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孙策的提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不!天xià人皆骂我吕布无情无义,我不过为求大业,不择手段!

但今日我却想以诚心相待,与孙家未来的掌管人结交!!”吕布眼神发亮,紧紧地望向孙策。

“吕奉先啊,吕奉先,你为求保命,又要弑父了吗?”孙策不由冷笑,吕布的无情反复令他由衷地厌恶,但他确是有弑杀董卓的动机。而无论是他,还是整个孙家,都希望董卓死!

因为只有董卓一死,天xià局势才会再次发生变化,而时势越乱,就对孙家未来的大业越是有利!

“董卓擒我爱妻,今日就算我不兵败于此,迟早也会找董卓算账!”吕布满脸都是浓浓恨色。

孙策看得眼切,却是信了。

“好,把你最后的一个理由说出来吧!”孙策一震色,凝声而道。吕布心头一震,似乎已经看到希望,忽然说出一个让所有人甚至孙策也当场色变的理由来。

“为铭记今日恩情,我愿与你结为结拜兄弟,此生此世,但愿富guì同享,患难同当,共创不世大业!!”吕布喝声浩然,赫赫有力,不但掷地有声,更震人心神。

“哈哈哈哈~~~!!吕奉先你威震天xià,傲视群雄,莫说是我,就连号位江东猛虎的我父,你也不看在眼里。如今你却要与我这个小儿结拜,就不怕他日传了出去,成为天xià人的笑柄耶!?”孙策回过神来后,仰头纵声大笑。

吕布却是邪目发光,冷声道:“我吕奉先不会看错人的,孙家小儿你年纪虽幼,但已有霸王之姿,假以时日,你不会逊色于我,更不会逊色于西楚霸王项羽!我赤诚相交,你若信我,你我便结为兄弟,永不离弃。你若不信我,就给我一个痛快!我吕奉先若皱半个眉头,就不是条汉子!!”

吕布满脸都是坦然之色,眼神无比地热诚真挚。孙策闻言,却不见感动,反而神色黑沉起来,冷声喝道:“吕奉先,你太自大了!!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那还等什么!?杀了我~~!!!”吕布一听,瞪眼怒喝。孙策怒火一起,霸王目赫然瞪大,冲天咆哮一声,策马挺枪,飞马便向吕布杀去。

吕布麾下没想到事情发生如此突然,反应来时,孙策已杀到吕布面前,吓得纷纷怒喝叫骂。

“纳命来罢,霸王擎宇枪—乌骓离殇!!”霸王枪骤飞而去,犹如乌骓奔跃飞突之势,倏地刺向吕布面门。吕布甚至连眼都不眨,眼看浑厚巨大的霸王枪盖然搠来。

电光火石之间,吕布左边脸上一颗冷汗留下,霸王枪就在他眉间毫厘处停下了。孙策猛地抽枪,立是翻身下马,单膝跪下便道:“小弟孙策拜见大哥!!”

吕布神色一愣,一下子也还没反应过来,定眼看时,果见孙策在跪,才是相信,连忙下马,扶起孙策,激奋说道:“策弟快起,日后你我兄弟联手,天xià何愁不能得之!?”

孙策闻言,沉了沉色,忽然问道:“适才我听那马羲屡屡提起一个女子,似乎与大哥你有莫大关xì?不知…”

“那是你的嫂子,马羲早年与她相惜,却辜负了她,如今却又想从我身边把你嫂子夺回,实在可恨至极!”吕布也不隐瞒,咬牙说道。

孙策听了,暗暗变色,想到了桥婉,忽然与吕布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道:“原来如此。这马羲风流成性,到处留情,可惜不少绝色佳人都遭他蒙骗!当初!”

孙策话到一半,忽见吕布神色大变,忽然单膝跪下。孙策连忙扶住,正见吕布捂住腹部伤口,满脸痛苦之色。孙策大惊,连忙取出孙家祖传的神农丹药。

据传这丹药乃由神农所传,幸被孙武所得,故一直流传于孙家。此药对于疗伤的效果斐然,因炼造困难,而且材料珍guì,所以就算是身为孙家少主的孙策,也只有三颗,平日里随身携带。

“少主,这神农丹药珍guì无比,就连主公也只有一颗,以来保命。你这般随意给了外人,这!”孙策麾下一员将领看了,不由变色,连忙赶来提醒道。

孙策听了,立转头瞪眼,喝叱骂道:“放肆!!吕大哥与我赤诚相交,虽未有仪式,但此心日月可昭,实已为兄弟也。竟然是兄弟,又岂会是外人!?”

