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困龙破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超却不甘就此束手就擒,引兵强闯硬突,望营中杀回,这一路冲杀,全凭马超威猛,在前头开路,故尚未被西凉军围住。(只不过饶是如此,马超原本带来的八百精锐骑兵,折损近半。姜冏、马岱两将皆是负伤。

“嗷嗷嗷~~!!想要取我马孟起性命,尔等鼠辈简直是妄想~~!!”却见四处杀声迭起,都往马超那彪人马围杀过去。山林间,眼见人如潮涌,马驰箭飞,地动山摇,杀气冲天~!

而马超依旧不肯放弃,身上一副飞龙鱼鳞甲满是血红,挥枪如电,驰马如虹,只顾一路奔杀。在前拦截的西凉兵,虽都拼死拦住,但还是被马超一一杀破而去。

咻咻咻~~!!眼看马超正在前头冲突,后方忽起冷箭。姜冏大喝一声,拨马舞戟,急是扫开一片。马岱也转过马,急挥起长枪乱刺击倒一片。

啪~!

突兀,正见一根箭矢猛扎入马岱右肩,马岱瞪大了眼,旁边数十个西凉兵士趁机狂扑而来。

“他娘的,小爷不惧尔等,来多少,小爷杀多少~!!”马岱扯声怒骂,竟主动飞马迎去,挥枪急舞,骁勇威猛,须臾便把扑来敌兵,一一杀退。眼看马岱猛如恶兽,西凉兵一时都吓得不敢动弹。

另一边,姜冏也是一番激战,大腿和坐下战马又添伤口,再看他已血迹斑斑,四周西凉兵士就如闻到了血腥味道的饿狼,各都眼里幽光盛放,望了过去。

“小畜生们,有种就来~!!”被一干西凉兵以视为猎物的姜冏,竟反而叫嚣起来,立刻引起西凉兵的怒火,各个纷纷扑上。姜冏猛举大戟,策马奔起,骤地突入了人丛之内,飞马过时,手中大戟舞得时密不透风,急转飞刺,快若闪电,不一阵便杀开了一条血色斐然的血路。

须臾,姜冏刚从一处破开,又有一部西凉兵杀到,姜冏奋力厮杀,迂回转去。几个西凉将士,看得咬牙切齿,暗放冷箭。姜冏杀得正急,一时躲闪不及,背后连中数箭,却不见他凶势减弱,反而大吼一声,宛若受了伤的狂狮,更是驰马舞戟,猛突起来,在乱军中,几进几出,竟又杀回了马超那波人马中。几个将士连忙赶去接应。西凉兵这下都被姜冏的生猛所怯,失去了原有的血性。

而在姜冏、马岱极为活跃的同时,在前头开路的马超战况更是激烈。只见西凉人前扑后继地不断望马超奔来厮杀,毕竟马超不但是马腾之子,而且在鬼神马羲死后,更成了马家未来的继承人,因此徐荣在战前,下了重赏,但凡能取下马超首级者,不但能得千两黄金的赏赐,更能封为千户侯,以及将来会得到徐荣的引荐,得以觐见董卓!

钱财、地位、名誉,只杀一人性命,便能随手可得。也正因如此,这些西凉人简直把马超当做了移动的香饽饽,各个都来拼命。

可马超又岂是泛泛之辈?

只见马超奔马舞枪,身后两条银色飞龙围绕着他而游荡跃动,使得他如有神助,那些奔杀过来的西凉兵,一一都被马超遽然杀开冲散。

“都给老子死开,马超的小命,是老子的了~~!!”蓦然间,又是一队西凉兵扑涌过来,为首一员魁梧大将,手提大刀,奔马引兵,气势汹汹地朝着马超倏然扑来,两边残兵吓得连忙闪开。马超眼见却是精神振奋,一对龙眸般的血目,闪烁精光,好似杀得正是亢奋,立刻飞马迎上。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猛地相遇。那魁梧大将,猛把大刀挥落,就要把马超一刀劈开两半。马超自是不惧,挪身就闪,灵敏至极。那魁梧大汉一刀劈空瞬间,只觉心惊胆跳,定眼望去时,正见两条银色飞龙张牙舞爪地扑飞过来,顿时神色剧变。

