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洛阳大战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嗷嗷嗷嗷~~!!老子黄公覆在此,谁敢伤我家主公、少主一根汗毛~~!?”黄盖怒声大喝,手舞赤牛怒炎鞭,斜刺里截住,挥起便就猛砸,背后更赫然涌起一面赤色火牛模糊相势。///..那几个西凉将领,哪够黄盖威猛,须臾之间,就纷纷被黄盖砸落马下。不过就这一阵间,西凉铁骑的人潮扑到,饶是黄盖也无能为力,瞬间被涌入了垓心,遭到无数西凉铁骑的一番又一番地冲击,可谓是险象环生,虽还能抵住,但眼看不久便要被冲杀而去。

“快取我兵器来!!”孙坚看得眼切,回到阵中,大喝一声,一员将领连忙把金辉古锭刀端来,孙坚猛地一抓,程普还未来得及阻止,便见孙坚又再拨马杀了回去。程普哪敢怠慢,立刻拍马追上。这时,只见数个孙家兵士共举一根浑身漆黑,雕有金色龙纹的巨枪而来。孙策飞马冲到,一臂猛地抓起,转马便飞突而去。

却就在西凉铁骑奔冲来时,孙坚、程普接连杀到,猛地冲入如同狂潮一般的骑阵中,拼死来救黄盖。黄盖故保住一命,但后面的西凉铁骑正见孙坚在此,全都奋然来杀。

就在此时,一面巨大浑身冒着蓝炎,有着狮虎一般形态的唐猊神兽相势遽然显现,只显得较为模糊,威势盖天。那些西凉铁骑似看到又似看不到,都一时吓得失神。孙策趁机从一角强突杀入,救了孙坚等人,于是程普在后,黄盖在前,夹着孙坚。而孙策则复回开路,硬是逃出了恐怖的西凉铁甲骑阵。

时迟那时快,韩当迅速引轻骑接应,急是退回营地。

“他娘的!!竟让孙坚给逃走了!!!好,那我就冲破这营地,我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率领这支西凉铁骑的统将,名叫程威。虽然并非将才,但为人凶悍,但凡作战,丝毫不惧伤痛、死亡,且又忠心耿耿,故得董卓欢喜,加上如今西凉派系中人才缺失,故得调升为西凉铁骑的统将。

却听随着程威一声吼起,势如狂潮的西凉铁骑无不振奋,朝着孙家军的营地疯狂冲突。

“弓弩手听令,给我射退这些乱国狗贼!!”孙坚刚回营地,眼见西凉铁骑已快冲到营前,立刻怒声大喝。营内弓弩手早就蓄势待发,这下听令,无不奋起拽弓射箭。霎时间,弓弦暴响,接连迭起,营内乱箭高飞,铺天盖地般的猛袭而去。冲往而来的西凉铁骑纷纷中箭,却是好不彪悍,眼看营地在前,一些将士就算身体满插箭矢,依旧死压着一口气冲入。壕沟内的长枪兵立刻各往袭击战马,这才纷纷将之杀落马下。

孙坚看得眼切,立即又是发令,营内遂是射出第二轮乱箭。程威看得眼眸迸裂,奔马驰上,怒声喝道:“为了太师的皇图霸业,纵死何惜~~!!?都随我加紧突去!!不破敌营,誓不归还!!”

程威不愧是一条猛汉,这下猛地加鞭疾飙,加速便往箭势狂烈的营前杀突而去。一干西凉铁骑将士都是胆气大壮,纷纷追随程威突杀。

与此同时,在西凉铁骑之后,在后军的李儒听前方斥候来报,孙家军营内落箭如雨,顿是色变,急在心中暗道:“孙家军似早有准备,莫非有人走漏了风声!?”

想罢,李儒心里立刻升起了一个怀疑的对象,急便向身旁一将吩咐道:“按这时候,吕布应该和曹操军杀得正是惨烈,你速往打探,若是两军尚在纠缠,各有保留,吕布誓必反矣。你则速回城中,再从校场里调来一万大军来援!!同时,禀报给各门守将,教他们提防吕布叛变!!”

那将领听令,自知事关重大,哪敢怠慢,连忙应诺后,飞马便去。

与此同时,却见在曹操与吕布两军混杀的战场上。只见身穿西川百花战袍,手提方天画戟,坐骑赤兔神驹的吕布,一人在前,疯狂强突。不过曹军上下却都让开,罕有去往抵挡。这时,吕布已然杀到腹地,曹性引一部精锐守护左右。

于禁看得眼切,立即纵马引诸将从右边而出,迅速杀去,眼看吕布就在不远,大喝一声,拽弓朝着吕布便射。

吕布听得喝响,望去一看,见一根快箭飙飞而来,挥起画戟就砍,‘啪’的一声立即砍碎了箭矢。而这时,也不知曹操军是不是胆怯吕布之勇,眼看吕布已到腹地,却都不敢来围。

“哼,曹家的走狗竟敢在本侯面前班门弄斧,真不怕贻笑大方!!”吕布罢,一把把画戟插在地上,一伸手臂,扯声大喝:“取我雪玉邪皇弓来!!”

