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吕布倒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儿你非我敌,要想保命,速速退去!!”孙策霸王目冷酷一瞟,扯声喝着,手中动作却又不慢,狂扫之下,又是几个兵士被轰然打飞而去。顶-点-小说

“我退你娘的!!!”段武一听,不由暴怒,面容更显狰狞。不过此时,一股恐怖的威煞之气轰然爆发。就连正处于狂暴状态的段武也不由被吓得变色,正见孙策猝是急转马奔杀而来,身后那唐猊神兽相势更作着咆哮怒吼之状。

“无知小儿~~!!你竟敢侮辱我娘,你死定了~~!!”却说孙策自幼对其母尊敬有加,又因孙母贤惠严厉,孙策心里极为敬爱,平日里就不容别人说他母亲半句坏话,这下一听段武对他母亲出言不逊,自是暴怒。这下狂奋杀来,段武止不住地畏惧起来,眼看孙策一路驰骋,屡屡把来截的兵士杀落在地,不由生出逃命的念头。

不过须臾,孙策遽然杀到,段武逃之不及,生死关头,立刻舞起双锤和孙策拼命。哪知孙策把枪一挑,悍然施出了拔山式,便把段武双锤给赫然挑飞。段武痛叫一声,急睁眼望时,只见面前一道寒光,随后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孙策的霸王枪已扎入了段武的面门,从他后脑勺突刺而出。

另外一边,胡芳提一柄大斧引兵正往杀来,却被凌操截住。说来这凌操也是长得颇为英俊,而且浓眉大目,跟孙策更有几分相似,而且使得枪法也有几分霸王枪的精粹,与胡芳交了数合。胡芳急于攻取,被凌操所诈,眼看有空档急是提斧就劈,果然一斧劈空,凌操怒喝一声,会枪就扫。胡芳顿是被打飞而去,不知死活。

这说是迟但不过只发生在刹那之间,胡芳不到一阵败退,后方的兵士都反应不及,眼看凌操英武,此下已奔马飞去,都以为是孙策,遂是疯狂地前往扑杀。

凌操眼看那些西凉人在骂,忽起一计,立与一员小将吩咐如此如此,然后便急率百余死士猝然望一旁冲开而去。

很快,正在厮杀突破的孙策收到了凌操传来的话,不由大喜道:“哈哈哈~~!这坤桃倒也有几分急智~~!!“

孙策笑罢,便也引众望另一旁飞突杀去。于是只见中间王贵的部署大乱,左边的段武部署却都追着一部骑众怒骂孙策,而右边的胡芳部署却又追着一部骑众也都骂着孙策,叫之休走。

“报~~!!太师大事不好了,段、王、胡三位小将军都被孙策击杀了。可不知为何却有两个孙策,此时正各引死士奔杀过来!!”董卓阵中,一员驿将急是来报。

董卓闻言,不由大怒,一时也听不明白,瞪眼就骂:“你这混战东西,是不是吓糊涂了,怎会有两个孙策~~!!?”

董卓刚是骂完,忽然两处杀声突起,不少将士都惊呼起来。董卓忙一震色,到高坡上望去,果见有两部骑众,后方追杀的兵马,都各喊骂着孙策。董卓再急望领军将领,一者英勇过人,一者霸气独尊,一时真是难分真假。

而此时,眼看有两个‘孙策’一齐杀来,董卓部不知集中抵挡何部,一时混乱起来。另外孙坚、夏侯惇两处亦是战况激烈,一时胜负如何,实在难以预料。

且说就在孙策、孙坚、夏侯惇等人都拼死搏杀期间。荀彧的声东击西之计,正在秘密地进行着。

只见在洛阳西门外,李肃引一部伪装成西凉兵的千余兵众赶到,城上守将一见,连忙喝叱停下,城上的弓弩手立刻纷纷拽弓拉弦,都向李肃等人瞄准过来。

“哎哎哎~~!!城上的兄弟莫要误会,我乃虎贲中郎将李肃是也!!主公特派我到吕布军中作为监军,此下城内是何人指挥,我有要事与之说明,否则若是迟了,后果不堪设想!!”李肃眼见城上弓弩手各个都是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不由吓了一跳,连忙喊道。

城上守将听了,不由定眼一看,眼看果然是李肃,方才有些松懈下来。毕竟李肃曾经也是董卓麾下的心腹大将,这下守将忙是一凝色,毕恭毕敬地问道:“原来是李将军!此下主公和军师都去了前线作战,临战前军师有令,只教四门守将死守城门便是,又几番说明不可擅自打开城门。眼下我军与曹、孙贼军厮杀正烈,不知李将军此来何事?”

