。但有万一,有于禁在后接应,凭恶侯的实力,想要逃去,自是轻而易举。何况那吕布还受着伤,一旦他阴沟里翻船,恶侯定能趁机将其杀之!”荀攸淡淡而道。曹操听了,微微一笑道:“你说得极是,看来是我多虑了。”

与此同时,却看吕布与典韦杀得越来越快,两人交手将近有数十回合,依旧杀得难分难解。火焰邪神和万恶犼兽两面相势,也纠缠起来,正在剧烈地厮杀起来。

“嗷嗷嗷嗷~~!!吕布狗贼,这一招你又如何来挡!!?恶犼绝天戟—吞龙撕虎式!!”却听典韦一声怒吼,浑身恶势盛起骤发,双戟大张大合,挥舞如疾风狂电,朝着吕布猛攻过去。吕布却也不知,是不是兵器实在不称手的问题,毕竟马纵横的龙炎偃月刀经过前番再次熔炼之后,又加重了重量,如今重达一百零八斤。而且为了保证熔炼成功和质量,马纵横还特别用重金聘请了十二名匠。而吕布的方天画戟却是轻盈许多,重约六十八斤,不过这对于以灵巧和轻盈著称的戟式武器来说,已经是匪夷所思的重量了。

当然,若是比起龙炎偃月刀的重量,却是不值一提。

这下,吕布忽然用上足足一百零八斤的龙炎偃月刀,自然是不习惯,几番抵挡不及,都被典韦所伤,幸好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

典韦那些部下,眼见自家将军占尽上风,不由大喜过望,纷纷振臂高呼,助威典韦。典韦也是亢奋起来,眼里精光骇人,心里全都是记挂着那英雄册上‘十大高手’中的第一名头。

“哼!典恶来你可别太得意了!!”吕布冷喝一声,忽然发作,拧起龙炎偃月刀猛就飞砍。典韦面色一变,急使双手的银犼戟挡去,哪知龙刃猛地回抽,典韦一戟砍空,不由面色一变,暗叫中计,正是准备抵挡吕布的袭击时。却不料,那天下无敌的吕布竟一拔马,往回就逃。

“典恶来,爷爷今日暂且饶你狗命,来日再战!!”吕布疾呼叫道,往阵中疾飞而去。吕布的逃去,似乎令所有人都大出预料。典韦猝地反应过来,立即大喝一声,浑身如有无限力量,激奋不已,扯声喝道:“吕布狗贼,休想要逃!!”

这一句话吼起来的瞬间,典韦可谓是快感无边,吼声之大,天地甚至为之颤动。

吕布却不理会,驰马只往阵中逃命。与此同时,在关上早已炸开了锅,一干将士、兵卒见得典韦杀退吕布,无不振奋激动,纷纷扯声大吼着‘恶侯无敌’诸如此类的助威喝词。

只不过曹操却是面色大变,满脸慌乱之色地疾呼叫了起来:“不好!!事出反常必有妖也,吕布必在使诈!!“

就在曹操话音刚落瞬间,于禁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急是飞马冲出。另一边,曹性也拍马而出,径直往于禁截杀过来。而高顺早已准备,但见典韦追近,一声令下,引着一干将士齐齐杀出。

“典恶来,今日我便要你丧命于此!!!”陡然,一股庞大磅礴的萧杀邪气,如洪潮泛滥,轰然冲起。

瞬间大地如在颤抖,苍穹如在震荡。只见一面火焰邪神相势,栩栩如生,如同天地的至尊霸主,遽然显现。

“吕布,你竟敢使诈!!?”典韦一看,本是激奋不已地心情,顿是消失不见,换而之的是震惊、忿怒。

“谁说我吕奉先就不能使诈的!?”吕布嘴角不由翘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高顺以及他身边的将士,纷纷从他身边驰马冲过。

这一下,吕布倒不着急了,邪眸发光,冷冷地瞰视着典韦,似乎正等待着一个绝佳的机会,将典韦一击毙命。

吕布的眼神,令典韦不禁心惊胆跳,浑身肉皮绷紧,心知眼下自己已命悬一线,但若再有留手必死无疑!

与此同时,于禁和曹性虽未曾靠近,却是先交战起来。

“姓于的奸贼,今日我势必要报上一箭之仇!!”曹性怒声大喝,当日他虽然射瞎了夏侯惇,但夏侯惇拔矢吞目,不但没有损害彼军士气,反而助长其威,而他更是不久后,就被于禁一箭射中,倒翻落马,可谓是颜面尽失。

“哼,败军之将!焉敢言勇!?”于禁鹰目发光,冷哼一声,见曹性已在张弓,自己也迅速取弓拽开。两道弓弦先后响起。曹性先发,一连三矢,犹如连珠成线,而于禁却只聚力射出一矢,却来势凶横,接连只听连声‘啪啪’暴响,曹性射出三矢纷纷碎裂,都被于禁唯独射出的一矢击破。

“什么!?这奸贼竟有如此大的力劲!?”曹性看得眼切,不由色变,反应过来时,飞矢射到,连忙挪身就躲,险险避过。但他还未稳过神来,又听连阵弓弦震响,只见于禁连发三矢,呈‘品’字形状射了过来。

“不好!!”这念头刚起,呈‘品’字形的三根箭矢几乎同时射到,曹性急以手中铁弓招打,却只来得及打中一根,挪头避开面门一根,最后左边那根躲避不及,正被射中左肩,顿是吃痛厉声大呼起来。

却说此处两人斗得正烈。另一边,正见高顺引一干将士望典韦杀来。典韦眼见高顺等人逼到十丈处,忽然暴发,身后万恶犼兽做咆哮吐珠之状,随后便将典韦早把银犼戟挂住,手中多出了六柄小型飞戟,看得眼切,一声厉喝,纷纷投射甩出,瞬间只见道道犹如闪电般的飞影倏然射去,无论是准头还是力量亦或是速度,都是叹为惊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