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豺虎之死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时,董卓的号令纷纷传到城中各部,教之迅速撤兵,于是城内各部西凉兵马,急往另外三门逃出。《顶〈点《小说吕布趁机掩杀,曹操很快也引兵从西门杀入,眼见西凉兵急撤,不由大喜,立刻命夏侯渊、于禁、乐进各引一部,又另外向典韦教道如此如此。憋屈了一日的典韦一听,眼眸顿是凶光大盛,慨然领命,便是引着数百虎豹骑奔飞转去。

却说在曹操、孙坚、吕布三雄联手之下,董卓最终还是落败,西凉大军更是兵败如山倒。

而凄惨的董卓只领着数千残兵一路逃命,但逃了不久,便又被曹洪截住厮杀。西凉诸将连忙冲上应战,却不料曹洪勇猛过人,被屡斩数人。董卓见曹军不乏猛将,暗惊不已,所幸李儒引兵赶到,截住了曹洪部的冲杀。董卓趁机望西北方向而去。曹洪见了,却是暗喜,却又不去追袭,只顾与李儒的兵众厮杀,很快夏侯惇引兵杀到,李儒部瞬间便被杀得溃散,李儒欲是逃命,但被曹洪快马拦住,一举擒下。

天地间,一场滂沱大雨狂泄不停。这时,董卓只引着不到二千余残兵逃入了一条小径之内,见曹兵再无来追。董卓好不容易才能歇息一会,此下天地朦胧,四处难以看清。

轰隆~!!突兀一道闪雷劈落,就在董卓不远射过,打中一棵大树,大树应声而道,着起的火势很快就被大雨林熄灭。

“哇啊~!!”董卓已是惊弓之鸟,不由被吓了一跳,不禁惊呼叫起,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耗费半辈子一手创立的基业,恐怕就此毁于一旦,自己昔日庞大的势力,如今几乎化为乌有,腹内只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怒怨。

“贼老天~~!!老子绝不会就此认输的,待我回去三辅,不出三年,我又会卷土重来!!你要与我作对,我却又不惧你~~!!!到时我要所有人都跪伏在我董仲颖脚下,就连你也一样!!”董卓手举大刀,对着苍穹咆声大哮,满脸尽是凶戾、狰狞。不过在他身旁的残兵败将,却早已丧失了斗志,全都低下了头,想到死去如此多同袍、兄弟,一些人更在低声哭泣。

而这些哭泣声,无疑就是在对董卓适才一番大言不惭的话耻笑着。

“他娘的!!哪个孬种在哭~~!!老子还未死呢~!!!”董卓不由忿声怒骂,瞪圆了凶残的怒目。

“他们应该哭的,因为董豺虎你也很快要死了。”蓦然,一道冷酷的声音传来,随即一股可怕的恶煞之气,扑涌而至。董卓顿是面色剧变,只见一员穿着犼兽黑钢重铠,手提一对恶犼绝天戟,犹如古之恶来的男人率领着数百铠甲精良的骑兵,拦在了前头。

“是你!!典恶来~~!!”董卓一看,不由浑身肉紧,心跳急是加速,更不禁地颤抖了起来。

“没错,是我!我领我主之命,特来取董太师的首级,还望董太师不吝赐予,让我好回去交差!”典韦面色冷淡,双眸恶煞,说话虽是客气,但谁也感觉到他那可怕骇人的恶气,正不断紧逼过来。

“他娘的~~!!曹孟德当年不过是我家主公的一条狗,要不是我家主公宽宏大量,他早就尸首无存了~~!!”一员西凉将领听了,不由忿然大喝,一挺长枪,便往典韦杀去。

典韦恶目一睁,恶煞光芒射出同时,坐下爪黄飞电须臾冲起,两人瞬间相遇,不到刹那,那西凉将领早被典韦的绝天戟霍地砍开两半,血液洒在他的脸上,很快又被雨水洗去。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恒古不虚的至理。丧家之犬,没资格说话。不过,董豺虎,我主公有言,说能够看在你昔日对他的情义上,让你把遗言说了。”典韦面容恶冷,双眸不断地似在发光,好不可怕。

董卓咬牙切齿,强压俱意,忽然张口一吼,却非遗言,而是下定决心拼死一搏。

“诸将听令,但凡能取此人首级者,我封他为大将军!!”董卓扯声一喝,顿是激起了一干西凉将士的斗志,纷纷狂奔杀出。

典韦见董卓并不领情,露出一丝轻蔑笑容,一拍爪黄飞电,瞬间飞起,手中一对绝天戟,狂飞急砍,一路冲过,那些冲去的西凉将领却是人人翻倒,无一能敌。

“给我杀~!!”典韦一声恶吼,那数百虎豹骑立刻发起了冲突,各提精钢锐枪,摆起骑阵飞杀而去。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典韦赫然杀到,西凉诸将连忙掩护董卓退后,哪知典韦凶恶,背后更起一面绝恶凶兽—犼之相势,只见那头漆黑庞大的洪荒巨兽,如有吞天之势,使得典韦更如是恶煞的化身。一干西凉将领不由都胆怯起来,各个手头动作一慢,便被杀来的典韦纷纷杀落马下。

“主公快逃~~!!典韦要来了~~!!”一员西凉将领刚是喊毕,遂又发出一声哀嚎声,却是被典韦一戟拦腰砍死。

“哇啊啊啊~~!!快快救我~~!!我可以封他为侯~~!!”董卓急是回头一望,见典韦紧追在后,吓得急忙呼救。恶冷的典韦,此时就如与那犼兽化作一体,恶势汹腾地飞速杀来。事到如今,董卓的封赏似乎已失去令人振奋的魅力,一众将士、兵卒都被典韦吓得逃开。眼见典韦越追越快,就一瞬间,霍地杀到了董卓的身后!

