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曹操的算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在洛阳一役,曹、孙联军和吕布联手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孙家军却折损惨重,近上万的大军,死伤近有六、七千,就连追随孙坚多年的朱治,也在此役中死去。%%%..另外,吕布军也是折损惨重,当初吕布杀入洛阳时,因遭西凉人的仇视,不断地遭到了西凉人搏杀,所幸吕布骁勇无敌,后来西凉人又急于撤军,吕布才能趁机杀破了城内的守军,先是攻到了洛阳皇宫。不过当时,曹操很快就在诸将拥护下来到,吕布却也干脆,领麾下诸将跪下迎接了曹操。吕布此举倒也有枭雄本色,可知当时曹军虽分部四处厮杀,但反而是损伤最少的一方。此番大战,曹操的两万大军折损还不到十分之一。再者,曹操麾下重来就不缺乏猛士。吕布自知曹军难挡,不敢强要洛阳,且恐引起曹操忌惮,故示弱让之。

曹操见状,不由大喜,连忙扶起了吕布,同时又见吕布军上下厮杀惨烈,死伤过半,不由松懈了下来。后来吕布主动让出了洛阳城,欲要率兵退去,曹操一时心软,竟然答应下来。吕布领兵出城后,很快就把营地移到了孙家军的旁边。孙、吕两军隐隐似有联合之势,曹操得知,自是后悔不及,悔恨当初没有尽早铲除吕布!

而孙、吕两军若真是联合起来兵力也有六、七千之多,而号称‘江东猛虎’的孙坚刚烈善战,其子‘霸王’孙策更是具备昔年西楚霸王项羽之风,孙家军将士也是不乏猛将。再有吕布军,有一个绝世无双的战神,兼备高顺这员虎将,饶是曹操也不敢轻易与这两人为敌。

于是,这几日曹操一边教人打探,一边又向荀彧问计,准备对付这孙、吕二人。

话此下,孙、吕两人各领麾下将领,走进了大殿。曹操大喜,发起一阵爽朗大笑,遂请两人与其各自麾下分席而坐。于是,孙家军一众将士坐到了左边。吕布则与他的麾下坐到了右边。

曹操先向堂上坐在一旁的荀彧瞟去了一个眼神,得到荀彧的示意后,立刻笑道:“哈哈,此番找两位过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要问问两位,对于迎接天子之事,有何看法?”

“这有何商量的!?我等身为汉臣,迎接天子,匡扶汉室,那是义不容辞!!孟德竟然有心,何不速速调拨?我孙文台愿听吩咐!!”孙坚一听曹操话,立刻虎目一瞪,奋然而起。曹操见状,不由暗笑。吕布则暗暗变色,不由暗骂孙坚冲动,还未看出曹操的用意,便急急答应下来,恐怕就会苦了自己,不禁偷偷向旁边的陈宫投去眼色。陈宫暗作一个手势,示意吕布莫先轻举妄动,先静观其变。吕布会意,遂不吭声。

“我这爹爹,若无人提及这有关汉室之事,倒还有几分雄主本色,但一旦被有人提及,他就成了脑袋发热的傻瓜!”孙策却也是暗暗一急,偷偷地拽了拽孙坚的衣角。孙坚一瞪眼,猛地回头,正欲发怒,却见孙策眼神诡异,不由皱起了眉头。

“哈哈,真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真是有意出兵三辅,迅速救回当今天子,以使得朝纲重回正统,但可惜的是,这连日大雨不得不拖延了行程,而这一路前往三辅,要走过不少山路。若要尽快赶到三辅,以保天子无患,恐怕还得要有一匹跋山涉水如踏平地的绝世神驹才可以。当然,眼下三辅虽乱,但董氏余孽也不乏猛将悍士,这还得要有一个能够视乎天下勇者于无物的绝世战神才是可以。可具备这两的人物,普天之下,实在难找啊!”曹操故作难色,叹声而道。

孙坚一听,不由虎目一睁,道:“若非我的黄鬃宝马受了伤,我倒不惧一试!可营救天子之事,迫在眉前,绝不可怠慢!”

忽然,孙坚想到某人,立刻把眼神望去,喜道:“温侯无敌天下,且有赤兔宝马,不正合适耶!?”

孙坚此言一出,吕布不由神色一变。曹操此时却是下意识地大声就喊:“不可!”

孙坚听话,不禁望了过去,却见曹操屡投眼色过来,孙坚一时转不过来,沉色就问:“孟德有话何不直!?”

曹操闻言,脸色连变,几番要,却都犹豫起来。吕布看了也不禁心里疑之,下意识地便问道:“不知曹大人是有何顾虑?”