咻~!一声破空骤响,马超出枪之快,根本令人无法看清,那魁梧大将的头颅瞬间爆开,马超同时已飞马冲去,迎着后面跟上,吓得慌乱着急的西凉兵,忿然杀突,其麾下白麟兽早被血色染红。

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后,人丛乱处,马超策马赫然冲出,后方的部署紧接跟上,各个都是血迹斑斑,铠甲残破,但眼神都是坚韧不移,对于眼下的绝境,毫无畏惧。

“弟兄们,我马孟起保证,一定会带着你们杀出生天!!”马超怒声大喝,又是振奋起来,拍马急冲而去。而此下,在后方的山林内,各处都见慌乱追来的西凉兵,或数百成群,或数十成队,互相拥挤,混乱不已。而不知不觉中,马超竟已率兵杀了数十里的山路。后方各个西凉将士听说马超带着部署远去,无不变色,各个都不敢相信,马超真能在这天罗地网之中,闯破而去。

时值晌午时分,天气正好是炎热。马超引着数百残兵,已与后方来追的西凉兵拉出了数里的距离。一干人马,来到一个山口,眼见山口外就是平坦大路,距离营地也只有十多里的去路。

而此下,马超也听得从营地里,发出的阵阵惊天动的喊杀声,不由连连变色。

“该死的徐荣!!莫非他早就料定一切,趁我贸然出兵,中了埋伏之时,又率陈仓的兵马去袭击我军营地!?如此一来,我军必乱。我爹和诸将担忧我的生死,恐怕也会一时乱了阵脚!!这回我真是犯下了弥天大祸啊!!”马超脑念电转,心中悔恨、愤怒、惭愧,不禁捉紧了手中飞龙枪,咬紧牙关,恨不得插翼飞回营中,挽救局势。

可就在这时,只听两道炮响,杀声猝起。原来西凉兵早就在这里埋下了伏兵,作为最后一道关卡。

“完了,这回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一员将士看得眼切,原本已是身心疲惫的他,眼看伏兵在前,远处营地又遭袭击,这一连番打击,令他瞬间绝望,一时灰心,连兵器都抓不紧,一根长枪遂是掉落在地。

“呜呜呜~!!我不甘心呐~~!!好不容易才闯过了徐荣埋下的天罗地网,可最终还是徒劳无功~!!主公呐,我等莫非真不能见上你一面了吗?”

“若是主公在此…或是还有一丝机会…可是…”一员面色惨淡的将领忽然把目光投向了马超,然后又暗暗摇了摇头。

“你少侮辱主公!要是主公,徐荣这雕虫小技又岂会瞒得过他~!?”

“说得对!主公智勇全俱一身,哪像是有些任性妄为的黄毛竖子~!”

“主公天下无敌,乃鬼神化身,就算中了埋伏,也能带我等杀出一条生路!这小儿不但缺乏智略,就算武艺也根本就没主公一半的本领,如何能力挽狂澜!?亏他平日还敢暗暗把主公作为竞争对手!!”

或者是死亡将近,也或者是怨恨马超的莽撞,一些将士竟然开始数落马超起来,说的尽是丧气的话。马超沉默,一直死咬着牙关,嘴中都渗出了血来。

“尔等都给我闭嘴!!昨夜要来袭击敌军,尔等不都是同意,怎能反怪责二公子起来~!?何况别忘了,如今我等乃是二公子的部署,尔等这般以下犯上,可知都犯了死罪~!?”姜冏实在听不过去,怒声骂道。众将士一听,才知放肆,面面相觑,都有悔色,遂不敢作声。

马岱紧皱眉头,见马超一声不吭,反而越怕,忙是策马赶去。就在此时,拦在山口的西凉军中,一员将领飞马赶出,嗤声笑道:“哈哈哈哈~~!!马家二子,你任性妄为,如今害得你军上下都遭到灭顶之灾。可曾想,那鬼神马羲当年未到弱冠之年,便一举攻克天水、南安,随又到中原,建立功业,名扬天下,如今虽死,却也为之一个可敬可叹的鬼雄。你比起你那大哥可真差远了~~!!”