李肃一听,不由暗暗一喜,正想着如何说话时,忽然感觉旁侧又有两道凶戾的眼光投来,知是高顺在暗暗催促,不敢怠慢,连忙沉色道:“城上兄弟听着,吕布有意造反,我适才已速速报予军师。军师有言,说西门空虚,要我前来协助!!兄弟快快开门,否则但若敌兵来袭,那可就迟了!!”

李肃说得信誓旦旦。那守将听了不由神色一变,加上前不久得知李儒派人传来吕布造反的消息,不由在想这消息正是李肃先报予李儒,心中遂是信了一半,但李儒却也谨慎,早前说了若不见他和董卓亲临或是有他的手令,绝不可打开城门,违之必斩。

那守将想到此,立刻问道:“那还请李将军把军师手令出示,我便速速打开城门迎接!”

城上守将此言一出,伪装成西凉兵士的高顺还有其麾下精锐无不暗暗变色,但也是沉稳,见未被识破,都不发作。李肃此时后背已是一身冷汗,幸好他素有口才和急智,脑念电转,便很快想出对策,急道:“混帐!!适才我为报军情,已经冒险令人出寨报之,更与军师说明寨中正由高顺把守。军师素来稳重,此番教人回报,只有口讯,若有手令,一旦高顺被擒,证据确凿,岂不坏了大事!?”

那守将听李肃并无手令,不由眉头一皱,暗暗有些怀疑,急又问道:“那你眼下又如何能引兵归来!?”

“你这白痴蠢货!!眼下我军战况紧急,我岂不会故意说去援救我主,趁机离开?而那高顺把守营地的兵力无多,若是与我厮杀,肯定会引起各军主意,这不又揭露其主有意造反的歹心!?因此高顺宁愿放了我和我的部署离去了!!你最好速速开门,但若高顺发觉我并非前往营救主公,而是来到城中通报,必来追杀!!”李肃气急败坏地喝道。

城上守将听了,却是犹豫不绝,目光冷淡地看着李肃在自导自演。忽然城上副将似乎发觉什么,在守将耳畔正欲低声说话时。蓦然间,杀声大作,城上众人不由纷纷望去,正见西门外的吕布营中有几支骑兵奔杀过来。

李肃见之,不由大喜过望,急又喝道:“城上兄弟,我本就与诸位同属一脉,岂会与那吕布私通~!?我对主公的忠心,更是日月可昭,时势紧急,快快打开城门~!!”

李肃此言一出,终于动摇了城上守将。那守将一咬牙,又见李肃神情真切,最终还是急急下令,道:“李将军素来受到主公赏识,必不会与敌私通,适才若有得罪,还望李将军莫怪,快把城门打开~~!!”

守将话音一落,城上兵士立刻放下吊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吊桥放落瞬间,不由激荡起漫天的土尘,紧接着只听‘轰隆隆’的鸣响,城门须臾打开。

李肃面色一震,灵机一动,又是喊道:“军师命我接管此门,以防敌袭,眼下已有敌兵杀来,城上兄弟快是准备!!”

李肃此令一落,城上守将信个十足,立马令城上部署紧急准备应战。李肃与高顺一对眼色,趁机领兵急入,而此时埋伏在城内的内应,却也听到了李肃的喊声,先是忍耐不发。

于是,李肃快速领兵登上城门,城上兵众全都无备,那守将更急急赶来,单膝跪下,面色谦卑,拱手慨然道:“将军之才胜我百倍有余,末将愿听将军指挥!!“

李肃听话,手缓缓地握到了腰间宝刀上,仰头叹气道:“可惜啊,像我如此人才,又是出身将门之后,董卓那昏庸之主却不知重用,逼得我落得眼下如此境地,兄弟,你可别怪我!“

那守将听到一半就觉不妙,急抬头时,李肃话已说罢,正举刀朝着他猛然劈落。

‘哗’的一声,只见李肃手起刀落,一颗头颅赫然裂开两半。高顺一见,猛地拔出腰间大刀,怒声便喝:“弟兄们听令,给我杀~~!!!”

高顺喝声一起,其麾下兵众立刻发作,各拔武器纷纷扑杀。城上的西凉兵正是震惊,哪里反应得来。高顺飞快扎入人丛之中,举刀乱劈狂砍,杀得惨声不绝,迎上一个,便杀一个,逢上一个,便砍一个。

“杀呐~~!!”高顺麾下中,却又数百人乃是陷阵精锐,这下齐声大喝,拼杀在前,各个骁勇如同虎狼,有前无后,但凡鏖战,只有突进,从无后退。很快,西门城上便混乱起来,预示着天下走势的轮齿又转动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