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剧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啊!?如此俊才,少主当竭力请他入仕,若有他相辅,我孙家军定能如虎添翼,何愁大业不成!”凌操很是激动地说道。

孙策听了,却摇了摇头道:“我岂不想他入仕我孙家,只不过我这兄弟啊,性格孤傲,为人傲气。如今他年纪太小,就算入仕,恐难受重用,再有他却也嫌我父脾性太过忠烈,做起事来,束手束脚。平日我屡屡劝之,他却以学业作为推搪。可我与他情若骨肉兄弟,又岂不知他的心思呢?”

凌操见孙策难得地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实在罕见,不由暗暗诧异这赢得孙策如此尊重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孙策似乎看出了凌操的想法,笑了笑后,一震色,带着无限的期待,悠悠而道:“凌操啊,我这兄弟可与吕布那假兄弟不同,他为人虽是孤傲,但却最讲情义,为之他甚至不惜一切。而他的才华,更不逊色于古之乐毅、管仲,再有绝代风华,才高天下,我孙家未来在他的辅佐之下,定能称霸一方,甚至夺取天下!!”

孙策从不打诳语,这一番话说出,凌操一干将士无不变色,已都纷纷猜测这天纵奇才到底是何人,竟能让孙策期望如此之高。

却说,再次在虎牢关开启的一场惊天大战,落幕已经在徐徐地拉下,胜负已成定局。败方,则是曾经武家的天下第一人吕奉先。但此番他虽败去,却赢得无尽的声威。

如同死而复生的吕布,再次展现出无双武姿,威慑群雄,屡挫强敌。最终虽中计遭围,但却成功击败了当下拥有最大声威的‘鬼神’马羲。马羲落败,生死未卜。

曾经的天下第一,再次凭借自己的双手,把属于自己的名头,夺了回来。

而吕布击败马羲之后,趁机突杀,竟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之下,闯破了敌军的围堵,领不到百余骑逃命去了。

而另一边,曹操据守虎牢,击败了隶属于西凉派系的周波军,高顺见大势已去,不得已下令撤军,夏侯惇率铁血神军与断后的陷阵营来了一场石破天惊的厮杀,战况惨烈。陷阵营阵亡数百精锐,几乎过半。铁血神军则是阵亡上千余人。但最终铁血神军还是击退了陷阵营,一雪前耻。

却说高顺急撤回营地,发现营地空旷,并无厮杀痕迹,不由大惊失色,又听一边山林深处,杀声不断,又是吓了一跳,连忙令麾下轻骑前往搜索,另一边又是未雨绸缪地派人先押辎重离去。同时又在营中深沟埋伏弓弩手,土垒下尽伏以长枪兵。

不一时,身骑神黑飞雷宝驹的夏侯惇率铁血神军杀到,却见高顺早有准备,且有伏兵,正犹豫之时。

忽然有人骑马来报。

“夏侯将军,主公有令,教你速速撤回虎牢,尽早歇息,以备战事!!”

夏侯惇闻言,独目里闪过几分惊色,不由急是问道:“眼下大局已定,还有什么战事要如此紧急准备?”

“鬼神马羲被吕布击败了,生死未卜!主公的意思是!”那将士急一震色,低声说道,话到一半,夏侯惇独目猛瞪,射出一道精光,吓得那将士顿是闭嘴,不敢说话。

“我明白了,传我号令,立刻撤军!!”夏侯惇面色沉凝,独目里更有几分激奋之色,暗喜机会难得。素来善于分析局势,权衡轻重的他,当即一声令下,率兵急撤退去。

“报~~!!夏侯惇的铁血神军退了!!”夏侯惇刚撤走不久,高顺部下一员斥候将领急来禀报。高顺听了,不由眉头一皱,颇为戒备地道:“这夏侯惇不但勇烈过人,且具备谋略智慧,不可大意,很可能他是故意撤去,引得我军松懈,再来袭击。”

性格素来稳重的高顺,却不敢丝毫大意,就在此时,忽有一队轻骑神情慌乱,紧急策马赶来,队伍还未到,为首一员将领便急是喊道:“高将军,我等找到了主公了!!!”

高顺一听,不由神色大震,立刻命一将把守营地,便引诸将前往迎接。

日落西下,高顺刚引诸将迎接吕布,众人还未来得及说话,孙家军的韩当、朱治等将率兵扑杀来到。高顺见吕布身受重伤不由大怒,率兵强硬死挡,为救吕布,争取时间,只引数百人,硬是抗住了千余骑兵的强突猛击,战个遍体鳞伤,血染战袍,不但其军将士,就连韩当、朱治等将见如此忠烈的壮士,也不由肃然起敬。

却说马纵横战败于吕布,庞德、李典等将忿然来救,全都吓得魂魄如飞,救下马纵横后,发现马纵横已然气息虚弱,命悬一线,正都手足无措,束手无计时。忽然传来了郭嘉的口信,命众人不可急于复仇,往东北撤走,以防突变,其他一切他已有安排。

庞德虽是恨透了吕布,但此下自也知孰轻孰重,连忙强忍怒火,下令撤军。而当时,孙家军只顾追杀,也顾不得去理会马纵横军,只有几队零散的队伍见得,却也不敢强拦,急报于孙策、朱治。而待孙策、朱治得知时,已过了半个时辰,两人也无意理会,但却关切马纵横的生死,却不约而同地都派出细作前往追踪。

此时,在虎牢关数十里东南一处河岸边上,哭声低泣响个不绝,众人都在咬牙强忍,一干将士更是满脸痛苦、悔恨之色,一些落寞跪着,一些却在祈祷。

而这偏僻的地方,竟早有人立好一处帐篷。当郭嘉见到庞德把马纵横背进来那一刻,痛苦不已地长叹一声,眼睛有些发红,吟吟道:“你这傻子,当年我就说了那女人不祥,要你早些放弃。可你就是不听。昨日我特地与你几番吩咐,要你绝不可中计与那吕布厮杀,就算不得已为之,他定会以那女人动摇你的心智。可为何你却不以为然,为了一个女人,落得如此下场,又是何苦啊!?”

