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白狮怒噬牛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敌军军心动荡,又中埋伏,已是砧板鱼肉!!听我号令,给我杀他个天翻地覆~~!!我要这些西凉狗贼,遍地尸体,血流成河~~!!!”张辽纵马狂奔,从斜坡上奔飞而落,如有铺天盖地的,身后一干部署,各个气势如虹,杀气汹腾,如能杀破九天,闯开地狱。

“不好~~!!中伏了~~!!快快准备,敌人要杀来了~~!!”

“盾兵,盾兵在哪,快挡住啊~~!!”

“他娘的,盾兵都挤在中军去了,哪里动得了~~!!”

“那就先教左边的部署挡住啊~~!!”

“杀千刀的~!!左边几乎都是弓弩手,如何去挡~~!!你要他们都去送死耶~~!!!”

一道道惊呼乱吼,不断暴起。诸将已乱。牛辅更是一时失神,看着那个犹如天神一般的男人手持月牙银狮宝戟,盖然杀落!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张辽飞突来到,左边的弓弩手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要想射箭时,已然来不及了。张辽猛地强突而入,手中银戟急劈乱砍,骤飞快搠,俨然杀开了一条血路,很快浑身便是血红妖艳。

“张文远,纳命来罢~~!!”一员西凉将领嘶声咆哮,猛地拽开弓弦,‘啪’的一声,箭矢飙飞而去。眼看是快,但在张辽眼中就如静止一般,只见张辽挥戟就砍,又是‘啪’的一声,箭矢轰然破裂。那将领看射不中,急吼一声,可很快就变成了惊呼声,因为张辽已飞快杀到,手起戟落,猛地劈下。那将士根本躲避不及,身体顿被劈开两半,血液狂扑而出。四周将士、兵卒看了无不胆怯。与此同时,眭固引大部人马也是杀落,一阵强突猛进,杀得西凉大军的左翼瞬间溃散。

张辽一路驰马奔杀,横里直插入腹心之地。又见数百精锐骑士,皆配备白马银甲,各持大戟,正是张辽这些年来,耗费心机所打造的精锐部署—银狮骠骑!

这银狮骠骑人数共有五百余人,全都是精锐,由张辽亲自操练,更传授戟法,由其熟悉游击作战。

平日里张辽也常领着银狮骠骑四处征战,讨伐匪盗,有时更会跨过边界,又因来去无影,杀人如麻,故得名‘鬼狮’。因其主本就有鬼神之名,张辽亦喜之此号,故常以此名称之。

“鬼狮听令,加速奔杀!!”张辽狮眸生光,扯声暴喝,一声令下,银狮骠骑皆是举戟大喝,各是加鞭飞马,紧随着如飙飞冲起的张辽。

“小心!!张辽要来闯阵了~~!!”正见大军腹心之处,诸将还有各精锐部署,迅速摆开阵势,把牛辅拥护在垓心中央。牛辅长得本身就高,其坐骑也是高大,正好可以眼见张辽引着银狮骠骑杀来,顿是神色狰狞,扯声怒吼道:“张文远,我势要把你千刀万剐~~!!!”

“牛定邦,恐怕你这辈子都被这个机会了!!因为我这就来取你项上首级~~!!”张辽嘶声骤喝,两边兵士看了,急欲截杀。这时,眭固也飞快率兵赶到,以作掩护。

说时迟那时快,张辽如有神速,眼见他一路驰骋,所向披靡,策马已飞到腹心阵前。西凉军的将领、兵士连忙扑上拦截,却被张辽纷纷以戟杀翻,银狮骠骑也汹涌突上,盛势凌人,杀得一阵混乱。

诸将眼看张辽骁勇难挡,无不惊骇,立马把更多的兵众围在牛辅左右。同时,一前一后的西凉军部连忙纷纷望阵中腹心赶来营救,一时间喊杀声、惊呼急叫声,响不绝耳,天地为之颤动。

“他娘的,那张辽就区区数百兵士,为何就抵挡不住,都给我扑上去,谁敢退却,老子第一个杀了他~~!!!”一阵后,牛辅眼见众人强扑围上,却仍抵挡不住张辽和他的部署,不由大怒,于是越来越多的兵众将士又往厮杀。

这时,张辽狮眸一闪,大喝一声,拔马忽然绕开而去,银狮骠骑立刻紧随,因早已习惯游击作战,拔马转去的速度极快。一干西凉兵众、将士反应不来,都扑杀不及。

张辽驰马狂奔,正遇一将士斜刺里杀出来挡,嘶声就喝:“鼠辈休挡吾道~~!!”

