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谁乃武家至尊?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招式一起,飞戟如影,狂猛乱搠,施出的赫然正是吕布的天荒八合邪神戟法。吕布面色刹是一变,急是拧起龙刃挡去,不过马纵横攻势极快,吕布一下招挡不住,马纵横挥戟刺中了吕布的右边护肩,发出‘嘭’的一声骤响,护肩顿破,四周在看的人又是惊骇地叫了起来。

吕布麾下倒是看得心神混乱,一时分不清谁才是吕布谁才是马纵横。毕竟两人此时用的都是对方的兵器,施展的又是对方的招式,再加上两人身上都有一股说不出的特质,极为相似,故而难以分清也是难怪。

同样的情况,马纵横的部署也有。庞德把狮眸瞪得极大,死死地看着两人不断厮杀,有时看得眼切时,一下分神,还会把吕布认作是马纵横。

却看两人大战快有二十余合,孙家军一干将领看得连连色变,也不得不否认,武者至尊的这个位置,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这两人有资格去争取。

其中孙策却是看得眼中精光连暴,战意盎然,猝然一面蓝毛狮身的唐猊神兽相势骤起,惊得在他身旁的将士、兵卒纷纷退开,不敢接近。

“马家小儿,再接我一招!!”吕布一声暴喝,邪目如有火焰盛放,手持龙刃,狂劈乱砍,如有游龙卷席天下之势,向马纵横杀来,施出的正是‘龙霸天下’这招招式。

马纵横却又不怕,抖数精神,挥戟迎住,两人越杀越快。吕布龙刃更重,势大力沉。马纵横画戟轻盈,雷厉犀利。眼看两人又杀七、八回合,马纵横见吕布招式一缓,鬼神般的眼眸如有惊雷炸开,挥动画戟,如有破杀千军之势,猛砍而去,施出的正是‘戟破千军’!

吕布正欲收招,眼看马纵横猝起招式,邪目一瞪,忙是挥起龙刃挡住,一声‘嘭’响之后,龙刃骤被荡开。

“还我兵器!!”马纵横看得眼切,念头一起,赤乌如与他心有灵犀,骤地飞动。只见马纵横魁梧有力的猿臂伸展起来,五指大张,正是抓向龙刃。哪知,这时吕布脸上露出一抹邪笑,另一条手臂不知何时挥出,如同一条毒龙出洞,猛地打在了马纵横的臂膀之上。马纵横吃痛叫了一声,吕布趁机回刃砍来,马纵横却是忽然发作,拧戟隔住。两人猛地各是勒住马匹,除了拿兵器的手臂外,另一条手臂各是不断窜动,时而打斗,时而争抢兵器。周边人马遂是各为两人鼓舞打气,喝声不断。

“狗贼,还来!!”猝然,吕布一手抓住了方天画戟,马纵横也迅速一手抓住了龙刃,两人目光几乎一齐闪动起精光,各是发力,抢回自己兵器同时,另一臂故又松开,本想夺回兵器瞬间,趁机袭击。

哪知两人竟都想到一块里去了,各是夺回兵器瞬间,把兵器一转,翻起就杀。

‘嘭’的一声,两人兵器再次易手,却见马纵横手挺龙刃而砍,吕布手拧画戟而劈,两柄兵器碰撞刹那,火花迸射,瞬间便又荡开,两人一齐各收兵器,飞马而去。

“还是自己的兵器称手!”吕布把马一拨,邪目冷冽骇人,望向正也拔马而回的马纵横。

“龙刃竟然取回,下一回合也该取你狗命了!”马纵横鬼神一般的眼眸,如有电光转动,极其凶煞威凛,与身后的鬼神就似融为一体。

在这一瞬间,马纵横的气势竟还压过了吕布。

“哼,想要动摇我的心智!马家小儿,待你取得武家天下第一的名头,再来说这大话吧!!”

吕布邪目寒光闪动,对马纵横的诳语不屑一顾。高手对战,不断身手在比拼,心智也是一样。谁一旦动摇,就会被人牵着鼻子来走,最终一败涂地。

马纵横见吕布不中计,冷笑起来,一拍赤乌,扯声喝道:“那就在手底下见真章吧!!”

马纵横喝声一起,赤乌已然四蹄飞动,如化作一道飞虹奔飞而去。吕布也大喝一声,拧起画戟,策马迎去。

两人再次交锋一起,四周的人不由都屏住了呼吸。眼看两人一旦交锋,吕布身后邪神浑身火焰冲天,气势盛起,随着吕布舞动起画戟,也做着相同的动作。

“天荒八合邪神戟—天邪破日!!

眼看吕布拧戟而动,人相合一,大有石破天惊之势,挥戟搠出瞬间。马纵横却也是气势迸发,舞动龙刃,身后鬼神如同附体,血色如炎,如虹盛放。

“鬼神伏龙刀—万龙吞宇!!”

刀式一起,既有刀影晃动,如见龙影,成片飞荡,如有吞噬天宇,铺天盖地而来。

在那一瞬间,所有人恍然如见鬼神与邪神在天地间厮杀,杀得天昏地破,山河破碎,那一幻觉似虚幻却又真实,所有人全都看得如同失去神智,反而不禁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振作一些,人力胜天,神鬼佛魔皆是虚无,天地唯我独尊!!”这时,只听孙策一声震天咆哮,霸气傲然,竟令许多将士纷纷从幻觉中回过神来,全都惊异不已,感觉到匪夷所思。

孙策不由眯紧了一对霸王目,暗暗呐道:“吕布、马羲,此两人恐怕还真的触摸到神的层次了。不过总有一日,我会把这两人也踩在脚下!”

