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雪玉邪皇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心!!”高顺心头一揪,便是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迎面扑来,大喝毕,提起虎威狼牙棒急打过去,火花溅射,却是正好打中。只不过另外那些将士倒没有他这般好运,纷纷中戟落马,惨叫迭起。

本以为已掌控大局的吕布,眼看自己的麾下连连被典韦以飞戟射落马下,顿是怒得瞪大邪目,咬牙切齿地便是骂道:“典恶来,你还敢垂死挣扎,快给我死来!!”

骂声一起,赤兔轰然爆发,就像是一道闪雷,疾飞冲去,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瞬间便超过倒地的几员将领,杀气之浓烈,就像要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高顺亦是大怒,先是驰马逼近,典韦又是快手投射飞戟,一连三柄,高顺见状,忙是抖数精神,或挡或避。转眼间,旁边有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气冲飞而过,掀起一阵飓风,再定眼望去,吕布已然超过了他,朝典韦杀去。

不过,典韦却也拨转了爪黄飞电,疾奔逃去。吕布紧追在后,气势愈烈,那火焰邪神相势,愈加狂暴,像是要毁天灭地。关上看着的将士无不变色,都替典韦捏了一把冷汗。

“我看是你飞戟厉害,还是我的雪玉邪皇弓了得!!”吕布怒声一喝,迅疾从背后拿出一张雪白如玉,雕有一尊邪皇头像的庞大弓弩,一看就知价值不菲,且如此体积庞大,却又让人不禁怀疑,天下间有谁能张开这张大弓。

不过答案倒是很快揭晓了。只见吕布手臂一拽,肌肉立刻膨胀,甚至瞬间就把战袍涨破,发达而充满爆炸性的肌肉块块坟起,在后看着的高顺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瞪大着眼,死死看着。

随即只听‘咻’的一声,甚至来不及去看飞矢的轨迹,典韦急转回头,那恐怖的飞矢已经射到,只能凭着感觉挥戟打去,因为飞矢速度实在太快,典韦一戟砍空。凌厉疾风,已刺痛了典韦的脸庞。

“典韦~~!!!!”在关上,虽然距离极远,并不能看得清晰,但曹操就像是心有灵犀,感觉到典韦正处于无限危机一样,惊呼地大叫起来。

啪,一声脆响。却不见血花绽放,只见典韦竟斜里咬住了箭矢,满头都是大汗,饶是凶煞如斯的啊,此下眼里竟也闪过几分惊悚之色。

“很好!你是第一个接住我雪玉邪皇弓的人!!”吕布看得眼切,不由大声赞了起来,不过手里动作却不含糊,又再拽弓拉起,双臂肌肉就像是磐石一般不断膨胀。

高顺看得直接失了神,随着一道惊雷般弦响暴起,整个人吓得更是打了个激灵,几乎还摔落马下,急望过去时,只见典韦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惊险中,回过神来,见他背后一道血花绽放,虽是中箭,但却丝毫不受影响,身体如同盘山,动都不动,驰马急逃。

“真是一条好汉!!再接我一箭!!”吕布看紧,正又要拽弓,陡地眼神露出几分惊怒,挪身一避,突兀避过一道快箭,转眼看时,雪玉邪皇弓上的箭矢早就朝着望去的位置射出。

啪!弓弦刚响,箭矢已霍然射到眼前,速度之快,来势之猛,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于禁这下该明白典韦的感受了,那极度紧张的感觉,使得他浑身如变僵硬,就像是一旦犹豫些许,自己就会瞬间毙命。

所幸,于禁从小以来,还是经历了许多的刻苦训练,这些训练使得他的神经反应能力,远超于常人,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甚至替他做了反应。只见于禁身子一挪,飞矢就在他耳边呼啸而过,更带起一道鲜血,耳朵有一小块肉被射烂了。

幸保一命后,在这一瞬间,于禁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高顺你追那射箭的小将,我去追那典恶来,今日不让这些人知道我吕布的厉害,我绝不回去!!!”吕布眼看于禁也拔马逃去,急向高顺吩咐。高顺急喝一声,遂是飞快追去。吕布自也望典韦追赶。

两方兵众看得眼切,随着曹军先是启动,并州军大部人马也一齐杀出。

“看来这回倒是落个两败俱伤了。不,论伤亡恐怕我军还要厉害一些。”曹操眯紧了眼,随后长叹一声道。

“时势造人啊,高傲犹如吕布,却也会使诈,恐怕日后要对付他便是更难了。”荀攸也神色一紧,带着几分唏嘘而道。

“这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有如同张良、范增一样的高人相助,为他出谋划策。到时,恐怕他将成为第二个项羽了。”曹操沉声默默而道。

却说,随后两军混杀,一直战到黄昏时候,期间曹操亲领关中部署助战,这才挽回了局势。而吕布、高顺虽无成功杀到典韦、于禁,但却也激发三军士气,两人厮杀在前,一路强攻,其军将士见之,无不往前,攻势之猛烈,强悍如曹军,也几乎抵御不住,死伤极多。