张辽吼声起时,背后一面略显模糊的白毛银狮兽霍然而现,威武盖世,正作咆哮之状。那西凉将士,顿被吓得心头一滞,反应来时,张辽的银戟早就搠到他的面前,遂是一声惨叫,又是一员将士被张辽杀落马下。

这时,又有两个西凉将士左右扑上,其中一个,先被张辽挥戟砍死,另外一个趁着空隙,挥刀砍中了张辽的右边腋窝下三寸的位置,虽有铠甲保护,但那将奋力一刀,也把张辽的铠甲砍出一个裂口。张辽吃痛大怒,急便转戟一刺,便把那将挑落马下。

就在此时,连道箭破虚空的急响暴起。张辽下意识地先是挪身一闪,一根冷箭掠飞而过,又有一根箭矢从后袭来,眼看就要射中张辽的后脑勺,张辽反应却也是快,低头一躲,便是避开。眼看这箭不中,不少西凉将士都失望地叫了起来。

“尔等鼠辈,挡不了我~~!!”张辽狮眸一瞪,眼中锐气迫人,猛一加紧飞马,又是急飙而去。因张辽忽然绕开,适才诸将又急于引兵扑杀,这下腹心阵中多处空虚。张辽看中一处,把马又是一拨,瞬间斜里插入,猛突而去。几员西凉将士看得眼切,纷纷追时,张辽早就冲去,后方银狮骠骑赶上,顿把那几员西凉将士杀飞落马。

“来了~!!来了~~!!张辽来了~~!!”牛辅身旁一员西凉将领,正见浑身铠甲、战袍残破,血迹斑斑的张辽,如同修罗鬼煞般奔杀过来,不由面色大变,惊悚叫道。

“懦夫给老子滚开~~!!诸将听令,全以弓弩准备,我就不信那张辽能杀得进来~~!!!”牛辅听话大怒,拧起巨斧猛是一挥,便把那将士生生地打飞而去,同时扯声怒喝叫道。众将士一听,皆是奋起,各是急取弓弩,纷纷准备。

如今,却见两军混杀正烈,此起彼伏的喊杀声,使得天地仿佛在晃动一般,时而那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迭起,令人感觉到仿佛置身于地狱深渊的修罗战场。

“嗷嗷嗷嗷~~!!!杀呐~~~!!!”张辽瞠目咆哮,气势盛放,犹如骇浪狂潮,白毛银狮兽瞬间变得栩栩如生起来,赫然盘踞在天地之上,相势不断地膨胀起来,神鬼具惊。

“给我射~~!!!”眼看张辽盛势杀来,牛辅强压恐惧,竭斯底里地吼了起来。不过在张辽白毛银狮兽的相势威胁之下,一些将士却是一时无法回魂,但也有十多个将士一齐发箭猛射,同时两边也有弓弩手纷纷拽弓乱射。

“来吧~~!!!看我飞狮破天戟法—狂狮啸天!!”张辽怒声暴喝,背后白毛银狮兽立刻做出长啸之状,其手中银戟奋力舞动,密不透风,阵阵旋风掀起,射来的箭矢纷纷荡开。

眼见张辽不断急速突进,众人无不心惊胆跳,也是玩了命的,狂射不断。牛辅却也决定拼死一搏,舍生作为诱饵,认为张辽在杀到自己面前,一定会被乱箭射死。

“射啊~~!!都给老子玩命地射啊~~!!我要这张文远死在乱箭之下,然后再把他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快~!!都给我卯足劲的去射~!!!”

