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棋盘对弈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司马懿听话,不由把头抬起,正见一对璀璨的细目,如能看透人心般,正望着自己,却不回避,与曹操对视起来。《顶》《点》小说曹操倒也好奇,沉色与他对视好一阵后,忽然大笑道“好,好,好!伯达你这个弟弟果非池中之物!!此番大事若成,当记为首功!”

曹操连声赞好,司马懿却不敢丝毫得瑟、放肆,连忙叩首又拜,道:“承蒙曹大人赏识,实乃小人三辈子修来的福分。”

曹操眼见司马懿不卑不亢,更不恃才倨傲,心里又喜了几分,而且又有许多话想要向他询问,忽然想起某事,便向司马朗笑道:“曾听伯达你说过,你家二弟极其擅于下棋,当年不到八岁,便已胜过了名满天下的水镜先生。我倒想和他下个几盘,看看他是不是如传闻中这般厉害。”

司马朗一听,立刻会意,道:“主公稍等,我这就下去安排。”

“还有,拿些酒菜过来。我要与仲达促膝长谈!”司马朗正要退下,曹操却又不忘吩咐起来。司马朗见曹操似乎对自家二弟极其赏识,不由暗喜,连忙答应。

曹操遂令司马懿到榻上说话,哪知曹操已是坐好,却见司马懿一动不动。

“仲达不必客气。坐上来吧。”曹操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说道。司马懿听话,却是一拜道:“小人不敢。”

“有何不敢?你连与我同坐一榻的勇气都没有,日后如何与我共议大事!?”曹操听话,却露出几分不喜之色道,眼里也闪过几分失望之色。

哪知司马懿却是说出了一番令曹操颇为意外的话来。

“曹大人倒是误会了。小人并非不敢与曹大人坐于一榻。而是曹大人若要与小人下棋,小人必须说明三件事。否则,小人实在不敢与曹大人对弈。”司马懿唯唯诺诺地拜道。曹操一听,又是来了兴趣,急道:“你且说来听听。”

“第一,小人与人对弈,从不故弄玄虚,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若有得罪,还请曹大人莫怪。”

“哼,你这小儿倒是自信满满!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放心吧,就算你赢了我,我也不会动怒生气!”

“曹大人胸襟广阔,倒是小的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别说废话,把话一次都说完吧。”

“第二,棋子一旦落下,绝不悔棋。”

“那是当然!”

“第三,除非两方棋子走无可走,否则一定要分出胜负,不可半途放弃,也不可故意毁坏棋局。”

“司马仲达,你这话什么意思!?”曹操一听,不由大怒,这忽然变脸,怒声一喝,立刻把司马懿吓了一跳。司马懿连忙跪下,沉声答道:“小的绝无轻视侮辱曹大人的意思,只是这三个条件,

是小的一直坚持的原则,但有得罪,还请曹大人莫怪。”

“够了,快坐上来吧!”曹操这下倒被司马懿激起了斗志,暗想非要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一番,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不一阵,司马朗领着侍从端来酒菜和棋盘,却发现曹操和司马懿两人的神色都变了,棋盘一落定,眼神便是开始专注在棋盘上,已经在思考待会如何下第一步棋。司马朗不敢打扰,遂带着侍从退出,自己则在殿外等候。

却见偏殿榻上,两人似乎准备完毕。曹操先让司马懿选子,司马懿本想一如既往地选择黑子,但见曹操眼神暗暗望黑子瞟去,却不相让,笑着道:“我可否选择黑子?”

曹操皱了皱眉,下意识就道:“黑子不好。”

“呵呵,可我素来就爱选这黑子。”司马懿倒是不怕曹操,也不顾他已经很明显的提醒,笑道。

曹操立刻露出几分不喜,冷道:“你随意。”

“那小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司马懿笑了笑,便伸手要往盛着黑子的盘子抓去。哪知曹操手却更快,一把先抓住盛满黑子的盘子,口中就道:“我还是比较喜欢黑子。”

一手抓空的司马懿,愣了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笑容,道:“那我还是选白子吧。”

“好,白子先下!”曹操一听话,立刻喊道,同时细目凛凛骇人,望向了司马懿。司马懿倒是渐渐地显得从容,随意地拿了一颗白子,便往棋盘上随意地一放。曹操本还想观察司马懿的第一步如何来下,好见识一下,这能够在不到八岁前就把名满天下的智士司马徽击败的奇才到底有何本领。哪知道,司马懿下的第一步根本毫无惊艳之处。曹操却反而更是好奇,司马懿下一步会如何去下,立刻下了一子。司马懿很快又拿一子,随意一放。

下了一阵后,棋盘上已经被白子黑子占了一半,曹操此下对司马懿可谓是失望透顶,这极富盛名的小儿,根本连入门级别都达不到。

“莫非这小儿有意让我?”曹操皱了皱眉头,在心头刚是暗道,不过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不,看他适才的表情,却也不像是在说谎。何况,他也不像愚蠢之人,让得如此明显,他就不怕得罪我!?”

想到此,曹操细目不由闪过两道骇人的光芒,忽然说道:“这干下棋倒也是无趣,不如加点赌注若何?”

