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董氏孤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只见陈凤满脸狰狞可怕,眼里尽是凶狠怨恨之色,扯声吼道:“嗷嗷嗷嗷嗷~~!!尔等这些蝼蚁之辈,快还我主命来~~!!!”

陈凤喝声一起,那千余黑豺虎无不激愤哀恨地嘶声吼起,顿时天地如似颤动起来,可怕的煞气如狂潮涌起,竟迅速形成一面模糊巨大的黑色豺虎相势。-顶-点-小-说-

“董豺虎残暴不仁,滥杀无辜,死不足惜!!尔等已成孤魂野鬼,何不惜命!?”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眼看那头可怕的黑色豺虎相势,却不惧怕,反而扯声怒喝,慨然叱之!

“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我主雄才大志,本当得之天下,若非尔等这些无耻之徒,群而攻之,他岂会惨遭叛徒所害~!!?尔等都该千刀万剐~~!!杀呐~!!”陈凤暴怒一喝,如今早被仇恨给蒙蔽了理智,喝声一落,飞马挺枪便向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奔杀而去。

与此同时,从巷口扑入的刀盾兵也状若疯狂地扑上厮杀,本是宽阔的街道,立刻变得人满为患。须臾,两军相遇,各是混杀,到处更成了惨烈的景象。

正见一个将士遭到七、八个红了眼的董氏余孽围住,立刻就被乱刀砍死,肢体分离,死无全尸。又见一个将士刚是刺中一西凉将领的腹部,本以为必死无疑,敢是放松,却被他猛地冲来扑住,临死前还被他张嘴生生地在脖子上咬去了一块肉。又见一个西凉将领,手举两个盾牌,一路只顾冲突,身体不断受到袭击,却不停下,硬是闯开了一个缺口,使得后方同袍得以突破,不过一阵后便是壮烈战死,但很快又有几个西凉兵士紧接着持盾突上。又看正中央混杀之处,陈凤率领着千人黑豺虎奔杀而来,眼见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无视四周厮杀,立马慨然等候,凡有杀去的兵士,都被他雷厉斩杀,不由变色,一边冲起,一边喝问道:“兀那厮听着,你到底是人~!?”

那面带金龙面甲的将领并无回答,但身体却做出了反应,朝天怒喝一声后,背后霍然显现一面白发飞扬,额长双角,身穿血甲,手提龙刃的鬼神相势,相势高达五丈,犹如一座小山一般,而且栩栩如生,气势无比骇人。

电光火石之间,天地宛若静止下来,除了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正驰一道赤色飞虹,从陈凤身旁一飞而过。

可怕浓烈,犹有天崩地裂之威的气势遽然逼近。陈凤似乎已知在生死关头,却不俱死,猛地舞起长枪,便要拼个玉石俱焚:“是鬼~~!!!?”

‘啪’的一声,先听一阵震响赫起,那金龙面甲霍地碎裂。陈凤瞪眼望着,同时一柄龙刃在他腰间霍地切过。

在临死前,陈凤显然看到的是一尊神,确切来说,那应该是主宰生死的鬼中之神!

却见适才还在大放厥词,杀气汹腾的陈凤,突兀之际,便被一尊鬼神切开两半,瞬间死去。不过这却无惊动到那从后而来的千人黑豺虎。眼见那鬼神手舞龙刃,霍地扎入了人丛之内,其身后的血色鬼神相势正与那巨大的模糊黑豺虎相势鏖战一起。

血色之中,人仰马翻,龙刃过处,颅飞肢断,杀声伴耳,呼啸动地,鬼神舞刃,无所不破!

只见那鬼神一路冲突,杀人破甲,无所不能!

突兀,两边先来敌袭,那鬼神提刀先刺,转刀再砍,还未回过神来,面前三个黑豺虎骑兵倏地杀到,都是面色狰狞,只为拼命,齐齐挥枪来刺。鬼神猛起龙刃,施出一招龙霸天下,刃舞似飞龙游荡,瞬间把刺来长枪一一击开。

“嗷嗷嗷嗷~~!!随尔等的恶主,一齐下地狱吧~~!!”鬼神冲天发出一声咆哮,猛地挥刀砍落,又杀一人,旋即飞刀一起,又是一颗头颅破开,翻刀转回右砍,如同切菜破瓦,又是一人当场被砍开两半。

“哇~!!是他~~!!是那鬼神马羲~~!!他还未死啊~~!!?”这时,在一处楼阁上埋伏的弓弩手里,一个将领看得眼切,正见那鬼神的面貌,不由真似见了鬼一样,扯声急呼叫道。

“此人武艺之高,不逊色于那反贼吕布,恐怕就这千人的黑豺虎难以抵挡,快快用箭矢将他射杀~~!!”一个西凉统将大声喝罢,须臾,左右上方猝又飞来道道冷箭。

马纵横面色冷酷,一路快速奔杀,赤乌却是极有灵性,但听箭矢破空震响逼近,立刻做出反应,或是冲开或是闪避,马纵横反应也快,这一阵冷箭袭击,不但未伤马纵横一根汗毛,反而误伤了不少黑豺虎的兵士。

