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忘却的鬼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这做人最好不要对自己太过苛刻~!徐荣就是如此,否则他又何必做到这个地步,最终不单害了自己白费了性命,还枉费了如此多壮士的性命,为的却个气数已尽的残破基业。*不值得,当真不值得啊!”马腾先是一笑,随后想着想着,不由有些唏嘘起来,搙起颚下美髯,悠悠而道。

庞德等将闻言,却是暗暗心头一紧,想起当初他们得知马纵横被吕布所杀时,却也曾有徐荣一样不惜性命,与敌拼个玉石俱焚的想法,当然他们或者不会选择自刎以激发士气的方式,但为主效死的心,那是一样的。

有时候,对于烈士,忠义往往又是能令人疯狂而无畏的。

却说,就在三辅西北一带大战连连的期间。李催、郭汜率领五万大军,声势浩荡地杀回了冯翔。同时董旻的密信也传到了李催、郭汜的手上,内云但凡能破之长安或取吕布首级者,各分别封为骠骑将军和镇西将军的职位,但若两者皆俱者,董旻更愿把董氏基业拱手相让,更亲手奉上天子,甘为人臣!

李催、郭汜闻说,自是大喜过望。而就在不久之后,因徐荣调去了郿城的兵马,趁着郿城空虚,吕布与孙坚的联军成功地袭击得手。李催、郭汜当即商议,两人遂是决定各分兵部。李催领三万大军前往歼灭吕、孙联军。而郭汜则率二万大军,来进攻长安。

却说马纵横把守长安也有一段时日,城中大小世家都争先巴结,每日酒宴邀请不断,马纵横却无心于此,一一婉言拒绝。那些世家之人,见马纵横不喜酒宴,又另想办法,金银珠宝、绝色佳人更是送之不绝。马纵横这下倒也不会拒绝,金银珠宝全都收下,以作为军资所用,但至于那些绝色佳人,马纵横想其中十有**怕都是这些世家安插的细作,但想其流落世家人的手中,迟早还是沦为他人玩物,遂一一资予盘缠,让一众佳人离去。那些佳人大多都对马纵横素未谋面,却见马纵横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便是放走,而且还慷慨地资予盘缠,有些是不禁好奇,有些则是崇拜不已,当然大多人都是选择离去,那些懒死不走的,马纵横倒也猜到她们的身份,一一派人送回那些世家人的家里,吓得那些被遣回佳人的世家家主,当日就来告罪求饶。

虽然这些世家人令马纵横烦不胜烦,但要稳定长安局势,却又少不了这些自命不凡的贵族。因此,马纵横有时候多多小小也给他们一些面子,反正就是相安无事,河水不犯井水。

而经过这些日子后,长安渐平。这时,飞羽各是传来情报,很快马纵横便得知近日来三辅各地发生的战况。

“吕布和孙坚竟然来了三辅!?”马纵横鬼神般的眼眸不由微微一睁,显得尤为骇人。

“回禀主公,此乃千真万确,不久前两人还联手攻破了郿城!不过眼下李催、郭汜各是分兵杀往郿城、长安,吕、孙两人兵力无多,怕是也守不了多久。待我等杀破郭汜的大军时,想必李催和吕、孙两军已斗个两败俱伤,到时再转往一并歼灭,岂不是好?”黄克盈盈而道,此人如今是飞羽的头领之一,年过三十不久,曾在王越手下学艺一段时间,且身法了得,因此颇为得到马纵横的器重。

“哼,你这却是想得太简单了。吕、孙二人皆是强龙猛虎,区区李催岂是两人敌手?如今吕、孙得了郿城这座重城,在三辅有了根据地,要想再把这两人赶走恐怕是极难,何况别忘了他们俩人身后还有一个曹操。”马纵横目光冷烁,熟读历史的他,自然知道曹操对于天子的渴望,而在历史之中,曹操恰恰正是因为挟持天子,占据着国家大义,方能无往而不利,得到天下各地义士的投诚,建立起北方最大的势力—魏国!而马纵横自然也很清楚,天子的作用,不但为了预防未来心腹大敌崛起,也为了自己的大业,他必须要得到献帝。

黄克见马纵横面色沉重起来,不由也把神色凝重起来,道:“我依照主公吩咐,已派人前往打探曹操的一举一动,但有消息,立刻便会来报。”

“很好!曹孟德乃治国能臣,平乱枭雄,绝不可小觑。此人必为我心腹大敌!”马纵横重重而道。黄克听了,连忙应诺。这时,正好外头有将士赶来,黄克见马纵横投来一个眼色,遂是会意,拜礼退出。

少时,黄克退出,那将士急急赶入,见了马纵横连忙禀道:“主公!那郭汜的二万大军进军神速,已逼近长安城百里之外,如今城内民心慌乱,不知主公欲如何应付?”

