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棋盘对弈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呃~!这~!”司马朗听话,不由为难了起来,连忙向司马懿连瞟眼色。

司马懿此时早在心中不知骂了曹操多少回无赖,知道这般与曹操纠缠下去,恐怕吃亏的最终还是自己,迅速地经过权衡后,立刻凝色而道:“曹大人棋艺精湛,小人还是棋差一着,就算再下一盘,恐怕还是小人一败涂地。小人自甘认输,那五千两黄金小人回去后立刻筹备,还请曹大人宽限一些日子,小人一定为你送达。”

“哎,不可不可!你是伯达的亲弟,而伯达又是我的麾下兼好友,这般说来,你也算是我半个弟弟。我又怎可以大欺少,这胜负若不能分出,我实在于心不忍,还是再下一盘,再下一盘吧。”曹操作出一副坦荡、认真之色,说罢,便要教人再送来一副新的棋盘。

这时,司马懿连忙喊道:“曹大人且慢,就是因为曹大人对我司马家情深义重,小人才万万不敢令曹大人有损身体。经过适才一番对垒,小人自知坐井观天,学艺未精。再下一盘,恐怕也是必输无疑。曹大人又何必为此伤神呢?何况小人对曹大人敬仰久矣,钱财乃身外物,这区区一些银两,全当是小人一些心意,还请曹大人笑纳。若曹大人坚持要分胜负,尽管传话给小人的大哥,小人一旦得知曹大人来召,就算身处天涯海角,也定会尽快赶到曹大人的身边。”

曹操见司马懿如此谦虚有礼,不由搙起了扶须,赞道:“伯达你有一个懂事的弟弟啊。此子很懂为人处世的道理,兼之才绝天下,日后必成大器!”

耳听曹操如此盛赞,司马朗这下没有丝毫欢喜,反而惊慌起来,连忙道:“主公谬赞,我家二弟不过一介无知小辈,焉敢受主公如此盛赞?仲达还不快快谢过我主洪恩!!”

司马朗大声喊道,却见曹操细目忽地瞪起,扯声就喝:“司马伯达,我说你弟能成于大器就能成于大器,你莫不信耶!?”

“主公息怒,我信~!我信~!”司马朗被曹操喝得心头揪紧,却知曹操的脾性反覆无常,虽然以如今的局势,曹操是绝不会轻易对司马家动手,但却也说不定曹操一怒之下,忽然把他和司马懿都擒为阶下囚。他才微学浅,就算下狱,对司马家打击也不算大,但若司马懿被擒,整个司马家恐怕就如失去了主心骨,不到数年间就会溃散、崩毁!

“好了,你且退下吧。”不过所幸曹操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见他轻一摆手,便教司马朗退下。司马朗不禁犹豫,却见司马懿暗暗向他瞟来一个示意放心的眼神。司马朗这时才想起司马懿素来都是有分寸的人,这才放心,领命退下。

很快殿内只剩下曹操和司马懿两人。曹操淡漠地看了司马懿一眼,似乎无意把他叫起,悠悠而道:“这棋局竟然下不了,长夜漫漫,那你我不妨谈些有趣的事吧。”

司马懿会意,立刻叩首一拜,道:“小人斗胆,盼与曹大人一谈未来不久的天下走势。”

“善!起来说话吧!”曹操听了,不由一喜,方才令司马懿站起。司马懿跪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自幼身份尊贵,聪明绝顶的他可从来都没跪过这么久,早就想要起来了。哪知他这下忽然要起,却是站不稳,惊呼一声,竟是摔倒下去。曹操见了他这狼狈的样子,不由大笑起来。

“我看你这小儿定是自幼养尊处优,又因聪明伶俐,受尽长辈喜爱,什么苦头都没吃过。想来我当年从懂事起,就被我爹的那根孝子杖给打大的。每每打完,还要在祭堂里跪下反省,有时一跪就是一天一夜,跪得那是起都起不来。”曹操似乎陷入了少时的回忆之中,不由分了分神。这时,司马懿连忙跪伏在地,便要认罪。

须臾,曹操回过神来,这下倒显得有些近乎人情地说道:“好了好了。你现在恐怕是站不起来了,先是坐好说话吧。”

“谢过曹大人,那小的便得罪了。”司马懿听了,不由暗喜,缓缓坐起,两膝虽是发麻,但也不敢去敲,很快神色一震,立刻一对眼眸便晶亮发光起来,使得曹操也不由面色一肃。

“小的不妨向从曹大人说起吧。荀王佐(荀彧,古代人喜欢在姓氏下加上称号,以为尊称。)为曹大人所定下的大计,可谓是阴阳相会,精妙绝伦。所谓阴阳,即为暗明。在明,曹大人得天子后,可重建朝纲,以治世能臣之姿,匡扶汉室,占据大义,故能无所而不利。在暗,曹大人挟天子以令诸侯,却又可趁机扩张势力,排除异己,克立不世霸业,成为乱世之枭雄。荀王佐此计之高,恐怕就算管仲、张良再世,也不过如此。曹大人大计若成,以曹大人的本领,他日成为开立新朝皇业!!”