司马懿一听,不由来了兴趣,笑道:“不知曹大人要下什么赌注?”

“这样吧,我听闻你司马家数代都是经商,乃是河内巨贾,由其这十几年,天下虽是大乱,但你司马家反而趁机低价吸纳,又通过贩卖各种军器、兵刃赚得了大量的钱财,可谓是富可敌国。如今城内有近三万西凉俘虏,为了让这些西凉俘虏为我卖命,我正需大量资金来收买人心。虽然你司马家已资助了不少,但恐怕还是不够,我倒也不想贪得无厌,向司马家再是索取。我听说你大哥说如今司马家上下都由你来打点,想必你也有不少私房钱。这样吧,这盘棋你若是输了,就得拿出五千两黄金给我作为军用,如何?”曹操疾言沉色,心不跳色不变地说道。

司马懿听了,心里早就在暗骂无赖,但还是作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答道:“一切愿听曹大人吩咐!”

“哈哈,爽快!我也不愿以大欺少,虽然我没这么多钱财,但当年董豺虎为了通缉我,甚至不惜以万两黄金作为赏赐。当然,我这项上人头不能给你,若是输了,这两条臂膀,你任选一条!”曹操说罢,又指了指自己的两条臂膀,很是认真地说道。

司马懿倒是被吓了一跳,这下不由为难起来,连忙下地,跪下叩首便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曹大人乃治世之能人,莫说这项上人头,单这一根手指,就已是价值连城,不可计量。此下天下百姓正需曹大人平定乱世,一定乾坤。小的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有损曹大人的万金之躯?曹大人若要军资,尽管开口,小的这就回去替曹大人筹来。”

曹操闻言,不由一笑,反而被司马懿一番话激起了好奇和怒气,细目眯成两条细缝,道:“哈哈,好一个司马仲达,你倒是以为自己赢定了!!”

“小人不敢。还请曹大人收回成命。”司马懿面色一肃,抬头凝色而道,倒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必多说,起来先分胜负吧!”曹操细目射出两道精光,不容置疑地说道。司马懿听话,也不敢再有怠慢,遂起身到榻上坐定。

“到你了!”曹操声音显得有些冰冷,如有一锤子猛地敲击心脏一般,司马懿不由沉色,执起了一颗白子,在曹操的注视之下,缓缓地落定。

‘啪’的一声,曹操面色勃然大变,忽然‘哇’的一声,一手掀翻了棋盘,随着棋盘落地,黑子、白子溅射一地。司马懿对于曹操的反应倒是早有所料一样,神色平静得甚至有些诡异。

“哇啊啊啊~~!!疼~~!!疼~~!!疼~~!!!”只见曹操一把揪开了发髻,披头散发,面容狰狞,双眸发红,抱着头竭斯底里地痛喝起来。

“到底发生何事~!!?”须臾,在外守着的司马朗和一干侍卫急急冲入,司马朗满脸急色地喊道。司马懿连忙下榻,在一旁跪下,不敢说话。

司马朗眼见曹操抱头喊痛,不由神色一变,惊呼道:“不好!主公的头疾又是发作了~~!!?快~!快叫大夫过来~~!!”

在司马朗话音刚落时,一声声急声怒吼声接连暴起,只见一一健硕魁梧,凶神恶煞的将领,急是冲入,如同一头头猛兽凶禽。

“够了~!我正招待贵客,尔等这些匹夫莫吓坏了他,都给我退出去~!”突兀,曹操似乎好了许多,手指众将,冷声喝道。

众将一听,都是犹豫。曹操见状,不由瞪眼喝叱起来。众将方才纷纷退下。

“吾弟年少轻狂,不知礼数,若有得罪,还请主公莫怪!小的教导无方,愿一力承当!”众将士须臾离开后,司马朗连忙跪下,叩头就拜。

“可惜,可惜了!”曹操却不回答,反而面带惋惜地说道。司马朗早已是满脸大汗,低下的头,缓缓地抬上,却是偷偷在看自己的弟弟,好奇他为何一句不吭。

这时,曹操忽然转过了头,向一旁跪下的司马懿略带歉意道:“适才你那一步棋可谓是精妙绝伦,更有所谓起死回生、斗转乾坤之妙,可惜我忽然头疾来袭,头痛难忍,竟然毁坏了棋局。不知你可还记得适才棋局所摆?”

司马懿面色肃然,心不跳面不改地说道:“恕小人愚钝,适才也只是糊涂乱下,刚才的棋局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小的无能,还请曹大人恕罪。”

“诶,可惜可惜啊~!”曹操听了,满脸怅然失落地说道。

“主公头疾来犯,小人以为还是莫再下棋,免得伤神。”司马朗在下面却在一直脑念电转,这下听曹操说罢,连忙劝道。

曹操闻言,不由神色一震,道:“不可。适才我与你弟曾约法三章。其中第一条,就是棋局一旦开始,便一定要有胜负。适才我不慎毁坏了棋局,幸得你弟并不介怀,我心中已羞愧不已。我看应再下一局,分定胜负才好。何况,适才我和你弟又下了赌注,若是就此作罢,实在扫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