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王佐之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话说,当初曹操刺杀董卓不成,一路逃命,却遭到了埋伏,被擒入狱。顶-点-小说所幸当时城中县令,是个高才大志之士,不但放了他,更随他一起逃命。不久,曹操与这县令来到了其伯父吕伯奢的家中。吕伯奢虽见曹操落魄,更沦为朝廷通缉要犯,但还是热情款待。哪知吕伯奢之子吕仲恒,从小嫉妒曹操,见曹操来到,暗里想要通知官府,另外又找到乡里几个恶棍,还有家中一些心腹,想要擒住曹操。

当时,曹操和那县令正在房间了歇息睡觉,吕仲恒见是机会正欲下手。哪知正好吕伯奢回来,看见其子竟要去杀曹操,连忙大喊示警。吕仲恒见事迹败露,一怒之下,便命人杀入,取曹操的首级献于官府。曹操从梦中惊醒,见几个大汉各举刀刃扑杀过来,顿时吓得勃然色变,五魂六魄都被吓得惊飞,幸好那县令早有准备,暗中藏了一支匕首,趁着一个大汉猛扑,忽然拔出匕首就刺,那大汉不料,当场被那县令刺死。那县令夺了刀,见曹操被人围杀,也不顾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连忙发狠扑上。曹操趁机稳住阵脚,又抢来一柄大刀,便是发起了反扑。

说来曹操自幼和夏侯兄弟一齐学武,身手虽不如夏侯兄弟,但也不差,起码能够比得上二流的将领,就算是对算一流将领都有一战之力。对付这些乡中恶棍自然不在话下。

很快曹操就护着那县令杀出了一条血路。吕仲恒见曹操如此骁勇,吓得心惊胆跳,拔腿就逃。曹操见状,怒骂一声,急便追去。那县令见状,也快步赶上。哪知丧心病狂的吕仲恒,竟挟持住了吕伯奢,以作威胁。

那县令见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唯恐官府追上,便教曹操速速离去。可就在此时,两人的分歧出现了。

曹操看出吕仲恒此子狠毒无情,但若自己俩人离去,恐怕定会把怨恨发泄在吕伯奢的身上,待官府来到,甚至会冤枉吕伯奢与他俩私通,趁机放走了他俩。因此曹操不愿就此离去。

而那县令则认为此时曹操应当以大局为重,果断离去,连是再劝之下。

曹操忿怒,故装忿骇之色,冲天咆哮,喝出宁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又说为防走漏风声,所有人都要杀了不可。

于是,整个吕庄上下的下人惊恐逃出,局势一片混乱。吕仲恒没想到曹操如此残忍冷酷,也是吓了一跳。这时,曹操抓住了一个婢女,便朝吕仲恒那里推了过去。吕仲恒吓了一惊,提刀就砍。哪知曹操快步扑上,就在吕仲恒砍死那个婢女的同时,一刀刺透了吕仲恒的面门。吕伯奢眼见亲子死在眼前,受到极大的刺激,‘哇’的一声,忽然暴毙。

这时,官府的人忽然杀到。曹操急于逃命,再去寻找那县令时,却不见了那县令的身影,想他或者先是逃命去了,哪里还会顾得,便是迅疾撤离。

而当年那个不知是抛弃他,还是走失了的县令,名字赫然正是叫陈宫!

“没想到啊,当年那个小吏,竟然有如此本领,我倒也走漏了眼。”曹操呐呐而道。这时,一干文武已传阅完毕。坐在右边席上的乐进,急一起身,拱手就道:“主公,这吕奉先反覆无常,绝非可信之人,但若明日忽然倒戈,我军必会被他杀个片甲不留。”

“说得没错,再加上吕布乃武家的天下第一人,但若我军无备,他趁机突杀,必将对主公不利!而明日大战至关重要,主公不在战场,三军必然士气低落。”就在对面的刘晔也沉声而道。

不过他话音一落,立刻惹得站在曹操一旁的一员魁梧庞大,犹如恶来化身的巨汉不喜,冷哼一声,帐内气氛顿是变得寒冻起来。

“哈哈哈哈,吕布虽是武家天下第一。但我军亦有天下第二坐镇。那吕布想要在千军万马之中,击杀我等的主公,却是痴心妄想了!”却听夏侯渊笑声爽朗地大笑起来。刘晔一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向那站在曹操一旁的巨汉,拱手拜道:“晔真是罪该万死,竟然忘了恶侯的恶来之猛。”

典韦听话,却是冷然不答,但脸上的恶色,却是褪了不少。曹操一凝色,冷冷淡淡道:“够了。吕奉先不过一介匹夫,就算是天下第一,也不过是匹夫中的天下第一,有何惧哉!?”

