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老马之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娘的,小爷先取你狗命!!”马超闻言大怒,扯声一喝,驰马奔起。[顶][点]小说那西凉将士也咆声虎啸,手舞一柄大刀,冲向马超。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相遇。那西凉将士气势凌人,先来便是一刀猛举,慨然劈去。马超却是灵敏,挪身就避,刚是闪过,飞枪就刺,怒声喝道:“吃我一枪!”

马超喝声一落,飞龙枪已然搠中那西凉将士的面门,血花绽放的同时,马超把飞龙枪迅疾一拨,驰马冲过。后方的西凉兵,还未反应过来,眼见马超盛势杀到,背后更霍地显现出两条模糊的银色飞龙,无不大惊失色,虽涌上厮杀,却被马超硬闯冲突,迅疾杀了一条血路!

“杀呐~~!!!”姜冏手舞大戟,眼看马超已是杀开血路,立马驰马赶上。就在此时,左边有几队敌兵杀出,右边又放起了乱箭。不少兵士反应不及,纷纷被射落马下,死伤不少。

混战中,姜冏正与几个西凉将士拼杀,鏖战正烈,姜冏以一敌多,却也是后门大开,这时一根冷箭骤飞过来。姜冏却无暇应对。

“姜将军莫怕!!有我在此~!!”猝然,一处惨叫声忽地响起,只见一将士提枪策马不断飞突,骁勇绝伦,瞬间杀到姜冏背后,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枪击破了飞箭。

与此同时,姜冏猝是发恶,一戟扫开一个西凉将士后,又一戟刺中另一人的心窝,最后那人也发恶强袭,但姜冏连连躲过他的袭击后,快戟一砍,便将那人砍飞而去。

“马牙将你怎么也来了!?”姜冏回头一望,正见马岱在替他挡住杀来的敌人,不由惊呼叫道。

“诶!谁叫我那堂兄不肯听人劝说,又是任性,我不来救,但他有个万一,我如何跟伯父交代!?”马岱也罕见地发起脾气,这时一个魁梧大汉舞锤来砸,马岱挪身就闪,眼中迸射凶光,就像是把腹中怒火都发泄出来,吼道:“他娘的!!小爷心情不好!!你来找死啊~~!!”

吼声喝出同时,马岱一枪奋力舞起,赫然扫荡而去,那大汉惨喝一声,立被打飞。周围正扑来的敌军兵士见了,全都吓得目瞪口呆,一时不敢靠近。

“这马家人,莫非各个都是神人投胎,这力气怎都如此骇人!?”姜冏早就见识过马纵横的九牛二虎之力,也见识过马超的天生神力,这下又见马岱的怪力,惊得也是双眸急瞪。

却说,就在马超中了伏击,遭到大量西凉伏兵围杀时。在马家军营内,马腾唯恐马超轻举有失,连番派去精兵去救。不知觉,正好是黎明时分,旭日刚起。

一直颦眉指挥的成公英,听得陈仓城内杀声响起的瞬间,反而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难怪我一直心神不宁,这徐荣不愧是西凉第一帅才,这连番调拨,环环相扣,却又早能料人先机,实在令人佩服啊!”

“军师!!徐荣这下恐怕是倾尽陈仓兵马,要趁我军正乱时,要与我决一死战!!这可如何是好!?”马腾急急赶来,瞪目疾呼叫道。

“马公且莫慌乱,竟然徐荣要与我军死战。我军便反其道而行之,下令立即弃营地撤兵,诱其来战,再往反扑!”却见成公英双眸发光,绚丽逼人。

马腾麾下几个老将听了,不由大惊失色,纷纷叱道。

“这简直就是胡来!!我军分明有营地可占,却要弃守,然后再与敌人厮杀,这不是找死吗!?”

“说得对!!还有!!二公子如今尚不知情况若何,但若他真的中伏,急撤回来,反却遭到徐荣猛扑,我等岂不害了二公子耶!?成公英,你这是有何居心!?”

“我看这成公家的人,早就有心图谋马家的基业,说不定这下恨不得二公子早死,然后再趁机夺下!!”

“还有,我军辎重都在营内,但若被徐荣夺去,军粮一断,我军必遭灭顶之灾!!”

只听马腾麾下一干老将,冷声讽刺。成公英却是不动声色,任由他们毁骂诋毁。

“都给老子闭嘴!!”不过马腾却是看不过去,一声怒吼,其麾下老将立刻纷纷闭上嘴巴。

“军师,羲儿素来信任你的才能,更几番与我赞说你有急智。我相信你此举必有深意。”马腾双眸赫赫,盯着成公英说道。

“承蒙我主还有马公信赖,我之所以教我军弃营详撤,正因料定徐荣此人生性稳重,但若见之,必先夺营地,不敢急追。而我军正好趁此整顿,赢取时间。而徐荣军将士自以为必胜,定会急于强夺营内辎重、军器,自时其军必为混乱。我军却因辎重被夺,不得不破釜沉舟一战,奋力杀之,必可击破彼军!!”

