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蒙羞而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兵家之事,瞬息万变,英雄对垒,更是步步为营,越是称心如意,便越是危机四伏!虎牢雄伟,又兼有英雄所据,未知深浅,还是莫要强攻硬取地是好。否则只会吃上苦头,妄做无辜伤害。”

吕布一听,却也是不笨,很快就听出其中深意,不由连连变色,心里暗道:“若如此人所说,那这些日子我军不断占据优势,曹、马两人翻脸,互相提备之事都是假象?这怎么可能,妒怨怒恨,本就是人的本性,当日曹操弃马纵横而去,使他几乎丧命,换做是谁,也不可能没有一丝怨气。曹操多疑,若是知道马纵横心里有怨,恐怕也不敢与他这般亲密合作!说不通,说不通!!”

吕布一时想不明白,此时一将急急来报,说城上曹军箭势犀利,大军难以靠近,死伤愈多。

吕布听了,不由大怒,哪还管那神秘人,嘶声喝道:“传我号令,以冲车破关!!”

但听吕布号声一落,连道传令迅速发起,又见传令兵招舞旗帜。须臾,军后一阵阵轰鸣声骤起,只见大约数百架冲车一齐朝着虎牢关盛势而去,气势何等宏伟浩大。

“让开,都快让开!!空出一条大道让冲车队伍进攻!!我倒要看看这关上的鼠辈要如何应付我的冲车大军!!”高顺扯声怒喝,虎目圆瞪。

关上曹军见冲车数量如此庞大,都被吓得纷纷色变。吕布黑沉的脸上,露出一丝邪笑。此番趁着攻取中原的名义,他向西凉军索取了大量的冲车,董卓倒也大方,算是有求必应。吕布自不会客气,这要来的三百六十余架冲车,都是极为精良。

果不其然,只见那些冲车飞驰如风,在战马的牵引之下,迅速奔往而来。关下的并州军盾兵纷纷让开,只见一架架冲车不断地冲刺而去。

这时一个并州将领,忽然大喝:“快斩绳子!!”

令声一下,车上士纷纷拔出利刃,朝着牵引冲车的绳子砍去。绳子一断,只见一座冲车立刻在惯性的使然下,六个车轮子一起滚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虎牢关的女墙轰然撞去。

‘嘭’的一声巨鸣,饶是犹如盘山雄伟的虎牢关也似在摇晃起来。接连又是连道巨鸣震响,不少兵士翻滚乱倒而去。曹操在两个将士搀扶之下,才稳住身形,疾声呼道:“恶来,我的恶来何在!!?”

“主公不必慌乱,恶来在此~~!!嗷嗷嗷嗷哦~~~!!!”

就在此时,一声震天般的怒喝暴起,关上士无不变色,只见典韦手托一块巨石,猛地冲出,朝着进攻而来的冲车队伍中的其中一架冲车,抛飞出手中巨石。巨石犹如陨石飞去,轰地砸在了一架冲车上,顿暴起一声轰鸣,那架冲车当场就被砸个粉碎。

典韦向自己那一双好像熊掌一般,又粗又硬的手掌吐了吐唾沫后,大声喝道:“都把石块给老子搬上来,彼军来多少,老子都给砸了就是!!”

典韦此言一出,关上曹兵无不振奋,一个个兵士连忙急是搬来石块。曹操不由暗暗变色,这时荀攸快步走了过来,见了曹操,带着几分欣喜道:“正好赶得及时。我早听闻并州军中藏了不少攻城利器,故派细作几番打探,发现有大量的冲车。未免打草惊蛇,属下却也不得已隐瞒主公,这些日子命人暗掘石块,就是为了准备对付彼军的冲车!!”

荀攸话音一落,又听典韦一声怒吼,托起一块庞大的巨石抛飞而去,随即听得一声轰鸣,一架冲车被砸碎的同时,不少逃之不及的兵士也被砸了个稀巴烂,炸开的碎石,也击毙了不少倒霉的兵士。

而在典韦的带领之下,曹军中的大力士纷纷都来举石飞砸,一瞬间,落石不断。曹操又命弓弩手一齐乱射,并州军冲车队伍被飞石之势阻挡难进,盾兵以及弓弩手也是难以靠近关下,这一来二去,死伤愈多。