孙策暗暗呐道,身上霸气腾起,年纪虽且尚幼,但已有霸王之姿,不禁令人期待他成长到巅峰时期,是何等的威风盖世!

只不过,有一点令人不得不怀疑的是,纵是日后的孙策再是出色,恐怕也比不上眼下正在厮杀,如似化神的两个男人。

两人又是一番比拼后,吕布铠甲多先碎口崩处,而马纵横右腋窝下的一处,铠甲整块崩开,破裂的战袍里血液飞洒不断。

看来适才一番比拼,却是吕布更占上风。

只不过就想如此挫败马纵横,实在是异想天开。吕布也心知肚明,故是乘胜追击,拧动画戟,或砍或劈或扫或刺,对马纵横是穷追猛打。马纵横挥戟硬抗,身上铠甲几声嘭响,又见裂处。吕布看得眼切,一转画戟,急往一处裂口刺去时。马纵横眼眸一瞪,挥刀猝起,猛地荡开了吕布的画戟后,转刀横飞,袭向吕布咽喉之处。吕布看得眼切,倒身就躲,哪知马纵横早有预料,速把龙刃一抽,改砍为刺,连是快搠。龙炎偃月刀的锋利,曾有研究的吕布,岂会不知,但若被搠中,必穿甲破体,哪敢怠慢,急是挥动画戟挡去。不过马纵横已占先机,吕布挡住几合,但最终还是被马纵横抓住机会,眼看一刀就要搠中吕布左边胸膛。危急之际,吕布挪身急闪,猛地夹住在腋窝之下,正可谓是艺高人胆大,看得四周又是连阵惊呼声暴起。

“马家小儿!!你就有这些本领耶!?”吕布邪目一瞪,气势骇人,如武者至尊,纵声喝叱,声势惊人。马纵横一听,只觉腹中怒火轰地上涌,大喝一声,便要把刀一转。吕布却哪里会如他的意,夹得是严严实实,同时右臂挥戟一起,便要砍向马纵横。

可就在此时,马纵横却无被怒火迷失了理智,反而在引诱吕布急攻。眼看吕布画戟快要砍到马纵横时,马纵横快手一抓,竟是抓住了砍来的画戟。两人眼眸都是赫然瞪大,身体肌肉不断地在膨胀、凸起,不留余力地在较劲着。

“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绝世大战啊!能有幸亲眼目睹,实乃我辈三生之幸也!”高地上的一边,朱治脸色连变,眼里有着惊骇有着嫉妒,高傲如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两人达到的高度,恐怕是他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

“哈哈哈哈~~!!真他妈的痛快,那马家小儿给老子用点劲啊,别阴沟里翻船了~~!!”另一边的韩当却没有想那么多,反而越看越是兴奋,扯声地叫道。

韩当这一喊,顿是惹起许多马纵横军部将士的不喜。

“哼,莽夫无畏!”庞德冷冷地瞟了韩当一眼,这时李典赶来,在旁,毕恭毕敬地向比自己小了不少的庞德谓道:“庞将军,吕布此贼神勇无比,主公虽有盖世之武,但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我军占据上风,何谓让主公与吕布如此拼死?不如……”

“不可!此乃主公之意,旁人绝不可插手!”庞德一听,不由变色,向李典神色凝重地谓道。李典不知道刘雪玉的存在,庞德可是知道,而且也清楚刘雪玉在马纵横心目中的重要性。当年虎牢关一役,刘雪玉失去行踪,马纵横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地失去方向,陷入内疚、自责的深渊里,无法自拔。若非马纵横心志坚定,且有家人、兄弟在旁支撑、劝说,恐怕还不知多久才能恢复斗志!

而如今吕布掌握了刘雪玉的所在,对刘雪玉有着无限愧疚的马纵横,自会迫切地想要知道。他与吕布竟然约定好,庞德实在不敢擅自插手,否则一旦吕布反悔,这罪孽他可担当不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庞德念头一闪,忽然惊呼又起,惊得庞德连忙又是望去。正见吕布和马纵横两人各是夺回自己的兵器,再次厮杀起来。

“嗷嗷嗷嗷~~!!吕奉先,再接上我一招!!”马纵横嘶声暴喝,刀式一起,便是龙霸天下。与刚才吕布所施,更是势大力沉,来势凶猛。

“马家小儿,你太放肆了~~!!!”吕布邪目精光闪动,提起手中画戟,却也施出了万戟灭宇,比起马纵横适才所施,更是雷厉快疾,来势迫人。

却见两柄绝世神刃不断地碰撞着,随着一道道好似惊雷般的吼声暴起,火花四射,如见鬼遇神般的失声惊呼不断响起。

两人越战越快,仿佛都忘记了外界的一切,而那些观看的人,却也忘却了自身,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两个如神一般的男人身上!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招式拼搏完毕,各有损伤。马纵横和吕布几乎下意识地飞马就去,人马分过刹那。马纵横一声怒喝,便是施出龙回亢鬼,吕布却也回身施出戟破千军,两柄凌厉如虹飞扫而去的兵器,又在撞在一起,发出一声轰雷般的暴响,有不少将士、兵卒,看得太过如神,就似灵魂被震荡一样,忽然纷纷怪叫一声,竟当场昏死过去。但这些人的四周却无人理会,都在紧紧地看着战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