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血龙之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姜冏立刻高举手中大戟,扯声就喝:“二公子骁勇无敌,就算比起主公也毫不逊色,足可傲视群雄,当为西凉第一勇士~!!”

姜冏此言一出,众人不由纷纷振奋,皆大吼起来,士气迸发而起

“给我杀出一条血路来~!!”姜冏双眸发红,嘶声厉喝,那数百骑兵立刻纷纷各提兵器,正要随姜冏一齐杀出去时。马岱大喝一声,手提枪支,驰马早就奔出,望马超那边飙飞而去。姜冏自也不落后,立刻率兵跟上。

“嗷嗷嗷~~!!谁敢拦我~~!?”却见人丛内的马超,依旧狂暴凶猛,飞枪如电,仿佛有用不尽的力气,急搠乱刺之下,把那山口下西凉兵的最后一道防线,捣得天翻地覆,一片混乱。紧接,随着马岱、姜冏等将引兵杀到,西凉兵更无力反抗,不一阵后便被杀得溃散起来。

一道艳丽的阳光射落下来,正见一员血红的年轻将士飞马而出,游龙般的长眉,锐利生芒的眼眸,英俊冷酷的面容,一生血色斑斑的铠甲,身骑神驹,手提龙枪,真是一员盖世神将!

而从今日之后,此人得称号为‘血龙’,其名马孟起是也!

却说就在马超悍然地闯出徐荣布下的天罗地网的同时,在马家军营地内,猝然烟雾冲天,各处忽有火势弥漫,就连营内的许多西凉兵士也反应不来。众人唯恐火势蔓延,哪还顾得指挥,吓得急忙逃命,这下各个都顾着逃命,顿是使得局势更乱。

“他娘的~~!!该死的徐荣,为了保住局势,竟然连自己的同袍也要一并害死~~!!”好不容易杀散徐荣派来的拦截兵马的马腾,眼看营内忽然着火,西凉人俱若惊兔,到处乱窜,各个急欲逃命的状况,最是见不惯这种残害同袍事迹的他,不由竭斯底里地大怒吼起。

这时,成公英急急赶来,惊呼叫道:“大事不好了~!马公~!!这徐荣是要拼个两败俱伤,他虽舍弃这些部下,但却可以烧毁我军辎重,一旦辎重被毁,我军军粮一断,势必要撤军。到时他不但可保住陈仓,亦可争取时间,赶回三辅营救!!”

“贼杀才!!我马蛮子岂会让他得逞~~!!听我号令,不必理会徐荣,全军都给闯入营内,迅速救出辎重!!”马纵横扯声急喝。一个老部将听了,急道:“可营内挤满了董氏的走狗,就算如今都成了惊弓之鸟,但若不驱散,恐难救出大量的辎重!!而且我军急闯,那些董氏走狗定会以为我军要趁乱来厮杀,到时逼不得已过来应战,恐怕又要耗费不少时间,而且这些人早已丧失战意,杀害他们,只不过是屠杀性命罢了。”

“他娘的~!!时间无多,不得浪费!!那些董氏的走狗,竟然选择了追随董氏作恶,就注定会有此一日!!但若真来厮杀,不必留情,杀他娘便是了~~!!”眼下情势紧急,马腾虽不想滥杀生命,但也不得不以大局为重。

成公英一听,不由神色露出一丝不忍之色,忙道:“马公,我看那徐荣无情,不如我军以仁义而招之。而左右两处,火势不大,可让其迅速望两边撤去,又教将士前往指挥。但若不愿,我军再是厮杀也是不迟!”

马腾闻言,心头一喜,急应道:“好!就如你所说!!”

成公英震色一答,立刻先各派将士前往招降,营内徐荣军听了,都是半信半疑,眼看马家军便要杀来,不由都纷纷警备起来。马腾见之,立刻飞马赶去,纵声喝道:“董豺虎作恶多端,必遭报应,如今董氏气数已尽,徐荣把为烧毁我的辎重,把你等全当作是弃子。念在上苍有好生之德,我给你等两条路选择,要不就是与董氏恩断义绝,投降我军,要不就是与我军决一死战,到时刀枪无眼,休怪我无情~~!!”

马腾纵声喝话,威势惊人,不少徐荣军的将士听了,都动摇起来。成公英见状,立刻教兵众助威成势,众人一齐呼喊投降,于是那些动摇的将士,纷纷先是弃戈投降。很快一大片一大片的徐荣军兵士也高宣起投降。成公英大喜,立刻命将士前往指挥,教营内的徐荣军兵众望两边撤走,马腾则指挥麾下连忙到营内救火。

却说正往撤走的徐荣,眼看营内的兵士并无与马腾军厮杀,不由大惊失色,又见马腾引兵入营救火,立即又是脸色连变。

“好一个马寿成,竟然懂得趁机收买人心,以他素来急躁的脾性,怎会忽然变得如此稳重机警起来?不!适才他假装撤退,诱我军入营,又故意留下所有辎重、军资,使得我军松懈哄抢,在趁乱来袭,这般高超的计谋,就不像是出于他的手。莫非在马家军有高人坐镇!?”徐荣脑念电转,暗暗心惊的同时,很快眼里又射出两道精芒,竟迅速又有对策:“好!竟然如此,我倒又看看我的部署,到底是听我的话,还是听你马蛮子的话~!!”

