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徐荣之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蓦然,高博山内杀声大作,惊天动地,整座高博山如似摇动起来,好不可怕。%

只见前山、后山皆有军队杀出,前扑后继,来势汹汹,各个都是充满死志,扑来厮杀。

就在后山不远处,正往赶来的成公英,猝是变色,其麾下将士无不动摇,纷纷色变。不过成公英很快就稳住了神色,来前他还一直在想,以如今的局势,徐荣还能如何走下一步?而当他这下听着从高博山上传来的声势时,他终于明白了。

“好一个徐荣,就算是死,也要让敌人付出惨痛代价。真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啊~!”成公英摇头,不禁叹道。

“军师此言何意?高博山上杀声如此浩大,莫非徐荣要拼命了?可是你不是说,徐荣军被围山中多日,粮食又将近耗尽,且援兵又被我军歼灭,士气连遭重创,恐是军心溃散,就算那徐荣是军神乐毅再世,也绝无可能有回天之力,乖乖束手就擒么!?”一员将领不由又惊又疑地问道。

成公英听了,又是敬佩又是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道:“是我太小觑这徐荣了。没想到董氏麾下竟有人壮烈至此,不惜以身赴死,而激三军士气,如今徐荣部下,已成哀兵之势,兼之这多日恢复,各个精力旺盛,这一番绝地反击,定将令我军付出惨痛的代价!”

成公英此言一出,众将听说那个用兵如神的徐荣竟然会自刎而死,全都色变,但又听那高博山传来的杀声之烈,若非如成公英所言,徐荣军又怎能把士气激奋至此。

“眼下时势紧急,赤鬼儿那里兵力不多,恐怕会遭到最为猛烈的袭击,我等且速速赶往助战!!”成公英早从马腾派来的驿将口中得知高博山的兵力分布,这下立即调令。

却又看高博山中,呼声震天,而且愈加浩大,庞德军和马家军无不被这股可怕凶煞的杀气所怯。

“董氏恩,重如山,但可死,不可忘~!”“董氏恩,重如山,但可死,不可忘~!”“董氏恩,重如山,但可死,不可忘~!”

“董氏恩,重如山,但可死,不可忘~!”

一阵接一阵的呼啸声,重复的都是同一句话,强烈的凶煞之气,宛如冲到了苍穹之顶,使得天地猝是变色。

陡然,乌云密布,闪雷阵阵,使得这些前来拼死搏杀,状若疯狂的哀兵,更显可怕。

轰隆隆~~!!突兀,一道霹雳劈落,赫地炸开,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雨忽然下落。

“是吗,徐荣已经死了吗…”在后山,马腾任由着风雨吹打,眼看着那些前扑后继,疯狂至极的敌兵,各提兵器,面色狰狞,俨然如同恶鬼魔煞一般,哀怨冲天地扑杀过来,仿佛好像是预料到了什么,脸上不由尽是悲悯之色,忽然间就像是心头少了一块肉似的,觉得很是空虚惆怅。

“主公!!前方厮杀激烈,若我等再不往助战恐怕把守不住啊~!!”马腾麾下一员将士急来禀道。

马腾听了,不由神色一震,抖数精神,高举起手中錾金枪,扯声喝道:“诸军听令,彼军以哀兵之势来袭,但若退却,反而落于必死之地,唯有勇敢厮杀,破其气势,方可胜之~~!!”

马腾喝声一落,各将士不由纷纷振奋而起,高举兵器,纷纷扯声喝道。

“马家军必胜~~!!”“马家军必胜~~!!”“马家军必胜~~!!”“马家军必胜~~!!”

就在马腾意图激起军中士气,与徐荣的残部决一死战时。在前山处,庞德、胡车儿眼看徐荣的残部大举杀来,哀怨冲天,皆不由色变。

“他娘的,这些人都疯了~~!!看来这会是一场硬战~!!”胡车儿瞪大双眸,强压着心中的惧意,扯声喝道。

“哼!!彼军已是强弩之末,只要我军不为动摇,必胜无疑!!全军听令,坚守阵地,以乱箭袭之!!”庞德此令一出,本以为庞德定会率兵扑上,与之一决死战的胡车儿不由神色一怔,不过很快就暗笑起来,却也冷静下来,分析道:“我军兵力不多,彼军正是看重这点,方才大举扑来。赤鬼儿却也并无因一时之气,与之搏杀,看来赤鬼儿是愈加成熟了。”

胡车儿想罢,这时却有几个将士战意昂然,皆劝当迅疾出战,予之迎头一击。胡车儿听了,立刻瞪眼骂道:“你这些小混蛋,看不到敌军人多势众,且又决意拼死,我军兵力不多,就算死命鏖战,也肯定吃亏,此为以自身之短,而击彼军之长,岂有不败之理!?”

胡车儿骂声一出,众人立即不敢放肆。这时,庞德不由面色一肃,眼见敌军人涌如潮,争先恐后地凶状,不由沉声道:“快些准备,再如此耽误下去,恐怕我军是必败无疑!”