曹操此言一出,夏侯渊当先大笑起来,曹洪、乐进等将也跟着笑起,紧接着不少将士纷纷大笑,众人瞬间似乎对吕布的惧意便取了一半。

“当然,匹夫也有匹夫之勇。吕布信中也有说了,为防董卓生疑,他会作势强行硬闯几番。我等也不能大意。妙才、文则你俩各引善于箭艺的将士,守候两翼,以备万一。”曹操面色笃定、淡然的让人诧异,就像是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极具雄主姿态。于禁却是见识过吕布天下无双的箭艺,不由有些迟疑道:“在英雄册上,吕布却也占据十大神箭手的鳌首,我怕…”

“哈哈哈哈,你这于文则却是太小觑我了!”夏侯渊一听,立刻就听出了于禁意思的大概来,却也不怒,纵声笑道。

“于文则,吾弟自幼精于箭艺,你莫还真以为那些没进入英雄册上的英雄,都是无名之辈?那我可真要替天下英雄给喊冤了!”夏侯惇独目闪光,向于禁冷声叱道。于禁听了,虽是半信半疑,但却不敢放肆,连忙告罪。

夏侯渊摆了摆手,向夏侯惇笑道:“以往就有不少人认为你我兄弟是依仗着与主公的族亲关系,才能当上军中上。如今惇哥名震天下,看来我不能落后了。”

“谁教你平日懒懒散散,才会遭人怀疑,真是活该!!你最好莫要坏了先祖的名威!!”夏侯惇瞪着独目毫不留情面地向夏侯渊叱道。

夏侯渊听了,立刻露出委屈之色,道:“当初还不是你要与我强抢先锋位置,否则在前番虎牢一役,我也能一举成名!入这英雄册,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够了,莫再废话连篇!明日一战,事关天下大局的走势,但若诸位能够立以功绩,日后在英雄册上自有一席之位!”夏侯惇沉色而道,这话一出,帐中诸将的眼中不由纷纷露出激奋的神采,无不打起精神来。

荀攸看在眼里,不由向坐在他上首的一人望去。正见那人身穿一身绫罗黄袍,头戴烟罗发冠,面如冠玉,英俊非凡,但又神色严谨,浑身散发一种光明正大的浩然之气。

“不知叔叔以为若何?”荀攸此言一出,帐中众人不由把目光投了过去,就连曹操都向他投出了询问之色。此人正是曹操当下的首席军师,具有‘王佐之才’称号,在十大谋士中排行第九的荀彧。

说来荀彧虽然只排行第九,但众人都明白,这是因为荀彧近来并无显赫的功绩,否则以他的才智绝无可能排这么低的位置,甚至有些人心中,认为荀彧的才能,绝不会低于如今排行最高的‘鬼才’郭奉孝。

“吕布虽是反复,但他如今已走投无路。穷途困兽,最是可怕,但又最是可信。我认为,大可信之,但明日一战,变化多端。为防万一,我却有布置,还请主公一听。”荀彧徐徐站起,双眸如浩日般璀璨,向曹操凝神谓道。

“文若快说!”曹操听了,不由一喜,有时候他觉得听荀彧布局设计,简直就是享受。

“明日一战,主公大可只率一半兵力前往作战,另外又分兵两部,一部以备孙家军难挡董豺虎的大军,前往赶援。另一部,则往东门袭击,好让西门露出空隙,让吕布那内应成事,此又为声东击西之计!”荀彧疾言快语,虽是寥寥几句,但却精妙无穷。

这时,乐进听了,倒是有些不忿之色,道:“那孙家军的人素来高傲之大,由其那孙家小儿,小小年纪,便敢以‘小霸王’的名头行走天下。我看日后孙家军肯定会成为我军大敌,我军又何必分兵前往救援?”

“呵呵,军师素来用计光明正大,不但利人利已,却又能相辅相成,此正乃阳谋之精妙所在也!”曹操一听,倒是笑了起来。乐进依旧疑之,不少将士亦有疑惑之色。这时,荀攸便向众人解释道:“如今我军与孙家军成掎角之势。但若孙家军被破,我军孤掌难鸣,独立难撑,必遭灭顶之灾。所以前往救援孙家军,也等于在救援我军。另外,孙家的人虽是高傲,却又都是记人恩惠的豪杰。若是孙家人欠了我们人情,日后孙家人必有图报。这可谓一举两得也。”

“原来如此,恕末将愚昧,若有得罪,还请军师莫怪。”乐进闻言,很快就明悟过来,连忙拜道。荀彧听了,手搙美髯,只略略颔首。

“好!如此一切就依军师安排。还请军师调拨三军!”曹操细目霍地咧开,精光赫赫,似能夺去天下之光。荀彧闻言,也是面色一震,挺拔的身子忽然变得更为高大起来,浑身如能指点天下、运筹帷幄的滂湃气势赫然爆发,纵声喝道:“诸将听令!!”

“末将等在此!!”

荀彧一声落下,诸将纷纷而起。荀彧早定下各个人选,也不迟疑,疾声就道:“明日但若吕布来袭,由主公率一万大军出战,恶侯引亲属作为护卫守备,左右再由夏侯妙才还有于文则为之掠阵。”

荀彧此言一出,典韦、夏侯渊、于禁纷纷快步而出,单膝跪下领命后,便是退下。

旋即,荀彧又令道:“再者,夏侯元让领一部铁骑,人数三千,暗中伺机,但见孙家军抵挡不住,立往救援!而曹子廉你则率五千兵马,前往详攻东门,以保明日大计,万无一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