吕布话音一落,即有一身形庞大的扛弓将把雪玉邪皇弓端上,另外一将士,也急端来箭囊。吕布一把抓起雪玉邪皇弓,另一手抓起箭囊挂在赤兔上,飞马便去。于禁眼看吕布冲来,不由色变,急欲拽弓时,左边一声弓弦暴响,只见一连三根箭矢呈连珠之势,朝着吕布射去。吕布面色一紧,忙转身拽弓,猛是一箭射出,箭势猛烈,但连破三箭后,已缓慢许多,被人一箭射破。于禁见这高超的箭艺,不由一惊,急望过去,正见夏侯渊满脸灿然的笑容,引众将奔马来到。

“哈哈哈哈~!!吕奉先,这兵刃厮杀恐怕我是不如你,但是若要来比箭艺,我倒又敢与你一比!!”夏侯渊纵声笑道。吕布邪目立是射出两道精光,冷喝便道:“无知鼠辈,敢来找死,本侯不妨来成全你!!”

罢,吕布亦施出连珠箭,一连三根,猛地暴射而出。夏侯渊却也不慢,也以连珠箭射去,不过却是快速两发,每发为两根箭矢。却见两边箭矢快得惊人,让人目不暇接。不过结果却是吕布更胜一筹,吕布的箭矢明显更猛,夏侯渊的一发只能破去吕布的一根箭矢,也就是吕布射出的连珠箭,其中两根就耗去了夏侯渊的四根箭矢,最后一根倏地朝着夏侯渊的面门射来。但夏侯渊却毫不变色,就似早有预料一般,两条巨臂一拽,膂力惊人,把那张神月破天弓拽得几乎变了成了满月状,大喝一声,箭矢顿如闪电疾飞,骤然冲飞而去,须臾便射破了吕布的箭矢,更以破竹之势朝着吕布倏然飞来!

“哼,雕虫技,也敢献丑!!”吕布嘴巴虽是如此在,但邪目里已不禁露出一丝骇色,他虽然知道夏侯渊的箭艺不俗,却没想到这两年没见,箭艺竟然突飞猛进如此之多,急是拽起雪玉邪皇弓,浑身气势盛放,陡然间一面火焰邪神相势轰然而现,竟也手执一柄巨弓,烈烈熊火迅速形成一根箭矢,随着搭在雪玉邪皇弓上的箭矢一齐射出。

于禁看得眼切,早就惊得瞠目结舌,还未反应过来,又见夏侯渊处霍然显现一面上身是人下身是只庞大豹子,手提弓箭,犹如传中的诸犍凶兽的模糊相势,只见诸犍凶兽猛地拽起弓箭,一连三根,由一道道闪雷形成。

“吕奉先,你也接我一招!!”夏侯渊怒声大喝,一连三根箭矢同时射了出来,瞬间犹如三道飞电赫然飙飞而去。

电光火石之间,先听‘啪’的一声。吕布的箭矢先与夏侯渊射出的三根箭矢中的中间那根箭矢撞在一起,须臾将之击破,朝着夏侯渊继续狂袭而去。同时,夏侯渊另外两根箭矢,则一左一右的射向了吕布的左肩和右肩。

“哼!”吕布又是一声冷哼,挥起雪玉邪皇弓左右猛扫,将之纷纷击破。另一边,吕布的箭矢来势惊人,夏侯渊倒是不敢硬接,挪身一闪,倏地便就避过。

“这两人箭艺远在我上,实在太可怕了!!由其夏侯将军,原来是深藏不露,我当初还几乎得罪了他,真是可笑极了!”眼看两人在箭艺的较量上,几乎是不相伯仲。于禁心头不由暗暗地对夏侯渊敬佩起来。

在战场上,同属于一脉的同袍强者往往容易得到别人的尊敬。

于禁不由胆气大壮,眼看吕布又要拽弓射箭,怒喝一声,浑身气势迸发,扯声吼道:“嗷嗷嗷嗷~~!!吕奉先你也来接我一招!!”

于禁吼罢,手拽弓弦,一手快速搭箭,一连如此,行云流水一般,只见一连数根箭矢骤飞射出,快得无影。霎时间,竟还形成了一面硕大而又模糊的黑鹰相势,张翅向吕布猛然扑来。

吕布见状,急把本是瞄准夏侯渊的雪玉邪皇弓转移过去,猛拽弓弦,也是赫然拽成满月形状,其背后的火焰邪皇相势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发出箭矢的瞬间,宛如有一道霹雳炸开,箭矢顿时骤飞而去,比起于禁射出的快箭还要快上几分不止,倏地击破三矢连珠的连珠箭后,霍地射向了于禁。

于禁一时反应不来,眼见箭矢快要射到,正暗叫不好时,忽听一声破空骤响,须臾便见斜刺里一根冷箭陡地射中了吕布射来的雷霆一矢,两根箭矢立刻一齐炸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