素来不敢认输的庞德,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诸将不由变色,也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立刻纷纷赶回营中,各是调拨。

“杀呐~~!!替徐将军报仇雪恨~~!!让他们看看我等的厉害~~!!”徐荣麾下一员统将嘶声大喝,瞬间喝声迭起,各部人马冲袭更快,势如山崩洪翻,盛势骇人。

庞德也是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同时也被那将领的喝声所惊。

“徐荣竟然以死来激奋三军士气!?”庞德念头一转,此下终于明白这些本以成了瓮中之鳖的敌兵,为何却成了破笼而出的猛兽。

“庞将军,敌军来得是快,军中弓弩手恐怕是准备不及!!”这时,一员将领急急赶来报道。庞德一听,立刻神色一震,正欲拍马而出时。

猝然,一声怒吼暴起,只见胡车儿率领数百长枪兵奔飞而出。

“赤鬼儿你且加紧准备,前面自有我来抵挡~~!!”胡车儿喝声刚落,对面杀声更剧。只见数员徐荣军将领一起奔马杀出,朝着胡车儿冲杀过来。胡车儿立刻抖数精神,电光火石之间,眼看一员将领杀到眼前,提刀正砍,立刻拧起手中铁锤就砸。这时,立刻有一员将领驰马赶上提枪就刺。胡车儿发恶,猛地提起另一柄铁锤,骤扫而去,本想是逼退那员敌将。哪知那将士躲多不躲,视死如归,一枪刚扎入胡车儿的胸膛内时,头颅也瞬间被铁锤打爆。

就在这时,剩下那个敌将,忿然而起,趁着胡车儿中枪,一刀砍中胡车儿欲收回的臂膀。胡车儿又遭伤害,不由发怒,张口骂道:“嗷嗷嗷~~!!尔等这些该死的畜生~~!!”

吼声一落,胡车儿飞锤立砸,将剩下那一敌将的头颅也生生砸暴开来。

眼看胡车儿须臾杀了两将,但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连是挂彩。猝然,杀声又起,竟又有几个将士奔杀过来。胡车儿亦是被逼出血性,怒吼一声,提起双锤悍然迎去。

兔起鹤落之间,只见胡车儿迎着那杀来的几个将士,忿然厮杀,双锤舞动间,发出阵阵暴响巨鸣,不一阵,先见一个敌将被打得暴飞而去,紧接着又是一个敌将被砸落马下,就在胡车儿大发神威之时,一个敌将悍然使刀砍中了他铠甲上的胸膛位置,一道火花暴起时,胡车儿又是怒吼一声,拧起铁锤也望那敌将的胸膛位置打去,‘嗡’的一声鸣响吼,那敌将顿是被打飞而去。

“嗷嗷嗷嗷~~!!杀呐~~!!”眼见胡车儿凶悍如斯,其身后的部署也不由振奋起来,各是怒喝咆哮,各提兵器奔杀而来,只见一柄柄长枪森然密刺,那些疯狂扑来的徐荣残部,纷纷被刺翻而去。

“不要害怕~~!!徐将军曾说过,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徐荣麾下一员部将嘶声喝道。霎时间,敌军士气又起,只听众人纷纷扯声怒喝,声势盖天。

“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无所畏惧,无所不能~!”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接连暴起,苍穹似也被震荡得摇晃起来。

“哈哈哈~~!!尔等不惧,莫老子却又俱尔等鼠辈哉~!!?”却见已然一身血迹斑斑的胡车儿怒声暴喝,瞪圆了一对巨目,只觉浑身热血沸腾,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游走周身,欲要破体而出,猝然间宛若洪流奔放,万马齐奔。陡然,只见胡车儿身后忽然显现出一面模糊的三头恶狼相势,竟在这厮杀间,突破了瓶颈。说来胡车儿追随马纵横征战多年,经历的恶战无数,平日里且也有马纵横的悉心指点,虽然天赋比不上张辽、庞德这些妖孽,但武艺每日都如流水一般点点滴滴地在进步着,如今可谓是厚积薄发,终于迈进了一流将领的行列之中。

只见胡车儿相势一起,那模糊的三头恶狼隐约能看到在各摇晃着那巨大的头颅,一齐咆哮、呼啸着,滂沱大雨之中,蓦然一阵狂风袭来,如有天威相助。

可杀声依旧,徐荣那些残部似乎早就忘却了何为胆怯,纷纷争先扑来。胡车儿拍马急起,扎入人丛,舞起双锤只顾厮杀,渐渐地杀得眼红,面容狰狞,纵是身上挂彩,却都好似无事发生,反而越杀越是兴奋。

而就在此时,令陷入暴走状态的胡车儿忽然清醒过来的,正是庞德的怒喝,还有营地内的鸣金号角声。

“老胡~~!!敌人势大,休要死战~~!!”就在庞德的喝声起时,一阵阵响彻天地的号角声旋即响起。胡车儿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在垓心,正是吓了一跳时,那数百长枪兵一同从一处杀突而来,死命来救。

“哈哈~~!这回算是杀得痛快了~~!!老子先不奉陪~~!!”胡车儿不由振奋,大喝一声,便在那些长枪兵拥护之下,从一角突破而去,四周敌兵汹涌围上,纷纷怒骂急喝,杀气冲天。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庞德手提追星戟,身后赤色巨狮相势,从模糊渐显生猛,威势骇人,正领着一队精骑赶来迎接,须臾之间,猛地与那些紧追着胡车儿不放的敌兵相撞一起。一阵混杀后,庞德犹如一个杀神般斜刺里冲破而出,立是带兵饶往而去。敌兵再想去追事,却因庞德等人马快,加上阵势混乱,众人都拥挤一起,追之不及。

少时,却见也是杀得一身血红的庞德引兵赶回营地,先一步回来的胡车儿看到,立刻迎上,大声喊道:“赤鬼儿,徐荣麾下那些恶鬼要来了~~!!”

庞德一听,立刻往后看去,果见敌兵已重整阵势,再次犹如洪潮一般扑杀过来。

大雨狂泻而落,战场上泥水、血肉混迹在一起,再被那些急欲搏命的恶鬼,一脚踩了个稀巴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