说罢,孙策连忙打开药瓶,药瓶一开,立刻有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传出来。孙策随即从瓶中倒出一颗赤红如血的丹药,递给了吕布。这丹药味道之浓烈,就连吕布身后的将士也察觉到。

“主公!这丹药如此难闻,难免会是有毒!这孙家小儿说得好听,谁知道他是否怀着歹意!”吕布麾下一员将领不由满脸戒备地提醒道。

孙策听了,面色一变,嘴角一翘,冷哼一声,便要收回丹药。这时,吕布忽地一伸手,抓住孙策的手,凝色道:“无知小人不识大体,策弟何须与他计较。只要是你给的,别说是丹药,就算是明知是毒药,我也照吞无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

吕布说罢,另一手抓起孙策手掌心的丹药,仰头就是吞下,吞入腹内后,顿是感觉一阵绞痛,就连吕布,也不由痛得嗷嗷大叫起来。

“他娘的!!果然就是毒药,兄弟们给孙家的狗贼拼了~~!!!”刚才那个提醒吕布的将领一看,顿是大怒,嘶声骂道。其余将士听了,也纷纷忿然喝骂,各提兵刃,便要与孙策拼命。

“住手~~!!!”突兀,吕布咬着牙,满脸涨红地吼了起来。众人一听,立刻不敢发作。少时,吕布面色转好,已是满脸大汗,拱手震色,向孙策谢道:“策弟救命之恩,大哥没齿难忘!”

“神农丹药虽能压制你的伤势,但大哥你的外伤太重,还是治理之后,再行离去是好!”也不知孙策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竟好像真的有心与吕布以兄弟相交。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杀声逼近,吕布眉头一皱,震色道:“策弟不必多虑,追兵快至,如今时机未到,未免连累孙家,你我结义之事,暂且还是保密是好。”

“我也正有此意!”孙策一听,重重颔首而道。

“如此,我便先走一步,待日后有机huì相见,你我兄弟再好好聚上一聚!”吕布一凝色,也不知是不是为保性命故意为之,此刻望向孙策的眼神,倒是充满了浓浓的情义。孙策一震色,拱手慨然而道:“大哥保重!你此番败去,董豺虎定不肯轻饶你。祝大哥武运昌隆,逢凶化吉!”

“策弟有心了。”吕布轻一颔首,遂是上了赤兔,孙策急教兵众往左右退开,让出一条道路。吕布向孙策投以一个眼神后,一声令下,遂领兵而去。

孙策还有其部署皆望着吕布引兵离开,这前不久还是死敌,忽然之间,吕布却与孙策结为了结义兄弟,气氛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少时,吕布引兵远去足有数十丈后,吕布方才神色一变,暗暗转头瞟向了后方的孙策军,呐呐而道:“没想到这孙家小儿竟然真会饶我一命,此子城府高深,日后还是谨慎些好。”

另一边,在孙策军内。一员面如冠玉,眼神凌厉的年轻将领,不由急声向孙策问道:“少主,你莫非真就这般轻易地放过吕布!?吕布作恶多端,昔年虎牢关下曾杀无数英杰,为天xià人所痛恨。当年颍川之败,我孙家军更牺牲无数烈士,主公对他可是恨之入骨,欲要除之而后快。但若主公得知此事,定会雷霆震怒,严加惩罚的!!”

“哼,凌操你的想法太简单了,有时候要成就大事,就要把眼光放得更远。我爹爹一生忠烈,一心只为救助苍生,扶持社稷,却不知汉室气数已尽,天xià当有能者而居之。我孙家人才百出,加上爹爹骁勇刚强,更兼韬略,实乃一代雄主,只是一时那死性子转不过来,无奈之下,也唯有我这做儿子的来做这罪人了。”孙策淡淡而道,说罢,还露出一丝不羁的笑容。

那叫凌操的少年郎听了,不由神色一变,带着几分疑色,恭敬道:“恕末将愚钝,实在不知少主的意思。”

“蠢货!”孙策听了,先是骂了一声,然hòu长吁一口气,仰头望着苍天谓道:“如今正值乱世,而普天之下,以董卓势力最为庞大,诸侯无不俱之。董卓一日不除,各地诸侯也只能屯据其地,不敢轻出,也唯有一些雄才大略者,譬如袁氏兄弟、曹操还有我父等辈,不惧董卓,敢于寻机而动。不过眼下天xià势力教弱的诸侯,如同刘岱、孔伷、韩馥、桥瑁、张扬等,已一一被这些雄才大略者击败或者铲除。却看剩下的诸侯中,各个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再想扩张势力,必然掀起连番的恶战。如此一来,拥有最强势力的董卓就会有机可乘。而要打破僵局,唯有先击破董卓。其他暂且不说,就像如今的局势,但若让董卓夺取中原,与并州、三辅互相呼应,天xià各地随时都能发兵讨伐。董卓势大,而如今诸侯之间,各有戒备,绝无可能再组联盟。加上这回发起联盟的马纵横败于吕布之手,生死未卜,各地诸侯但若得知,定更为忌惮。也就说,如今要除董卓,就唯有依靠吕布此人了。”

孙策侃侃而道,听得凌操脸色连变,醒悟过来后,不由惊叹道:“少主眼界高远,真神人也。”

“哈哈,这你倒又说错了。我哪有这般本领,说出刚才那一番话的人,却是另有其人。”

神速记住【】,给书友提供一个舒适靠谱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