“你这畜生,是干什么吃的,用劲,射得更刁钻一些~~!!!”

于是,只听牛辅不断地咆哮怒喝,神情愈加狰狞。

只见箭潮愈加密集,愈加快疾。蓦地,在张辽身上,一朵血红绽放,一根箭矢正中张辽右肩,但张辽动作却丝毫不慢,依旧在奋力地招舞着银戟,因为只要他一旦停下,立刻就会被射成蜜蜂窝。

紧接着,‘嘭’的一声,又是一朵血花在张辽胸膛处猝然绽放。张辽依旧威猛、神速,戟舞如风。

啪、啪~~!!

接连两根箭矢在张辽身边掠过,在铠甲上纷纷划出了火花。

牛辅大恨、惋惜。

张辽面色从无动容。

就这转眼间,第三朵血花再次绽放在张辽的身上,这回一根箭矢赫然地射中了他的腹部。

这说是慢,可不过发生在一刹那间。

就在张辽中了第三根箭矢的同时,牛辅处轰然慌乱起来。因为张辽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如与身后那头恐怖巨大的白毛银狮兽化为一提,盛势杀到了!

那一瞬间,天地色变,神魔鬼怪皆为胆怯。众将士全都吓得失了神,只见血色艳丽的张辽摧枯拉朽一般撞开了人丛,遽然杀到了牛辅面前。

牛辅,惶恐,惊骇。只见他正慌忙地急提巨斧,咆声巨喝。

“嗷嗷嗷啊~~!!!张文远,老子乃西凉军的大元帅,未来天下的兵马将掌控我手,我不惧你~~!!我不惧你啊~~~!!!”

“飞狮破天戟法—银狮吞月~~!!!”张辽却不理牛辅那其实充满恐惧的咆哮,拧戟飞起瞬间,身后白毛银狮兽赫然大张血盆大嘴,向渺小的牛辅狂吞过来。

须臾,月牙银狮宝戟霍然地搠中了牛辅的心窝,紧接着赫然穿透,直从后背穿透而出。张辽飞马冲过,刚一跃挺起了牛辅的尸体,瞬间冲飞过去。

“哇~~!!大元帅~~!!!”

“该死的张文远,我等与你拼了~~!!”

“完了,完了~~!!大元帅被张辽杀了~~!!”

“别慌别乱~~!!就算是败,也要替大元帅报仇雪恨~~!!!”

“嗷嗷嗷嗷~~!!张辽狗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啊~~!!!”

一干西凉将士,或是悲愤激动,或是胆怯心寒,或是慌乱无措。而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辽银戟上所挺起的那具无声的尸体。

可知在上一刻,这具尸体掌控着十数万西凉大军,前不久才得到了整个并州,且前途不可计量!

可下一刻,一切化为乌有,因为亡者注定会失去一切!!

“哇啊啊啊~~!!大元帅我来给你复仇拉~!!”一个西凉将士面色忿然哀恨地奔杀而起,在四周的西凉将士也纷纷面带痛恨之色地朝着张辽围杀而去。

就在此时,银狮骠骑赫然一举杀到,凌厉凶悍的骑阵瞬间把扑向张辽的将士全都杀退,飞快地拥护着张辽而去。而张辽就以戟,力挺牛辅的尸体,嘶声怒喝道:“敌军大元帅牛辅已被我张文远诛也~~!!建功立业,就在此时,诸军将士还不快快给我杀破这些西凉狗贼~~!!!”

随着张辽喝声一起,背后的银狮骠骑也一齐扯声喝道。很快牛辅被张辽诛杀的消息传到了战场各处。西凉军的士气顿时遭到巨创,反之张辽军士气如虹,锐锋更盛,各往奋力厮杀,以立军功。西凉军群龙无首,一些将士眼见大势已去,各有私心,纷纷率领部署逃命而去。却也有一些将士心怀怨恨,领着兵众拼死厮杀,欲要为牛辅复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