想罢,徐荣猝是猛地勒住马匹,诸将见之,无不变色,还未回过神来,便听徐荣快速指了几个将领,急道:“尔等速速各往营外的部署赶去,就说这全都是我的计策,教众人这时趁着马家军在救火,复回杀入营内厮杀!!我很快就引兵过来接应!!”

徐荣此言一出,那几个将领还真以为如徐荣所说,不由纷纷振奋起来,连忙各是领命奔马赶去。

不一阵后,这些将士,分别赶到营外左右两边,依照徐荣所令,各是疾呼起来。正在营内救火的马家军听到营外的动静,不由纷纷变色,瞬间混乱起来。

“不好~~!!又中了这徐荣狗贼的奸计~~!!”

“早知如此,适才就该把这些畜生杀干杀净~!!”

“军师,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众将不由纷纷疾呼起来。成公英眉头紧皱,急是思虑计策。而营外的徐荣军部,见得营内动静,不禁都紧张起来。也不得不说徐荣的厉害,就施了这小小的计量,便使得这已倒戈的降兵,大有可能会再次哗变。

只见两军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而此时火势也已变得愈加厉害起来。

天地猝是变得死寂,大战似乎一战即发。这时,马腾忽然抖数精神,扯声吼了起来:“营外的降兵都给我听着~~!!我马蛮子这辈子就从没抛弃过同袍兄弟,竟然尔等适才已降于我的麾下,就是我马蛮子的人!!徐荣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绝不可信!!我对诸位以赤诚相待,诸位莫要以刀戈相向耶~!?”

马腾此言一出,营外的徐荣军降兵立刻不少人又是动摇起来,徐荣派来的将士连忙又是开始煽动起来,使得徐荣军的降兵一时不知如何选择,这时忽然狂风猛扑,营内火势刹地变得更加旺盛,对于马家军的来说,时间变得更为急迫了。

“诶!徐荣素来治军有道,这些降兵自是更愿相信徐荣的话!可惜主公不在,否则他在此地的话,但可凭他鬼神之勇,强硬闯到徐荣阵中,但一把徐荣吓退,这些降兵见再遭蒙骗,定会死心!!如此一来,尚有一丝转机啊!可是,如今时间已经无多了~!!”就在成公英正暗暗着急之时,忽然有将士惊呼起来。

“快看,那里有一部残兵,竟然正往徐荣正在整顿的大军杀了过去!!到底是谁,有这般勇气~!?”

“哎,那部残兵不是往西北回来,莫非是二公子闯出了敌军的埋伏圈,此时杀回来袭徐荣的军阵!?”

“这怎么可能,若是二公子真是闯出,恐怕此时早已筋疲力尽,哪里还有力气去闯徐荣军阵?但若真是如此,恐怕这是要去送命啊!!”

“闭上你娘的乌鸦嘴!!二公子洪福齐天,骁勇无敌,一定能逢凶化吉~~!!”

“别废话了,快看那部残兵要杀过去了!!哈哈哈,徐荣忽然急于把大军调转过来,此时正是混乱,说不定真有奇迹发生~~!!”

就在众人纷纷讨论之时,成公英早就定眼望去,说时迟那时快,正见那部残兵霍然闯入了徐荣军阵之内,趁着其军正在调头,各部难以接应,飞速急闯狂奔,捣得一片混乱。

却见那混乱的徐荣军阵中,马超驰马狂奔冲袭,在经历一夜无数场恶战后,马超依旧悍然骁勇,足可见其耐力惊人。

“徐荣狗贼,可认得马家二子耶~!!?”就在马超冲突之间,正见不远处被诸将拥护住的徐荣,立刻振声大喝,四条银色飞龙模糊相势骤然而现。

“马超小儿,你竟还未死~!!?”徐荣见了,不由大惊失色,又见马超气势骇人,来势汹汹,心知自己不敌,连忙喝令身边将士前往抵住。“尔等鼠辈,休要挡住我家二公子的去路!!”

“给我死开~~!!”

却听两道喝响暴起,姜冏和马岱一左一右猝是从马超身后杀出,将那些来袭的徐荣部将一一击落马下。马超不由神色大震,猛拍坐下白麟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