只听成公英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马腾还有其麾下将士听了无不色变。马腾反应过来,更是不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妙计,真是妙计~~!!难怪羲儿对你如此盛赞~~!!此番若能把握时机,反而能大挫徐荣这只会龟缩城地的胆小鼠辈也说不定~~!!”

马腾大喜过望,立刻命各将士依照成公英之计迅疾开始调拨。于是,马家军各部兵马纷纷撤出营外。

另一边,却说徐荣率领近二万大军盛势而来,此番就是要一举击破马家军,先保西方再无战事,然后再迅速赶回三辅,歼灭来敌,稳定局势。

徐荣才能之高,可谓是古今罕见,这下一切调拨完毕,依靠地就唯有众将士的实施了。

这时,忽有斥候来报,说马家军正往营外急撤。徐荣一听,不由神色微变,眉头皱起。而他身旁不少将领,纷纷急劝,让徐荣趁机率兵扑杀。

但素来稳重的徐荣,却震色道:“只要夺下彼军营地,抢去其辎重,其军军粮一断,自是必败无疑,何必急于厮杀,妄图伤亡!?诸军听令,速速杀向彼军营地!!”

徐荣喝声一落,各将士立刻各引兵马飞驰赶出,盖天杀声,如同雷震。

马家军则快速撤往,同时又由成公英快速调拨,暗暗整备。

不一阵后,徐荣轻而易举地率军杀到营地,其军将士见营内并无一个敌兵,又看四处营帐都是完好,很快许多兵士纷纷欣喜地大叫起来,原来发现不少帐篷内屯集大量的辎重、军器,甚至还有不少的准备用来打赏的黄金。刹时,各将士急于率领麾下争抢。而徐荣此下还在考量着马家军为何忽然急于撤去。

“这马蛮子莫非看出我有意死战,自知不敌,故而当机立断地逃去?不!若是那韩遂猾贼倒也说得过去。这马蛮子素来凶悍无畏,不怕战死,且又极为护短,又岂会不顾其子安危,弃营撤去!?”

话说,徐荣正引一彪人马赶出营外勘察马家军的动静,忽然听得营内争吵声越来越是激烈。徐荣一开始还未在意,听说各将士在争抢,只是派人严下号令警示。但渐渐地,那些争吵声变成了喝骂声,甚至更有愈演愈烈的势头,徐荣才暗觉不好。

“徐将军快看!!马家军好像要杀回来了~~!!?”这时,忽然有一个将士急急地叫了起来。徐荣听话,不由面色大变,先听远处杀声大作,又见马家军来袭汹涌,大举杀来,顿是醒悟过来,惊呼道:“原来如此!!这马蛮子是故意把营地让出,就是想要破釜沉舟一战!!”

正听杀声涌起之处,马腾在一众将领拥护之下,手提錾金枪,驰马狂驰而去。

“诸军听令,我军辎重已被敌军所夺,如今敌军为抢营中物资正是混乱。我等正好一举破之,但若取胜,我必有重赏!!”马腾扯声怒喝,众将士一听,无不奋起,纷纷高举兵器应和起来。只听声势盖天,本是狼狈逃退的马家军,忽然却成了一部虎狼之师,凶势浩大地朝着营内的徐荣军杀了过来。

“不好!!快令军将士速速准备好部署,马家军此番必来拼命!!敢有怠慢者,杀无赦~~!!”饶是徐荣看得如此杀气惊人的马家军,亦不由色变,急呼喊道。数员传令驿将立即各往奔飞,急是喝令。哪知此时营内各军早就搅成一团,根本难分部署。唯有几个较为谨慎的将领,适才并无急于争抢,这下向纷纷赶到营前准备。

徐荣眼看事已至此,也不急躁,立刻震色喝道:“盾兵速往准备,摆好盾阵,组成防线,务必挡住马家军骑众的冲突,长枪兵再往两翼伺候,但见马家军突入,立刻左右前往袭击。弓弩手则速做准备,但若彼军要强闯营内,立刻以乱箭射之。给营内的大军争取时间,再一举扑之~~!!”

只听徐荣疾言厉色,一连做出调拨,各将士连忙纷纷领命。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马腾为首当冲,率领诸将,还有数千铁甲骑众赫然杀到。

马腾不愧是马羲的亲爹,这身先前卒,以一骑当千,激起士气的做法简直是一摸一样。只见马腾一头遽然扎入,手中錾金枪猛挥急搠,快得惊人,前头那些盾兵还来不及赶到阵地,便被马腾悍然冲突而去。只见马腾越杀越快,后方将士渐渐都追赶不上,连忙咬牙玩命地追随过去。

“嗷嗷嗷哦~~!!马寿成在此,尔等鼠辈,快来受死~~!!!”马腾扯声怒喝,手中錾金枪舞动起马家的潜龙**枪法,可谓是凌厉凶猛,一时间无人能挡,连破敌军防线。

“这老蛮子果真是宝刀未老,看来不单单他那两个儿子了得,这老蛮子怕也不差!!眼下我军尚需时间,看来我也不得不出手了!”徐荣看得眼切,不由眼眸亮起,忽地扯声一吼,纵声喝道:“马蛮子休要张狂,让我徐荣来会会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