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小霸王立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地间,杀声沸鼎,鲜血滋润着大地,把一片片土地染得通红。=顶=点=小说孙家军营前,早就遍地尸体,随处可见残甲兵刃、破旗残骸,四处的断肢碎尸,已然认不出到底是隶属西凉军还是孙家军了。

不过明显的是,在西凉军死伤惨烈的同时,孙家军也绝不好过,上万兵众死去了近有四、五千人,将近过半。

眼见自己的部署不断阵亡,昔日的弟兄一一死去,而自家孩儿正为扳回局势,舍命袭击敌军阵地。想到这种种,再望着眼前凄惨的场景,孙坚是眼角迸裂,此下只恨不得杀个天翻地覆,扯声怒喝道:“哇啊啊啊~~!!与其这般憋屈地把守在此,还不如在敌军援兵未至之前,拼死一搏!!敢来厮杀的与我一同杀上~~!!!胆小鼠辈的都留在营地罢了~~!!”

孙坚扯声一吼,狂怒之下,手提金辉古锭刀,驰马便是飞奔而出,迎着扑来的人潮,乱砍乱劈,硬是杀开一条血路!

“诶!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的本就够乱来,这老的也是任性!!真难为我们这些老兄弟了!!”黄盖见了,咧嘴一笑,却见他几番冲出阵前,此下战甲残破,多处都是血口,但却又是不屑一顾。

“哈哈哈,你没听主公说嘛?胆小的尽管留下,反正老子这条命早就是主公的了,他要让我去死,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韩当大笑一阵,见他亦是浑身伤口无数,铠甲多处崩裂,但他很快一震色,给了黄盖一个眼神,拍马便是冲去了。

“哼!这韩义公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尽管笑话老子,看此战结束后,老子不剥了你的皮!!”黄盖一瞪眼,立刻便是追了上去。另一边,程普心知朱治素来有些胆小,一震色便道:“君理你休听主公胡话,你但可留在营中,以保万一!”

“程大哥,你莫也要前往杀敌!?”朱治一听,不由一急,他本以为谨慎机警的程普定会选择和他一起留守营中。

“呵呵,朱老弟啊,主公身边此时正需要我啊!”程普眼神赫赫,绚丽无比,朱治只觉无法直视,心中满是愧疚之情,忽然抖数精神,震色道:“不!!程大哥急智过人,又能随机应变,比起我更合适留于营中,还是我随主公一齐去罢!!”

“君理你!”程普眼看朱治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炙热的死志,不由心头一揪,还未来得及说话,朱治便提起大刀,纵马狂奔而去。

“杀呐~~!!!”

营地阵前,正见孙坚手舞金辉古锭刀,狂如猛虎,一路强突急袭,黄盖、韩当等将一左一右紧紧跟随,营内杀声遽起,无数孙家将士引兵盖然杀出,西凉前部兵士一时预料不及,被杀得节节败退,甚至渐有溃败之势。

却说中阵里的董卓,眼见前军混乱起来,正是色变,很快就听说李儒派人来报,说孙坚率兵众拼死发起反击,劝董卓留于腹地,以防生变。

可董卓何许人也!?他年少时,从一名默默无名的小吏,凭借着心机算计,步步高升,然后渐显凶残、狡猾,一边收买朝廷宦官,一边到处征战立威,更一举成了威震整个西凉的霸主,后来他步步紧逼,志在天下,屯据三辅,虎视天下。在他最为威风的时代,他更统治着中原之地,百官臣服,挟天子犹如傀儡,宫中妃嫔皆乃他的玩物。他又肆意敛财,一边用以扩张兵力,一边用以享福玩乐。他把天下大权拢于手中,朝中但凡有人反对,要不杀之,要不逼迫屈服,可谓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所谓乱世之奸雄,也不过如此!

试问董卓又岂会在此至关重要的时刻退缩!?