曹操听了,这才把神色一凝,叹道:“竟然温侯也如此问了。我曹孟德也不惜做这人。温侯虽能悬崖勒马,弃暗投明,但毕竟曾是董氏旧部,让温侯前往三辅,曹某实在难以放心。”

曹操此言一出,高顺和曹性都不由露出怒色。曹性更瞪眼喝道:“姓曹的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家主公如今已成了西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岂会再与西凉人联合一起!!”

“得对!!我家主公不惜大义灭亲,却要遭曹公如此诋毁,这莫非不令人心寒耶!?”高顺旋即也冷声喝道。而此时,陈宫则把神色沉了下来,眼睛不禁眯了起来。

孙坚见气氛不对,连忙安抚起来,道:“陛下蒙难,如今正需我辈联手营救,理当齐心协力。眼下那董卓不知所终,若他能逃回三辅,而我等却在这里延误时机,使得陛下再落奸人之手,那我等可都成了罪人也!”

“诶,那不知孙将军有何主意?”曹操装着无奈的样子,叹了一声问道。

孙坚听了,却又为难起来。这时,荀彧忽然张了口,道:“诸位明公稍安勿躁。我倒是有一计。”

“哦?文若素有王佐之称,我愿洗耳恭听!快快来!”孙坚听了,比曹操还要兴奋,连忙问道。曹操也故意向荀彧投去一个眼色,示意他尽管直。荀彧这才把神色一凝,起身向众人一拜后,沉声而道:“实不相瞒,其实董卓早就被我军将士所诛,不过为防俘虏躁动,故而隐瞒。如今局势已稳,却也不怕把此事出。若温侯果真有心与董氏恩断义绝,为了汉室能够重回正轨,我等亦不妨把这天大的功劳让予温侯!”

荀彧此言一出,陈宫立刻神色勃然大变,忿然瞪向荀彧,急便起身,喝叱道:“荀文若你这是有何居心!?我家主公本就受西凉人仇视,此番还要背负弑杀董卓之名,日后必成西凉人的死敌。何况董卓毕竟曾是我主的义父,但若此事一旦传出,我主岂不要遭到天下人所唾弃!?你这是要把我主置于万劫不复之中啊!!”

陈宫此言一出,高顺、曹性等将都是面色大变,而孙家军上下也是纷纷变色。曹操倒是笃定淡然,不紧不慢地悠悠而道:“公台这话倒是得有些过了。董卓残暴不仁,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无论谁能将之诛杀,必受天下义士所追捧。我把这天大的功劳让出,你不来谢我,倒反来如此喝叱,未免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吧?”

“哼,你城府高深,一般人猜不透你的诡计,我又岂会被你蒙骗?你根本就是想要借董氏余孽之手,铲除我主罢了!!”陈宫这下也不客气,直言出曹操的歹意。

曹操听了,不由长吁一声,摇头道:“陈公台昔年你我还曾是共过患难的兄弟,没想到你今日却如此诋毁我。竟是如此,此事不如作罢,再另寻计策便是!”

“不!!营救陛下,刻不容缓,岂可延误!?”孙坚一听,顿是色变,急急便是叫起。吕布听了不由一皱眉头。陈宫也暗暗变色,心里不由一丝不祥的预感。

“但眼下无计,那又如何是好?何况大战刚是结束不久,贸然出击,想必都不是我等的本意。”曹操又故装难色,暗暗叹道。

孙坚不由把眼神望向吕布,眼里显出几分急躁之色,正欲话时。吕布忽然猛地站了起来,邪目赫赫,冰冷的望着曹操,冷酷着神色向曹操拱手道:“竟然曹大人不惜让来这般天大的功劳,那我吕奉先也不妨笑纳了!”

“主公~!!”吕布此言一出,陈宫、高顺、曹性等人不禁齐声急呼起来。曹操却是唯恐吕布反悔,大喜一笑,疾声便道:“哈哈哈!!还是温侯爽快~!!那我便教人传报城中上下,宣布此事,同时再为温侯准备宴席,为温侯大肆庆功一番如何~!?”

只见曹操满脸欣喜之色,高顺、曹性等将都怒得不禁咬牙切齿。陈宫则在屡屡向吕布投去眼色,急切地希望吕布回心转意。哪知吕布却视若不睹,颔首便道:“一切就依曹大人吩咐便是!!”

于是,曹操遂各令人各往宣布,吕布弑杀董卓之事一旦传出,整个洛阳城无不震惊起来,再次弑杀义父的吕布,顿时成了众人口伐唾骂的对象,在校场内的西凉俘虏听,更几番暴动,却都被早有准备的曹军将士给压制下来。

却吕布等人回到城外营地,众人刚入帐篷,吕布还未坐定,陈宫急声就问:“主公!战前我几番提醒,这诛杀董卓之人,绝不能是主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