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谁乃武家至尊?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高伯义,来杀个痛快吧~~!!!”

“夏侯元让,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

两道惊雷一般的吼声,两面凶戾狰狞的神兽、妖物相势,两个铁血硬汉,各是驰马纵飞,挥舞起手中的兵器,须臾交战一起,互相拼杀,一时间只听兵戈骤响不断,震荡天地。

而两方部队也杀到了白热化,陷阵营中士各是指挥队伍,隐约间如化一体,更起一面巨大模糊的鬼卒神兵相势。于禁赶回阵后,凭着高超的箭艺,连是射杀两员将士,却还是无法减弱陷阵营的攻势,反之使得其部煞气更高,攻势更劲。

“盾兵全都压上,骑兵队往两翼袭击,别忘了当日之耻,以性命捍卫铁血之威吧!!!”于禁怒声大喝,喝声一起,铁血神军上下纷纷回忆起当日之辱,骤然间如血气沸腾,嘶声暴喝,动力爆发。于是铁血神军内,盾兵疯狂压上,盾牌压挡不住,便用身体抵挡,各个争先无畏,竟还真的压住了陷阵营的强突之势。陡然间,骑兵部队向陷阵营左右发起强袭,两员陷阵营将士立是引长枪兵硬挡拼杀,骑兵队一开始都被杀得铩羽而归,死伤无数。但因后继部队,前扑后继,以人众强压,以马势快突,几番激烈的拼杀后,竟还真的杀到了陷阵营的两翼。

这时,高顺与夏侯惇已杀到了四、五十合,陷阵营的危境似乎影响了高顺的心态,这一分神。夏侯惇顿是看出了破绽,拧起手中龙牙精钢刃,背后獬豸神兽猝地壮大起来,张牙舞爪,作飞扑之势,随即夏侯惇提刃猛起,如有劈破天地盘山之势,一刀忿然劈落。

“让我了断你罢!!”

“没这么容易!!”

千钧一发之际,高顺不挡反攻,拧起虎威狼牙棒以雷厉之势扫向了夏侯惇。

‘嘭’的一声,却是夏侯惇的龙牙精钢刃先至,火花起处,正见利刃劈开了高顺的铠甲,正要深入时,高顺的虎威狼牙棒也是扫到,‘轰’的一声,打得夏侯惇的身子顿是一斜。夏侯惇力气顿去一半,高顺虎目一瞪,强压剧痛,拧起虎威狼牙棒望上一挑,逼得夏侯惇唯有急是收刀。

这时,高顺背后两员并州将领急是领兵来救。其中一个,早见高顺受挫,忙是喝道:“高将军,大部人马已是撤走,快快撤兵吧!!”

“想逃!?”夏侯惇一听,独目寒光飞射,此时在他背后也有将士赶来助战。高顺心知不敌夏侯惇,也难支撑下去,急拨马就逃。背后将士快速赶到,杀住夏侯惇。高顺逃入人丛后,‘哇’的一声,一口血喷出后,急道:“快鸣金!!”

于是鸣金号角声须臾响起,陷阵营内,各起竭斯底里的吼声。

“我十一小队留下断后,弟兄们速撤!!”

“不!!我第五小队人数最多,理应我队留下!!”

“都别争了!!陷阵营首尝败仗,弟兄死伤不少,日后还要弟兄们为我等复仇,都给撤走,自有我第七小队断后!!”

却见陷阵营中,各队小队都欲留下拼死断后,于禁趁机引兵来杀,却遭陷阵营的疯狂反击,甚至有几队人玩命地向于禁杀来。饶是于禁都被这些人给惊得不由后撤,铁血神军各部一时都被杀挫了锐气。

“陷阵营不愧是天下第一精兵啊。”虎牢关上,曹操看得眼切,凝声长叹后,不由望了望,已是晴朗光亮的苍穹,呐呐而道:“又不知那吕布能不能再一次逃过死劫呢?”

却说在虎牢关数十里东南一角的平地内,吕布与其麾下,正被包围得严严实实,且出口已被堵住,高地上都是伏兵,恐怕此番是九死一生。

“马纵横,你莫就只会使这些阴险诡计耶!?”吕布昂首傲视,虽处绝对的绝境,但依旧还是那副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神态,浑身尽是邪气。

马纵横笑了,因为眼下的才是真实的吕布!

“你使激将法,不过但求一战,然后把我击败,从而趁乱逃脱。你的主意打得是好。但试问,我如今本就可以合众人之力把你杀之,何必又要冒险与你厮杀呢?”马纵横冷静得可怕,鬼神一般的眼眸,凛凛有神地盯住了吕布。

“因为声威!你不击败我,永远都是我吕布之后!”

“只要你死了,我自是天下第一!活着的,永远都是赢者!”

“奸诈小人,可恨至极!!”

