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互为算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故而投于温侯,不但是师命,更是我之志也。若温侯愿以国士相待,宫必以国士而报之。”陈宫宣明其心,吕布还有高顺、曹性等将士听了无不振奋、欣喜。

话说当初吕布兵败,与高顺会合后逃往飞龙城的途中,伤势加重,几乎丧命。所幸黄海和陈宫及时出现,或许吕布命不该绝,在黄海的施救之下,暂时保住了性命。不过没过多久,黄海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只有陈宫留了下来。

外话且不多说,却说众人听了陈宫的话后,各个都是重燃希望,且也无限期待。毕竟像陈宫这般天纵奇才,可谓是可遇不可求。高顺等将不禁已经在期待,一旦渡过这次难关后,吕布和陈宫联手,将会成就何等雄伟的基业!

少时,众人坐定。吕布抖数精神,震色与陈宫问道:“还请公台说出当日所言妙计,我当洗耳恭听。”

陈宫难得笑了笑,颔首一点后,凝色道:“主公若要打破此番死局,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条出路!”

陈宫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变色。吕布皱眉道:“此话怎说?”

陈宫面色一沉,遂是说出一番满堂震惊的话来。

“联合孙家,密图华雄,再以详败孙坚,逃回洛阳。华雄乃西凉第一猛将,一旦死去,如此屯据在洛阳的西凉军,不但士气一落千丈,而且必会慌乱。西凉军虽人多势众,但正因如此,一旦局势动荡,容易混乱。再者,我并州军与西凉军相处多年,不少将士都习惯西凉人的习性,但可在华雄军破时,命精锐伪装,混入残部之内,以作内应。我等尽管等待时机,给予致命一击,说不定还真能创造奇迹,铲除董卓。即时,主公必能夺回名声,受天下俊才所敬仰!如此一来,日后主公欲成一方势力,亦不过如囊中探物!”陈宫此计一出,诸将纷纷变色,各都是心惊胆跳。毕竟陈宫所说之计,实在太危险了,一旦有个错失,便会造成无法想象的恶果,更何况吕布的妻子在董卓手上,一旦董卓得知吕布造反,定会对其妻不利。

就在诸将都在犹豫的时候。吕布忽然邪目一亮,迸射两道精光,道:“华雄如何能够除之?”

“主公可恳请华雄入城来商议要事。不过华雄大多不肯,反请主公前往。主公可密与孙坚作议,让他率精部夜袭华雄营地。到时华雄军必然混乱,主公则趁机将他击杀。但最好就是暗中偷袭,让孙坚或者他的部下将其杀之。如此一来,我军便更容易成事。不过这恐怕要有超强的箭艺不可。”陈宫口中说是为难,难脸上却在露出笑容。

吕布听了,邪邪笑道:“公台莫非忘了当今十大神箭手独占鳌头又是谁耶!?”

“属下该死,竟忘了主公神箭盖世!”陈宫却也伪装惶恐之色,连忙告罪道。

吕布听言,奋然而起,纵声向陈宫笑道:“哈哈哈~!!好,很好!如此你我便携手一同创造奇迹,让天下人看看我吕奉先与陈公台一旦联手,将会是何等的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属下当竭尽全力,不敢辜负主公厚望~!!”陈宫听话,也是振奋不已,浑身亦如有血性汉子,热血沸腾的感觉。众将听了,也纷纷拱手大喝,战意盎然。

却说,当夜孙坚率部已到飞龙城数十里外,正于扎营立帐。就在此时,忽然吕布派使者秘密来见。孙坚不由一惊,却恨吕布无情无义,便欲喝去使者。

哪知孙策倒认为这其中必有要事,劝说其父但可一听,看看吕布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诸将也是如此劝说。孙坚方才答应。

少时,吕布来使入帐,遂说明陈宫之计,更说出吕布之妻被董卓所擒,遭到要挟之事。孙坚闻言大惊失色,一时主意不定,向命其使退出,遂与众人在帐内商议。

“哼,我看那吕布反覆无常,绝不可信!”韩当瞪眼便道。

孙策皱了皱眉道:“这却也说不定。董卓势大,若无吕布协助,要将其除之,势必难于登天。我倒认为这是难得的机会。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理应一试!”

“但若深入敌腹,到时吕布却与那华雄联手,我军必然遭到灭顶之灾!”孙坚闻言,沉色而道,这条计策实在太险,他不得不谨慎为之。

“但若不如此,爹爹要与董卓正面决战,可又曾想过要牺牲多少性命?恕孩儿直言,自马羲死去,但凭我孙家和曹军已无法与董卓抵抗,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绝不可能赢下此番战役。而吕布就是这个奇迹!”孙策那霸王目猝地精光盛放,浑身散发出凛凛霸气,一时比起其父孙坚,也毫不逊色。

孙坚见了,不由心头胆气一壮,哈哈大笑喊道:“哈哈哈哈,小儿亦有如此胆气,我这做老子的,若是退缩,岂不成了笑话耶!?”

“对!男儿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不了就是一死,拼他娘的!!若是吕布敢来使诈,我就和他拼个玉石俱焚!!”韩当也一震色,慨然喝道。

因为吕布伤了黄盖,因此韩当对他是恨之入骨。当下,连韩当也能放下偏见,孙家父子听了,一对眼神,便是决定下来。

须臾,孙坚再把吕布使者召来,商议定后,孙坚遂各发号令,暗作准备。

到了次日一早,旭日刚是升起。孙坚便派孙策还有韩当,率三千精锐前往飞龙城搦战。孙策领命,一路盛势而去,声势浩荡。

吕布得知孙家军杀来,忙也派麾下高顺、曹性出战应付。

飞龙城下,却见两军阵势摆定。孙策纵马挺枪,骤飞而出,霸王目睁大,英眉竖起,扯声就喝:“吕布何在,命他快快出来送死!!”

