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锦马超战徐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超话音一落,一众骑兵立即齐声暴喝,以鹤形之阵朝着徐荣军摆出的军阵轰然奔杀而去。:顶:点:小说3

徐荣眼见马超引兵盛势强突而来,却毫无惧色,面容冷酷,低声呐呐道:“马超小儿,你还是太嫩了一些!”

却见马超为首当冲,越冲越快,坐下白麟兽冲天长啸,如同飞虹飙起。

只见两军,一动如脱兔,一稳若磐石。距离不断地缩短着,城上的徐荣部署全都屏住了呼息。

赫然间,马超飞马杀到。徐荣立即一声令下,前首的盾兵立即各持盾牌忿然抵上。

“杀~~!!!”马超双眸精光暴射,两条模糊的银色飞龙相势更从他背后飞荡而起,飞龙银辉神枪朝着率先扑来的好几个盾兵悍然挥动而去。

‘嘭’的一声巨响,马超力气浩大,雷厉一击扫去,那几个盾兵当场弹飞而去,不过很快又有盾兵持盾压上。

“挡住!!都给我玩命地挡住!!举起盾牌,不要让他突破,左右兵士都给我压上去,把他围住~~!!!”徐荣麾下一员将领,嘶声咆哮着。

“尔等鼠辈,如何能挡飞龙之跃~!!?”马超怒声咆哮,白麟兽也发出一声嘶鸣,只见他奋力挥动起飞龙枪,急扫乱搠,挥动得密不透风,毫不停歇,一路冲杀,盾兵都抵挡不住。

“第二小队,第三小队立组防线,第四、第五小队准备围住!”徐荣目光冷寒,眼看马超凶猛至此,却毫不动摇,疾声下令。却说马超赫然撕开破口,正要突入。其后骑众也铺天盖地,如同狂潮骇浪般奔杀过来。

就在此时,盾兵人丛中,迅疾地筑起一面面盾墙,以横相连,一连两道防线,迅速组成。马超眼眸圆瞪,气势盛放,先是发起强突,却被拦住。马岱见了,立即引兵来援。马超见状,为之一壮,奋力再起冲突,只听金属骤响,暴起不绝。第一道防线须臾被破。马超更为激奋,盛势便往第二道防线扑来,一众盾兵严阵以备,又是成功强是挡住马超的进攻,马岱等人奋力在旁协助。马超为破盾阵,使劲力气舞枪狂攻,集中一处猛击,眼见第二道防线快要破开缺口,猝然又有两队盾兵扑上,立刻围住厮杀。不知觉间,马超还有马岱等人都被围在垓心,同时马超另外的部署,却也纷纷被盾兵给拦截,一时难以来救。

徐荣看得眼切,立即又火速下令,左右两大队的长枪兵立即汹涌扑上,马超军提防不及,立即被纷纷杀散,两军混战一起,不过却是徐荣军占尽上风,不断地蚕食着马超的部署。

这时,马腾率兵火速正往陈仓城来赶。忽然,一员将士急来禀报,说马超擅自与徐荣在城下厮杀,这下反被徐荣的部署杀散,马超和马岱更被围在阵中垓心。

马腾一听,顿时面色大变。却见在他身旁,身穿白袍长衣,长发扎辫,目光明亮的成公英一听,也是暗暗惊异,不由在心中赞道:“徐荣真不愧当世将才也!”

成公英念头刚是闪动,马腾却已压耐不住,命成公英指挥大军,自率诸将急往救援。

却说陈仓城下,徐荣急是调拨,不断地在围住马超的垓心左右调拨兵马,想要迅疾铲除马超。哪知马超实在生猛,连是强突硬闯,厮杀起来,毫不惜命,拼得可谓是神鬼俱惊,几番几乎杀突而去。

就在此时,不远处发起阵阵震天动地的杀声,却是马腾率诸将引兵赶来营救。

徐荣见状,暗暗可惜,却不恋战,当下当机立断,下令撤兵。马超军早被杀得混乱,眼见徐荣军退去,哪里敢是追杀。不过马超却是不同,眼看周围敌兵迅速退走,龙眸急是一瞪,左右环视,正见一角徐荣被诸将拥护退去,立刻忿声大喝:“奸贼徐荣,休想要逃,快来与我决一死战!!”

马超喝毕,纵马挺枪,狂奔杀去。马岱又见马超发作,唯恐有失,急是追去。

转眼之间,徐荣在诸将拥护之下,已到城门之下。马超仍不肯放弃,城上士看得眼切,纷纷放箭怒射。马超这才急勒住马,挥枪抵挡,马岱也赶来拨开乱箭,疾呼叫道:“堂兄,徐荣已到城下,要想杀他,恐是无望,不如先是撤走。待伯父来到,整备大军再战不迟!!”

马超听了,这下终于冷静下来,骂了几句后,拔马一拨,便是退了回去。

一阵后,马超率兵退后,马腾与诸将赶到,马腾正见马超,立刻怒目圆瞪,面红耳赤,嘶声就骂:“逆子给我跪下!!!”

