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鬼神的终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或者一代鬼神传说就此结束了。

“呀~~!!!”赤乌发出一声震天悲鸣,马纵横随着刺突而去的画戟,身体猛飞而去。

“我乃人中吕布,天下无双,尔等鼠类,谁敢犯之!!?”

胜者吕布,艰难地赢下这场巅峰大战,以至尊之姿,仰天长啸,一时间神鬼皆惊,天地色变,苍生无所不惊,无所不惧。

而倒落在地的马纵横,一动不动,只有无限的凄凉。

“主公~~!!!”庞德泪洒战场,狂是驰马冲飞,李典等将也全都悲愤盖天,飞马狂奔,都来营救马纵横。

冲天的杀气,如要闯破地狱,杀破鬼门关,誓要将马纵横抢回来。

这时,吕布邪目陡地望向地上的马纵横,眼神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充满了鄙夷、蔑视,不过却有藏着几分敬色。

“主公,时机正好,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而曹性正见四周大乱,孙家军都因马纵横忽然的死去而慌乱起来,连忙向吕布叫道。

或者因时势急迫,或者因身上伤势,不容怠慢,或者又因那几分敬佩,亦或者是以为马纵横必死无疑。吕布并无再添一戟,急一拨马,便从自军阵内急冲而去。

“不好!!吕布要逃了!!全军听令,快快杀落~~!!”韩当看得眼切,连忙吼道。不过其军皆被吕布无双之勇所俱,由其适才所见那九面邪神相势之威,许多人都未回过神来,这下听韩当吼起,纷纷慌乱冲落,立刻搅成一团,混乱不已。

同样的情况,朱治部也是一样。别说军中的将士、兵卒,就连朱治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脑里尽都是吕布那恐怖的身影,犹豫之下,已失先机,再去指挥时,各部急冲迫走,又是乱成一团。

这时,吕布已冲回阵内,嘶声喝道:“有我吕布在此,尔等还惧怕什么!?”

吕布一声怒喝,其部顿是士气爆发,各军将士忽然间如有无穷力量,各个都是胆气大壮,向黄盖军发起冲突。黄盖见吕布军猝然奋起,又听马纵横被吕布所杀,吓得面色大变,其部也是阵脚大乱。吕布军将士趁机强突,勇而无畏,竟很快地就撕开一个破口。黄盖看得眼切,连忙挡在前头,刚挡住一阵冲势。却见满身血色斑斑的吕布盛势而来,背后一面火焰邪神相势如是天地至尊。

“他娘的,吕布已是强弩之末,有何可俱,可老子砸死他!!”黄盖强打精神,手提赤牛怒炎鞭,迎向吕布,背后更涌起一面火焰赤牛模糊相势。

这时,忽然一声弓弦乍起,黄盖一时无料,反应过来时,箭矢已到胸口处,下意识地提鞭急打,箭矢刚破,吕布赫然杀到,一招戟破千军骤地扫出,正中黄盖腹部,击处铠甲轰然暴碎。黄盖惨叫一声,顿时整个人被击飞而去。眼看黄盖一合难敌吕布,须臾败下,吕布天下无双之威,更显可怕,黄盖部无不震惊,吓得失魂落魄,眼看吕布闯处,连忙拔腿逃开,哪里敢拦。

与此同时,韩当和朱治部一左一右,一齐从后杀到,吕布军前后遭到夹击,虽勇而抵抗,但依旧难挡敌势狂扑。于是,吕布军大部人马都被截住厮杀,吕布则领一队铁骑狂突硬闯。

“不好了,黄盖将军遭到冷箭袭击,被吕布一戟给砍飞了!!其军大部人马我等虽能截住,可却挡不住吕布!!”

这时,一员将士急来禀报。韩当一听,顿是色变,忿怒吼起:“天杀的吕布,竟敢伤我家黄大哥,我不和他拼了,就不姓韩!!”

韩当与黄盖都是豪爽性格,两人平日里交情极好,都以兄弟相称。这下韩当听得黄盖受伤,自是勃然大怒,面若疯狂地向前狂奔杀去。

“老韩!!你别轻举妄动,那可是吕布!!”朱治一看,神色不由一变,带着几分畏色,惊呼叫道。

“黄大哥生死未明,不能手刃仇人,我如何对得起与他的情义!!别说是吕布,就算是天皇老子,我也要杀了他~~!!”韩当扯声吼罢,人已早乘马远去。

朱治看了,却是暗暗叹气,神色复杂,嫉妒韩当勇敢的同时,也痛恨自己的懦弱。

“吕布骁勇无敌,所以主公才叫那臭小子在出口处把守,以防万一,这臭小子到底去哪了!?”忽然,朱治眉头一皱,带着几分忿色暗暗骂道。

话说吕布身负重伤,但为求保命,强突硬闯,竟还杀透了黄盖部,正要疾奔远去。而黄盖部皆是恐惧,不敢追杀。

“吕布狗贼,你休想保命!!!”

