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孙家悍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说黄盖、程威两人生死相拼,毫不保留地杀到第十合,正见黄盖挥鞭挡去,哪知程威眼中精光一闪,枪支一抖,避过了黄盖的铁鞭,正朝黄盖面门倏地刺去。~顶~点~小~说~

“嗷嗷嗷,江东鼠辈给我死来罢~~!!!”程威愤然怒喝,便要一枪击杀黄盖。

恍然箭,一面赤火巨牛模糊相势从黄盖身后轰然暴起。黄盖浑身气势盛涨之时,挪头已经在避,一对牛般巨目,更如有火焰升腾,瞪得斗大,另一手猛是挥鞭,如有破山之势,就在程威的枪支划过黄盖的脸庞,带起一片鲜血的同时,盖然砸在了程威的肩膀上,连着铠甲一齐打碎。程威惨叫一声,在后的将士看到,吓得无不变色,急欲来救。黄盖舞起铁鞭急是一扫,正中程威面门,极显凶残,将之赫然打爆。

“哇啊啊啊~~!!该死的江东狗贼,我等与你拼了~~!!!”程威一死,那些赶援不及的西凉将领,无不追悔莫及,疯狂杀上。黄盖眼见这些人都是疯了,不由也是变色。幸好,韩当及时引兵杀到,两军一阵混杀。西凉铁骑都来报仇,瞬间把黄盖等人围在垓心里。

不过须臾之间,孙坚引兵杀了出来,这回倒是孙坚投桃报李,救回了黄盖、韩当。一阵突杀混战后,孙坚刚是退回营地,那些西凉铁骑便蜂拥杀来。程普连忙命令兵士抵住,又与孙坚急声叫道:“该死!!这些西凉铁骑明明死了统将,却不见士气下降,反而死命来杀!!”

“哼!!这些西凉狗贼,心知但若此战一败,董氏基业恐怕便将毁于一旦,他们全都要成了孤魂野鬼,自然不惜拼命!!”孙坚冷声喝道,忽然眉头一皱,急望四周,竟不见孙策的身影,顿是心起一丝不祥预感,忙呼道:“我儿孙策何在~~!!?”

对于孙坚的喝问,却无人答应。孙坚不由面色连变,一阵心惊肉跳,还未回过神来。忽然朱治从后赶来,满脸慌色地急呼叫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原来少主昨夜就私自命凌操点齐六百死士,就在刚刚少主领着他们喝了壮行酒,望西凉军的大阵内突杀去了!!”

朱治此言一出,孙坚顿是变色。黄盖素来把孙策视为更胜亲儿的存在,这下一听,连忙急道:“主公,伯符脾性倔强,一旦决定下来,恐无人改变得了他的想法,还是让末将前往为他掠战吧!!”

“不!!主公左右还需依仗黄大哥你,还是让我去吧!!”韩当一听,疾声喝道,却是心知此去恐怕九死一生,争着要去送死。

“你俩都给我退下!!少主但若误入敌军腹地,还需一员智勇双全,又能冷静待事的将领在旁协助,才能杀出重围。你俩都是匹夫性子,一旦杀得兴起,就怕连少主都忘了!!还是让我去吧!!”这回,连素来处事冷静的程普,也和黄盖、韩当争了起来。

猝然,狂暴如潮般的杀声逼近,原来是西凉大军已杀到了辕门前,无数长枪兵、刀盾手都是神色疯狂,前扑后继地忿然杀上。孙家军立刻又陷入险地。

“此时正是危急时候,哪还有空闲去理会那逆子!!竟然他这般肆意任性,便让他自己去吃恶果!!传我号令,全军全力应战,但凡谁敢去营救逆子,皆以军法处置!!”只听孙坚扯声怒喝,冷酷无情。但程普、黄盖等将却都知道,孙坚视孙策的性命尤胜于自己,此下恐怕最是忧虑担心就是做父亲的他!

可孙坚还是咬牙下了此令,全然都是为了大局着想。

与此同时,却见在营地左边,一支精锐骑众正疾飞冲走,为首一将,年轻俊朗,身材苗条精壮,虽不如黄盖、韩当的虎背熊腰,但浑身却似有无尽的力量,宛如一旦爆发起来,便能拔山移地,年纪轻轻,便已具备霸王姿态,正是号称‘小霸王’的孙策是也。

“少主,前面那大红‘董’字旌旗下,都是西凉将领把守,恐怕就是董卓所在,不过四周都有重兵把守,待会若是闯入,免不了一番恶战,还是由末将领头是好!!”却见凌操急是拍马冲上,与孙策疾声谓道。孙策一听,霸王目立即一睁,两道锋芒锐光赫然射出,扯声喝道:“此正乃我孙家生死存亡之际,我不自往,众将士又如何会拼死厮杀!”

说罢,孙策便是猛地加速,驰马狂飙而去。凌操还有一干死士听之,无不心头激奋,纷纷振声怒喝,紧随杀去。

就在此时,忽然城门处杀声大震,却见又有一部大军从城门杀出,往来营救。

在前阵正是指挥的李儒听得后方杀声骤起,不喜反惊,惊怒暗道:“该死的吕布,果然是反了!!眼下时间无多,当速速攻破孙家军!!只要孙家军一破,我军大可合众再破曹操和吕布!!”

