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龙蛇混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日,吕、孙联军屯集在一处山地之下,经过这连日来细作来报,吕布、孙坚已然大致掌握了如今三辅的局势。<>

“这马羲竟然不但未死,而且还成功奇袭了三辅,这简直教人是匪夷所思啊,真是当世英雄也!”坐于帐中大座的孙坚,不由叹声谓道,虎目里尽是惊异、敬佩之光。

吕布却是沉默不言,一对邪目暗暗闪烁惊人骇光,心里却在暗道:“这马羲真是阴魂不散!!如今董氏余孽皆视我为死敌,这马羲更是与我有深仇大恨,他老子的大军亦接近兵逼而来。看来要闯过这趟浑水,没有三头六臂,还真不可能!”想到此,吕布身上不由散发出一股骇人、阴狠的气势。顿时,帐内众人,无不暗暗色变。

“奉先倒不必多虑。当初各为其主,你方才与马羲结下仇恨。如今你已弃暗投明,那马羲也并非不讲道理的匹夫,如今天子尚于贼手蒙难,我等义士当以国家大事为重。到时,我必会替你出面解释,以和解两人恩怨。”孙坚震色而道。

吕布听了,不由暗笑孙坚单纯得可爱。程普也对孙坚这乱下承诺之举,不由暗暗皱了皱眉头,忙向孙坚投去眼色。孙坚一摆手,把虎目一瞪,不容置疑便道:“如今董氏气数已尽,只要我等义士救出陛下,再一同齐心匡扶汉室,一扫天下乱势,重复当年太平盛世之日,便是指日可待!眼下,正需众人心齐,若能团结一致,自能无往不利,但若互相争斗,互有私心,乱世何时能够结束!?”

孙坚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但这一番话,却又听得众人不由肃然起敬。吕布、陈宫不由暗暗对视,两人虽然对孙坚的话不屑一顾,但却也对他起了敬佩之心。

这时,坐在吕布对面的孙策忽然笑道:“陈先生号称‘计王’,更是天下十大谋士之一,不知陈先生对于眼下三辅的乱势,有何计策?”

陈宫一听,不由震色,凝声便道:“眼下三辅尚有不少董氏余孽,而且马腾、马羲父子两人加起来的兵马亦是不少。当凭我军这八千兵力,是难有作为。我看倒不如先伺机而备,等这两方势力杀得正是激烈时,我军先夺下郿县作为根据,然后再等候时机,救出在北地的天子,然后迅速撤军,退回洛阳,重建朝纲!”

孙坚听话,却觉得此举有失光明正大,浓眉正是皱起,便要喝话。这时,孙策却抢先说道:“陈先生此计正合我意。所谓人心难料,那马羲本与我孙、曹为之同盟,却隐瞒诈死之事,奇袭三辅,其用心若何,谁敢保证?”

孙策此言一出,孙坚听也是有几分道理,方才忍了下来。吕布见孙策似乎对马纵横也暗含敌意,不由心里一喜,邪邪地笑了起来。

话说,如今三辅是龙蛇混杂,而各方势力所争取的正是当今皇权的代表—汉献帝刘协!

而最终刘协将会落在谁人的手上,眼下还是未知之数。

话说徐荣一路引兵正往北地而去,数日后,来到了一处平原地带。徐荣见周围地势平坦,远处又有山林高坡似乎可以埋伏兵马,不由暗暗警备。

就在此时,蓦然一声炮响,四周猝是擂鼓大震,杀声俱起。徐荣不由面色一变,便知有人先埋下了伏兵,在此拦截,连忙教诸军准备,先是稳住阵脚。

说时迟那时快,猝然间左边先有一部兵马汹涌杀出,为首一将,手提赤狮追星戟,面色发赤,乌眉狮眸,飞马正来,眼看他长得魁梧结实,似有撕虎擒熊之劲,徐荣军上下不由面色一变。很快右边又有一部兵马杀出,为首一将手提双锤,一身羌人服侍,身穿一股重铠,头上除了两边有两条辫子,其他地方都是光滑一片油腻生光。

“这马羲可真狡诈,竟早在此埋下伏兵,难怪能奇袭三辅得手!!不过,要想如此轻易击败我徐荣,他可就是白日做梦了!!”徐荣暗暗想罢,却是临危不乱,眼看伏兵兵不算多,立刻大喝一声,指挥弓弩手立去两翼准备,盾兵、长枪兵伺机而动,但听号令立刻杀出。

对于徐荣这种数十年难得一见的帅才,就算能料敌在先,早下埋伏,也不能轻易松懈。因为想要就此轻易击败他,那是绝不可能。因为徐荣善于应变,又能迅速地分析清楚眼下局势,而判定胜算。就如眼下,因为伏兵并不算多,所以他并不慌乱,只要他不乱,他麾下训练有素的兵马就能迅速稳定下来,再经他调拨,要力挽狂澜,也非不可能之事!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左边那赤脸大将就要引兵杀到,徐荣一声令下,霎时间左边弓弩手齐放乱箭。哪知那部兵马就似早有准备,纷纷急停勒住去势,射出的乱箭大多都是够不着。徐荣眼看不由变色,又见其部这般急停,却不想混乱,也不由诧异起这部兵马的训练有素。

就在此时右边那拿双锤的羌人将领,眼看也要率兵杀到,徐荣正要下令,哪知其部忽然分开两路,一路往右绕往而去,一路冲刺杀来。徐荣右翼的弓弩手却又不知去射哪一路,一时慌乱起来。

