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合破长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风雨所在,无事不知。(顶)(点)小说依我看来,风满楼之所以能知晓天下之事,非但这些人才极具本领,更因有你这样一个能料先天下事的怪才在暗中调拨,故有今日之名声啊!”曹操听罢,对司马懿又是赏识几分,对这年轻的少年愈加是好奇起来。此人诡异多变,时而规规矩矩,执着顽固,时而又能谦卑善忍,随机应变,时而又显得软弱娇贵。到底哪个是真实所在,或者这个人就是如此,饶是极具识人之才的曹操,一时也难以分辨。

但有一点曹操很肯定的,那就是面前这个少年,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在天下掀起一番狂风暴雨来!

却见曹操叹罢,眼神又是晶亮起来,笑道:“那你又可否猜到这马羲和郭嘉为何会忽然反目?“

司马懿一听,似乎早已有所预料,震色答道:“若我所猜无误,那定然是因为扶风。”

“扶风?莫非韩遂会出手!?”曹操闻言,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司马懿立刻应道:“没错!自马羲战死的消息传遍天下,李儒就已派人急回三辅,教人到韩遂那里说计。韩遂此人奸诈精细,而马腾不知其子其实在诈死,尽引扶风精锐与徐荣厮杀。此时扶风空虚,韩遂自是有机可乘。而马羲唯恐扶风被袭,又恨郭嘉为完成计划,利用了马腾,害了扶风的家人和百姓。而历代开朝创代的帝王,谁不是冷酷无情,为成大事甚至连至亲亦可抛之?想这郭嘉却认为马羲这是妇人之仁,两人大有可能因此吵得反目成仇,一举决断!”

“哈哈哈,好!好!好!这马羲有眼无珠,气走了郭嘉,倒是便宜了我!若你能替我把郭嘉请来,我必重重有赏!”曹操闻言大喜,眉开眼笑。司马懿听了,也是笑了起来道:“能为曹大人效命,实乃小人荣幸也。”

却说就在曹操和司马懿正在夜谈天下事时,在三辅京兆郡内的胡车儿军营内的某处营帐。

正见头戴亮银牛盔,一身钢铁重铠的徐晃,犹如牛魔王一般正领着一个身材瘦弱,甚至弱不禁风,面容被头盔遮住的小兵走了进来。

“他是谁!?”胡车儿一看,立刻瞪大了眼,不过就在他话刚说出,在他旁边的一个魁梧犹如鬼神一般,面带金龙面甲的男人一手便按住了他的肩膀,吓得他立刻闭上了嘴。

“不得无礼!”那面带金龙面甲的男人凝声说了一句话后,眼神就像两道锋芒一样,一眼就看穿了徐晃身后那个小兵的面目,跨出几步,竟是单膝跪下,一手取下面甲,肃色拱手道:“王公多年不见,小儿马羲在此拜见了!”

“诶…没想到一过多年,当年的小小护卫长如今成了足以撼动天下走势的诸侯雄主,还真是世事难料啊。”却见那小兵也是颇显激动地走出,一把扶住了马纵横,这时烛光照来,那小兵竟然是个年过六旬,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是当家大司徒王允是也!

“王司徒是你!?”胡车儿当年在洛阳时,也曾有幸见过王允,这下一看王允的面容,却几乎认不出来。只见王允比起当年苍老了许多,面容削瘦、憔悴,双眸木讷无神,胡车儿不是仔细看了好一阵,还不敢去认。

“王公这些年你定是吃了不少苦了。”马纵横随即站起,紧抓着王允皮包骨一样的手,带着几分伤感说道。

“诶,如今世道不好,陛下又遭奸贼挟持,朝中官僚又纷纷投靠了董豺虎,如今那些所谓的忠国义士,都早就变了心。老夫在朝中那是孤掌难鸣啊~!”王允咬着头,无比悲怆地说道。

马纵横神色一凝,立刻震色鼓励道:“皇天不负苦心人!此番我引兵来此,正是要为救出陛下!不过长安城稳固结实,固若金汤,若无人作为内应,恐怕难以攻破。”

马纵横此言一落,徐晃当即抖数精神,慨然应道:“这点马将军大可放心,末将在城内亦有不少心腹,但若马将军大军一到,约好起事之日,我必往来助!!”

“不可!如今那董旻已对你起了疑心,你最好莫要轻举妄动,否则一旦你被他发觉,陛下身边便再无忠士守护也!!”王允听话,不由大惊失色,急与徐晃喝道。

徐晃一听,不禁咬牙,道:“如今那董旻在城中滥杀无辜,又是强拉壮丁,但凡不肯,全都活活鞭打致死,这些日子不知多少人含冤死去!!王公莫要我袖手旁观耶~!?”

