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悍定长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门上西凉兵众,隐隐看得,无不心惊胆跳。[顶_点]小说却说那西凉恶汉名叫吴昊,素来胆大善战,作战凶狠,曾经为敌者所俱。但在五、六年前,他随华雄前往截杀一彪人马,本以为有自己和西凉第一勇士华雄在军中,此去必胜无疑,甚至无需损兵折将便能取下胜利。哪知那彪人马中,却有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怪物,不但力挫华雄,更一举闯破了军阵。而在混杀中,吴昊被他一刀砍中,所幸当时有人来救,吴昊才没有当场被一刀砍开两半,保住了性命。

至此之后,吴昊把此事引以为耻,日夜苦练,但有战事,必往死战,以作磨砺,故而弄得满身是伤,就是为了想当年那个毛头小子复仇。

只不过那个毛头小子,自从去了中原后,连经大劫大难,却都能逢凶化吉,转眼间竟成了让他无法高攀的英雄人物,甚至做对手的资格也没有。

而且不久前,那个妖孽一般的毛头小子竟然死去。这反而让吴昊痛苦了好一阵。

不过皇天有眼,最终吴昊还是遇到他了!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等不知那王允和徐晃早有歹心,想要造反耶~!?昨夜董大人就得到了风声,连夜把那狗皇帝给杀了,又把朝中大小官吏、还有一干皇亲国戚,以及宫中的妃嫔、婢女一同困在宫中,就是要用这一把火把汉室的根基也给烧了,让尔等这些鼠辈知道,要摧垮我董氏江山,到底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吴昊状若疯狂,撕心裂肺、丧心病狂地扯声喝道。门上一干兵众听了,竟都振臂高呼,为之振奋。

“这些人全都疯了,各个都成了恶鬼~!”马纵横看得眼切,同时也把今日的光景谨记在心中。

一旦人被逼入了死路,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疯狂,马纵横算是见识了。

“门上那位将领听着,尔等作恶多端,可却曾想过在乡里的家小有朝一日也会遭人报复~!?到时一旦遇到血海深仇的仇人,岂不把尔等家小千刀万剐,以报当年血仇~!?董氏大势已去,尔等此下悬崖勒马,起码还能留下性命,保全家小,住手吧~!”马纵横忽然面色一沉,张口喝道。

“哼~!!假仁假义的小人~!!马家小儿,休要废话,敢与我一战耶~!!若你能击败我,我这败军之将听你的话,又是何妨?”吴昊瞪眼喝道,竟是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马纵横发起了挑战。马纵横眉头暗暗一皱,不过人命攸关,何况如今宫内被大火困着的可以说集中了天下大半的权贵。虽然马纵横对这些权贵多数并无好感,但其中也有一部人是好的,而未来天下的运转,还是需要这些人。因此,马纵横并无怠慢,颔首就道:“好!”

吴昊听了,不禁咧嘴冷笑,向左右两边将士各投一个眼色后,立刻转身离去。

少时,吴昊骑一匹黑马,手提大刀,霍地冲出。马纵横看了他好一阵,忽然认了出来,眼里不由露出几分厉色,道:“是你!?”

“嘿嘿!当年老子命大,没死在你的刀下,就是为了今日来取你狗命~!!”吴昊灿然一笑,陡是一举大刀,加速飞马,口中喝道:“马家小儿,先接老子一刀吧~!!”

马纵横面色冷酷,却不作动,而是暗暗瞟上了门上的将士,果见不少人在拽弓上箭,暗暗准备。

原来马纵横发现这吴昊看是一个无谋匹夫,但却隐藏着几分毒辣。这下马纵横暗中的发现,果然应证了他的想法,自不会贸然发作。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吴昊快要杀到马纵横处,马纵横却依旧静若处子,毫无动静。

吴昊正是暗暗心疑时,却听马纵横扯声骂道:“凭你区区一介匹夫,竟敢与我争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马纵横声势骇人,更有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涌起,加上背后的鬼神相势,极具慑威。吴昊这下不断靠近,两人距离愈近,吴昊就越觉可怕,心中一下犹豫起来。

就在此时,突兀之际,马纵横一拍赤乌,动若脱兔,骤飞便是冲出,浑身气势汹腾而起,举起手中龙刃,纵声喝道:“今日我倒看看你有没有这般好运,再能从我龙刃下逃命~!鬼神伏龙刀—鬼天神龙~!!!”

却见马纵横奔马狂飙,龙刃起时,如有神龙飞天之势,吴昊哪里见识过如此恐怖的招式,早就吓得魂魄都飞了,忙是勒马,急转逃命,同时向门上的部署疾声喝道:“快快射箭~!!”