“不必慌乱!!听我号令,长枪手立刻前往抵挡杀来的那路兵马,弓弩手尽管往绕去的另一路兵马射箭!!”徐荣看得眼切,很快就做出对策。就在此时,左边杀声忽起,先是发起突击,却也非为首的骑兵,而是从后赶上的盾兵和长枪手。

徐荣看着,暗叹这些两支伏兵指挥的统将,都是善于调拨之将,不由抖数精神,立即令左翼弓弩手先是射箭阻击,损耗敌兵兵力。

“给我突上去!!”却听那赤脸大将,嘶声咆哮,颇有雄狮啸天之威,正是庞德。

只听庞德吼声一起,那些步兵立刻加速冲起,同时左翼弓弩手也纷纷射箭而出,庞德部的盾兵立刻举盾挡住,长枪兵都躲在盾兵后面,蓄势待发。

徐荣看得正紧,正准备调中路的长枪兵扑去厮杀,忽然旁边有一将士忽然喊起:“徐将军,那赤脸的要率骑兵望中路杀来了~~!!”

“什么!”徐荣听话,不由吓了一跳,他之所以如此震惊,那是因为适才他已发觉,这左边的兵马,只有不到六百人的骑兵,这下来袭,虽然他的大军还未从中伏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但凭军中近上万兵马,要是硬闯,除非身怀万夫莫敌之勇,或者才有一丝机会!

而诸如这般绝世悍将,天下又能有多少人?

“哼!!敌将自投罗网,主动送死,我等也不妨替他收尸!!全军听令,做好戒备,但其杀到,扑上就杀~~!!”徐荣扯声喝道,双眸精光暴射。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庞德策马飙飞,越冲越快,俨然一副有前无后打死罢就的姿态,气势涌起瞬间,背后更霍然显现一面庞大威凛的模糊赤色雄狮相势。

徐荣眼看庞德气势爆发,顿时神色一变,暗叫不好。

“嗷嗷嗷~~!!杀~!!”庞德怒声一喝,舞起双戟,以怒涛之势,猛地一头扎入了人丛之内,刚是突入不久,杀声俱起,徐荣部下立刻各提兵刃,一起围杀过来。

“尔等鼠辈,再来万人,庞爷也不惧你~~!!”庞德冲天一喝,立即舞动起一对追星戟猛扫乱劈,杀得那些迎面扑来的敌兵纷纷翻倒而去,惨叫不绝。那些从后还有两边来袭的敌兵,很快也被庞德的部署杀散。于是,只见庞德在前开路,后方部署掩护左右,那六百骑兵一路冲杀突进,势如破竹。

“兀那赤脸的,你教何名~~!!?”徐荣看得心惊胆跳,暗叹此人不逊于马超之勇,不由疾声问道。

“哈哈哈~~!!老子名叫庞令明,你可记好了,待会去了阴间地狱,阎罗王问谁杀你时,你报上庞爷的名字就是!!”

“你就是那‘赤狮‘庞令明!?”徐荣闻言,倒没有被庞德激怒,神色暗暗一变,却是加了几分慎重。他早就听闻,鬼神马羲麾下有两大臂膀将领,齐有狮名,‘白狮’张文远有武平天下,智破万军之才,乃百年难得的帅才。而‘赤狮’庞令明,勇猛绝伦,赤诚肝胆,但凡作战,凶悍无惧,有前无后,凡与之作战者,无不敬畏之。

当然但听名头,两人似乎不相伯仲。但以徐荣原先看来,这庞令明比起张文远却是差远了,不过是一个不怕死的匹夫罢了。而且依两人功绩来看,据守在河东的张文远,明显要显赫许多。

不过眼下看来,庞德却并非匹夫,就凭他刚才连番调拨来看,此人绝对具备独领一方的将才之风。

“都莫惧怕,给我扑上厮杀!!右边的部队,还不快来救援~!?”徐荣疾声大喝,见右边的来兵越来越少,故被庞德抓住空档,又突进不少,徐荣不由急望过去,这一看,不由又是一惊。却见那绕去的那路兵马,正有一手舞双锤的大将,率领骑兵着从一侧突入进来。徐荣看得眼切,不由怒喝道:“我不是令右翼的弓弩手射住其军,为何却让其突入进来!?”

“回禀徐将军,那队骑兵并无强突,而是一路绕去,弓弩手根本射不及,反应过来时,那队骑兵就已从后侧杀入,我军预料不及,右翼的将士唯有各是引兵前往救援。”一员将士刚是急声答罢,庞德冲杀那处又传来阵阵凄厉的叫声。又有几员将士赶来,其中一个急道:“大事不好了!那赤脸的,连斩我军数员统将,如今阵前乱成一团,恐怕难以抵挡多久了!!”

徐荣闻言,一时只觉分身无术,但却也很快做出应策,连忙震色道:“不必慌张!你俩速往后军拦住那使双锤的敌将,务必把他杀退,最好就是把他围在垓心,一旦将其歼灭,彼军士气必然受损,趁势灭之,然后再速回与我合力杀了那赤脸的大将!!”

徐荣当机立断,却是决定自己去拦阻庞德,把那双锤的大将交给自己的部下。那两员将领听了,连忙拱手领命,奔马赶去。

说时迟那时快,徐荣刚是引兵望阵中杀来,庞德引兵盖然杀到。庞德一见徐荣,立刻神色大震,一对狮眸瞪得斗大,嘶声就喝:“徐荣狗贼,你是来送死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