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英雄册再现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曹操说罢,一沉色,速又令道:“速传我令,向马羲军加以慰问,然后再派人传令到孙坚军那,就问马羲战死,如今联盟该是何去何从?”

“主公这是要试探孙坚耶?”乐进神色一沉,眼里尽是敬服之色,向曹操问道

“没错。本文由首发虽然我认为孙坚大多会趁乱攻取兖州,但也谁不定这人就是个傻子,放弃兖州不要,决意要与董卓决一死战。到时,我便屯据荣阳,坐等时机。一旦时机一到,大事可成也!”曹操话音一落,浑身猝然暴起了无穷气势,犹如一指点江山,笑傲天下的不世枭雄。

数日后,话说马纵横的大军与由胡车儿把守的在后的后方部队会合后不久,诸将皆穿衰衣,一路哭回兖州。而曹操军和孙家军也纷纷发来慰问。至于孙坚得知马纵横战死,更是为之恸哭,为安抚马纵横把守在兖州的部下,以免误会,为证其赤诚之心,不顾程普等将苦劝,当日率兵离开兖州,更与曹操回报,誓要与董卓死战到底,遂进往荣阳。

同时曹操军,以粮食不继,大军疲惫为由,撤回了荣阳。孙坚得知,又传令孙策、黄盖、朱治等将,先屯部于虎牢。

却看,天下大势,纷纷扰扰,千变万化,结局难料。吕布虽败于虎牢,却击杀了马羲,使得马羲军撤回兖州,曹操撤回荣阳,马、曹、孙三军联盟眼看已有了溃散之势。

董卓得知大喜过望,加速进军,拥十数万雄兵进往洛阳。又因,当年董卓坏事做尽,更曾一把火烧毁了洛阳城,听得风声的百姓、流民早就逃之夭夭。

故而董卓来到洛阳旧地后,只见城内一片荒芜,人烟稀少。董卓大怒,即日命各将士擒难洛阳方圆数百里一带的人口,强行拉入洛阳,或是修葺城池,或是为大军征用。西凉军素来凶残,自是掀起了一场又一场血腥的屠杀,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所不作,经其肆虐之处,横尸遍野,残酷至极,实在是天怒人怨。

李儒闻说,虽屡有向董卓进谏,但董卓却怨恨当年二十一路诸侯联合来攻打他时,这些百姓纷纷都暗中协助,有心报复,故是纵容属下犯事。

这日,在洛阳城内一处奢华的帐篷内,素来好色纵淫的董卓此番出征,特意带来了数十个佳人仕女,以供淫乐,这下帐内传出阵阵嬉笑荡叫,实在是撩人心扉。

李儒迈步正来,听得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眉头一皱,摇头呐呐道:“主公真的变了。如此下去,终究会吃上苦果的。”

李儒想罢,正欲进帐,这时一个西凉将领挡住去路,面无表情道:“主公有令,他正在思考军务要事,在没有想出头绪前,无论是谁,一概不见!!”

“连我也不见!?”李儒听了,不由露出几分怒色,瞪眼问道。

“还请军师莫要为难小的。”那将士闻言,把手一拱,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答道。

“简直就是胡闹!!给我让开!!!”李儒一听,顿是大怒,迈步就欲强行而去。那将士也没想到李儒会如此忿怒和强硬,这才露出几分急色。

就在这时,帐内忽然传来一阵沙哑的喊声。

“文优来了?进来吧!”

那将士一听,如释重负,连忙让开。李儒冷瞟一眼,似乎怒火未去,骂了一句‘狗奴才’后,才向帐内走进去。

待李儒走进,正见七、八个女子袒胸露乳,一些还知拽起被褥或是衣裳遮盖,一些却根本无意遮挡,还不断向李儒抛去媚眼。

“净是些低俗的妖女媚货!!都给我滚出去!!军营重地,再敢轻入,全都杀了!!”李儒看得眼切,再也忍受不住,面红耳赤地扯声吼道。那些女子一听,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求饶,一些更哭了起来,哭得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但李儒根本不为所动,嗤之以鼻。

少时,那些女子纷纷逃般地出了帐篷。董卓就披着一件大衣,上半身都是摊开,笑嘻嘻地谓道:“文优好大的脾气,不知是谁惹到你了!?”

“主公如今正是夺取中原,克立皇图霸业的紧要时机,可你却终日只知淫乐,这但若传了出去,必然军心动摇。到时若有万一,主公莫非忘了当年之耻耶!?”李儒一沉色,苦口婆心地劝道。董卓听了,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难怪天下人都以为我董仲颖是个只知屠杀征战,放火抢掠,纵淫玩乐的巨匪。如今连文优你也这般想我,看来这回一定能诱得那孙坚出动了!”

“主公的意思是?”李儒闻言,不由面色一变,忙是凝色问道。

“如今马羲已被吕布毙命,昔日三雄联盟已去其一,尚有曹、孙两人,而曹操此人狡猾奸诈,定不敢主意来战。但那孙坚却是不同,此人脾性忠烈,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放着偌大的兖州不要,竟来与我拼命!!