就在吴昊竭斯底里地求救时,马纵横飞马如虹,倏然间便已在吴昊身后,兔起鹤落之间,门上的将士还未来得及反应,猝然如见天地色变,万鬼哭嚎,神龙从天而降,骤落而下,正中于吴昊的身上。

在眨眼看时,正见吴昊身体从头颅开始被一柄极具锋利,削铁如泥的绝世神刃劈裂开来,身体霍地两半分开,须臾之后,人已死绝了。

“快开城门,可以免死~~!!”马纵横将吴昊斩毕,怒声大喝。门上有几个凶狠敌将,立刻拽弓急射,马纵横挥刀乱砍,只听‘砰砰’骤响不觉。

猝然,乱箭如似变得缓慢起来,马纵横眼看一根迎面而来的快箭,拧刀一转,猛地打去,箭矢即转飞而去,旋即便听一声惨叫,一人从高而落,正是适才大声叫喝放箭的将士之一。

“主公莫急~~!!赤鬼儿来也~~!!”说时迟那时快,却说马纵横正想办法要突破宫前大门时,庞德正率兵来到。在后的胡车儿见状,立刻教盾兵压上,一起闯破宫门。

门上西凉兵众见状,无不变色,这时宫内却又有杀声突起,却是一些不少禁卫听得宫外杀声,趁机发作。

“不想把尔等家人陷于万劫不复之地,尔等快快投降!!”马纵横又是怒声大喝,门上的西凉兵最终还是坚持不住,各是大喝弃戈投降。其中一个将士,更是急道:“马大人,董旻早就挟持天子还有朝中一干大臣在昨夜五更时候往北地逃去了!!还望马大人说话算话,保我等一命~!”

“什么!!董旻早就逃去了~!!?”马纵横一听不由色变,不过同时也暗暗庆幸天子还有一干大臣并无遭到董旻杀害,这下当机立断,急与庞德等将喊道:“先是把宫中大火熄灭,把宫内的人救了再说~!!”

这时,徐晃也率兵赶到,来时正听得天子还有一干大臣被董旻擒去的消息后,本是绝望的他,不由大喜过望,急是策马赶来,见了马纵横即道:“马将军,何不速往救援陛下!?”

马纵横听了,却是眉头一皱,道:“董旻五更时已然离去,如今已快是晌午,就算此时去追,恐怕也来不及。何况这董旻竟会在城内屡屡设伏,想也非寻常之辈,此时若是急追,就怕受伏。不如先是救火,待打探虚实,再往救援陛下也是不迟!”

马纵横此言一出,不由激起了徐晃的怒火。在不久前,徐晃得知家中老母还有妻子都被杀害,心中正是愤怒,此下不但急欲去救天子,更迫切想要复仇,这下听马纵横无意追袭,自然万般不忿,不禁扯声就喝:“陛下乃一国之主,命系天下!董旻残暴,但若有意伤害陛下,马将军如何担当得了!?你若是不去,我率部自往便是!!”徐晃说罢,一拨马,不等马纵横答话,便急急引兵离去。

马纵横也急于救火之事,一时难以抽身,唯有急命李典,率一队骑兵在后跟上,以防万一。

却说徐晃含怒离开后,一路驰马望北地狂奔赶去。不久后,徐晃刚到一处林口,忽然想起马纵横的提醒,正犹豫要不要急进时,猝然林口内乱箭飞起,徐晃不由一惊,连忙大喝小心敌袭,手中动作也是不慢,舞起亮银牛头巨斧,奋力扫荡。但饶是如此,这乱箭突起甚急,加上徐晃刚得知噩耗不久,精神不佳,一时躲避不及,被一根冷箭射中了胸膛,不由痛喝一声,瞪大了巨目。在他身后的将士也有不少被杀落马下。

“杀呐~~!!”猝然,林内杀声暴起,一部西凉兵蓦地杀突而出。“来吧~~!!”徐晃却是忿然而起,大喝一声,舞起手中亮银牛头巨斧,奔马冲去,背后更霍然显现出一面模糊独脚夔的相势,整个人身后是雷霆震荡,好不可怕。

突兀之际,徐晃舞起亮银牛头巨斧杀入人丛之内,只顾是乱砍乱劈,须臾便杀开了一处破口。这时,李典也从后赶到,将徐晃遭到伏击,连忙赶来救援,与徐晃一同合力杀散伏兵,擒了数员西凉将领欲问情报,哪知都咬舌自尽。

当夜,徐晃和李典回到长安,便听有人传来急报,说王允听说家中剧变,加上这些年日夜劳心费心,而且身上本就有病,这一下一齐爆发,王允当场昏死过去,如今重病在榻,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徐晃、李典闻说大惊,来不及卸甲,便往王允家中赶去。待两人来到后,王府早就挤满了人,却无人敢是吵闹,多数都是低头叹气,也有人在悲苦哭泣。

徐晃与王允感情极好,甚至视若父辈师者一般尊重,眼见众人面色都是不好,更是心惊胆战,连忙赶往去见王允。

“诶…雪玉那苦命的孩子啊,她虽出身皇家,但命途却是坎坷,她当年不顾一切地要前往虎牢见你,老夫百般相劝…可是…诶…”

在王允的寝室内,却见榻上的王允,满脸苍白,毫无血色,神容憔悴,眼神里尽是悲苦之色,轻声摇头吟道。

“是我无能,辜负了玉儿。”马纵横沉着的面色里,更有说不出的痛苦,魁梧如神一般的雄躯更因此而颤抖起来。王允听罢,又是摇头道:“当初董豺虎已有意迁都长安,且又对老夫起疑,老夫不得已下,才答应了雪玉。这说起来,老夫也有责任啊。真是愧对先帝的遗命啊。”

就在王允话音刚落,忽然门外响起一阵喊声,外头有人急报,说徐晃不经通报便欲闯进来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