“公明!你身为汉室之臣,一切当以陛下安危为重!”王允神色一厉,肃然而道。

就在此时,庞德满脸兴奋、激动地闯入帐内,不由把徐晃、王允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两人又欣喜若狂起来,只听庞德疾声就道:“主公~~!!刚才细作来报,吕布倒戈叛主,洛阳不久前被曹操、孙坚还有吕布联手攻破,董豺虎更被吕布所诛!!八万西凉大军折损过半,剩下的残兵大部分都被擒为俘虏!!眼下只要我等攻破长安,董氏基业便将毁于一旦也!!”却说庞德骁勇,在两日前与冯翔大军相遇于一处平原之中,两军混战正是胶着时,正是庞德打破僵局,率一部精锐骑兵主动出击,闯破了敌军大阵,更一举诛杀了敌军大将,李典却也是善于把握时机,当机立断,率大军发起扑杀。冯翔大军大败,死伤无数,只剩下不到一半残兵逃回了冯翔。而庞德因见郭嘉不在马纵横身边,忧心长安战事,遂也顾不得去追袭,速速领兵赶往与马纵横的大军会合。

“哈哈哈哈~~!!好,好哇~!!董豺虎作恶多端,坏事做尽,苍天有眼,此不世奸贼,终于得到了报应~!!”忽然,只听一人状若癫狂地大声笑起,庞德望去,正见一老者老泪纵痕,看了好一阵,才是认出,不由惊呼道:“王公,你怎会在此!?”

“你是当年那赤脸小儿?哈哈,如今却已成为名震天下的赤狮上了!”王允喜极而泣,又是满怀唏嘘地叹道。

此时马纵横似乎想到了某事,很是亢奋地疾声说道:“王公,此时恐怕董豺虎的死讯也已传到了长安城内。城内董氏余孽得知必然大乱,此时正是里合外应,攻破长安的大好时机!”

“说得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董贼已除,汉室江山有救也!!”王允闻言大喜,哽咽而道。徐晃想到汉室经历多年灾难,如今终于有了转机,这条硬汉不由也是眼中含泪,很快就有一计,立刻说道:“事不宜迟。我这就故装败退,今夜便回长安。马将军你则率精锐暗中跟随我后,但若城门一开,我便趁机夺下城门,迎接马将军的义师入城!!”

“善哉!”马纵横一听,不由神色振奋,慨然而道。王允也是兴奋极了,精神抖擞,于是众人又是商议一阵后,便各往准备。

却说到了次日,刚是黎明时候。却见徐晃率领残部,紧紧地赶往了长安城下。城上守将见之,急是喝住,城上兵众也纷纷惊醒,各是慌乱准备。徐晃急报,自军遭到敌军夜袭,挫败而回,且又从敌军那里听说董太师的噩耗,唯恐城内大乱,急请开门。

那守将听了,不由勃然色变,急教人把城门打开。徐晃一见城门开启,当即神色大震,心里暗喜,引心腹刚入城内,立刻纵声便喝:“董氏做尽恶事,已遭天谴,我等身为汉室将士,何不趁此时机,推翻董氏恶权,营救陛下!?”

徐晃喝声一起,其心腹齐齐发作,便来夺取城门。城上西凉军不料,阵脚大乱。不一阵,只见徐晃手提亮银牛头巨斧,慨然杀到城上,城上守将急是赶去拦住,却被徐晃一斧拦腰砍死,尸体霍然裂开两半。

就在此时,城外猝然杀声犹如雷动,赫然爆发,只见一员面带金龙面甲,手提龙炎偃月刀,身骑浑身如有火燃,飞驰如同焰火的赤乌宝马的将领率兵倏然杀来。

“听我号令,董氏气数已尽,速破长安,前往宫殿,营救陛下!!”带着金龙面甲将领扯声怒喝,立听一阵如同狂潮涌起的喝吼声盖然回应,惊天动地。

“城门已被我徐公明夺下也!!”旋即一声喝响,在城门上响起,只见徐晃手举一颗血琳琳的头颅,正是那西凉守将,扯声喝道。

电光火石之间,带着金龙面甲的将领,驰马飙飞冲入,背后兵马如同游龙之势也纷纷紧随冲入。

霎时间,长安城内杀声震荡,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在街道上狂奔飞驰,一路望前方尽头,如同庞然巨兽般的宫殿冲去。

就在此时,蓦然间,两边响起阵阵喝令急骂,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似乎受惊,猛是勒住马匹,扯声就喝:“小心!!有埋伏!!”

只听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急喝一起,左右两边猝然一脸迭起阵阵弓弦振动的骤响,乱箭从两边袭击而来。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手头动作却也不慢,蓦地挥起龙刃,急砍乱劈,舞得密不透风,将射来乱箭一一击飞而去。

与此同时,从后赶来的兵马,不少人却都来不及抵挡,纷纷被射落马下。庞德、胡车儿怒声大喝,各舞兵器,前来掩护。连阵乱箭之后,街道上顿时一片狼藉,死伤兵士足有数百人之多。

猝然间,杀声又起,只见两部身穿重铠的刀斧兵从两边巷口转出,正前又有一部骑兵飞马疾飙而来,为首一将正是陈凤,而他所领的正是董卓麾下的精锐死士—黑豺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