这下我却故意在洛阳这里放纵淫乐,让孙坚以为我已松懈,加上近日来我的部下杀虐不少,那孙坚不是素来看重那些卑贱的鼠辈吗?他一怒之下,又见我已松懈,定会率兵前来。

而眼下,只要铲除孙坚,单凭曹操一人,绝非是我的敌手。再待我除去曹操之后,普天之下,便无人能与我抵抗了!!”董卓猛地伸臂握拳,眼神凌厉,赫赫发光。

“原来如此,主公此计虽好,但未免过于冒险。毕竟主公名声本就不好,再如此下去,日后想要扳回名声,那就难了。”

“哼!只要有实力,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何况那些鼠辈最是好骗,待我一统天下,我再减去三年税赋,再派发粮食安抚,名声自就能回来了。这是弱肉强食的乱世中,最重要的就是实力,实力!!”董卓振声喝道,说得李儒脸色连变。

不过,李儒却也不反驳,甚至很是认同董卓的话,只是对于董卓有时候太过极端的手段,感到有些排斥罢了。

“主公说得极是,不过还有一事,恕儒斗胆一问。”李儒一拱手,毕恭毕敬地问道。

董卓闻言一笑,道:“你是问的可是吕布?”

“正是。此人反覆无常,不可深信。如今更是名声大振,英雄册再显人世,恐怕不久再次出现时,击杀鬼神马羲的吕布定能占据天下十大高手中的首席。到时各地痴于武学的豪杰,定会纷纷投往吕布麾下,在他尚未成势之前,还得尽早把他铲除是好。”李儒面带忌惮之色,英雄册的魔力实在太可怕了,让他不得不谨慎待之。

“哈哈,这你倒无需多虑。只要吕布还以为他的妻子在我手中,他就不敢造反。何况,孙坚若来,不正好让他和孙坚斗个两败俱伤耶!?”董卓闻言大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眼下擒去吕布妻子的那伙人我等尚未查出,一旦那些人秘密报予吕布。吕布说不定会忿而造反,那又如何?”

“我有十数万大军在此,就凭他吕布,如何伤得了我?何况他身受重伤,我已派人打探,吕布伤势尤为严重,未有一年半载,无法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不过你说得也是有道理,为防他造反,我已命李肃在提备,又命华雄整备三万大军,屯集在飞龙城后,一旦吕布造反,李肃即会通报,华雄即时便会与李肃里应外合,一齐铲除吕布!”董卓眼发精光,疾言厉色而道。

李儒听了,不由心头一震,欣喜道:“原来主公早有安排,却是我多虑了。”

董卓听了,缓缓地站了起来,走下阶后,来到李儒身旁,重重地拍了拍李儒的肩膀道:“文优啊,我西凉人素来遭中原人士还有各地贵族世家鄙视,以为是莽夫粗汉。我幸得众人拥戴,更好不容易掌控天下大势,我一定会竭力而为,纵是粉身碎骨,也要创造出一番丰功伟业,让天下人知道,我西凉儿郎,各个都是好汉英雄!!”

李儒听了,感动不已,浑身如是热血沸腾,震色道:“主公高义,实乃我西凉人之幸也。”

两人一阵叹息后。李儒忽然想起某事,不由咧嘴一笑道:“主公,我有一计,可令那吕布名声一落千丈,纵是得到那十大高手的首席,也要遭万夫所指,为世人所不耻!!”

“哦,这英雄册可是足以令天下人为之痴迷的东西。你倒说说你有什么妙计。”

“主公可还记得当年吕布为了赤兔,弑杀其义父丁原,投于我军的之事?”

“当然记得,此子狼子野心,我素有谨记此事,已作警示。不过说来,那马羲、张辽倒是委屈,替他背了这黑锅,一背就是五、六年。”

“主公你说,若是我等暗中教人把此事宣告天下。天下人又会如何看待吕布此人?”

李儒眼中猝是射出两道阴鸷光芒,冷笑而道。董卓听了,先是神色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后,不由纵声大笑。

于是,董卓各做准备的同时,又依李儒之计,教人暗中四处传说,当年在箕关,乃是吕布倒戈背叛,为求富贵名利,亲手弑杀了丁原,而吕布坐下赤兔马正是当初西凉军用来收买他的资本。

此消息一经传出,又因多是经于西凉派系之口,自是可信,天下无不震惊,一时声讨吕布者,数之不尽。

而正在飞龙城内养伤的吕布得知,心知定是董卓所为,雷霆震怒,大骂董卓无耻背叛,可又得知华雄正屯兵在飞龙城后,见董卓已有防备,元气大伤的吕布,自是不敢发作。

董卓闻说,暗喜不已,只把吕布玩弄于鼓掌之间。

不知觉,半月过去了。英雄册再次出现,当中首页为天下十大英雄,其中名列首位的赫然正是‘世之豺虎’董仲颖,次位则是‘河北巨雄’袁本初,紧接则是‘淮南霸主’袁公路,以及‘乱世枭雄’曹孟德、‘江东猛虎’孙文台、‘荆州天雄’刘景升、‘幽州白马’公孙伯圭、‘西蜀仁君’刘君郎、‘西凉伏波’马寿成,最后的则是‘扬州武王’刘正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