郭嘉说罢,庞德已快疯了一样,急急喊道:“军师你莫要废话了,你到底有何安排,主公他快快!!没命了啊~~!!”

说到最后,庞德竟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满脸都是痛苦绝望之色。

就在庞德话音刚落,帐帘猝然打开,只见华旉和几个助手一齐急急地赶了进来,手上都带着各种器具。华旉一看马纵横面如死灰,先是吓了一跳,全然没想到威震沙场,所向披靡的马纵横,竟有朝一日,伤得如此严重,连忙喊道:“快脱了主公的铠甲,按住他的伤口!!主公已经失血过多,如果再不施救,恐怕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小行,你快去把药汤端来。小医你先把器具火烤消毒。小济、小世你俩在我身旁打手。还有,庞将军你替我脱了铠甲后,你就快快出去,军师也是一样。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谁也不能打扰我!!主公对我恩重如山,就算主公进了鬼门关,我华旉也要把他拉回来!!”华旉越说越急,说到最后,更是扯起了嗓子大喝起来。

庞德听了,不由燃起了希望,连忙急是替马纵横解开铠甲,却见那黄麟日月铠甲,已毁坏七、八,庞德在剥开时,还发现不少铠甲的碎片,陷入了马纵横的血肉里,看得触目惊人,泪水直流。郭嘉在旁看着,连是叹气,见铠甲终于脱落,战袍剥开后,又见马纵横浑身上下的伤口,更是痛苦,遂是摇头走了帐。华旉急急赶往,便是开始准备施救。庞德也被请了出去。

却说庞德出帐,一看到郭嘉,便是怒气冲冲地扑了过去,狮眸怒瞪,猛地抓住郭嘉,只举一臂就把郭嘉整个人给提起,扯声骂道:“你这白眼狼,分明早就猜到主公会与吕布死战,昨日为何还要让他出战!?”

郭嘉面色冷淡,任由庞德举着,也不挣扎,冷冷而道:“这是主公的心结,谁也阻止不了。”

庞德一听,似乎也是明白。这时,李典等将也急急赶了过来,连忙劝说。庞德方才把郭嘉抛去,李典急急把他抱住。

不知不觉,夜幕来临。马纵横军就屯据在河岸边,急急地等候着马纵横的消息。

一夜就此过去,到了次日一早,忽然哭声震动,响彻天地,在四周打探的各方细作一听,无不震惊,立即各往去报。而不久后,马纵横军便是启程,继续往后撤走,一路上哭声不断,闻者无不动容。

庞德、李典等将,各个都是面带怒恨、凄惨之色,各引部署,大军里散发出一股悲凉的气息。

晌午时候,虎牢关上。曹操听闻细作来报,说今早马纵横军中恸哭震天,怀疑马纵横已然死去。曹操听了,又是惊异又是不敢相信,脑海里不由升起那威武的身子,带着几分唏嘘叹道:“鬼神马羲真的就这般死去了吗?”

曹操话音刚落,一旁的夏侯惇立刻神色一震,奋然而道:“阿瞒,这可是夺取兖州的大好时机。董卓虽是势大,但若我军能取下兖州,作为根基,又有许昌、陈留两地可以呼应,又何须害怕那董卓!?”

“你想得太过简单了。马羲之所以能独领一方,除他的本领过人外,还有他善于识人用人。在他的麾下不乏将才谋士,各个都是英雄人物,且都对马羲忠心耿耿。再有,马羲已有子嗣,虽然年纪尚幼,但他的麾下一定会竭尽全力辅佐幼主,以助其继承大业。何况,如今彼军已有哀兵之势,贸然进犯兖州,只会激起彼军的怨恨,与我军拼死搏杀,到时只会战个玉石俱焚。而且,我方如今与马羲尚且是盟友,虽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进攻兖州实在没有什么利益可图,反而最后还会便宜了他人。”

荀攸听话,沉了沉色,道:“主公的意思所指,莫非是那孙坚?”

“正是,如今他正在兖州。马羲战死一事,若传回兖州,必然大乱。孙坚虽素有忠烈之名,但知人口面不知心,谁又敢保证孙坚会放着偌大的兖州不要,只守着那毫无实际虚无的名声?”曹操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纷纷醒悟,明白曹操为何不选择去攻打兖州。

“那阿瞒你昨日为何又要教我撤军赶回歇息,以备战事?”这时,夏侯惇却一沉色,面露疑色地问了起来。

曹操听话,淡淡一笑,细目迸发精光,不紧不慢地说道:“呵呵,兖州虽是取不得,但若是能取下荣阳,这有着虎牢雄关据守的郡地亦是好的。何况,无论那马羲是真死还是假死,如今也是乱作一团,荣阳他们是无心与我等争抢了。当下,要取荣阳,自如囊中探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