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招纳徐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眉头一颦,虽然这徐晃乃历史中的名将,更曾经击败过关武圣,使得他最终败走麦城,结束了一生传奇。-顶-点-小-说-但眼下的徐晃,与历史中那个性格稳重,处事机警,智勇双全,贵为五子良将的徐晃实在还相差甚远。

眼下这个徐晃,不但行事急躁,而且不知轻重,有时更过于死板顽固,虽然徐晃刚经历了人生中的惨剧,但要成为一员将才,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心智,来保持冷静,而不是脑子一热,就肆意妄为。

“诶…公明此子尚幼,日后还有成长的空间。此子忠义,且有大志,日后必成大器。”王允似乎看出马纵横有几分不喜,便替徐晃说起了话。

马纵横听之,不由把头一点,表示认同,然后便命人开门让徐晃进来。

须臾,只见大门一开,徐晃一看榻上王允,再也忍不住,当场泪水狂溢,低头跪下就道:“末将无能,陛下被那董旻带走了~!!”

“此事老夫早知,公明你起来吧。”王允听罢,只是轻叹一声,遂命徐晃站起。徐晃却还是跪着,泪水不断溢出,低落在地。

王允知道他此时心中充满了痛苦、不甘、无奈,而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呢?

“事已至此,再是强迫自己又有何用?先把你家中老母和亡妻给安葬吧。如今董氏基业虽已毁于一旦,但还剩下不少董氏余孽,就像是纵横说的,董卓死去,其麾下群龙无首,势必互为相争。而陛下正是他们掌控大权不可或缺的筹码,所以在这些人尚未分出胜负之前,陛下绝无性命之忧。因此这下也不必急于对付董旻,先坐观局势,再寻机出手吧。”王允悠悠而道,或者是大限将至,也看透了许多。

“可陛下年幼,就怕他吃不了这苦啊!”徐晃嘴唇几乎咬出血来,道。

“如今正值乱世,天下诸侯谁没有野心?就连那些汉室宗亲,也是对天子之位虎视眈眈,否则荆州的刘景升、益州的刘君郎这些手握大量兵权的皇亲国戚为何迟迟不肯发兵来救?要匡扶汉室,让天下重回正轨,恐怕还有一条很长的路,陛下日后可能还要面对比起被董氏挟持时,更为可怕的事情。我等这些老臣,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陛下的身边。陛下也该是时候磨砺一下了。”王允侃侃而道,这下忽然面色红润,却是显得精神起来。马纵横看了,却是不禁痛苦地摇了摇头,他知道王允开始回光返照了。

“公明啊…”忽然,王允低声唤道。徐晃连忙应话。王允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徐晃立刻跪着赶去,来到榻前,王允轻轻地抓住了徐晃的手,然后看向了马纵横,道:“纵横可谓是老夫这辈子所见过最为奇异的人物,直到如今老夫还是看不透纵横是什么人物。有时候甚至觉得纵横就不像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物。不过所幸纵横本性仁善,珍视生命,且有一定乾坤之勇,重塑泰康之才,如此人物数百年难得一见,你日后就跟在他的身边效命吧。”

王允此言一出,徐晃不由一连变色。王允立刻眼神变得凌厉,徐晃不忍拒绝,连忙叩首就道:“愿听王公吩咐!”

“还不拜见你主?”王允却是一沉色,喝叱道。徐晃听了,忙又向马纵横一拜,道:“末将拜见主公,还望主公不嫌末将才薄接纳,末将定肝脑涂地而报之!”

马纵横听了不由大喜,虽然徐晃还未达到历史上五子良将的层次,但他莫大的潜力,却是不可否认的。马纵横相信假以时日,他定可一鸣惊人!

“能得公明这员虎将,如虎添翅,日后你我定能携手闯出一番功业来!”马纵横立即扶起徐晃,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徐晃将马纵横赏识自己,却也是暗暗一喜。

“纵横啊,你的才能是老夫从所未见的,只盼你日后能忠心报国,克立功业,谨记,谨记!”这时,王允忽是低叹一声后,遂是闭上了眼睛。马纵横和徐晃反应过来,不由都是大惊失色,急声叫唤,却不听反应,马纵横再去探其气息,发现王允已然逝去。徐晃不由在旁恸哭。

却说就在长安城被夺下的五、六日前,把守陈仓的徐荣刚得知三辅受袭,大惊不已,不过却也不急于撤军,先在一夜撤去辎重队伍,次日再紧接撤去一半兵马。马腾得知,自是率兵急攻,徐荣镇守城中,率城中上下几番击退马腾的大军。马腾急进无果,正是心急,又听徐荣夜里又撤去了不少兵马,遂急召诸将前来商议。

“三辅受袭,徐荣此下必急于回援,据细作来报,今夜他又撤走不少兵马,我看不如遣派一支精锐骑兵,前往袭击,必能杀他个片甲不留!”马腾此言一出,马超立刻振奋起来,急起后,慨然喝道:“爹爹说得正是,孩儿只需八百精锐,便可杀他个片甲不留!!”

