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马腾的决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白麟兽冲天发起一声嘶鸣,狂奔疾飞,四周将领、兵士想要来截,不是截杀不住,就是被马超的部署杀退而去。马超只顾一路往前,枪如游龙动荡,凡是冲杀之处,势必人翻马倒。

眼看马超势如破竹,越闯越快,徐荣看得眼切,又见自军已乱,如今左右已无人掩护,一时心慌之下,竟被马超吓得逃退了。

“徐荣狗贼,你还算是条汉子的,就来与小爷决一死战~~!!”马超眼看徐荣要逃,嘶声怒喝。徐荣转马刚逃不远,只觉一处杀气汹腾地扑涌过来,不禁回头一望,正见马超身后四条银色游龙,或是张牙舞爪,或是翻腾龙躯,或是冲天呼啸,或是匍匐起伏,无比的生猛,吓得心揪胆跳,这下哪还想得了那么多,急是逃命,周围将士见了,也急忙大喝撤军。于是其军一齐往后就逃,乱成一团。马超却是还不肯舍,急要追去,却没发现白麟兽已经发出几声痛鸣,但仿佛被自家主人的昂昂战意所感染,还是咬牙奔驰。

“二堂兄,莫要追了~~!!兄弟们都快坚持不住了~~!!”这时,马岱猝然扯声大喝。马超一惊,忽然坐下白麟兽一声响亮的痛鸣,马身顿是一坠,马超不料,立刻摔翻落马。马岱看得眼疾,连忙赶来掩护。马超滚地几圈后,这下倒也不急着追杀徐荣了,一脸慌乱之色,扑到了白麟兽上,见白麟兽口吐白沫,吓得急呼连叫道:“白麟兽~~!!我的好兄弟,你可万万不能有事啊~~!!”

仿佛感受到马超怜爱,倒地不起,体力耗尽的白麟兽深深的低鸣一声。马超听了,欣喜若狂,连忙抚摸起白麟兽,全然不顾自己正身陷战场。还好,马岱、姜冏引兵须臾赶到,震慑住那些想要复回来厮杀的敌兵。

另外,再看马家军营地处,却说徐荣军的降兵,眼见徐荣再次抛弃他们,引兵逃去,全都不再信徐荣的鬼话,纷纷弃了兵器,有些将士更愿引着部署来助马家军灭火。成公英遂让这些俘虏,援救两边营外一带的火势,另外又让自军部队尽快把辎重救出。

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候,此时马家营地正是火势冲天,早成了一片火海。因怠慢了不少时机,马家军最终还是只能救出不到一半的军粮,还有一些军资应备之物。

可以说,徐荣的计略,完成得虽然不算完美,但还算是成功。而马家军折损兵力不少,足有三、四千人,而且几乎全军都是疲惫不堪,恐怕一时难以再战。

“徐荣今夜一定会趁机逃去。而我军辎重不多,一旦深入三辅,无疑是送死啊。徐荣正知此理,所以他一定会走。”黄昏日下,凉风阵阵,沙石随风瑟瑟而去。成公英长叹一声,有些落寞地说道。

“而我军全都筋疲力尽,无力再战,就算前往追袭,也不过是自投罗网。”马腾策马徐徐赶来,眼中暗藏几分无奈之色,摇头叹气道。

“马公,还请以大局为重。若是三辅那支鬼兵真是我主所率,以他的本领,要取长安,亦不过如囊中探物。”成公英向马腾拱手一拜,眼里尽是炙热之色,看来对于马纵横是极为的崇拜。

“你说得对,此番我确是过于急躁了。传我号令,全军先撤出数里之外屯集,尽快捉紧歇息。另外再命人传令韩遂,教他迅速赶来救援,同时再向他要一千担粮食,作为补给!”马腾沉了沉色,很快就做出了抉择。

成公英一听,却是不由变色,道:“马公,韩遂此人并不可信,这些年他虽与马公称兄道弟,暗却一直有图谋凉州之心。如今天水、南安、扶风一带都是空虚,但若韩遂!!”

“我对韩文约以长兄相待,此心赤诚无虚!韩文约又岂会背信弃义,在这关键时候,插我一刀,毁我家业!?”成公英话到一半,马腾便疾声打断喝道。成公英听话,不由一阵心惊胆跳,唯恐马腾过于相信韩遂,连忙道:“马公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兹事体大,我看还需谨慎为之!”

“成公英你敢忤逆我意耶~!?”马腾听话大怒,瞪圆怒目,扯声喝道。成公英闻言,脸色连变,但事关重大,为了能保住马家家业,成公英还是壮起胆子,正欲说话时。忽然,姜冏一脸狂喜之色,奔马赶来,身后还跟着几个风尘仆仆的斥候,见了马腾和成公英,立刻满是兴奋激动地低声说道:“马公、军师!有大喜之迅传来!”