孙策此言一出,高顺不由怒而策马奔出,手举虎威狼牙棒,扯声骂道:“乳臭味干的小儿,就凭你也敢挑战我家主公,快快退去,叫你家大人过来!!”

“哼!!姓高的,你这是在找死!!今日我便要你看看,我霸王枪的威力!!”孙策一听,面色顿是黑沉起来,一拍战马,倏然冲飞而去。

高顺眼见孙策杀来,气势汹腾,不由面色一变,眼看快要逼近,不由胆气一壮,怒声咆哮,挺起虎威狼牙棒,策马迎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赫然相撞。孙策一举手中霸王枪轰然就砸,如有盖世之威,高顺哪见过如此用枪的人,吓了一跳,连忙双手举起兵器挡去。

顿时,只听‘嘭’的一声兵戈巨鸣,高顺痛叫一声,虎口血液渗出,就这一回合,竟就被孙策的巨力震得虎口碎裂。

孙策霸王目精光一盛,立又扫起厚重硕大的霸王枪,忿然向高顺拦腰扫去。高顺面色一急,忙是拧起虎威狼牙棒隔住,又是‘嘭’的一声巨鸣,整个虎威狼牙棒顿被震开而去。

并州军中见孙策这般霸气,吓得骤起一阵惊呼叫响。却又见孙策乘胜追击,一顿猛攻急打,杀得高顺毫无还手之力。曹性看得眼切,不由暗怒:“这孙家小儿可真够过分!!”

曹性念头一转,又听一声骤响,只见高顺手中兵器又被荡开,还几乎脱手。

原来,昨夜两方议好。今日孙家军前来搦战,高顺等将故意落败,让孙家军赢尽风头,好让吕布有理由与华雄商议援救之事。

不过曹性却不知道,高顺除了一开始有所留手,到后来却已不敢丝毫松懈,全力施展,却仍旧无力还手。

“哈哈哈哈~~!!再接我一招!!霸王擎宇枪法—武破乾坤!!”孙策杀得正是兴起,一声喝罢,手中重达八十余斤的霸王枪,竟是轻若鸿毛,在孙策施展下,如同飞虹快电,气势迫人地攻向高顺。

高顺不由面色一变,这才明白为何孙策能占据十大高手中的一席,连忙抖数精神,奋力挡之。两人各是奋力搏杀,不过高顺明显弱于一头。猝然,高顺一招抵挡不住,连人带马被孙策搠开一丈。

曹性见孙策如此得势不饶人,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拍马出阵,拽弓上箭,便要袭击孙策。

“这孙家小儿实在太可怕了,如此下去,颜面难保,先往撤去!”高顺念头一转,却也不欲再做纠缠,忙是拨马就走。

孙策纵声大笑飞马便追。曹性见之,更是恼怒,放箭连射。孙策见的快箭逼来,拧枪就扫,‘嘭’的破开一箭,加紧追在高顺身后。

这时,并不相信吕布军的韩当唯恐孙策有失,立刻率兵赶来接应,顿是杀声盖天,惊天动地。

“哈哈哈,我早说了,就凭尔等鼠辈,不是我的敌手,快教吕布出来送死!!这武家至尊的名头,是属于我孙家的!!”孙策笑声放荡,霸气泯然,并州军上下见之,无不惊骇。

另一边,却说西凉军细作早就在一旁窥视,见得高顺不敌孙策,孙家军大举攻往,惊骇不已,连忙回报给华雄。

少时,在西凉大军营地之中,正于虎帐内的华雄得知消息,不由面色一变,惊呼而道:“什么!?连高顺也不敌那孙家小儿!?”

“华将军,这孙家小儿能名列英雄册上的十大高手,自非泛泛之辈。而眼下吕布伤势未愈,恐也非那孙家小儿的对手。不知华将军有何主意?”华雄麾下副将贾锋面色一沉,凝声问道。

华雄听了,却是露出几分怒色,不屑喝道:“什么英雄册,就是一通狗屁!!迟早一日,我要那十大高手全都成为我手下败将!!”

贾锋见华雄如此忿怒,倒是心里明白。原来,不久前华雄得知自己并无登上英雄册的十大高手,雷霆震怒,大受打击,对那编辑的英雄册的人,自是叫骂不已,恨之入骨,甚至连名列英雄册上十大高手的英雄都给恨上了。

“将军息怒。”贾锋见华雄怒火正盛,心头暗暗一揪,正欲说下去,忽有将士赶入来报,说高顺败去,退入城内。孙策在城下骂了好一阵,更指名要向吕布搦战,吕布却依旧不敢出战。孙策方才撤走。

“哼,什么天下无双,如今连个小儿都不如,真是笑死人了!!但若我出,十合之内,便能杀退那孙家小儿,三十合内,便能取他小命”华雄闻言,却很是解气,冷笑讽刺,更大放厥词说道。贾锋听了,不由变色,连忙提醒道:“将军万莫不可冲动,莫非军师吩咐我等不可贸然出动,但可稳据后方,以防生变!”

“行了!你日夜提醒,我怎会不记得!?退下罢!”华雄一听,有些恼怒地喝叱道,遂把贾锋喝退。

当日,快到黄昏时候。忽然吕布派人来请,要华雄到飞龙城去议事。华雄听了,却是怒骂吕布派来的将士,但说吕布若诚心来议,便来他的帐下,他是绝不会前往飞龙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