“不可,这徐荣素来沉稳多计,如此连日撤兵,就是为了提备我军偷袭。若是他暗有准备,在连日的兵马里,暗留一支伏兵,二公子贸然袭击,极易陷于腹地,到时便将是草木皆兵也!”成公英听话,不由面色一变,急是劝道。

马超听了,却是不惧,奋然喝道:“为摧垮董氏基业,我大哥正于三辅拼死奋战,我这做弟弟的岂可落于他后!!”

马超此言一出,帐中不少将士都是胆气大壮,马腾更是眼中精光四射,笑道:“哈哈哈~!你大哥是生是死,如今还未有个定论,孟起你且莫开心太早,若是不是,还不是徒生伤悲?”

“爹爹胡说!除了大哥外,谁还有这个本领,在半月内从河东杀到京兆重地!?”马超震色大喝,双眸精光飞射,好不亮丽。众将士一听,都是认同,纷纷应和。

成公英倒是怕马超急于去见马纵横过于急躁,连忙劝道:“话虽如此,但如今我等也不能急于行事,徐荣非一般人物,还是小心为上!”

“军师备受我大哥器重,莫不想早日见到大哥耶!?”马超听了,不由一瞪眼,带着几分怒气喝道。

“孟起!不可对军师无礼!”马腾闻言,立刻面色一沉,向马超叱道,同时在成公英连番提醒之下,也不禁暗暗开始谨慎起来。

“爹!”马超心里正急,不由急声喊道。

“竖子,你给我闭嘴!!再敢放肆,我立剥你军职,让你滚回家去!!”马腾一听,立刻瞪圆了一对彪悍大目,马超这才不敢说话,可满脸却是不忿之色,暗里这般想道:“大哥距离这里不过千里之外,以我白麟兽的脚程,一天一夜便能赶到。这下好不容易得知大哥的消息,岂可就此放过!今夜只要能够袭击成功,徐荣定俱而迅速撤离陈仓,如此一来,我军便能尽快杀到三辅,与大哥会合了!!”

想到此,马超不由双眸愈加发亮。在旁看着的马岱,却暗暗心惊不已,想道:“不好!这任性的二堂兄又要做蠢事了!”

却说,马腾听从成公英的话,先不急于行事。却不知马超暗中集合了八百精锐,这些都是马纵横昔日的精锐旧部,如今都成了马超的心腹。

这下,马超暗中集合了兵马,准备好壮行酒。时值三更时候,众人喝罢,马超慨然喝道:“我兄长威武盖世,乃我马氏骄傲,他日后还会闯出一番绝世功业,岂会就此战死沙场!?诸位兄弟都是我兄长的部署,今日还请诸位兄弟助我一臂之力,杀破敌军,吓退那徐荣,我军便能早日杀到三辅,与我兄长会合,共图大事!!”

马超此言一出,各将士无不振奋,其中姜冏更是双眸发光,满腹热血地喝道:“二公子尽管下令,我等愿为效死!!”

“我等愿为效死~~!!”随着姜冏令声一落,众人也大喝起来。马超为之振奋,胆气一壮,立刻一挺手中飞龙银辉神枪正欲下令时。忽然,马岱奔马赶来,急呼道:“二堂兄,你莫是要违反军令,擅自引兵出战耶!?”

“又是这麻烦的小子,兄弟们莫要理他,快随我出战!!待我等取下功劳,我爹自不会责怪!!”马超喝罢,策马便起,倏地冲出营外,姜冏也立领兵马紧随在后。马岱见状,吓了一跳,此时见营中忽然呼声迭起,不少人都被惊醒,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策马追去。

“发生何事了~~!?”却见营内火光四起,马腾急急出帐,很快有将士来报,听说马超擅自引兵出营,不由大怒,立是教人前往追回。

另一边,却说马超率兵离去后,一路火速进军,到了四更时候,正见不远处山地里,大片大片的火光,想定是徐荣的部署在撤。马超不由神色一震,高举手中飞龙银辉神枪,扯声就喝:“兄弟们,敌军就在不远,正是无备,此时不战更待何时~!?随我厮杀~~!!”

马超怒声一喝,立刻飞马奔起,从一旁高地骤飞杀落。姜冏也率兵急冲,无不扯声怒喝,刹时杀声盖天。正往徐徐而进的山下敌军,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厮杀声给惊动,顿是大乱。马超疾奔杀落时,却见四周并不见大量敌兵,不由大惊失色!

“不好!!莫非真是中计了~!?”马超心头刚是起疑,很快就有了答案。只听蓦然杀声迭起,如潮盖浪,四面八方地传来。各处都见火光闪烁,大片大片的兵马从各处杀来,不知杀来了多少伏兵,但正应了成公英那句,如今真可谓是草木皆兵,所望之处,都是扑来涌动的人影和火光。

马超不由是方寸大乱,急是叫道:“奸贼设伏!!且莫惊慌,随我杀回去~~!!”

马超喝声一起,拔马便要往回逃去。哪知一部西凉步兵迅疾涌上,挡住了马超的去路,为首更有一员将领,面色狰狞、凶恶,怒声喝道:“马家二子,今日我便要你葬身此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