“哦!?那郭汜竟来得如此之快?”马纵横听话,不由暗暗神色一沉,遂是沉吟下来,一阵过后,神色一震,双眸射出两道赫赫精光,又道:“速传我令,准备两千精锐,我要亲自迎敌!”

“两千!?主公,敌军来势汹汹,就凭这些兵马,恐怕…”那将士听了,不由面色一变,欲言又止。

马纵横听了,遂是答道:“城内如今兵力不过六千,其中有两千余人都是降兵,这些人都是董氏旧部,并不可信。若是我尽率精锐而去,一旦这些董氏旧部哗变,后果不可想象!何况,对付那郭汜,就凭两千精锐,足矣!”

马纵横此言一出,那将士想起自家主公的本领,不由是振奋起来,慨然而道:“主公无敌天下,对付区区郭汜,自然手到擒来!!”

马纵横一听,却是心头一揪,沉默起来。那将士似乎才想到自己说错了话,不由面色大变,连忙跪下认罪。马纵横倒是很快恢复神色,轻一摆手,便令退下。

须臾,那将士拜退而去。马纵横不由呐呐而道:“不雪虎牢之辱,我又如何敢称无敌于天下哉!?吕奉先,下一回,我必要胜你!”

想到此,马纵横浑身不由气势盛放,背后霍然显现出一面白发飞舞,头长双角,浑身血红,威凛凶骇的鬼神相势。

却说当日晌午,郭汜领兵又进了十数里路,斥候刚回禀报,说前方平原可以扎据营地。郭汜闻之不由一喜,正欲引兵加速进军,这时忽有细作来报,说马纵横亲率两千精锐前往搦战。

“什么~!!来了多少兵马!?”郭汜一开始听了,还不相信,又惊又怒地喝问道。

“回禀将军,来敌将近两千,人数虽小,但却都是装备精良的精锐!兼之又是那鬼神马羲亲领,其军战意昂然,锐锋极劲,来势浩大!”那斥候想到适才所见那部如能突破九重天地,闯开地狱鬼门的军队,不由露出几分惧色,谓道。

“混账!!你却不看看我麾下三军足有二万之众,多于彼军十万,这马纵横自以为有万夫莫敌之勇,竟敢如此轻视于我!!这下正好,不把他擒下,然后碎尸万段,我这就不姓郭!!”郭汜嘶声咆哮,双眸怒瞪。诸将听了,亦是忿怒不已,纷纷举起兵器,振声高呼。

于是,郭汜先引前军六千兵马汹涌扑去,又令麾下两员大将,各是引兵随后从两翼接应,后军部队则徐徐压上,可伺机而动。

半个时辰后,两军终于相会,郭汜先是摆开阵势,前军六千人一并散开,队伍庞大,又见两翼还有兵马杀来,气势磅礴如潮,相比之下,马纵横那摆开的二千军阵,倒显得有些弱势。

“马纵横何在~~!!?给你家郭爷爷滚出来~~!!”郭汜手提大刀,奔马而出,扯起嗓子,嘶声喝道。随后数十个魁梧的西凉统将纷纷赶出,一并辱骂。

却见在对面阵前,马纵横面色冷酷,一言不发,其坐下赤乌倒是有些暴躁,嘶鸣不已。

只听骂声一停,马纵横猛地一拍马匹,手挺龙刃,骤飞而出,快得如同一道飞去的血虹之光。

“哈哈!!这所谓的鬼神,莫是个哑巴么!!?”郭汜看了,便是取笑,暗里却是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势渐渐在扑涌而来,连忙向周边将士喝道:“给我一同出阵,取下此人首级,凡能取下他首级者,不但赏黄金千两,兼封为千户侯!!”

郭汜此言一出,他那身边数十个将士,眼里全都爆发出凶戾、贪欲之光,似乎早就忘却了鬼神的可怕。

说来,自从英雄册重现人世,天下人都以英雄册的标准来议论天下英雄。而马纵横因虎牢一战,败在吕布手下,更曾传出死讯,故而进入不了‘天下十大高手’的行列。

或许,也正因如此,天下人似乎也忘却了鬼神的恐怖了。

这厢里,杀声咆哮,震动天地!那厢里,冷酷无言,寒刃烁光!

那一战败下后,马纵横曾和自己说过,失去的名望,他要亲自用双手来取回来!

“嗷嗷嗷~~!!鬼神马羲,纳命来罢~~!!”

“你的首级,已是老子囊中之物也~~!!”

“哈哈,杀了你,俺就能名震天下了~~!!”

郭汜那一个个部下,各是嘶声喝起,纷纷奔马飙飞,霎时间,先有三人一同赶到,看就要围住了马纵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