直到两军撤退,两军皆伤亡不少,但正如曹操所料,死伤更多的却是其部。更为可怕的是,当夜曹操撤兵回关时,发现士气低迷,关中上下几乎每一个将士、兵卒都对吕布心生畏意。

而说来,郭嘉连环计中的第一计,就是让马纵横故意撤兵,诱得吕布来战,若吕布轻出,可趁其伤势未愈而杀之。

当然,曹操也知道,要把吕布杀死实在太难太难,早前其实早有吩咐教典韦小心应付。却没想到,典韦中了吕布之计,所幸最终得以逃生。

夜色朦胧,在关中敌楼内。马纵横还有其麾下一干文武,似乎并不受人待见,由其郭嘉,曹军麾下将士各个都在怒目瞪视,满脸痛恨之色。

“今日吕布虽小胜一场,但却非坏事,而且他今日得胜,又见我军迟迟不救,想必此下正是跃跃欲试,率兵再来攻打。接下来,可依照第二计行驶便可。”郭嘉神色一沉,带着几分肃然之色的说道。但不知为何,看在曹军文武眼里,却觉得此人十分狡猾善谋,各个都在暗中提备。

曹操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亦有此意。不过我倒是怕吕布麾下有高人坐镇,但到了关键时候,识破了计策,岂不前功尽弃?”

郭嘉闻言,不由眉头一皱,想了一阵后,却是胸有成竹笑了笑道:“据细作所报,这两年吕布一直隐居山林,麾下将士全都抛弃不顾。而以往他也并无谋士追随。也就是说,就算真有高人,恐怕投于他的麾下也是不久。两人未立君臣之间的信任,就算那高人能识穿我计,但要破计,绝无可能。曹公但且安心。”

郭嘉这一分析,曹操很快就醒悟过来,颔首连赞,也不忘向马纵横羡慕地谓道:“纵横能得之奉孝,如得千军万马也。”

马纵横听了,淡淡一笑,随后又与郭嘉暗对眼色,看两人神态,和相处之融洽,不禁就让人觉得两人的感情极深。

曹操看了看,又颇为落寞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夜又这般悄然无声地过去了。到了次日,正如郭嘉所料,吕布早早率兵来攻。曹操却高挂免战牌,任由吕布在城下叫骂,无论吕布如何搦战,就是不出。

吕布看得眼切,心想曹军锐气尽失,马纵横对曹操又心有芥蒂,此下正是攻破其军的大好时机。当然,吕布这下倒是学乖了,明白到紧行无好步的道理,即日撤去,便教准备攻城利器,有意攻关。

当夜,忽有细作来报,说曹操似乎派人到远在关后的马纵横军议事,两方人马发生冲突,关后曾起过杀声,而且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吕布闻言大喜,即夜命人尽早歇息,养精蓄锐。

一夜又是过去,吕布见天色一亮,便率两万并州大军,押着各类攻城利器,浩浩荡荡地杀往虎牢关,去前又听细作来报,马纵横军昨夜又往后方撤退数里,自是大喜不已,命大军加速进往。

待吕布率兵杀到,曹操却早有准备,这倒令吕布一惊,暗叹曹操不愧是当世枭雄,如此局势之下,还能临危不乱。

当然,敬佩归敬佩,眼下两方为敌,吕布又岂会留情,遂命高顺指挥大军攻打虎牢。

于是,高顺速往阵前,各出号令,各种不同颜色的旗帜随着各员驿将挥舞,各部人马纷纷紧接杀出,喊杀声更是此起彼伏。

眼看并州前部大军快要杀到关下。曹操神色大震,高举倚天剑,嘶声喝道:“诸军听令,吕布乃董贼爪牙,一旦虎牢有失,董贼趁势进驻中原,再以天子之名,四处发起战乱,天下必然大乱,到时必将死伤无数,就连我等家人恐也难以幸免。

大丈夫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如今国将不国,家不成家,但若不能与贼人拼杀到底,保家卫国,又岂对得起这副皮囊!!?”曹操吼声惊人,一席话落下,本是士气低迷的曹军,顿是被鼓舞起来,一道道竭斯底里、撕心裂肺地回应声,接连响起。

曹操见状,自不忘乘势再以鼓动,举剑喝道:“诸军听好,但若能守住虎牢,击退吕布,无论兵将至少迁升一级,其余有克立大功者,另论功行赏!!”

曹操此言一出,关上的声势顿是炸开。这下曹军无不激奋而起,夏侯惇、于禁、乐进等将,见状立马各出号令,并州军这下倒被曹军的声势吓到,突进的动作一慢,关上顿是箭矢如雨,狂扑而下,并州军反应不及,立是被射翻不少。

“别乱了阵脚,盾兵何在,快快压上!!谁敢退却,皆以军法处置!!”高顺看得眼切,连忙下令。于是前军盾兵忙是赶出,举盾抵挡,只不过曹军已奋,箭雨落势甚急,射得并州军是节节败退。

这时,在阵中正气得眼中如是喷火的吕布,又听有一细作来报,言昨日那神秘人又送来一句话。吕布听了,忙是问之。那细作如此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