曹军就只顾屯据关上,借着虎牢雄关阻击并州军,气势愈高,士气如虹。

“该死的曹操!!!!”吕布看得钢齿快要咬碎,这时高顺派人来劝撤兵,吕布也是明白曹军已稳住阵脚,且反击犀利,如此下去,只会陷入更为危急的局面。

“传我号令,速速撤兵。骑兵队伍,随我前往断后!!”吕布当机立断,一声喝令,乘赤兔宝驹便往前阵赶去。

随着鸣金号角声起,吕布后军先往撤去,在关下的兵马也各往退走。关头之上,曹操眼看并州军要撤,细目精光闪动,立引麾下诸将下关。

一阵后,并州军刚撤去不远,猝然关闸打开,曹操亲率诸将引兵一齐杀出,各将战意昂然,忿然冲突。曹操更是罕见地一马当先,急速杀往。

就在这时,蓦然一道惊雷般的暴响猝起。夏侯惇虽只有独目,但依旧还是拥有着千里眼的本领,遥远就看得一根飞矢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射来,大喝一声,飞马奔出,身后更起一面獬豸神兽相势,比起以往竟清晰不少,气势骇人,电光火石之间,夏侯惇手中龙牙精钢刃早就挥动,迎着射来的飞矢砍下,‘啪’的一声,箭矢遂破。

不过很快又是一声惊雷般的骤响,夏侯惇面色一变,还未反应过来。于禁拍马而出,拽弓上箭,背后也起一面黑色飞鹰模糊相势,大喝一声着字,箭矢疾飞,又和一根速度极快,来势骇人的飞矢轰然撞破。

“曹贼,我就不信射杀不了你!!”吕布眼看自己两矢分别被夏侯惇和于禁击破,不由大怒,急又拽弓时。前方忽起一面万恶犼兽相势,凶势惊人。只见典韦挺戟飞马,狂奔冲出,口中更是怒喝叫道:“吕布狗贼,休想伤我主公一根汗毛!!”

吕布大怒,拽弓连射。典韦恶目圆瞪,煞眉竖起,银犼戟一扫一劈,又破两矢。这时,夏侯惇从左边杀来,于禁从右边突进。典韦又从正中逼来。

吕布见了,心头怒火冲天,仿佛被触犯尊威的霸王,非要把这些来犯之人一一杀死,正要拽弓,忽觉胸膛传来一阵剧痛。原来这雪玉邪皇弓,乃是十二石巨弓,能拉开这张弓的,纵观汉朝数百年,恐不出数人。

吕布天赋异禀,神力无穷,若是以往,要拉这雪玉邪皇弓倒不费力,不过前番与马纵横恶战受了伤后,又与典韦一番拼杀,使得伤势愈重,这下连是急拽雪玉邪皇弓,使得伤口又是崩裂,伤势又是厉害几分,饶是吕布,这下也不由痛得冷汗直冒,只不过死咬钢齿,生生忍住。

“哼!!曹家走狗,只会以多欺少,吕爷也不奉陪啦~!!”吕布脑念电转,眼下局势不妙,而自军也趁机撤走远去,自是不再坚持,立即拔马就走。

幸好在吕布奋勇阻击之下,其军也赢得不少时间,曹军各军将士扑杀不及,吕军一路退回,直到营中。曹操却见营中早有防备,暗暗诧异,又想吕布只是匹夫,可能是故弄玄虚,便是命人强突,哪知随着一声令下,吕布营中猝然乱箭飞出,狂猛如暴风疾雨,射得强突的曹军一阵混乱。

这时,已是黄昏时候,日落西下,但激烈的战争尚未结束。

“曹贼!!今日我便要你看看我并州军的志气!!”只听一声怒吼轰然暴起,高顺拍马而出,一举手中虎威狼牙棒,嘶声喝道:“陷阵何在!?”

“陷阵八百,摧山破军,大火~!大火~!”只听八百精甲壮士,吼声震天,鬼神皆惊,喝声起时,众志成城之下,竟隐约见得一面面积极广的模糊相势,共有八百如同鬼卒天兵,凶威具备。

“久闻陷阵八百勇猛无敌,纵是天兵神将,亦可敌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曹操一看,不由心惊胆跳,满脸都是惊异之色。

“阿瞒何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夏侯元让不才,愿领铁血神军杀他个天翻地覆,让这些并州狗知道我陈留儿郎才是天下第一!!”夏侯惇独目圆瞪,嘶声喝道,浑身气势更是瞬间爆发,一面模糊的獬豸神兽相势随即而起,其后将士纷纷举臂高呼,振声大喝。

“铁血神军,勇往直前,生死不惧,宁死不屈!!”

“铁血神军,勇往直前,生死不惧,宁死不屈!!”

“铁血神军,勇往直前,生死不惧,宁死不屈!!”

一道道吼声猝起,虽不如那八百陷阵营整齐,但众人之死志,却是丝毫不逊色于那八百陷阵营。

曹操望之,凝神一阵,最后却是叹了一口气,道:“如今的铁血神军尚未是这陷阵营的敌手,纵是拼死搏杀,也是拼个两败俱伤。别忘了,我等之所以舍生忘死地征战天下,并非为了一时之气,我曹孟德要带给天下的,是一个太平盛世!”

曹操说罢,勒马就走。夏侯惇众将听了,不由心头揪动,各个反而露出了愧疚之色。

夏侯惇临去时,咬牙呐呐谓道:“记住今日耻辱,全因诸位懦弱,令主蒙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