“哇啊啊啊~~!!孙文台,你也来拼命了!!很好!!老子便来与你一决高下~~!!”只见董卓暴瞪双眸,高举手中宝刀,正欲率诸将前往助战。

就在此时,左翼忽然动荡起来,有将士急报,孙策引着那六百死士不断杀入,左翼诸军都拦截不住。

“什么!!?区区竖子,为何至今还未解决,你们这些废物~!!!”董卓嘶声怒吼,满脸的狰狞可怕,正想亲自前往铲除的时候。一员将领疾奔而出,拱手请道:“主公,末将不才,愿为主公取下孙策小儿的首级!!”

董卓一看,正是其昔日麾下大将段煨之子—段武。

“主公,还有我王贵!!”王方之子王贵,却也不甘人后,飞马而出。

“哼!!我早看那孙家小儿不顺眼了,但若我去,必为主公取下此人性命!!”又见胡轸之子胡芳奔马冲出。

只见这些年轻将领,各个英勇不凡,他们的父亲更都是董卓尤为看重的猛将,可都在这些年征战中,纷纷失去。

董卓看了这几个年轻人,恍然间,仿佛看到了昔连段煨、王方、胡轸这些大将在自己面前奋然请命,忠心耿耿的样子。

“诶,老兄弟们啊,都是我董仲颖无能啊!”忽然,凶残的豺虎竟然眼中晃动出几分泪光。段武、王贵、胡芳三子见了,似都想起了亡父,不由露出纷纷悲痛之色。

“主公!我父一生忠义,他当年曾与我说过,我们段家深受主公之恩,生是董家的人,死是董家的鬼!!大恩大德,小儿无以为报,只盼为主杀敌,肝脑涂地!!”

“说得对!!我爹常说主公是我西凉人的骄傲,若无主公,恐怕西凉人还常被各地人士耻笑是莽夫蛮夷。可自从主公率领我西凉儿郎称霸天下,天下人谈起我西凉人,哪个不怕不惧!!?”

“主公就是我们西凉人的神!!只要是为了主公的大业,我等万死不辞!!”随着胡芳最后一声吼声暴起,四周的各军将士无不盖然奋起,纷纷振臂高呼,扯声怒喝,士气竟又重归巅峰,所有将士在段武这些年轻小将的死志下,都点燃起无尽的战意!

“死去的兄弟啊,尔等在天之灵,请助我董仲颖完成大业!!我董仲颖保证,必善待尔等后人,使我西凉声名威震天下,远播外邦!!”董卓仰天长啸,本是昏暗的天地里,漫天乌云之中,猝然雷霆滚动,万雷俱下。

轰隆隆隆~~~!!!万雷落下瞬间,天地色变,在洛阳各处的兵马无不震惊色变。

“段武、王贵、胡芳何在~~!!?”一时间,董卓如有无限的力量,扯声喝道。

“小将等在此!!!”

“我封尔等三人为千户侯,各迁为军中骑都尉,立令尔等三人各领五百铁骑,务必要击杀那孙策小儿!!尔等可都记好,尔等父辈都是我西凉的大英雄、大统将,在阵前无所畏惧,绝不可让尔等父辈蒙羞~!!”

董卓扯声怒喝,声势盖天,那三员小将直听得热血沸腾,眼神炙热,此时此刻都忽然明白到自家父辈为何会为了眼前这个男人,不惜性命地去搏杀。

“嗷嗷嗷~~!!我等必不会辜负主公厚望~!!”段武、王贵、胡芳三人纷纷一对眼色,齐声大喝,遂各前往整备兵马。

另一边,却说孙策趁着西凉军此时各处都在激烈厮杀,知是时机难得,遂率六百死士一路强突硬闯,激奋鏖战,杀破了一阵又一阵的敌军。

只见孙策浑身铠甲血迹斑斑,一杆龙纹霸王枪更是血色泯然,不知杀了多少西凉军士,策马正于人丛中冲突,势烈如潮,勇不可挡。

“挡我者死~~!!!”孙策一声怒喝,挥枪轰然扫暴了一员西凉将士的头颅,紧接又有一人驰马从左边扑上,被孙策抽枪凌厉一搠,整个身体霍然被穿透而去。这时,又有一人从右边奔杀而来,眼看就要杀到孙策身旁,凌操舞枪突上,快枪搠刺,须臾便把那人杀落马下。孙策似乎早有预料,都不往去看一样,拍马继续冲突。

