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鏖战郭汜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半个时辰后,郭汜见大军已是渐有恢复,遂下令撤回。(www..只是就在郭汜引兵离开不到一阵,忽然有将士来报,长安城内有一彪人马冲出,亦是不过千人,清一色的骑兵,看是适才那支军队。

“该死的马家小儿,竟敢给我捣乱!!立令弓弩手在后准备,长枪兵、刀斧手暗中伺机,但那马家小儿的军队遭到乱箭袭击,阵势一乱,立即扑上厮杀,给我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郭汜这下倒是以牙还牙,用起了计来。陈冬等将听计,都是暗暗称妙,遂各去准备。

不一时,又有将领来报,说从后跟来的那支军队忽然放缓了速度,一直保持一段距离,就算不肯靠近。

郭汜一听,不由暗暗变色,皱起眉头,腹诽道:“莫非这马家小儿看出了我的计略?”

想到此,郭汜不由有些泄气、恼怒,又令后方军队暗暗放缓速度,就等马纵横军队靠近,再是猛扑。

又是一阵后,后方又是传说,说彼军见自军放缓速度,却又有意放缓,甚至还几番停下来驻马歇息。

“这该死的马家小儿,真是烦人极了~~!!”郭汜听话,不由怒得嘶声咆哮,整张脸不由都扭曲起来,狰狞可怕。

“将军先是莫恼,自是彼军不肯中计,我军自管撤去,而且我军远离营地,我也怕那马家小儿又暗中派去精锐袭击!”这时,陈冬忽然满脸虑色地说道。郭汜一听,惊得不由打了个寒战,想到若是失去辎重,军中血脉一断,后果不堪设想,连忙教陈冬先是领部急往营地赶去。同时,郭汜也引兵加快速度回赶。

“哼,终于发现了吗?”正在郭汜军后追赶的马纵横,眼见郭汜军忽又加快了速度,露出一抹冷笑,立刻策马也加快了速度。

却说到了黄昏时候,陈冬引兵刚到营地不远处,正见黑烟冲天,正是营地的方向,顿是吓了一跳,连忙引兵前去营救。很快,郭汜也听说陈冬传来的急报,立即吓得手脚无措,骂声不绝,急也引兵望营地去救。

不久后,夜色降临。郭汜营地中还是一片大火,帐篷几乎都着起了火,加上今日风势颇大,郭汜引着一干麾下拼死努力之下,才挽救了数百担不到的辎重。

“哇啊啊啊~~!!!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只见满脸乌黑的郭汜猛地砸下头盔,暴跳如雷地嘶声吼道。

就在此时,蓦然杀声骤起。正见马纵横率领两千兵马奔杀过来。原来早前马纵横暗中派一队精锐,前来放火。那队精锐眼看郭汜的大军离远,便忽发袭击,在营中混杀一阵后,便纵起火来,然后便迅速撤离。而待陈冬赶回时,火势已经弥漫起来。而那队精锐则转往与马纵横会合一起,一边养精蓄锐,一边由着郭汜军去救火,这下趁着其军又慌又乱又疲,马纵横便是领军发起奇袭。

“不好~~!!那鬼神马羲杀来了~~!!”一员将士急急奔马赶来,满脸惶急之色。众将闻说不由大惊失色,皆对马纵横俱忌惮至极,如今各个都不知如何是好。

所幸陈冬尚且还能保持几分冷静,急是谓道:“将军!!如今我军辎重损失惨重,且军心溃散,不如暂且撤回冯翔,重整大军来日再战!!”

陈冬此言一出,不少将领都是纷纷应和。郭汜却是怨恨至极,想到自己竟然在两日之间,便落得如此地步,越想就越是气愤难耐,一股怨火更是欲要破体而出,暴喝叫道:“他娘的与其这般晦气做人,还不如与那马家小儿拼个玉石俱焚。我就不信赢不了他~~!!”

“郭将军,兵家之事岂能逞一时之气!!如今我军大势已去,若不撤走,只会徒增伤亡~~!!”陈冬听了,不由忿之怒喝。郭汜闻言,猛地转头盯住陈冬,陈冬见他双眸红得可怕,不由是吓了一跳。

“陈冬你给我听好~~!!此战我宁死不退!!你胆敢再说半个‘撤’,我必取你项上首级~~!!”郭汜面色疯狂地竭斯底里吼道。这时有几个脾性火爆的将领,却也振奋起来,纷纷呼应。

就在此时,杀声赫然逼近,只见马纵横率领的军队正火速逼来。郭汜见状,手提大刀,扯声喝道:“诸将听令,给我扑上去,将这马家小儿碎尸万段~~!!”