马超闻言,心头一揪,不敢怠慢,连忙翻身下马跪住。马腾也翻身落马,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地冲到马超面前,挥起巴掌猛地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骤响,马腾用力之大,竟把马超整个人都打翻过去,马超却连声都不敢吭,立刻起来,又是跪好,低头不语,那张俊脸早被打肿,嘴角更是在渗血。

“好你个逆子,你兄长已经丧命,你身为次子,马家将来的希望就只能靠你了,你却屡屡莽撞行事,任性妄为,老子今日就杀了你,免得日后你被其他奸贼杀了,还令我马家受辱~~!!!”马腾怒发冲冠,一把拔出腰间长刀,就要砍了马超,一干老将知道马腾为人早就下马赶来拉住。

自马纵横的死讯传来,马腾少有在众人面前表露悲苦,这下竭斯底里地吼声里,更带着几分哭腔。马超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宁愿断头,也不弹泪的大丈夫,这下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身体也颤动起来,把头低得更低,不敢让众人看到他眼中含泪。

“伯父息怒,二堂兄也不过一时鲁莽,罪不至死。而且二堂兄前番不是立了功绩,这下我军大战在即,而且要报大堂兄的大仇也需要二堂兄的骁勇,不如且饶他一命,我愿与二堂兄共同承担惩戒!”

“我等作战不力,皆愿与少主共同承担!!”马超麾下部将也纷纷跪下,齐声替马超求饶。

马腾麾下一干老将,也是一同相劝。如此马腾才止住了怒火,这下已无心作战,下令撤兵。

话说,就在陈仓战事开启之时。在河东的张辽军,竟然杀入了弘农了,把守在弘农的西凉将领根本不知提备,不到三日,主城就被张辽的部署给攻破,又因其军作战骁勇,且怨气极大,军中更有一员面带金龙面甲,身形魁梧如神,与马纵横极为相似的猛将,西凉人都以为是马纵横的鬼灵,带着他死去的鬼兵前来复仇,故而胆怯作战,主城也只是守了三日便是沦陷。

逃去的残兵,很快把这消息传到了三辅,京兆大乱,又因徐荣把三辅的兵马几乎都给调走应付马家军。这下,消息传到长安城中,百官震惊,不少忠于汉室的人,更是私下开始紧密商议,想要趁机救出献帝,脱离董卓的魔掌。把守在长安的西凉将领,见兵力无多,董卓的亲弟董旻为人残酷多疑,贪财好色,更甚其兄。唯恐那些忠于汉室之人作乱,这些日子,但听风吹草动,立刻引兵冲入那些怀疑造反的官僚家中大开杀戒,所得钱财,所都被董旻和他的部署吞了,稍有姿色的家眷、婢女,也都被董旻强行占去。董旻的恶行,更是使得整个长安城人心惶惶。大司徒王允见徐晃在李催麾下不得志,为人忠义,且骁勇多才,遂是与徐晃秘密商议,准备趁乱把献帝带离长安这事非之地。

另一边,被西凉人视为由马纵横鬼魂所率领的鬼兵,攻破弘农不久后,立刻杀往三辅,一路直往京兆长安大举杀来。董旻听闻,不由大惊失色,一边急报予董卓、徐荣的同时,又急命冯翔守将吴贵率领冯翔所有兵力务必拦住这支鬼兵。

吴贵得令,自知事态危急,不敢丝毫怠慢,连忙尽起冯翔五千大军,星夜赶路,前往拦杀。

却说马纵横攻破弘农之后,以破竹之势,又是攻克潼关。这时,忽有斥候来报,冯翔守将吴贵率五千兵众火速杀来。

马纵横闻报,立与郭嘉还有一干将领商议。

“眼下马太公已起兵攻往陈仓,徐荣也中了军师调虎离山之计,把三辅的兵力调往陈仓把守。京兆如今兵力不多,我看不如分兵进攻,一军继续火速前进杀往京兆,一军则前往抵挡冯翔的兵马。”李典神色赫赫,双眸炯炯有神,他也从未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能参与如此惊天动地的计划。

可知董氏威震天下,挟持天子,把持朝纲近五、六年之久,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试问哪个英雄人物,不想摧毁董氏的基业,营救天下,以名流青史,扬名天下?

“曼成之计甚好,我也本有此意。不知奉孝以为若何?”马纵横听话,鬼神般的眼眸顿是射出两道精光,沉声而道。郭嘉听了,笑了笑,只道一句:“英雄所见略同。”

郭嘉此言一出,庞德立刻神色大震,奋然跨出一步,大声喝道:“主公,赤鬼儿只需三千兵力,便可在十日之内攻破冯翔大军,前来京兆相助!!”

庞德此言一出,马纵横不由心头为之一壮,与郭嘉一对眼色,见郭嘉有赞许之色,便颔首应道:“好!那我就许你三千兵马,曼成你为副将在旁协助,十日之内,务必要攻破冯翔大军,否则皆以军法处置,你俩可敢接令!?”

庞德一听,毫不犹豫,震色就道:“赤鬼儿绝不辜负主公厚望!!”

李典也一拱手,慨然喝道:“李曼成愿效死力!!”

“好,如此的话,你俩速速下去准备。其余将士也尽快整顿自己的麾下。京兆空虚,董氏有才之将,皆于在外,此下我军贵在神速赶往,以袭长安。胡车儿你领辎重队伍,今夜便是出发,不过也不可大意,我军深入腹地,但若辎重一失,势必遭到灭顶之灾,你可要小心谨慎,不得有误!”马纵横面容威凛,凝声而道。

胡车儿听了,亦是激奋不已,振声喝道:“主公放心,交给我就是了!”

马纵横调拨已定,遂令各将退去。郭嘉却知马纵横有话要说,平静等候。

少时,帐内只剩下马纵横和郭嘉两人。马纵横眯眼看了郭嘉一阵,忽然冷声问道:“郭奉孝,你可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郭嘉听话,神色不禁微微一变,忙道:“恕臣下愚昧,主公若是有话,还请直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