马腾、成公英不由纷纷变色。姜冏紧接着快速地说了一番话后,马腾瞬间亦是变得欣喜若狂,纵声笑道:“臭小子,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这混世魔王命硬得很,绝无可能这般早就死去~~!!老子就知道你这臭小子在使诈~~!!”

马腾说着说着,更不禁泫然泪下,这忽然又笑又哭,周边将士见了,不由都好奇下来。

成公英虽是平静,但双眸内也掩兴奋之色,笑道:“主公这番诈死,可把天下人都给蒙骗了。如此看来,董氏基业摧毁在即,未来马家崛起之势,将势不可挡也~!”

当夜,马超与姜冏还有马岱一干将士被马腾召见。马超刚是大战一场,身心俱疲,所幸白麟兽情况尚好,只是脱力得严重,过些日子便能恢复。

而今日马超表现骁勇,虽是莽撞犯错,但最终还是将功补过,击退了徐荣。不过马腾素来对他严厉,马超心知此番其父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来前已有了将被严惩的准备。

“逆子~!还不给我跪下!!”果然,马腾一看马超赶进,立刻冷声怒喝。

“孩儿不听,贸然出击,陷我军于险地,罪不可赦,甘愿受罚!”马超不敢忤逆,连忙双膝跪下认罪。马岱和姜冏急也跪下,纷纷认罪的同时,也向马超求情。

帐内一干老将也是疼爱马超,连忙也纷纷急出跪下求情。马腾见状,猛拍奏案,冷声叱道:“这逆子之所以敢这般无法无天,全因尔等百般偏袒,今日若不重罚,此子日后势必害得诸位头破血流,面临灭顶之灾~!!”

众人眼见马腾怒发冲冠的样子,反而更是害怕,各个都是急来求情,有些老将甚至愿替马超承担惩罚。马腾故意为难,沉默不言,众人见状,也渐渐闭嘴,急急地看着马腾。这时,马腾暗暗侧头和成公英暗对眼色,遂是震色向马超喝道:“逆子,看在你今日敢于拼命杀敌,未有丢了我马家人颜面,还有众人求情的份上,我且饶你一条小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众人听令,马超藐视军纪,贸然出兵,我当下剥他校尉之职,贬为马弓手,且杖打五十军杖。姜冏、马岱两人督促不力,且未能加以阻止,一并贬为马弓手,杖打三十军杖。不过眼下军中正需用人之时,军杖之罚,且先记着,待战事结束,我再一并惩罚。我令尔等三人,立刻率一千精锐,还有一干伤兵,歇息一夜后,明日便领兵退回扶风,不得有误!”

“爹爹!!前线正需要我冲锋陷阵,此时把我撤走,无疑自断一臂!!孩儿已然知错,还请爹爹收回成命!!”马超一听,顿时色变,急呼叫道。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马腾却是不容置疑地喊道。马超大急,叩首就拜,一边认错,一边又说马腾若不肯收回成命,就长跪在此。马腾见状,怒声更胜,便又要发作,诸将连忙告免,成公英又急令姜冏、马岱拖出马超。马超却是力大,姜冏、马岱两人都脱不出去,后来又来了几个魁梧大汉,方才把马超拖出帐外。马超不甘,连声嘶吼不断,但喊了一阵,却忽然昏死过去。原来,马超厮杀一日,早已耗尽了体力,一直不过用坚韧的意志强忍,这下因被马腾调回后方,心神过于激动,终于还是昏倒而去了。

到了次日,徐荣果然如成公英所料,一夜之间,撤走了所有的兵马。马腾急便找来成公英商议。成公英满脸沉重地赶来,见了马腾,拱手便是劝道:“马公,主公在信中三令五申,不可小觑韩遂,当全军撤退,以防万一。至于三辅之事,交予主公便是,马公大可不必急于成事。可马公眼下只把二公子还有数千兵马调回,恐怕若是韩遂来犯,就凭这些兵马是无法抵挡。”

“哼,你不必多虑。且不说那韩文约敢不敢来犯,但是真是来了,国家大事在前,我等身为汉室臣子,自当以其为重!”马腾听话,毋容置疑地瞪目便是喝道。

“诶,看来马公还是不愿相信韩遂会倒戈相向。若非是主公亲笔来信相劝,恐怕他连二公子也不会调回去以备万一。加上马公对汉室的忠心,似乎远超我和主公的想象啊!”成公英听话,在心中暗暗腹诽,不知为何,忽然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很快又觉得一定是自己多心了,随后震色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