“董豺虎!!你可有遗言~~!!?”

正见典韦瞪目、举戟、怒喝!

“嗷嗷嗷啊~~!!!吕奉先你这白眼狼,我诅咒你不得好死~~!!!还有曹阿瞒你忘恩!!”董卓仿佛也知道自己大祸临头,扯声一边竭斯底里地咒骂着,一边不禁回头望去。赫然间,他的喝声截然而止,却是看到典韦身后的绝凶犼兽竟冲出了无数鬼魂,其中有身穿铠甲的将士,也有穿着官袍的官吏,也有穿着奢华富贵的王侯,也有披头散发的各式各样的女子,其中不乏颇具姿色的妃嫔、宫女、丫鬟、或者是某家大户的千金,竟全都是被董卓害死的冤魂。

霎时间,如听万鬼嘶吼、哀嚎,那一个个鬼魂,各个神色狰狞、凄厉,怨恶之气,更是铺天盖地,仿佛要把董卓给碎尸万段,就连他的灵魂都要将之粉碎。

从来不信神鬼之说,更不信什么因果报应的董卓,在临死的一瞬间,忽然却又信了。

雷霆一击,似快又似慢,倾盆大雨洗刷着天地苍生,眼见典韦手起戟落,董卓的身体霍然随着劈落的绝天戟裂开两半,就在那一瞬间,四周无论是典韦麾下的虎豹骑还是董卓的部下,宛若听到了万鬼哀吼,无不变色,然后只觉一股恐怖的怨恶之气,迅速地朝一个方向集中而去,纷纷定眼望去时,正见一个如恶煞化身的男人—正是典韦!

“董卓已死~~!!尔等若不惜性命,尽管继续搏杀,或者尔等亦可选择逃命,而被我遇上的,或是被我追上的人,我将毫不留情,取之性命!!”典韦一声喝罢,浑身那股怨恶之气轰然暴发,漆黑的绝凶巨兽相势,盛然显现,更不断地膨胀起来,吓得那些西凉将士、兵众,全都是肝胆欲裂,许多人更是五魂六魄都给惊飞了。

而董卓素来都是西凉人心中的支柱,这下董卓先是失去天下的大局,紧接又是死去,这些西凉人早就承受不住。而当下,他们又遇到了典韦的威胁,许多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

天地忽然死寂下来,只听得雨声,还有呼吸声。典韦就像是个能够主宰万灵性命的绝世恶物,冷酷地看着那些一动不敢动的西凉人。

忽然听得‘哐当’一声,一个西凉将士先是舍弃了自己手中的兵器,然后失力地跪了下来,低着头,眼里不断地渗着不甘的眼泪。

很快又接连听到‘哐当’的声音,只见一个接一个的西凉人纷纷丢弃了兵器,然后跪下。

典韦依旧冷酷地看着,立马于天地之间,依旧那般的恶煞骇然。而在他马下不远,有一具裂开两半的尸体,鲜血和雨水在地上混迹一起,不断地扩散而去。

这一场大雨,一下般就是三天三夜。却说此番洛阳战役,八万西凉人死去将近有三、四万余,其中被俘虏的近有两万余人,其余的都往四处逃命,其中大多的都是赶往并州,也有不少人选择逃回三辅。

而因大雨的关系,许多逃兵为躲雨势,不得不在途中拖延,自然被曹军孙军派出的追兵追上,又是擒回了俘虏。这一场大雨一过,城内各军的西凉俘虏的总数已然达到了三万余人。任谁都知道西凉人凶猛骁勇,因此无论是曹操还是孙坚亦或是吕布都想得到这些西凉俘虏,以壮大兵力。

而为此,曹操一直隐瞒董卓的死讯,又命典韦暗中把当日所擒得的俘虏,先是押回了荣阳。

这日,雨势停后,天气晴朗起来。曹操请孙坚、吕布入城商议要事。曹操志向高远,这些年来平日里是不显山不露水,但一旦出手,必定惊天动地,孙、吕两人都知道曹操是绝世枭雄,各有忌惮。而在这数日里,吕布也常到孙坚寨中做客,不知商议什么要事。

却说,在洛阳皇宫一处不久前修葺好的大殿内。话说,董卓早就有意重回中原,当初来到中原后,便让自己的部下到处去捉拿苦力,修葺皇宫、城墙,更从三辅运来各种材料,大兴土木,肆意驱使百姓,但敢反抗大多都被活活打死。也正因如此,使得民怨冲天。

而这座刚修葺好的大殿,不但显得崭新,而且富丽堂皇,各处都是碧玉宝雕,正面大堂更可有一副雄伟的江山人间画像,刻画下是一金漆虎雕大座,堂下各摆着一尊麒麟神兽。如此尽显尊华的宝殿,如今则落在了曹操的手中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