郭汜一怒之下,似乎已然忘却了恐惧,怒声咆哮,那几个胆大火爆的将领一听,盖然回应,遂是纷纷策马奔杀而起。

“哼!!就凭尔等鼠辈也敢窥视我项上首级,简直就是飞蛾扑火~!!”马纵横看着那奔杀过来的敌将,鬼神般的眼眸,精光四射,浑身气势汹涌而起,刹时背后那血色鬼神相势,猛地做出挥动巨刃的动作,同时马纵横手中龙刃也瞬间飞起。

须臾之际,一个刚与马纵横元擦马飞过的敌将,身体蓦地断开两半,紧接着随着马纵横身后的鬼神相势作出或劈或砍的动作,一个个敌将遂是接连毙命。

马纵横就如一尊不可抵挡的绝世凶物,纵是敌者无畏拼死,依旧被他不断地收割着性命。

“哇啊啊~~!!杀呐~~!!”可令人意外的是,郭汜并未被马纵横的鬼神之勇所怯,反而就像是鬼迷心窍一般,猛地提起了手中大刀,朝着马纵横冲杀而去。

“马家小儿,老子和你拼了~~!!”只见马上的郭汜面目狰狞扭曲,倏地驰马逼近马纵横处,悍然举动手中的大刀,如有力劈华山之势,盖然砍去!

马纵横面色冷酷,眼里鄙夷的神色,就似面对着一只向他张牙舞爪的蝼蚁一般,舞动龙刃,疾飞打去。

‘嘭’的一声,马纵横不由微微变色。两人的兵器竟然一阵相持不下,再后方才互相荡开。马纵横再往看去,正见郭汜露出一丝冷然的笑容,猝是竭斯底里地遽然喝起:“马家小儿,你莫以为我能担当西凉的四大统将之一,却是一个昏庸之辈吧~!?我不妨告诉你,若单论力气,就连华雄也并非我的敌手~!!只不过那李儒劝我,说西凉军四大统将中有华雄一个匹夫担当先锋之职足矣,而我郭汜之才,可为万军之将,不妨留下一手,日后出其不意,克敌制胜~!”

话说当年西凉四大统将分别是徐荣、李催、郭汜、华雄,此四人掌控了近乎董卓麾下一半兵力,足可见这四人才能之高。

马纵横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历史总是苍白的,有些在历史上并无记载的事实,却不代表并不存在。就如郭汜竟然能担当董卓麾下四大统将之一,其才能自然不会一般,而且郭汜的地位其实比华雄还要高,但在历史之中,若声威却是华雄略高一点。

“哼,只有蛮力,却不代表就是强者!”马纵横面色一沉,勒住了马,冷声而道。

郭汜却认为马纵横正在平复慌乱震惊的心情,又是笑了起来,纵声喝道:“鬼神马羲,你再是厉害,还不过是那吕布的戟下亡魂,当日吕布杀不了你,今日便让老子取下你首级,一跃登上天下十大高手之首的宝位!!”

“就凭你这莽夫,十合之内,我便可取你性命~!”对于郭汜的诳语,马纵横却是冷漠、淡然,就像是在面对着一个在自己眼皮下玩弄实力的跳梁小丑似的,那眼神里的轻蔑鄙夷,令郭汜愈是恼怒,由其在马纵横说出十合内取他性命的话时。

郭汜再也忍耐不住,扯声吼道:“马家小儿,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郭汜嘶声震天,拍马狂突而去。马纵横一挺龙刃,倏也飞马迎上。两边人马倒也不约而同地暂时停驻下来,望向了这场由双方统将所举行的生死大战。

“看我连环劈山刀法~~!!”电光火石之间,郭汜倏然杀到了马纵横的面前,一举刀刃,便是急劈乱砍,一连三刀,连环快疾,似有破山之势,一时间竟是杀住了马纵横。眼看三刀一过,马纵横猛一瞪目,人马过时,怒声就喝:“你也接我一招,鬼神伏龙刀法—龙回亢鬼~!!”

霎时间,只见虹光一道,龙刃疾飙回砍时,郭汜就像是早有预料一边,往前一扑避过。可是马纵横猛一变招,往下就劈,来势悍烈,就要把郭汜一刀劈开。生死关头,郭汜却也反应及时,连忙举刀一挡,‘哇’的一声,双臂须臾壮大,竟猛地把马纵横劈落的龙刃推开而去。

同时,马纵横已飞马过去,急是一收龙刃,忽是冷声笑起:“有些意思~!”

也不知道马纵横这句话,是贬还是褒。郭汜听在耳里,又看马纵横眼神那满满的鄙夷神色,怒得浑身就像是要爆开似的。

“哇啊啊啊~~!!你这该死的黄毛竖子,敢小觑老子~~!!老子成名时,你家老子还是个小官吏呢~~!!”郭汜扯声怒喝,一张狰狞的脸庞,更是青筋凸起,双眸瞪得都快凸了起来,奔马举刀向马纵横冲杀而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