司马懿这话还未说完,曹操猝地面色一变,双眸骤冷,喝声就叱:“慎言!”

司马懿被曹操忽地喝住,立刻吓了一跳,连忙告罪。曹操皱起了眉头,道:“常言道祸从口出,什么该说的,什么不该说的,你自己心里有数。若是管不住自己那一张嘴,将来只会为你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小的定当谨记在心!”司马懿忙是肃然答道,心里却对曹操多出了几分好奇。眼前这个男人极具枭雄之色,要说普天之下各地诸侯,司马懿最为看好的就是曹操。毕竟曹操不但有经天纬地之才,更善于识人、用人,性格奸诈多诡,处事又是果断坚决,无论是韬略计谋也是堪称一流,且更重要的是曹操城府高深,就连司马懿也看不透他。可如此人物,却似乎还有几分忠汉之心,这是司马懿所想不懂的。

“说下去吧。”曹操轻一摆手,立刻恢复如常,就像刚才的事并无发生似的。

司马懿凝色,很快便接话道:“而眼下吕布已为曹大人所驱,更主动承认了弑杀董卓之名,如此一来,吕布但若前往三辅,必遭西凉人所围剿。而孙坚此人忠义刚烈,为救天子,也定当不久出兵。如此一来,三辅各方势力汇集,定当大乱!”

“哼,对于我来说,这三辅却是越乱越好。因为这样一来我才有机可乘!”曹操听到这,双眸光芒闪烁,不由笑了起来。

“没错!到时各方势力,都争着要这天子,必当互相厮杀。而曹大人却正好趁此收买这三万西凉俘虏,再调来精兵,待时机一到,便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击败各方雄主,迎接天子,重归洛阳,再建立起新的朝纲,成为天下新的霸主!”司马懿忽然振奋地说了起来。

曹操却是沉色道:“这说是简单,但依我所料,到时三辅起码有三、四股势力混战,要将他们击败,恐非易事!”

“看来曹大人已早有预料。”司马懿听话,眼神也霍地晶亮起来,与曹操对视一起。曹操忽是一笑,道:“你先说!”

“好!”司马懿会意,答了一声好后,道:“我以为到时在三辅,首先会有以董旻为首的董氏亲系残部一方,然后在并州把握近五万兵权的李催、郭汜一定会趁机联手赶回三辅,妄图继承董卓的位置,挟持天子,做这第二个董卓,此又为一方。而吕布和孙坚肯定又会联合为之一方。当然其中最为可怕的却是,那个消失一段时间后,闯破了鬼门关,再次出现在人世间的悍世鬼神!”

“鬼神马羲!”曹操听话,不由惊呼一声,然后眯紧了眼,呐呐道:“这些日子以来,我见兖州依旧稳若磐石,就已有五分怀疑,又见张辽面对牛辅的十数万大军,竟还保留兵力,便又怀疑七分。当我听到了出现在三辅中,那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鬼兵时,便已怀疑九分!只是没想到这马羲竟还学会了诈死!莫非他在虎牢时,早有如此可怕的计划?”

“不。马羲当日与吕布一战,两人都是不留余力,把生死置之度外!饶是马羲,在那吕布面前,也绝不敢轻易使诈。我看这在急中生智,随机应变,重新再布大局者,恐怕正是那郭鬼才!”司马懿疾声厉色而道。

“郭嘉!?此人竟有如此惊天本领!?”曹操听话,又是惊呼一声,细目瞪得斗大,一脸的不敢相信。

“此人不但聪明绝顶,且又是鬼谷传人,尽得数代鬼谷传人的兵家所学,本领之高,甚至高于其师祖鬼谷子!如今天下,就算把那些隐世的高人也算上,恐怕也无人能超越得他。”司马懿满脸谨慎、警备之色,沉声而道。

曹操倒也听过鬼谷传人的传说,不过听到司马懿连隐世的高人也搬出,却也预示比不过郭嘉时,不由惊讶道:“莫非连水镜先生(司马徽)和黄龙先生(黄承彦)都不上他!?”

眼见司马懿轻一摇首,使得曹操脸色又是一阵陡变,叹道:“如此天纵奇才,若我能得之,何愁大业不成?”

司马懿一听,倒是神秘地笑了起来,道:“我正欲与曹大人谈及此事,没想到曹大人正有此意,此真所谓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此话怎讲!?”

“实不相瞒,风满楼那里不久前传来情报,说这郭鬼才似乎与其主马羲闹翻,两人此时已经分道扬镳。我的麾下见郭鬼才身边有不少精锐守备,为防打草惊蛇,故而迟迟未有下手。曹大人若是有意,我倒可以替你把他‘请’来。”

“哦?看来你是早料到马羲会袭击三辅了,且早就做好布置。否则你的细作如何能如此快得知彼军的情报?”

“呵呵,曹大人谬赞了。我这做生意的,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未雨绸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