“诸军听令,董卓就在不远处,但若杀了此贼,我等必能名扬天下,成为名留青史的英雄,受后人所敬仰!”说时迟那时快,孙策霸王目忽地睁大,射出两道赫赫精光,举枪指向就在百丈之处被诸将拥护着的董卓。

“我等誓随少主死战到底~~!!!”孙策话音一落,凌操领着众人齐声咆哮,顿是声势惊天,汹腾的杀气狂扑而去,在四周的西凉人不由是又惊又怒,纷纷发出困兽一般的怒吼,各提兵器向孙策那队人马围杀过去。

孙策大喝一声,猝又加速突破,逢人舞枪便刺,杀得西凉人不是人翻乱倒,就是人仰马翻。凌操眼望着孙策的背影,充满了敬佩之色,手中长枪也不断奋然舞动起来,一路不知疲倦地追随着孙策冲杀,而背后的孙家死士,无不激奋前进。就这一队小小骑众,此时如有千军万马之威,在西凉军大阵中正摧枯拉朽着!

猝然,几声略显稚嫩的怒喝骤起,只见前方各分三部骑兵飞速来截。

左边为首一人,正是段武,手提一对铁锤,怒喝就骂:“孙家小儿纳命来罢~~!!“

段武话音一落,中间的王贵立刻招舞起大刀,扯声喝道:“姓孙的休得放肆,老子这就来取你首级~~!!”

“哈哈哈哈~~!!今日就是我等兄弟名震天下,继承父辈威名之日,兄弟们何不让这孙家小儿见识一下我西凉年轻一辈的实力!!?”

随着最后胡芳的喝声一落,三部人马皆齐声喊杀起来,气势颇为浩大,三支兵马都扑向了孙策面前,誓要将之摧垮剿灭!

“就凭尔等鼠辈还敢向我孙伯符发出挑战,还早一百年咧~~!!”孙策扯声暴喝,面对来势汹汹的敌兵,竟不退反迎,手中霸王枪赫然一起,扯声就喝:“看我霸王枪法,霸王怒涛~~!!”

孙策喝声一起,手中霸王枪立即大开大合扫荡起来,犹如怒涛飞涌之势,身后一尊模糊的唐猊神兽相势遽然显现,正迎着正中的王贵。王贵初到战场不久,哪里见识过像孙策这般可怕的人物,眼看霸王枪铺天盖地地扫荡而来,心急缭乱之下,只能强震神色,举刀急劈,哪知只听‘嘭’一声巨响,旋即王贵只听自己肩膀发出‘哗啦’,剧痛传来,才知脱臼,反应来时,只见眼前一道枪影扫荡而来,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孙策一枪打爆了头颅。

有时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纵是你有雄心大志以及毫不惧死的精神,但若遇上无可抵挡的强敌,一样脆弱得如同破瓦。

没错,如今这些死志昂然的西凉兵众,在孙策眼里就如同一堆挡路的破瓦!!

“给我破~~!!!”孙策咆声怒哮,模糊的唐猊神兽霍显庞大起来,天地瞬间都似喝得震荡起来。只见孙策不断地施放‘霸王怒涛’的招式,一路击散来袭敌兵,比适才更是狂暴更是凶残,一条惨烈而又混乱的血路霍然而现,凌操却又领着身后死士无情地践踏而过。

“哇啊啊~~!!该死的孙家小儿,竟敢杀我家王大哥,我和你拼了~~!!”突兀之际,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猝然暴起。只见身材魁梧巨大的段武手提双锤,飞马疾奔杀来,却是听说王贵一合间就被孙策击杀,又怒又恨,便是疯狂地赶来截杀复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