“你废话说完了吗!?可还有遗言?”马纵横眼眸一眯,说罢,微微抬手。

就在此时,吕布忽然喝道:“你不是想知道蝉儿下落!?赢了我,你就能知道了!”

吕布此言一出,马纵横本要挥落的手,猛地停住,浑身气势汹腾暴起,一面白发飞扬,头长双角,赤肤如血,身穿血色神凯的鬼神相势霍然展现。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若你敢蒙骗我,我会把你碎尸万段!”马纵横最后说完一句,一揪缰绳,便是要出。

“主公,你这!”庞德一看,不由急声叫道,却被马纵横一个冷冽的眼神吓得立刻闭住了嘴巴。

而在四周的孙家军将领,却都并无反对,或者说他们更乐意地看到马纵横与吕布两败俱伤,这样一来,他们孙家军日后就能趁机夺下兖州这块宝地。

“少主,如你所料,马纵横和吕奉先要决一死战了!”这时,在出口之外,一员将士快速驰马赶到。孙策一听,顿是面色一震,这场绝世大战,他可不能错过,立马一拨马,连队伍都不顾了,望旁边的高地飞奔而去。

“哎!!你这混小子,给老子回来~~!!”黄盖一下还未反应过来,定眼看去时,孙策早已策马走远,气得不由怒声吼道,又看并州军发起一阵骚动,似有人强要趁机强突,立刻一瞪牛大的眼眸,喝道:“他娘的,谁敢来闯,尽管试一试,老子不把他砸个稀巴烂,就不信黄!!”

须臾,黄盖面色一变,感觉到两股恐怖的气势从不远处如洪潮山崩之势悍然而起,整个人的皮肉毛孔不由收缩起来,好一阵才能稳住神态,呐呐叫道:“他娘的,老子却也想去看看这一场绝世大战啊!”

另一边,在高地一处。朱治见吕布、马纵横纷纷而出,冷笑一声,向左右谓道:“莽夫所为,擂鼓助兴,这两人最好玩命厮杀,让我孙家军尽收渔翁之利!”

朱治令声一落,很快擂鼓陡起。对面的韩当听了,眼珠子一瞪,呐呐暗道:“朱大哥这老狐狸真够阴险,那我也来助他一把!”

想罢,韩当也下令擂鼓,且全军一齐呼喝。

很快,鬼神马羲之名响彻天地,马纵横的部署也不甘落后,纷纷振臂高呼,扯声助威。

“鬼神马羲!”“鬼神马羲!”“鬼神马羲!”“鬼神马羲!”“鬼神马羲!”“鬼神马羲!”

一道道震天动地的喊声,使得天地为之颤动。一时间,在声势助威之下,马纵横似乎更显威风。

一个并州将领看得眼切,强打精神,也嘶声喝道:“弟兄们,主公天下无敌,昔年诸侯麾下群雄尽出,还杀不了主公!主公今日也定能带着我等闯过此劫!!都打起精神,给主公助威!!”

这话音一落,并州军上下,便也竭斯底里地暴喝起来,声势竟还不逊色于马纵横的助威声。

“邪神吕布!”“邪神吕布!”“邪神吕布!”“邪神吕布!”“邪神吕布!”“邪神吕布!”

在各自的助威声下,吕布和马纵横却是静得可怕,两人各提地都是对方的兵器,眼神紧紧地交融一起。仿佛此时此刻,吕布眼中就只剩下了马纵横,马纵横眼中却只剩下了吕布。

而周围发生的一切,两人仿佛都浑然不觉。

“嗷嗷嗷嗷嗷~~!!!马家小儿,来分胜负罢~~!!!”

“今日一战,便让天下人看看,谁才是武者至尊~~!!!”

两人喝声齐炸,竟一时把众人的助威声全都吓得停住,天地须臾变得平静刹那,两人飞马相遇,龙刃、画戟轰然撞击,立又一道巨鸣,震动了世间。

眼看龙刃、画戟一齐荡开,吕布手拧龙刃,速便斜劈。马纵横却是早有准备,挺戟一搠,挡住了吕布的龙刃。

“再来!”吕布把龙刃一挑,赤兔一飞而过,人也跟着过去,猝然一股恐怖的煞气暴起,邪神相势做怒吼回扫之势,吕布也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施出的正是马纵横的鬼神伏龙刀法中的龙回亢鬼!

马纵横不由面色一变,没想到吕布竟能会用自己的招式,连忙向前一扑,龙刃贴着马纵横的头上一飞而过,头上虎威发冠更被击飞。四周在看的众人,无论敌友全都惊呼叫起,还以为马纵横就在这一瞬间已被吕布击败。

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忽地一起,披头散发,急拔赤乌,猛地回马,驰飞而去,须臾便是追上吕布,两人并马而走。陡然,马纵横气势如洪涌潮翻,鬼神相势奋起挺戟,马纵横手舞方天画戟,口中喝道:“吕奉先,你也接我一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