“蠢货!!他身骑神驹,先把他那匹马砍死!!”正在高处观望的西凉统将看得眼切,气急败坏地疾声骂道。很快四周的黑豺虎反应过来,纷纷向马纵横坐下赤乌冲杀过去。

就在此时,忽然两道震天怒喝暴起,只见庞德、胡车儿一左一右各引精锐倏然杀到,顿时把那些冲向马纵横的黑豺虎一一杀散。那西凉统将看得眼切,急是靠到了楼阁栏杆处,嘶声正吼。蓦然一道弓弦震响骤起,一根冷箭从下往上,倏地骤飞而去,‘啪’的一声,正中那西凉统将的面门,当即尸体翻过栏杆,摔落下来时,还砸死了两个黑豺虎的兵士。

“董旻何在,速速教他出来送死~~!!”眼看马纵横快要杀破那黑豺虎,却还不见援兵来救。马纵横忽然面色一变,疾声怒喝喊道。

“哈哈哈哈~~!!你不是找我家董大人,恐怕是要找那狗皇帝吧~~!!我不妨告诉你,那狗皇帝早就被我家董大人给杀了~~!!还有那王允、徐晃那两个狗贼的家小,也在昨夜一并被我等杀了~~!!”却见后阵有一身穿豺虎黑甲的西凉大将,面容狰狞,双眸充满仇恨地怒声喝道。

马纵横一听,不由神色一变,他这辈子最见不得地就是把祸及家人的惨剧,顿是双眸暴射凶光,竭斯底里地扯声怒喝:“该死的畜生,我必取你狗命~~!!”

“哼!!我乃黑豺虎大统将陈克!!鬼神马羲,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吧~~!!”

“杀~~!!!”马纵横从口中赫然蹦出一个‘杀’字,一声喝罢,飞马便是狂冲而去,黑豺虎的将士纷纷拦截,却被马纵横纷纷杀破。

那虎背熊腰也是极为魁梧的陈克,眼看马纵横疯狂杀来,却是不惧,一拍马匹,拧起虎头豺头两柄大刀,倏地奔杀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马纵横从人丛中遽然杀出,与那陈克须臾相遇。龙刃飞起的瞬间,陈克也举起双刀霍地砍去。两人的兵器骤地激撞一起,再猛地荡开。

这陈克能当上黑豺虎的将领,自也非寻常之辈,却亦是个天生怪力的怪物。

“来吧~!!”陈克怒喝一声,立刻抓住双刀挥动,马纵横双眸精光射出,血色鬼神相势猛地举刃而起瞬间,马纵横与之如似融合一体,挥舞起龙刃,向陈克猛袭而去。

只见两人各挥兵刃,或砍或劈或挑或刺,杀得极为激烈。适才那面模糊的黑色豺虎相势更忽然缩小,附在了陈克身后。两人越战越快,眼看快有十多回合时。马纵横一刀击开陈克的虎头大刀,遂是立刻执刀向陈克咽喉就刺。陈克眼见龙刃来袭,大喝一声,挪身就避。哪知马纵横早有准备,刚才出的也不过是虚招,正是料定陈克不敢硬挡。

“嗷嗷嗷!接我一招~~!!鬼神伏龙刀—龙回亢鬼!!”马纵横猝地飞马就起,惊得陈克下意识地往后就倒,急是躲闪。哪知马纵横倏地飞马冲过,陈克本以为已然避过杀招,刚是起身时,突兀感觉到背后寒风来袭,正暗不好时,马纵横早已回刀杀到,一把将陈克一砍为二,血液狂飙四射,待一干黑豺虎发现时,马纵横早已驰马奔飞而去。

“哇~!!陈统将被杀了,快快杀了那狗贼,替他复仇~~!!”一员黑豺虎将士眼看马纵横飞马冲去,连忙疾声大喝。可就在他话音刚落,庞德驰马冲上,手起戟落,便把那人生生地砍裂两半,在周遭的黑豺虎兵士看得眼切,愤恨来围,却不够庞德马快,都截杀不住。眼见众人搅成一团,却见胡车儿手舞双锤,驰马杀突过来,只见他力气惊人,双锤挥动处,骤起一声声轰天巨鸣,霍地杀开一条血路,在其后骑众也纷纷紧随杀来,各挺枪刃,急突乱搠,霎时间不知杀了多少人。

却说马纵横在徐晃的接应下,虽轻而易举地闯入了长安城,却遭到了西凉余孽的伏击。所幸,埋伏的西凉余孽兵力不多,马纵横凭借着鬼神一般的威猛,还有诸将兵众地掩护之下,强硬冲出了一条血路,正往长安皇宫奔杀过去。

就在此时,忽然远处火光猝起,正往皇宫突进的马纵横,在途中又遭到几波十到二十左右的伏兵袭击,不过就凭这些伏兵明显不够看。马纵横一路杀突,连斩近数十人,兼五、六个将士,这是忽见远处火光涌起,且听得阵阵凄厉惨烈的呼救哭声连连迭起,不由面色大变,竭斯底里地吼道:“该死的董旻!!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马纵横说罢,拍马就冲,倏然间便飞马赶到了宫殿大门前,却见门上早有弓弩手在把守,上面有一满脸伤疤的西凉恶汉,见了马纵横嘶声就骂:“哈哈哈哈~~!!马羲果然是你~~!!就算你从鬼门关闯回来,那又如何~!!?今日老子便把你杀回阴间地狱里去~!!”

“畜生不如的东西~~!!可是那董旻命你纵火~~!!?陛下何在~~!?”马纵横瞪目怒喝,身后那血色鬼神相势更是霍然涨大,冲天而起,栩栩如生般,降临于人世,真是可怕极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