李儒脑念电转,迅速下令,命前军人马加速突入,只听阵内擂鼓鸣号声不断响起,催促着西凉兵士发起强突。

与此同时,洛阳各门守将都得知吕布已反,正是紧急准备时,忽然东门外,有一部曹军猝然奔杀而来,率兵的正是曹洪。曹洪领兵一路疾奔,东门守将这时又听从南门传来的急报,说曹军大部人马和吕布的兵马已在各是整顿,唯恐两军随后来攻,连忙命人通知另外三门将领,发兵来援。

少时,另外三门将领得知,无不惊动,哪敢怠慢,连忙纷纷调拨兵力,赶援东门,同时又报予董卓和李儒。

而就在洛阳乱成一团时。就在西门调去兵马不久后,李肃正引一部莫约千余人的兵马望西门急赶过来。

“好可怕的陈公台,这一切皆如他的所料。恐怕这回董卓是在劫难逃了!”李肃听得洛阳城喊声吵杂,疾呼怒喝响个不绝,又见西门的兵马纷纷被调走,不由神色连变,心中暗暗敬佩之余,忽然只觉背后一凉,回头望去,正见一对冷淡却又藏匿着凶狠地目光在盯着自己,不由心头一揪,连忙道:“高将军,如今时机已到,待会等我诈开城门,你我便能立得不世功业,日后定能留名青史!还望高将军日后多多照顾!”

却见吕布麾下大将高顺,此时正隐藏在军队之中,听了李儒的话后,冷哼一声道:“不必废话!只要你肯忠心侍奉温侯,你我便是兄弟,但你若有歹心…”

高顺话到一半便没说了下去,眼神却是变得冷酷至极,吓得李肃心头连跳,连忙答道:“高将军大可放心,那董豺虎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小的早就想弃暗投明,势必完成使命!!”

却说就在李肃信誓旦旦地做下承诺时。再把目光投回厮杀最为激烈的孙家军营地前的战场。

话说,就在曹洪率兵攻打东门的同时,夏侯惇亦率三千精锐望孙家军营地来救。

“铁血神军,让这些西凉狗贼看看你们的本领!!”夏侯惇驰马狂奔,手提龙牙精钢刃,独目赫赫发光,引着三千铁血神军,斜刺里便往西凉大军中的右翼奔杀过来。

李儒眼见夏侯惇猝然杀到,不由大惊失色,扯声喝道:“该死的曹阿瞒,竟是早就看出我的心思!!我又岂会让你坏我大事!!右翼盾兵听令,立往拦住来袭曹军,再把弓弩手全都调拨而去,暗中埋伏在人丛之内,但若曹军突破杀到时,一举发之,我要这些曹家走狗,全都被万箭穿心,血流成河!!”

随着李儒嘶声喝起,西凉大军中又迅速调拨起来,而正在前方厮杀的西凉军却也因突如其来的敌方援兵受到惊动。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曹阿瞒,这番恩情,我孙文台记下了~~!!!”孙坚见状,不由大喜过望,立引诸将发起反攻之势,将突杀进来的西凉兵杀得铩羽而归,然后趁机围住阵脚,孙家军上下故而得已宝贵的喘息。

另一边,孙策也是狂喜不已,暗叫道:“此乃天助我也!!”

念头一转,孙策立刻加速奔驰,赫然从左翼闯入了西凉阵中,西凉军兵士连忙扑上阻挡。可孙策实在威猛,手中一杆近八十余斤重的龙纹霸王枪,在他挥舞之下,竟轻若鸿毛,但若前往抵挡的兵士、将领都被他遽然击飞扫去,瞬间杀开了一条血路。在他身后,凌操也使一杆钢铁重枪,亦是膂力惊人,急扫猛搠,紧随其后,一干六百死士,也无不狂奋拼杀,各驰战马,只随着孙策乱冲乱撞,西凉大军左翼立刻混乱起来。

另一边,又看右翼战场上。正见夏侯惇引兵急扑杀到,右翼的西凉盾兵,早排开盾阵抵挡。夏侯惇为首当冲,手舞龙牙精钢刃,只舞得是密不透风,强势杀入,铁血神军亦是骁勇,各举兵器无畏扑上,在夏侯惇的率领之下,只冲杀一阵,便遽然在盾阵里杀开了一处破口。只见厮杀乱处,人翻盾飞,马扬刃起,夏侯惇快刀连砍,迎着数十盾兵筑起的盾墙,赫然大吼,身后顿时显现出一面略显模糊的獬豸神兽,挥刀砍去时,獬豸神兽浑身神雷覆盖,更是张牙舞爪地扑往过去。

猝然间,‘嘭’的一声巨鸣,天地如在轰然震荡。夏侯惇一刀如同天雷之势砍去,盾墙轰然碎裂。陡然杀声大震,却是夏侯惇的部署一齐狂奔杀到,随着夏侯惇一路强突,可谓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