这时,一声怒吼惊起,只见煞气惊人的韩当手挺宝刀,引兵追杀而来。吕布麾下几员部署,连忙赶去拦截,却被忿怒的韩当,一刀一个,连砍数人。周围的孙家军兵众看得眼切,都是胆气大壮,纷纷随着韩当追杀。吕布见孙家军奋起来杀,不由神色一变,此时右腹裂口传来阵阵剧痛,只觉自己体内血液正快速地流失,连忙撤去臂膀上的袖子,快速地包扎住伤口。

“主公你大业未成,岂可就此牺牲,你先逃去,这里我来断后!!”曹性急喝一声,便引数十骑兵赶回。眼见韩当冲来,曹性拽弓便射,韩当眼看曹性箭快,不敢大敌,连是挥刀挡住。吕布见状,不敢怠慢,急引八十余骑兵赶紧逃命去了。

不知不觉中,到了晌午时分,只听四周杀声迭起,如有十面埋伏之势。却见吕布满脸苍白无色,大腿、还有坐下赤兔,都被他的鲜血染得妖艳,正强忍着虚弱,领着八十余骑兵走在一条隐秘的小径上,听着那四面八方响起的杀声,吕布唯有不断地强打精神,一刻都不能松懈。

“哈哈哈哈,看来我运气不错,还真遇上温侯爷你了!”忽然,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吕布与其部下无不色变,眼望过去,正见一员少年将领,领着数百面色冷酷的铁甲骑兵,一看全都是精锐,拦在了路口前。

“是你!孙家小儿!!”吕布一看是孙策,不由面色一变,邪目瞪起,只不过虚弱的他,此下已是邪威大减,在孙策眼里,根本不显可怕。

“呵呵,难得温侯爷还记得小儿,不过小儿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小霸王—孙策!”只见那少年面容俊朗潇洒,眼眸含霸者之威,正是孙策。原来孙策当时发觉马纵横心头动摇刹那,便知马纵横必败无疑,又想待会诸部兵马定会大乱,慑于吕布之威。又想吕布纵是能逃命,恐怕也是勉强闯出,带的兵马绝不会多,又因受了重伤,不敢走大路,遂先点了数百精锐骑兵,赶往小径埋伏。果然,正如孙策所料,可见孙策年纪虽小,但韬略谋智却是有过人之处,已有独当一面的成熟。

“孙策,你埋伏在此,是要取我性命耶!?”吕布眯紧了邪目,口中虽是如此在说,却已在暗暗观察四周,看哪里能够逃命。

“温侯爷当年在颍川时,对我孙家可是多有照顾。我这人最恨就是欠人恩情,这恩情不还,我可是寝食不安啊。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恭喜温侯爷击败强敌,至今日起,武家天下第一的名头,温侯爷是坐实了。”孙策咧嘴灿然笑道,霸王目里尽是凛凛战意。

“废话小说!孙策!如今我重伤在身,就算你杀得了我,也不配这天下第一的名头!何况我有三个理由,让你不杀我,你听完后,再做决定如何?”吕布脑念电转,也是有急智,这下竟想要说服孙策。

孙策先是看了看吕布右腹被马纵横砍伤的伤口处,虽也包扎住,但仍在不断地渗血,暗道:“这吕布伤势如此严重,再过不久,若不得医治,定会流血致死。而眼下他尚有一战之力,我与他拼死一搏,纵是能赢,怕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过能杀死吕布,这诱惑对于我来说,却是太致命了。可眼下不急,倒先听听他有何理由,若是不喜,他枉费功夫,流血更多,自是更为虚弱,到时我再去杀他也是不迟。”

孙策念头一定,又是露出一个灿然笑容道:“温侯爷请说,小儿洗耳恭听!”

“第一个理由,若你愿饶我一命,我吕布愿向皇天后土发誓,谨记孙家此恩,日后必有奉还!”

“哈哈哈哈~~!!温侯爷你莫把我当做三岁小儿,你反覆无常,为求富贵,能弑父也能认父,你不讲信义,天下人又岂会与你来讲信义!?”

孙策听了,一阵嗤声大笑。吕布面容一沉,忽然把手中画戟就地下一插,冲起一段,然后停下,大声喝道:“你若不肯信我,此下便可取我性命!”

孙策闻言,倒被吕布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这才收敛了脸上笑容,沉吟一阵后,道:“你且把剩下的理由说出。”

“好!第二个理由,董卓无义,我本无心效命,且这两年早已隐居山林,与我妻子过些平凡的日子。哪知董卓阴狠,为令我替他征伐中原,派人把我妻子擒去,作为人质。我不得已之下,才为他所驱!只要你愿放过我,我此番回去,必寻求机会,杀了董卓!!”

吕布此言一出,两方人马全都变色。吕布一个麾下将士,连忙赶出喊道:“主公休要胡话,这孙家人不知可不可信,但若传出,主公恐怕再无安身之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