此言一出,马超强忍的怒火再也压耐不住,就似山洪暴发,火焰迸暴。只见马超浑身猝然杀气狂涌,直冲上天,天地猝是变色,须臾昏暗起来,一道闪雷猛地劈落,打在一出土壁上,顿时炸得泥土暴飞。就在众人都被闪雷所惊时,蓦然都觉心头一揪,纷纷朝着马超处定眼望去时,立刻瞬间勃然色变。

龙鸣震耳,银洪狂涉。

四条硕大的银色飞龙,从马超背后一齐腾跃而出,相势虽是模糊,但四条飞龙眼神凌厉,龙身摆跃,已渐有生猛之势。

“啊嗷嗷~~!!该死的畜生,谁说我不如大哥~~!!!”马超冲天咆哮,四条银龙立即作出腾跃之势,相势霍地变得盛大起来。

却说马超本就乃天纵奇才,小时候他确实是把马纵横当做敬仰的对象,但长大后,随着马纵横越来越是出息,旁人也开始把马超与马纵横比较起来。而马超本就是高傲之人,这些年来眼看马纵横的成就越来越高,马超暗中也愈加急躁。因此他日夜苦练武艺,下苦心地去读兵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追逐到他的兄长。

不过马纵横成功的速度之快,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转眼间数年他在中原所建立的势力,甚至比起马家在凉州的势力还要庞大,麾下文武俱全,各个都是俊才豪杰。马超甚至开始有些嫉妒起马纵横。但每每想到,当年马纵横对他的好,马超却又不禁惭愧起来。对于马纵横,马超心里是又敬重又妒忌,渐渐地更演变成了他的心病。

这积累多年的复杂情绪,一下子猝然迸发起来,使得马超更是当场下定死志要来证明自己—他马孟起绝不比他的大哥马纵横差到哪里去!

“杀~~!!”马超一对犹如龙眸般的锐目,赫然精光暴射,一声怒喝,挺枪飞马,便是朝着拦在山口下的西凉兵奔杀而去,其气势之盛,就如天下龙神将降落人世,好不骇人。

那拦截在山口的千余西凉兵顿是无不变色,竟都被马超的狂盛气势所怯,眼看那四条银龙在马超身后腾跃翻滚,惊为天人,大部分人甚至提不起厮杀的信心。

“区区竖子有何惧哉~!!?那马超已厮杀一夜,想必已筋疲力尽,其麾下各个也都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患!!眼下局势,就算他那死去的大哥复生,也难以力挽狂澜!!众人听令,全都给我奋力厮杀,我要把这马超碎尸万段~!!”刚才喝话的西凉将领,似乎察觉到不妙,嘶声吼起,激奋士气。随着那西凉将领话音一落,一众西凉人正欲提起精神,哪知只听马鸣声骤起,定眼看去,马超驰马越冲越快,好似一道虹光闪雷般飞射而来。

“给我扑上去杀~~!!”那西凉将领正在阵前,吓得不由面色大变,急声喝道。哪知他身后的部署,都被马超那背后的盛势龙威所怯,哪里反应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马超骤地杀到了那西凉将领的面前,飞龙枪一起,其背后四条银龙立刻扑飞而来。

“狗贼~!!吃我一枪~!!”马超怒声喝罢,便是施出了潜龙**枪法里—龙腾四海,枪式舞动瞬间,如有四条游龙在海面腾跃而出之势,而那西凉将领早就吓得肝胆俱裂,在背后的西凉将士只见他背后猝然被搠出了四个硕大的窟窿。

紧接着,马超乘马而去,那早已死透的西凉将领尸体摔落马下时,马超早已冲入了人丛之内,把手中飞龙枪舞动得密不透风。姜冏等人仿佛看到有四条游龙在千军之中游荡翻腾之势,壮观极了,各个不由抖数精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